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现代贤妻 要有正室的范儿

时间:2010-02-21 17:40:50  

来源:瑞丽女性网

  一男性朋友喜欢姑娘无数,分分合合之间,很少见他动什么真情。而最近,他竟然恋爱了。 为何?答曰:她有着一种让他难以抗拒的范儿。什么范儿呢?他想了想说:正室的范儿。让人既有欲望又想娶回家的那种。何为正室的范儿?一言难表,但绝对是有足够杀伤力的。男人总结对这范儿的感受为:不易获取,不得舍弃。

  该什么范儿

  和往常一样,沈洋一和丈夫吵架,就约老张出来吃饭。在别人看来,老张是个目光如炬的老男人,有点凶,但对她沈洋来说,是个不错的蓝颜知己,总能听她说些无聊的破烂事,听完了给意见。买卖做得不大不小的他,从来不嫌她的事情小。不过这厮最近去南方开发地产项目去了,每个月都有一周时间不在北京,见面要费点周折了。

  “老大,我等了你半个小时了。”等的人终于出现了,沈洋的嘴立刻翘得老高。老张把墨镜摘掉,放在一边,然后落座:“也该你等我一回了,当我是你私人顾问呀!”沈洋说:“我是女士我优先。”老张鼻子里哼了一声:“女士怎么了?也得社会上混,也得懂事。”沈洋招手为老张要了杯咖啡,之后便低头喝自己的红茶,她暂时不想说自己的家庭琐事了,看得出,对方今天没什么耐心。“哥哥,你今天有点不一样哦,似乎是要数落我的架势。”

  “那倒没有,不过最近烂事很多,你和你老公过家家那点儿事就别说了吧。”“哎,连你都不管我了,命苦。”“我说妹妹,你也快30了吧,你这小老婆性格,什么时候能改改呢?”“啊!忽然这么看不惯我了?”“哈哈,说一句难听的你别生气。你要是我老婆,我早大嘴巴煽你了。”“你!”沈洋甚至有了起身离座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没想到你还会打老婆……”“哈哈,我从来没打过她,她没干过你那些事。”“我都干什么了?”“你忘了?一礼拜离家出走三次;在老公脸上留下抓痕;为了买个包包,不让人睡觉……”“嗨!这算什么呀?哪个女人不闹脾气呀。”“除了二奶,没几个你这样的。

  你该有点正室的范儿才对,这样你男人才会既喜欢你,又尊重你。”“正室的范儿?好古老的词呀。现在都一夫一妻,谁还提什么正室?”“我说的是一种感觉,太骄躁的小女人,时间长了会摔跟头的,最终肯定自讨苦吃,我是为你好。”“哦,那你说什么是正室的范儿呢?”“母仪天下!”“哈哈,什么样子是母仪天下呢?”沈洋觉得今天的对话好有趣。“聪明、大度、包容、识大体。”

  渐渐地,沈洋觉得对方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不过听着浪漫的蓝调音乐,她想换个话题。看着老张那张因痴迷高尔夫而晒得黑黑的脸,忽然羡慕起自己所没有的那种生活,她坏坏一笑,问:“我说,你是不是挺喜欢我的呀?”老张先是低头笑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她:“不知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咱俩又没准备谈恋爱。”沈洋一撇嘴,看到老张的脸微微泛红,更加得意地笑了。老张问:“你又琢磨什么呢?在那傻乐。”

  “我就是想问你,如果你我均未婚,你会娶我吗?”没想到对方的回答斩钉截铁:“不会娶你,我玩儿你!”刚才还在得意的沈洋愣在了那里,她的样子把老张逗乐了:“哈哈,逗你玩儿呢?我可从来没欺负过你。不过我确实不会娶你这样的,你太闹。”“我闹?所有人都认为我又温柔又乖的。”“那是不了解你。没人哄,你就闹,凡是要做事的男人就不想惹你。”沈洋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正室的范儿真的很重要。”她的目光移向窗外,满大街来来往往的女人们,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谁有着这传说中的正室的范儿呢?

  正室之前世今生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

  旖然在暮色四合的街上游荡。

  人们从她身边匆匆掠过,都在奔往幸福彼岸。

  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旖然忽然笑了一下。这周围一切的人与景,过了这一秒,都将成旧。

  旧怎如新?虽然时时有人在怀旧,但那不过是姿态上的矫情,把玩嗟叹一阵,又奔新的去了。

  “姐姐,喝茶。”那年轻女子地一声轻唤,引她一阵恍惚。

  “谁是你姐姐?为何你年纪轻轻不知自重?”旖然心下愠怒,这女子寻上门来,在她的家中自在逍遥,趁她去洗手间按捺心绪时,竟自从茶柜里找出茶来沏上。

  “丰海告诉我,你大我十岁,我不叫你姐姐,难道叫阿姨不成?”女子吹去茶杯上萦绕的蕴气,饮了一口,语气咄咄。

  坐在那里的她青春无敌,蓬松发卷儿裹着一张尖窄俏的脸,细眼含媚带煞,紧身露脐背心儿将风流体态展览人前,骄傲自得。

  旖然忍不住要扳回一局,沉着道:“看你今天的言行,若要比智商,你就是叫我声奶奶,也没辱没了你。”

  一个以跳舞为生的女孩子,仗着七分青春三分容貌,便以为能征服天下男人,蔑视所有比她年长的女人,心态不知道有多轻薄。

  人生这场大戏,青春只是个引子,丰富而耐人寻味的段子在后面。

  然而,鸠在门口窥探叽歪,鹊怎能无动于衷?

  折磨在心头。

  那个叫林宝的女子走后,旖然一直强撑的高傲立即散了架,她拿起电话,想拨给丰海,让悲愤、怨恨、诅咒、恶毒像潮水般淹没那个负心人,让他像她这样不能呼吸,每呼吸一下都连带着心脏,撕扯下一把血肉。

  然而只按了几个键,又颓然放下。他已几日不归家了。

  十年恩情抵不上一载欢情,哭了骂了又如何?他纵容她寻上门来,只不过想把难题丢给两个女人,看她们之间的厮杀,既可逃避责任又可从容选择。

  夜深。旖然在床上辗转,冷汗淋漓。

  “姐姐,喝茶。”一样的轻唤,在耳边袅袅。

  旖然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梦中人儿。

  呵!一样的窄脸媚眼,一样的风流态度,不一样的是露脐背心换了水红轻纱,满头的细卷儿挽做云髻,手执一杯清茶,颔首而立。

  她们的郎君一旁端坐,用眼神爱抚着眼前妙人儿。

  她凝神而笑:“妹妹有礼了。”捧过茶,一饮而尽,连带着心中的恨。

  她郎君,昨日好似还擎着她的纤手与她调墨作画,今日已与这唱昆曲的女子相执,眉目含情。

  似还听得临嫁时母亲的殷殷叮嘱:“过几年他若纳了妾,你万不能醋海生波,失了礼节。虽你二人青梅竹马,感情要好,比起许多女人不知强了几倍,但男人纳妾天经地义,你作为正室,一定要端庄贤淑,有容人之量,但也不能软弱无能,被别人抢了地位。 ”

  那时她睁着一双剪水秋瞳嬉笑道:“不会的,他说只与我一人相好。”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啊,在幽闺自怜……”

  那女子在堂房展开柔曼歌喉,吟哦婉转着《牡丹亭》惊梦一折,郎君手下打着拍子,闭了眼,似已陶醉到梦里去。

  她手中织绣,听到这凉薄的唱句心下伤感流离,怔忪间,针已深入指尖,血珠落入白色帕子,晕成一朵梅花。

  梦中疼痛,她蓦然惊醒。

  原来前世今生,她逃不离在幽闺自怜的命运。

  晨起MSN上,旖然与闺蜜成仪倾诉。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旖然不停敲出这三个字,源源不断送向成仪眼前。

  “能怎么办,两条路:一条离,一条忍耐。你能做到哪条?”成仪回复。

  “哪条也做不到。”旖然发过去一张大哭的脸。那泪一点不夸张,在心中喷射。

  “你还爱他?”成仪问。

  “嗯。”不停点头的小人头,似在嘲讽旖然的软弱。

  十年的感情,对女人来说,点点滴滴深入血肉,因别人的介入,就能不爱,谈何容易?

  何况还有儿子,真离了,自己像被切去灵魂一半变成情感残废也罢了,儿子才五岁,如何能经得住父母分崩离析的痛楚?

  生活,永远给人以无法选择的选择题。

  “那就保持你的正室范儿。”成仪沉默了一会,给出了她的答案。

  “像《奋斗》里瑶瑶说的那样,允许他出三次轨?这是什么世道?”旖然愤慨。妇女解放到现在,什么都进步了,只有女人的婚姻又要退步?男人有了外遇,家里的女人还不能哭闹,否则用古代的话就是失了礼节,现代的京腔就是失了“范儿”?

  “就是这个世道,你得认。”

  “那你说,什么才是正室范儿?”

  “保持大气尊严,但不能软弱无能,失了先机。”

  “你真像我上辈子的妈。”

  “???”

  晚上,旖然将儿子送回姐姐家,给丰海和林宝各打了一个电话,说要谈判。

  他们一起回到家来。

  旖然将一堆臭袜子脏衬衫推到林宝眼前:“袜子洗三遍,加柔顺剂,干后穿着才柔软,丰海讲究,袜子硬一点就不肯再穿。衬衫注意领口袖口,多搓几遍,男人爱出汗,这些地方要加点领洁净。还有那件衬衫领带熨了,不能有一丝褶皱,丰海开会要穿。还有,动作麻利点,洗完赶快做饭,大家都还没吃呢,冰箱有鱼,丰海爱吃清蒸的,加点李锦记豉味酱油最美味。”

  林宝脸色难看,望向丰海,丰海愧然垂头,发不出一声。

  “不是要谈谈吗?你这是干什么?”林宝发问。

  “干完再谈,这是我每天必干的活,既然你抢着要做偏房,自然得你干。”旖然盘腿坐在电视机前,翘着兰花指捏着一枚瓜子,呵呵一笑:“知道什么叫正室范儿吗?这就是!”

  正室的七七八八

  浴缸里的水哗哗地流着,林菲菲把冰箱里最后的五袋牛奶挤进浴缸里。闺蜜徐总是说她奢侈,只是几袋牛奶而已啦。 “牛奶多腥气啊,你就不觉得难受……”闺蜜徐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其实牛奶浴一点也不腥,只是她没有尝试过才这样讲的。

  林菲菲又不禁安慰了自己,点上根香枝,顺便拧暗了浴室里的灯,她开始享受她的牛奶浴了。慢慢挪进浴缸,没想到水温还是有些灼人,咬着牙进去过了好一会,才感觉到了真正的舒畅。她是掐好时间的,等到老公段鑫进门,是正好可以看到美人出浴那一幕的。

  自打结婚以来,林菲菲就一直很享受这种所谓的正室待遇。度完了蜜月顺手就把工作给扔了,她的念头是既然结了婚,就在家里宅着也无所谓,反正都是要人养的。偶尔去西式小厨房学学厨艺,做个SPA,然后再见见闺蜜,时间也就这么着过了。但是让林菲菲最享受的就是去老公的公司里巡察,从前台小妹到公司部门经理对她都是毕恭毕敬的。

  正在惬意的时候,老公进来了,显然晚上的应酬让他有些微醺了,朦胧着双眼看到林菲菲显然酒醒了一半,“我也要泡!”说着就佯装着挤进浴缸。

  “好啦,好啦,我出来,你泡,成吗?真没见过一男的也好这口的,你那破皮肤糙得跟砂纸似的,是得好好泡泡了!”林菲菲说着就裹了浴袍出来了,她早就泡够了。泡澡其实只是一个开头,之后搽各种按摩膏,精华素以及各种保养,没有两个钟头是绝对完不了事的。显然今天段鑫的心情很好,没有去打游戏,而是围着林菲菲转悠。他其实根本没想泡牛奶浴,不过就是说说而已,他的真正目的不过是想和刚出浴的媳妇儿“云雨”一番。

  极度疲惫之后,段鑫在床上渐渐睡去,林菲菲的工作还没完呢,她把之前没做完的保养又坚持完事,其实明天要陪段鑫出席一个很重要的活动,这些小事才是她的动力。

  把车泊在大厦的地下车库,一上电梯就碰到了一些人冲她颔首,林菲菲想起来,那个人似乎是段鑫公司的,她美滋滋地步入会场,似乎发现很多人的目光被吸引到她这里。闺蜜徐总是调侃她,不是明星胜似明星,每到一个地方总是会被她的光环所围绕,但是那些男的只要看到她那颗两克拉多的钻戒就会远远地避开,躲在没人的地儿赞叹着她的美貌和气质。林菲菲有的时候也会想,是不是她的这种正室太太的气势太过逼人了。

  刚才闺蜜徐还打来电话,说是今天的活动,是他们公关公司做的,她也会到。没想到刚一走进,就被她给逮住了,“呦呦,看看这是哪位太太啊……哦,原来是段太太啊!幸会幸会。”闺蜜徐总是会跟她开这样的玩笑。

  “得了,得了。我就这么像太太啊!”林菲菲立马就把她带到一旁,小声数落道。

  “你可不知道,你看看这周围,那个是正室范儿的?一看都是野路子出来的,所以,真的,姐们儿,你显得特别与众不同,特别出类拔萃。 你看吧,你看段先生的姿态多自然,带着正室出来和带着别的女人出来肯定不一样的。”闺蜜徐津津乐道地分析着。

  林菲菲要了一杯无酒精的鸡尾酒,看着远处的段鑫在宾客中游弋着,她慢慢地走近他,他很随意地跟人聊着天,看她走近很礼貌地牵着她的手,继续聊着。间或和一些新朋友介绍着林菲菲:“这是我太太……”说实话,林菲菲心里美极了。

  夫妻大战

  男人想让老婆恨,说出以下几句话就足够了:

  “不嫁给我,肯定也没人要你。”

  “别向我索取什么,我不欠你的。”

  “你老了肯定特难看。”

  “你早上没洗脸的样子好丑。”

  “你的同事真漂亮。”

  “男人怎么可能只爱一个女人?”……

  而在语言上男人远远没有女人的词汇丰富,女人预备说给男人听的话,有整整一箩筐:

  “瞎了眼才嫁给你。”

  “有女人爱上你才怪!”

  “前女友那么烂,你什么眼光呀?”

  “当初追我的男人个个比你强。”

  “你妈好讨厌,你爸好奇怪,你妹妹可真难看。”

  “你看你的朋友某某,比你本事大多了!”

  “谁谁的老公又多金又体贴,再看看你,既没本事又有个性。”

  “你不能总是白睡我!”

  “是男人就养着我!”

  “你根本就不是男人!”……

  以上的话,只要讲出一句,夫妻间的战争就可能爆发,唇枪舌战到肉搏战,直至冷战,两败俱伤。 凡人似乎很难做到遇事毫不计较,女人则更难,一句话便能引起战争,何况遇到具体的事件呢。当年克林顿的体液粘到莱温斯基的裙子上,希拉里的宽容与支持实在令人敬佩,毕竟其中有政治因素的考量,证明这女人不俗。

  而电影明星成龙造出小龙女的事件,其妻林凤娇的回应更让人大跌眼镜。当年成龙大哥一心想着电话通了,只要林有一句质问就立刻离婚,想不到林的一句“人家女孩子也不容易,该关心一下才对”。一句话让其事先的耍混计划完全泡汤,感动之余还立下遗嘱,个人财产死后全归林凤娇。旁人无法推测林的居心,到底是贤惠至极还是聪明绝顶,不过可以借鉴的一点是,有些事闹是没用的。

  虽然正室的范儿让人敬仰,可惜大多平凡的女人心中真正羡慕和嫉妒的女人是小贝的老婆维多利亚和章小蕙那个款。婚后维多利亚的目光越来越犀利,而小贝的眼神则日趋温顺,这是精神控制的绝好证明。章小蕙则能购衣购到老公破产,并一跃成为社交名媛。此种状况,男人们大呼毁了毁了,女人们则感叹值了值了。

  天下之大,各有各的生存法则,错与对本来就没有评判标准……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