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我亲手把女儿嫁给了前夫

时间:2010-02-03 15:06:26  

来源:瑞丽女性网

  1982年5月20日,广西某市一桩喜事正办得热火朝天,可是没人想到,这桩双方家长包办的婚姻会一直延祸二十多年。

  21岁的肖容丽嫁给了和她同龄的何德平,可其实她早和一个叫王春来的小伙子偷偷在恋爱,新郎何德平也有自己的心上人,女孩叫樊珏芳。 但可惜的是,肖家何家是世交,双方父母早有联姻之意,父母之命不得违,两个年轻人被强拉到了一处。

  婚后,夫妻俩隔三差五吵架,关系一直不好。 无爱的婚姻一直维持到次年的元月份、肖容丽生下女儿何玲玲后都没有任何改善。

  自此,何德平理直气壮地脱离了婚姻的藩篱,带着心上人樊珏芳远走他乡。肖容丽去找王春来,可没想到王春来受不了流言的压力,竟悄然离开了家乡。

  可怜的肖容丽不仅要受到邻居的鄙视,而且还要承受情人的懦弱所带来的隐痛,她觉得命运对她太不公平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肖容丽得知当年是何德平设计了阴谋,才让自己声败名裂,从那时起,她便对何德平恨之入骨,报复的欲望在她心中越烧越烈。

  1991年7月,久无音讯的何德平突然给肖容丽寄来了3000块钱和一封信。他在信中对肖容丽说了很多忏悔的话,并流露出想要抚养女儿的意思。可怜的她并不知道,这时的何德平已经改名叫杨正泰,在市里做矿产生意。那次寄钱回家,只是他在镇上小住时,从那里的邮局寄出钱和信件的。

  这一呆就是九年!九年的时间里,肖容丽没回过一次家,父母是生是死她一无所知。她恨她的父母,是父辈的包办婚姻让她抬不起头做人。她靠拾垃圾和前夫给的钱将女儿送到了高中,并把希望全寄托在女儿的身上。

  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上,女儿才是她惟一的亲人。

  2002年3月,肖容丽搭车去市里看病,无巧不成书,她在医院里发现了正在陪妻子樊珏芳看病的何德平!

  十多年不见,她努力压抑住心中的愤恨,并没有惊动前夫,而是返回镇上,对女儿撒谎说要去市里打工。

  安排好女儿上学的问题后,她来到市里租了间房住了下来。通过打听,肖容丽得知,何德平近年来做建材生意发了大财。这下她心里更加不平衡了。

  2002年12月22日,肖容丽找到了何德平。肖容丽的突然出现,让何德平很是惊讶,他问肖容丽:“这些年来你们母女俩去哪儿了?女儿呢,她还好吧?”

  肖容丽见何德平漠视她,却对女儿如此关心,有意想气气他,便说:“她早在几年前患麻风病死了!”

  何德平叹了口气说:“我承认当初是我伤害了你。这么些年,我一直很内疚。如今女儿已不在人世了,我惟一能补过的,就是让你过上好日子了。”

  “好日子?”肖容丽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你知道吗,你让我身败名裂,让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做人。如今却说要让我过上好日子,你不觉得好笑吗!”

  看着肖容丽那双无比怨恨的眼,何德平低声说:“我对不起你!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吧,只要我能办到,就一定答应你。”

  肖容丽冷笑道:“我要求和你复婚,你答应我吗?”何德平沉默了。“我就知道你不愿和我复婚,”

  肖容丽说,“我也不勉强你,你给我50万精神损失费咱们以后便形同陌路,否则,”肖容丽恨恨地说,“我会像幽灵一样一辈子缠住你不放,让你的生活一刻也不得安宁!”

  何德平想不到肖容丽如此贪恋钱财,这时他才明白,她是有备而来。想到这些年亏欠她的也不少,他答应了她的要求,同意一次性付给肖容丽50万,从此后两人再无任何瓜葛。

  对于肖容丽来说,50万足够她享受后半生了,但肖容丽早有计划,在她心里,50万只是她实施报复计划的第一步,因为,对何德平的仇恨是金钱无法买断的。

  受伤的心在复仇之火中扭曲

  拿到何德平赔偿的50万以后,肖容丽开始实施她的报复计划。经过一番走访调查后肖容丽发现,周边地区数十个县市的建材市场,何德平的正泰公司是主要的经销商。 为了搞臭正泰的声誉,肖容丽不惜重金从不法商手中购来一批质量不合格的建筑材料,然后通过黑市,将货以正泰的名义卖给了建筑商。

  毫无经商之道的肖容丽被报复的欲念冲昏了头,她太低估了何德平在当地的实力和人际关系网。正泰公司在接到客户反馈回来的假货信息后,很快就查出了是肖容丽在其中做了手脚。肖容丽投入的将近30万元自然全部泡汤,好在何德平念及夫妻间曾经的情分,并没有将她告上法庭,否则官司一旦打起来,她必输无疑。

  一计不成又生二计。肖容丽在得知何德平的儿子在市二中读高中后,便花钱雇佣一个三陪女去勾引何德平的儿子,想将他的儿子引入歧路,但这个阴谋因为何的儿子洁身自爱终未得逞。

  无奈之中的肖容丽又将目光转向了樊珏芳,可是樊珏芳生活上深居简出,让她始终找不到报复的机会。

  一时间,肖容丽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法子能破坏何家的幸福生活,她的心情变得莫名烦躁,何德平过得越是幸福,她心中的怒火越是无法平息。

  2003年,何玲玲考上了贵州一所自费的专科院校,肖容丽一次性交齐了昂贵的学费,引起了何玲玲的怀疑,可肖容丽不想将她找何德平索要赔偿的事告诉女儿,更不想让女儿知道父亲近在咫尺,便撒谎说:“这些钱一半是我打工积下来的,一半是向工友们借的。女儿啊,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有了出息,妈这些年的苦也就没白吃!”肖容丽说着说着便哭了。

  想到母亲和自己这些年来走过的路,何玲玲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不惜一切来报答母亲的付出。

  同时,她对自己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憎恨也愈加强烈起来,要是他有半点责任心,母亲和自己也就不用吃这么多苦。

  把女儿送去贵阳上学后,肖容丽又开始为怎样报复前夫而绞尽脑汁了。看着何德平活得惬意潇洒那个样,郁结在心头的恶气始终无法消散。

  如何才能让何德平身败名裂,简直成了她的一块心病,她茶不思饭不香,在心里千万次地诅咒何德平开车出车祸,樊珏芳吃饭被噎死,正泰公司被同行挤垮……怨气一旦无法排解,肖容丽的心在煎熬中日益扭曲。

  世事无常。2004年8月23日,樊珏芳因病治疗无效过世了。得知这个消息后,肖容丽总算好受了一点,在她看来,当年如果没有樊珏芳的横刀夺爱,自己就不会尝遍人世的种种苦楚。

  看着自己家徒四壁,突然间,她冒出了和何德平复婚的念头。她知道这很难,但她也有把握去赌上一次,因为她拥有女儿何玲玲。

  只不过,肖容丽复婚的念头并不是想从此过上好日子,她只是一心盘算,只要能再次回到何德平的身边,那报复的过程就容易多了。

  2004年10月的一天,肖容丽再次找到何德平,然而还没有等她将复婚的事说完,何德平就拂袖而去。何德平的决绝,让肖容丽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了伤害。

  她冲着何德平离去的背影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说:“何德平,只要我还活着,报复你的机会就一定会有!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天所做的付出代价!

  此后,肖容丽一直在等待机会,伺机行动。就这样,三年不知不觉过去了,果真让她等到了一个好机会。

  2007年9月,也许是难耐寂寞,何德平竟在当地的媒体上打出了半个版面的征婚广告!富豪征婚很快成为市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肖容丽也在想该怎么利用这一机会。

  这一年,何玲玲刚从学校毕业回来,正在家里准备找工作。回到家,见女儿长得高挑秀丽,举手投足间颇有几分动人的气质。

  肖容丽心里一动:何不让女儿去应征呢?如果应征成功了,不就可以实现报复计划了吗?想到日后何德平得知娶的竟是自己的女儿时,那种触犯人伦的毁灭性的打击,肖容丽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

  当然,肖容丽肯这么做是有她的理由的。何玲玲和何德平结婚,其实并没有乱伦,因为何玲玲实际上是王春来的女儿,肖容丽在嫁给何德平前就已经有了身孕,这个秘密只有肖容丽自己知道。

  她惟一担心的是,这样做肯定会伤害女儿,但想到这样能给何德平最大程度的伤害,肖容丽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把自己送上了双重审判台

  2007年10月初,肖容丽将她的想法对女儿何玲玲说了,何玲玲当然不愿意,她一向觉得傍大款是种为人不耻的事。

  女儿的反对在肖容丽的意料中,她劝女儿:“别的女孩子傍大款那是不好,可是你不同,你是光明正大地去相亲,有钱又不是错,说不定那人就是你的命中贵婿,那岂不是两全齐美?你可别因为年龄差距把自己的幸福往外推啊!”

  何玲玲反驳道:“我是向往丰富的物质生活,我也想早点过上幸福的生活,但真正的幸福只有靠自己用双手去创造,从来没听说靠征婚能得到。 ”何玲玲很奇怪,印象中一向坚强自立的母亲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眼看自尊自爱的女儿怎么也不松口,肖容丽实在无计可施,只有用苦肉计,眼泪慢慢地涌出她的眼眶:“女儿,你要相信妈妈,我这样做,也是为我们的将来着想啊。听别人说,那个何德平人品并不差,你要是能和他在一起,至少可以少了二十年的奋斗,妈还有几年好活?难道你不想让妈早点过上好日子吗?”

  提到母女俩埋在心底的出人头地的心愿,何玲玲有些于心不忍。在肖容丽的再三劝说下,她最终答应了母亲的要求。

  在肖容丽的安排下,何玲玲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应征时所有的证件都作了技术处理,肖容丽的解释是,万一应征不上,也不至于出丑,闹得满城风雨,何玲玲一听正中下怀,心里也就没什么疑问了。

  进入征婚程序后,何德平对何玲玲的长相和气质非常满意,几经见面聊天后,何玲玲对这个虽然大自己一辈、却是白手起家的“男人”也有了一些好感,两人很快便确定了关系。

  肖容丽见女儿虽然走出了第一步,但时机还没到,现在的身份还暴露不得,所以她反复告诫何玲玲:“在没有嫁给何德平以前,绝不能将真实身份告诉他,否则他会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到时好事多磨。”

  2007年12月6日,何德平和何玲玲在一家酒店举行了婚礼。肖容丽见目的终于达到了,心里反倒一下子空了,这么些年来,报复是她全部生存目的所在,现在实现了她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女儿,失去了二十年的年华,失去了全部的生活乐趣……她突然间有种说不出的惶恐,这一切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看着照片上披着白纱头巾的女儿,笑容背后似乎总有点苦楚,肖容丽的心一下子收紧了。女儿是自己一辈子的希望和依靠,为了自己的复仇计划,她的贞洁和幸福就这样失去了,自己决不能再让她受到什么伤害。

  她拿定主意,等何德平知道了他娶的是自己“女儿”后,等他堕入永世的折磨和忏悔后,一定要赶紧把真相告诉女儿,设法取得她的原谅后,带她永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肖容丽忽略了一个细节。她没想到,何玲玲嫁给何德平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母亲过上好日子,现在既然已经结了婚,何玲玲以为一切的隐瞒都没有必要了,所以婚后的第二天,她就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何德平!

  可想而知,何德平得知新婚妻子竟是自己的“女儿”后,如遭雷击,绝望和羞耻让他完全陷入了混沌状态,神智恍惚的他把一切冤孽都告诉了何玲玲。

  何玲玲没想到,这桩本来就有点无可奈何的婚礼,竟是为自己拉开了耻辱的序幕,12月7日下午,绝望的她手里攥着遗书,从某栋商业大厦上纵身跳下!

  她在遗书中这样写道:

  妈妈:

  我一直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可亲、最伟大的母亲。你历尽艰辛把我抚养大,我从心底感激你。你时常对我说:“父亲不配做你的父亲,他是个坏男人!”不错,他的确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从懂事起,我就恨他,直到如今,我仍然恨他!但是现在我却更恨你!你为了报复父亲,竟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作为报复的工具!妈妈,你这等于毁了我一生,你不觉得心痛吗?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爱我,不喜欢我啊?!在我临死前,请你告诉我,我究竟有什么错,致使你和父亲之间的恩怨要用女儿的鲜血来了断呢?……

  得知女儿自杀身亡的消息后,肖容丽一下子昏了过去,她没想到,自己处心积虑了二十年的报复生涯,可到最后,受伤害最大的却是最无辜的女儿!

  2007年12月20日,何德平以精神伤害罪将肖容丽告上了法庭。法官将怎样了断肖容丽与何德平之间的恩怨,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结果,但在道德的法庭上,肖容丽却早已经被舆论和自己的良心审判得体无完肤,她的一辈子将在无边的忏悔中度过。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