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怀孕手册 > 分娩 > 产程与疾病

一场困难重重的分娩车轮战

时间:2011-01-19 11:14:15  

来源:妈妈宝宝

 

  准备生了

  那天早上一入院,就先进待产室进行胎心监护,护士让我把衣服脱了,给我 “备皮(也就是刮毛)”,那感觉粗粗拉拉的,有点不舒服。 接着又戴上塑料手套给我做了“肛检”。 “一点动静没有呢”,然后就在我肚子上绑了两个东西,“监听”宝宝的心跳,还给了我一个手柄——让我“有了胎动就按一下”。

  一会儿,我的胎心监护结束了,很正常,我离开了待产室。在门口,我的责任医生问我“是催一催争取顺,还是直接剖”,还让我商量一下,明天一早告诉她结果。第二天,她来查房时,我们告诉她,决定打缩宫素试试,她警告我们,像我这样一点动静没有的,可能打一两天也不管用,并且说:“可别疼了就喊‘疼死了!给我剖了吧!’,喊了没特殊情况我也不给你剖!”唉,她大概看我娇滴滴笑嘻嘻的样子,不相信我能承受产痛吧。……“心惊肉跳”分娩经历大分享

  所以十四日早上十点半我又来到待产室打缩宫素。护士一会儿听听胎心,一会儿调整一下点滴速度。下午,我终于有感觉了,肚子开始隐隐作痛,跟经期感觉差不多,四点多我结束了点滴。老公陪我满世界溜达——我们爬了一次住院部的十五层楼,把整个医院转了个遍,晚上还偷偷溜出去在KFC买了汉堡包回来吃。但是到了临睡前,疼痛的感觉反而越来越小了,最后居然不疼了。我想,完,肯定顺不成了,明早剖了算!早上上厕所,我正想着医生来查房时让她给我剖呢,居然惊讶地发现,见红了!哈!太好了!但是下午找不到医生,我们就爬楼,那天我们又把那栋楼上下了四五回。腿都软了。

  十五日就这么过去了。

  开宫颈

  夜里十一点多,疼痛加剧了,我看着表,大约是七分钟一次,每次也就三十秒。两点多,我睡不着就在走廊里溜达。护士看到我,问我干吗呢,我说疼得睡不着,走走。她严厉地说“赶紧回去睡觉去,一会儿生的时候一点力气都没了怎么办?疼得厉害了就来待产室找我!”四点左右,我的宫缩还是七分钟左右一次,我想都疼了五个小时了,或许开了一两指?于是就去了待产室,那个护士给我做了肛检,结果“一指也没开!回去等吧!得疼得不行了才能开呢!你这样还一脸轻松呢,肯定不行!”

  十六日早晨八点多,情况还是差不多,我疼得吃不下早饭(其实也是担心如果顺不了,剖的时候不能麻醉),又一次进了待产室看开了多少,护士说:“再忍忍吧,今天上午能生。”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这次我没回病房,就在待产室等着了。当疼痛一次又一次袭来时,我紧紧抓住病床旁边的输液杆,咬紧牙关,绷直身体,全力与疼痛对抗。但是很快被护士发现了端倪,她问我“你是不是在用力?”我说是,这样疼得会好些。但她马上说“没让你用力你不要用力,宫口没开就使劲会宫颈裂伤。”没法子,我只好放松身体,消极地忍耐。虽然痛的强度已经够了,但还是不很规律,有时间隔七八分钟。……产痛:为幸福喝彩

  十点半,值班的护士又给我做了肛检,她告诉我已经开了三指,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对她大叫“快给我打无痛!”她让我进了产房,还把责任医生找了来,她说,无痛会延长产程,你确定要打吗?我说是,赶快给我打吧,她一边让护士听胎心,一边找家属签字去了。但是胎心不太稳定,120到130,过了一会儿还是这样。这时产房来了一个男医生,是麻醉科的主任。可是责任医生说胎心不稳定不能打无痛,于是她们让他走了。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我好失望,从没有一个男人的离去让我如此难过!……战胜生产疼痛有方法

  胎心还是不好,医生有些着急,我说120到160不是正常范围吗?她说这是临界值,而且不稳定,所以可能会窘迫。她给我检查了一下,说胎头位置不太好。问我是不是剖了,我想都坚持了这么久,现在放弃太可惜了。她又问我的家人,后来听家人说医生给出四个可供选择的方案:剖腹产;坚持顺生;用产钳;用胎头吸引器。唉,我可以想象妈妈一听“产钳”这两个字,肯定吓得腿都软了,因为我有一个姐姐就是因此损伤了大脑,两岁夭折。她立刻让医生给我剖!医生回到产房给我检查了一下,发现我的宫口已经开全了,但是胎位不太好,是什么“枕后位”,她有些紧张,又测了下胎心,还那样。我说平时胎心就130到140,但她很紧张,认为可能是缺氧,我问她缺氧会怎么样,会不会生低能儿,她说那可不好说。她出去了一下,回来告诉我,你家人都想让你剖。我想了一下:胎心不好,位置不好,时间长了的确有风险。我咬了咬牙,狠了狠心,对医生说,“那剖吧。”

  手术

  一进手术室,我就觉得冷。他们让我自己爬到手术台上去,那台子窄得仅能容身,大肚子笨拙的我必须很小心才不会掉下来。然后就在后背上打了针,并插了导尿管。接着他们分别给我的左右手打上点滴,接上血压计,这下我一动也不能动了,感觉真象菜板子上的肉。……生产时需要怎么配合医生?

  然后我与责任医生进行了以下对话:

  “我要求横切!”

  “竖切拿孩子更方便,横切也可以,不过现在孩子可能缺氧,最好快点弄出来。”

  “那好吧,竖着就竖着吧。”(第一次妥协,在心中为我连妊娠纹都没起的洁白光滑肚皮默哀吧)

  当有人用针扎我的腰部时我说:

  “疼!麻药没起效呢!等一会儿吧!”

  “孩子可能缺氧,最好快些,当然你要等会儿也可以。”

  “那好吧,现在开始吧。”(第二次妥协,看来我的肚皮会“死得很惨”)

  “啊……”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