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爆笑80后幸福夫妻生活实录

时间:2010-01-26 16:14:07  

来源:太平洋女性网

  吴维和杨芳一对80后小夫妻,他们一个是江门本地人,一个祖籍苏州,出生于湖南,在徐州长大。对于这对80后小夫妻而言,生活,已经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更是两地文化的联姻和碰撞,这对80后小夫妻的生活真是笑料百出,是让人羡慕的80后小夫妻幸福生活的真实写照。

  80后小夫妻档案:

  妻子:杨芳,25岁,出生于湖南省,在徐州市长大,在上海市生活10年,2004年随丈夫来到江门。

  丈夫:吴维,江门人,供职于我市某企业,在上海读大学时与杨芳相识,二人于2003年结婚,现育有一个9个月大的儿子。

  爱情宣言:有爱,一切都好说。

  1 历尽艰辛,小夫妻将爱情进行到底

  吴维和杨芳是我的朋友,他们一个是江门本地人,一个祖籍苏州,出生于湖南,在徐州长大。对于他们而言,结婚,已经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更是两地文化的联姻和碰撞,撞出的可能是爱情的火花,也可能是种种矛盾。

  听说他们的小宝宝已经9个月大了,我还没见过呢。我忽然很想去探望这一家子,于是,在一个细雨纷飞的下午,我和好友红英一起驱车前往他们家。

  他们家在市区北郊一个高尚住宅区里,区内环境幽雅,树木葱茏。

  打开了门,身材高挑的杨芳露出了灿烂的笑脸,犹如一抹阳光,一扫这湿漉漉的天气。她一如既往地爽朗和热情,不同的是,当了妈妈的她身材胖了不少,穿着更加居家,少了以前的讲究。

  “我知道我没有伟岸的身材,也没有雄厚的财力,可是只要你愿意,我会用我并不宽阔的肩膀为你支撑出一片没有委屈的天空。”这是吴维向杨芳求婚时的诺言,我忍不住问杨芳:“结婚后这些年在江门,你真的一点委屈都没有么?”杨芳朗声道:“普通夫妻也会有矛盾,我们来自不同的地域,怎么会没有委屈没有矛盾?”她还指着吴维说:“是他把我骗来的!”这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话匣子被打开,杨芳向我娓娓道来她这个外来媳妇在江门的酸甜苦辣。

  尽管杨芳今年32岁,但从她的谈吐和眉宇间,依然可以捕捉到昔日骄傲公主的影子。

  杨芳和吴维相识于1993年。那年,她考入上海财经大学,并凭着一股自信和热情进入了吴维所在的学生会。她的聪明、能干博得了这位师兄的爱慕之心。尽管吴维频频暗示,但由于种种原因,两人的爱情始终没有开展的机会。毕业之后,吴维回到家乡广东,杨芳则留在上海。之后两人遥遥相隔,未通音讯,直到网络的红线重新把他们拴在了一起。

  毕业4年后,杨芳所在的公司被收购,失业的她上QQ闲聊,遇到了吴维,杨芳忍不住向他倾吐这几年的种种不如意,但刻意隐瞒了身份。此时的吴维却春风得意。后来,两人聊熟了,杨芳才据实相告,从此,两人在网络世界里找到了彼此的安慰。

  慢慢地,两人从网聊到写信、打电话,感情逐渐升温。在某个周末,杨芳买了机票直飞江门,突然出现在对方面前。2001年,吴维决定放弃一切去上海陪伴杨芳。那时的杨芳已有稳定工作,吴维则学起厨艺,杨芳每天下班后一进门就尝到热汤热菜。2003年,吴维有了稳定工作,户口落实了,房子也买好了,两人感情越发深厚,终于一起踏上婚姻的红地毯。

  2 80后小夫妻拄着拐杖来结婚

  小两口在上海呆了一年后,抱着嫁鸡随鸡的思想,杨芳决定跟吴维回江门发展,可在临行时却发生了点小意外,杨芳刚出楼梯就拐了脚。 尽管脚很疼,但火车票都买了,杨芳只好硬着头皮出发。到火车上时,她的脚踝已经肿得跟馒头一样。终于熬到火车到站,吴维在广州的朋友来接车,看到杨芳那个样子,这位热心的朋友还专门为她买了拐杖。就这样,杨芳拄着拐杖来到了江门。

  刚到江门时,夫妇俩只能暂时蜗居在小房子里。由于脚扭伤了,无法出门,加上语言不通,杨芳每天只能孤独地呆在家里。杨芳说,那时感觉自己像从热闹的天堂一下子掉进了小黑屋里,天天盼他回来,但是他回来了,自己却又无法自控地发脾气骂他,骂他把自己骗回来了,又不陪自己,总之就是找理由和他吵架。

   “那时候我特别想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宽敞明亮的房子,好让自己的心情也好点。”杨芳的眼里划过了一丝甜蜜的忧伤。“为了实现我的梦想,老公瞒着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在这个高档小区里用30多万元买了一套3室2厅的房子,可首期、装修、贷款让我们的日子一下子紧张起来。”看着这套房子,杨芳感慨万千,“但是我的脚还没好,还是没人陪我,我还是寂寞和怨恨。”于是,两人的婚姻生活磕磕碰碰,杨芳甚至还闹过离婚。

  相比之下,吴维显得比较成熟,他悉心照顾杨芳,等到杨芳的脚伤渐渐恢复,吴维又适时地带她出去活动,介绍朋友她认识,还在他的单位介绍了一份工作给杨芳,这使她走出了孤独浮躁的心理阴影,重新步入了一个新的生活圈。

  3 异地习俗,让她感觉很无奈

  外来媳妇与本地郎,文化冲突是存在的,其中一个直接导致夫妻俩吵架的原因,就是双方父母之间的思想冲突,两对老人对事物的看法不一致。

  杨芳说,按照她老家的风俗习惯,在结婚前,男方的父母应该上女方家求亲,但是吴家偏偏是那种不讲究繁文缛节的家庭,为此,杨芳的父母心里一直很不痛快。尽管吴维的父母多次邀请杨芳的父母过来江门,杨芳的父母都以各种借口拒绝了。为了这事,杨芳心里也不痛快,但又不能发泄到公婆身上,于是就发泄到吴维身上。

  还有就是给的礼物或礼金的轻重导致的矛盾。结婚前,杨芳第一次来江门和未来的公婆见面,当时她给公婆和吴维的亲戚全都买了“见面礼”,给公公婆婆买的礼物都在300元以上。按照上海的习俗,吴家应该“回礼”,然而,广东人却没有这个习惯,广东人只会在迎娶媳妇入门时才送金项链、金手镯等礼物。“当时我感觉我的付出得不到回报。”杨芳很坦率地说。

  给小孩的压岁钱或者生日钱也是个冲突。杨芳说,在上海,大家喜欢赛礼金、比阔气。今年春节,杨芳和一个高中关系很好的同学,互相给对方的孩子压岁钱,杨芳先是给他小孩2000元,同学马上回了2500元,后来杨芳在同学的孩子生日时送上2800元,他赶紧再回杨芳3000元……两个人的红包像竞赛一样水涨船高。杨芳说,这在上海是很平常的事,而在江门却是不可思议的。杨芳给江门一个好朋友的孩子过生日,给了800元的红包,这个朋友马上跳了起来,当场嚷嚷:“哇!怎么给这么多啊!”杨芳原以为在自己的孩子过生日时,对方也会有相应的回报,但其实在江门这边,大人给小孩子的红色并不多,100元已经是大利是了,这些习俗又一次让杨芳觉得无奈。

  4 孩子成了新的矛盾激发点

  去年6月1日,杨芳与吴维的儿子降生了。孩子成了他们另一个矛盾激发点。

  杨芳喜欢有挑战性的生活,喜欢克服困难之后,赢得成功的满足感和成就感,然而,广东的男人普遍认为带孩子是女人应该做的事情。在长达8个半月的时间里,杨芳坚持用母乳喂养小孩,她甚至辞去工作,一门心思带孩子,她希望把孩子塑造成她理想中的类型,但是,她心里同时又很不平衡,她认为自己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也放弃了很多,但老公却做得不够,于是又因为这而发生口角。“后来老公和朋友都劝导我,应该让孩子多接触外界的人和事,而不是把孩子抓紧在手里不放。”所以今年春节之后,杨芳就把孩子交给公公婆婆照顾。这样一来,杨芳就可以腾出时间来开展自己的事业。

  杨芳和公婆是分开住的,她和公婆的关系处得很好,暂时没有所谓的“世界难题”——婆媳矛盾。杨芳很诚恳地对我说:“其实公公婆婆对我很好的,很宽容,只是我一开始就怀有戒心,是自己揣着假想敌而已,然而,真正和公婆相处下来又觉得他们很真诚。 我要真正融入江门人的生活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我会在入乡随俗这方面努力的。”

  5 80后小夫妻幸福生活

  语言的差异,也使杨芳和吴维的婚姻生活笑料百出。杨芳说的是普通话,语速很快。为了迁就老婆,吴维平日说普通话,但普通话毕竟是他的第二语言,他说得并不好,于是夫妻俩在争论某件事情的时候,由于杨芳反应很快,而吴维往往却来不及反应,甚至来不及反驳,于是便很气,这点让杨芳看着就觉得乐。

  又如广东话“食饭”,杨芳觉得广东话的“食”和“死”差不多一个音。有次吃完饭,杨芳对公婆说:“我食完啦,你地慢慢食。”讲成“你地慢慢死”,把全家人笑得肚子痛。他们也知道杨芳粤语说得不好,口音不同,不仅不计较,反而将其当作生活的调剂。

  杨芳一旦打开话匣子,便滔滔不绝,语速极快。此时作为一家之主的吴维,则在一旁抱着9个月大的儿子,边逗着儿子玩边微笑地看着我们说话,有时就幽默地插一两句话来调侃一下,他很幽默地形容他俩的婚姻关系:“我们两个一个是牙齿,一个是舌头,一吵起架来,大脑就说疼。”

  “你现在喜欢江门吗?”我看着杨芳的眼睛,很认真地问。杨芳也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说真的,对于这些差异和不适,我一开始很抗拒,很留恋上海,心里总是想着上海如何舒适、如何富有挑战,而江门又是太过于悠闲,消磨人的锐气。后来呆的时间长了,身边的朋友多了,也渐渐发现江门的好。江门是一个很适合居住的休闲小城,江门人心地善良,同事之间也很友善。”

  杨芳说她很喜欢那句经典的话:只要你怀着农民的信心去挖掘,任何一片土地都会挖出金子(财富)。她说她一直以这句话自勉,现在,她在弟弟的贸易公司帮忙做营销策划,她相信自己可以在江门生活得游刃有余。

  我想,文化差异、习惯差异、性格差异等会对婚姻质量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决定一段婚姻幸福与否的,最终还是在于两个人的心。正如杨芳最后对我说的:有爱,一切都好说。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