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强制结婚:先领证再见家长

时间:2009-12-02 10:13:00  

来源:瑞丽女性网

  不曾预防,钟涛突然“扑通”对着小珊的母亲跪下,诚恳地说,请母亲相信,他绝对不会让小珊受一点点委屈。……

  幕一:冬日,爱情在外滩

  时间:2003年圣诞节

  人物:钟涛

  关键词:这个男孩,真想靠近

  已经是一年过去了,钟涛坐在当年和小珊相遇的地方,冬日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温暖动人。 在他的身后是忙碌而生动的黄浦江……那一天,是旧历的新年,钟涛像往年一样,等待小珊。

  应该是五年前,钟涛到上海的第一年。那天是圣诞节,在这个城市,钟涛似乎谁也不认识。早上起来无处可去,给大学同学打了个电话,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几句。把暖气开得高高的,穿着浴衣坐在床上发呆。想家,心里冷清得要结冰。

  快到中午时,钟涛想出去走走。毕竟到上海来将近三个月了还没时间去看过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

  从陆家嘴地铁站出来,钟涛沿着正大广场去了浦江。那天阳光明媚,在江边多是一对对恩爱的情侣。钟涛知道在江的对面还有被称为爱情圣地的情人墙。而此时他却孤身一人。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小珊。小珊是钟涛公司的同事,平时他对她印象挺好,只不过,钟涛一向习惯了站在角落,所以,对于小珊,他也只是远远望望。

  “你好,一个人出来逛啊?”小珊笑盈盈地先给他打招呼。

  “是啊。你也是一个人……还是在等朋友?”钟涛倒显得有些拘谨。

  “一个人啊!太阳不错出来走走。今天是圣诞节不如咱们也过过外国人的节。一起吃顿饭吧。”她打趣说。

  那天他们一起去了钟涛家,买了一只烧鸡,是那种很鲜,一点也不腻的“符离集烧鸡”。她还下厨做了一盘清淡的炒芸豆,一个榨菜肉丝粉丝汤。那晚,很晚的时候他们又吃了春卷。小珊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做的春卷薄脆鲜美。也就是那天,小珊告诉钟涛,她看他那么喜欢她做的菜,她愿意以后经常做给他吃。

  临走时,小珊问钟涛平时喜欢做些什么,说她有好多录像片,哪天拿来与他一起看。

  后来,钟涛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或许,这就是爱情来了。

  在爱情这条路上,一转眼,他们已经走了5年。

  旧历新年这一天,小珊都会向父母告谎,打着给恩师拜年的旗号,陪钟涛过一个愉悦的新年。小珊不知自己为什么一直不敢向父母言及这个叫钟涛的男孩,她内心隐隐有些害怕,她知道纸终究包不住火,可是,火的燃烧为什么总是那样迅雷而不及掩耳。

  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已经开播了,街上的人渐渐熙熙攘攘起来。快十点了,小珊还没有来。

  钟涛相信他和小珊的爱情,绝不会因为时间、地位或是家庭而滞呆不前甚至终止。虽然,在内心,还是有一些惶恐,他一直在等待小珊提出来:钟涛,让我们一起去见我的家人吧。

  可是,十二点了,小珊还没有来。

  会不会出什么事了?钟涛突然觉得不安。

  打小珊的手机,竟然是关机。犹豫再三,接通小珊家里的电话,听声音是小珊的哥哥,问钟涛是谁,钟涛扯谎说是小珊大学同学,打的是长途,小珊的哥哥才没好气地说了声不在就挂断了电话。

  “砰”,突然一声巨响,书架上方一直方方正正悬挂着的相框突然掉了下来,相片中刚才还笑魇如花的小珊,转眼中,影像便搀进碎玻璃中,在年初一的中午,钟涛,心突然就觉到了碎裂的阵痛。

  那张相片,是他们在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在外滩上的合影。两人都很幸福地笑着,手臂搂着彼此的腰。正是金秋九月,东方明珠在落日的辉映中现出迷离着的迤逦色彩,三三两两取景留念的游人给钟涛井然有序的感觉。他们都想到了流光溢彩后的安宁,他们喜欢所有的安宁。

  也就是那一天,钟涛问小珊,为什么愿意和他在一起。小珊说,是钟涛眼中那种无邪的真让她觉得这个男孩,她真想靠近。

[ 来源:瑞丽女性网   幕二:断开的幸福

  时间:2003年正月初二

  人物:钟涛,小珊

  关键词:钟涛,救我!

  正月初二,老家的姨妈打电话问钟涛,上海下雪了没?说老家是整宿整宿的雪,天就像要塌下来似的。

  整整二十四个小时,小珊没有任何消息。

  钟涛终于忍不住,再次打通小珊家里的电话,这回是小珊的妈妈。

  “你就是那个乡巴佬,以后别缠着我们家小珊,小珊昨天已经跟一个海归订婚了,你就省省吧。”

  “不可能。”只容许钟涛吐出这三个字,电话里便传出“嘟嘟”的断线声。

  小珊曾给钟涛讲过自己的家庭,小珊说她最感激的便是母亲,父亲早逝后,是母亲含辛茹苦将兄妹拉扯成人。但是因为生活的艰辛,母亲的脾气变得极其暴躁,性格也渐入偏激,母亲最大的心愿就是兄妹俩能借婚姻一步登天,妻贵夫荣或是夫贵妻荣。

  从成年开始,母亲便不停托人给兄妹俩提亲。兄妹俩都无法抗拒那份母爱的威严,最初还强装笑脸掷于各种交际场合。时间一长,兄妹二人都觉得疲惫至极。哥哥最后干脆在相亲那天理了个光头,让母亲觉得甚是难堪。小珊性格虽然温顺一些,每逢此事,却也依哥哥模样,弄得怪样百出,让母亲觉得孩子怎么就那么不能体谅当娘的心呢。

  母亲是个好母亲,她有天底下对儿女最仁慈的爱,可是,她不愿意让儿女再受一丁点她所受过的苦,她以为,荣华富贵或许可以凭个人努力得到,生活因而变得很好,可是,与其等那样的时刻,为什么不找一个现成的。她并不能理解年轻人所谓的爱情,她以为婚姻,不过是一起过日子,好婚姻,也不过是过得看起来还挺美而已。

  多少次,钟涛一直想问问小珊,他还需要等多久,他很想娶小珊回家。

  小珊总是泪眼凄凄说起母亲的艰难。她说,父亲去世整整二十年,母亲曾经说过,如果让她再熬这样二十年,她不知道是否还能再熬过来。钟涛相信凭自己的努力,一定会让小珊以及小珊的母亲过上好日子,可是,究竟什么样的好日子才是极点,每个人的答案都会不一样。

  上午十点,距离小珊的“言而无信”似乎过去了一个世纪,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

  “钟涛,救我,你快来啊,我快不行了。”

  钟涛打了一个激灵,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小珊,小珊回来了!

  小珊选择的是见证他们爱情的外滩。一见面,小珊便扑进钟涛的怀里。止住哭声,对钟涛说:“我们登记结婚吧!”

  “小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钟涛再次把小珊揽进怀里,他再一次强烈地感觉到心疼。

  “我躲不过去了,母亲这回是动了真格。”小珊再次泣不成声。

  小珊实在是个很美丽的女孩,那种典型的上海女孩,清秀精致。她的长睫在阳光的流溢中,给她的脸添加了一种神秘和庄重。可是,她这样哭泣在钟涛的怀里,感觉到的却是幸福的甜蜜以及悲怆。

  小珊说,她不怕钟涛嘲笑她的软弱,失落,痛楚,悲哀,渴望和庸俗。她只是想和自己喜欢的男人一起天长地久。

  那天晚上,小珊挤在钟涛的单人床上,很亲切,却一夜无梦。

  幕三:爱情的轮回

  时间:2003年正月初三

  人物:钟涛,小珊,母亲

  关键词:爱的初衷一定是爱

  终于鼓起勇气面对现实。

[ 来源:瑞丽女性网   那天早上,小珊先是给哥哥打了一个电话,说,她马上就和自己的丈夫一起回家。小珊说年三十的晚上,趁着母亲高兴,她讲了她和钟涛的故事。母亲在详尽打听了钟涛的身世家庭以及工作以后,说,她不能让小珊所谓的爱情断了她所有的努力。 小珊将来是要出国留学是要做阔太太的,自幼由姨妈抚养长大的钟涛,只会带给小珊无尽的琐碎生活。生活是什么?生活不应该是柴米油盐应该是阳光灿烂应该是春光明媚。

  外表温顺的小珊内心极其柔韧,她怎么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爱情信仰。爱的初衷一定是爱,是不加任何附加条件的。

  年三十的晚上,小珊在母亲的哭泣声中度过。

  第二天,不曾防备,小珊被母亲困在了房间。最后,还是哥哥心疼妹妹,趁母亲出门的功夫,让妹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小珊对钟涛说,你别恨母亲,她是为了孩子好。钟涛笑而不语,只是将小珊的手轻轻抬起来,在无名指的白金戒指上轻轻一吻。那枚戒指,见证了他们全部的诺言。

  不出所料,母亲对钟涛以及小珊的到来,最初是歇斯底里。

  不曾预防,钟涛突然“扑通”对着小珊的母亲跪下,诚恳地说,请母亲相信,他绝对不会让小珊受一点点委屈。

  空气仿佛凝固了。许久,小珊的母亲仰天长叹,“孩子,起来吧,这就是命啊。”

  当一切欢颜绽开。母亲说,年轻时,小珊的父亲只是一个穷教书匠,也是一声长跪,赢得小珊外婆的许可,那时,年轻的母亲和父亲爱得是那样真挚而热烈。可是,生活的磨难,让男主人早早逝去,母亲苦怕了,她真怕孩子们重复她当年的历史。她所谓的命,不过是若干年后的又一次轮回,但她现在依然还能感觉到男主人对她那几年的疼爱,那是任何苦难岁月也不可能磨灭的。

  那天,钟涛一家四口,去了见证他们爱情的外滩留影,相片的背后这样写道:爱的初衷一定是爱,是不加任何附加条件的。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