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一个画家和农村妹的爱情

时间:2009-12-02 10:14:47  

来源:四川新闻网

   他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画家,爱上了一个纯朴的农村姑娘.十年来,他把全部的激情都投入到事业和梦想中,同时也撑起了妻儿的幸福天空.他以为,夫妻就是同命鸟,就该共同为事业和梦想而努力.可是,妻子却突然选择了离开.她说:"我恨你!"无奈和迷惘之中,他一边希望妻子回到身边,一边在苦苦追寻原因----

  倾诉者:吴丹青,男,47岁,成都人,画家

  印象

  成熟、大度,侃侃而谈的吴丹青举手投足皆透出艺术家的特殊气质。 但是很显然,他同时也是一个很自我的男人,说起自己的事业和梦想,他的眼睛就闪着奇异的光芒。说起当年与妻子的相识,更是富有诗情画意——他几乎是以一个艺术家的眼光爱上妻子的。他说:“她就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她有远离城市浮华的质朴……”但他对妻子的思想不甚了了,“我们是夫妻,就该为共同的事业和梦想而努力呀。”吴丹青对妻子的离开很不解。但在经过交谈后的疏理,他知道了:原来,我把自己的梦想当成了夫妻共同的梦想……

  她的质朴和纯真打动了我

  1994年春节前,我去广元出差。汽车上,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姑娘,我们一路闲聊,分手时互留了电话号码,从此就算认识了。后来,我们又联系了几次,还约到一起出去玩,关系越来越好。这位姑娘就是余丽,我后来的妻子。

  那时候,我已经 离婚了,原因是夫妻俩事业心都很强,强强相遇,家里就没人照料了,只好离婚。我想,如果重新结婚,就应该找一个性格柔弱一点的,能好好照顾家庭,能帮助我安心做事业的。余丽很符合我的愿望,她家在农村,初中文化,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没有城市人的浮华和虚荣,是那种我一直在艺术中追求的质朴美。

  过了一段时间,我从单位辞职,投资开了一家广告制作部。我打电话让余丽到制作部来上班,一是希望改善她的工作环境,二是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有些喜欢她了。到制作部来上班后,余丽身上的优点让我更加着迷。她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对我的绘画、广告设计、制作都不懂,但她却勤奋、认真,帮我把制作部的各项事业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我真心地爱上了她。过了不久,我们开始同居。如果说同居之初我还没有和她结婚的愿望的话,后来的一件事完全促使我下定决心照顾她一辈子。有一次,余丽怀孕了,我说:“我们还没结婚,还是先拿掉吧。”余丽同意了。我陪她去医院,路上,她一直表现出心情很好、很顺从我的意见的样子。进手术室的时候,我在走廊外等候。我突然心里一动,站起来从门缝往手术室里看,却见余丽正面向门角落泪……那一刻,我的心彻底被融化了。原来,她是在乎这个孩子的,只是为了满足我的愿望才同意去拿掉。我心酸地想:“这个女孩真是死心塌地地跟着我,顺着我,我一定用一辈子来照顾她,用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她的命运,让她过幸福而富足的生活。”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三年,一直幸福而快乐。可就在1997年,我生意渐有起色的时候,却因为包一项工程出了问题,因而失去所有财富。生意败了,钱没有了,我沦落到一无所有。我对余丽说:“你还是离开我吧。我本打算让你过得幸福,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但余丽却不愿意,她说:“既然我跟了你,无论你是富裕还是贫穷,我都会一辈子在你身边……”在那段最失意和落魄的岁月里,是余丽坚定的爱支撑着我继续走下去。

  现在回想起来,在那三年里,我惟一的收获就是余丽对我的爱。随后,在父亲的资助下,我和余丽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为了养活一家人,我只得重新出去找工作挣钱,做美术编辑、广告设计等。

  1998年,余丽再次怀孕。我们在生活上的压力越来越大,我决定重新走上创业之路。在孩子出生前夕,我和余丽带着1000元钱到了成都附近的一个小城,开办美术培训班。创业之初,艰难可想而知。余丽不懂教学,更不懂美术培训,但她是一个聪明而贤惠的女人,就替我做一些收钱、开票、照顾我的生活等杂务,我则一心扑在培训班的教学上。

  很快,培训班在当地有了一些名气,学生越来越多,我们的收入也一天天增加,生活和事业都充满了希望。偶尔歇下来,看着抱着孩子的余丽,我总算可以悄悄地舒一口气了。

  我的激情和自我让我疏远了她

  几年下来,我们的事业越做越火红。美术培训班已经变成拥有数个班的培训学校,我还开了一个画廊,一个绘画材料加工厂。而我在绘画方面也取得了一定成就,在行内有了一定名气,甚至一些国际友人也专程前来购买我的画作。

  应该说,我和余丽的生活一直都是很幸福的,也很少发生争吵。可我们毕竟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程度,思维方式。这几年里,我一直保持着创业的激情,挣来的钱大多重新投入,把事业一步步做大,但余丽却说:“你挣了钱就投入,能不能存一点钱啊?这样我们心里才踏实。”可我却认为只有不断投入,我们的事业才会越做越大,生活才会过得更好。

  余丽还特别敏感,但凡我做出什么决定没跟她商量,她就会生气,总认为我是不尊重她。那一年,随着摊子越铺越大,我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形势了,决定学学电脑,于是就去买了一台。电脑搬回家,余丽非常生气,竟然抱着电脑从楼上扔了下去,原因仅仅是我没事先跟她商量。我说:“我买电脑是为了学习,又不是乱花钱,你怎么能这样啊?”无奈之下,我只好再去买了一台。但我还是在反思自己,既然是夫妻,总该互相尊重才是。我对她说:“你放心,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后来,当我决定买车的时候,就主动和她商量,她很爽快地同意了,还主动陪我去看车。看得出来,余丽虽然对我的事业和思想并不了解,可她却十分渴望得到我的尊重。

  其实,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交流方面。我是学油画的,对艺术有自己的理解和观点,在这个问题上,我和余丽之间是无法交流的,这也导致我们几乎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生意好起来后,余丽除了带孩子、做家务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和朋友出去打麻将。而我除了忙于工作,剩下的时间都用在了绘画上。而且我一进入绘画状态,就非常投入。画完之后,如果太累,我就拉二胡、弹钢琴来放松自己,而那个时候,可能余丽正在看一部无聊的肥皂剧……自然,她更不会欣赏我的作品,我们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乐趣。

  我的圈子里,几乎都是艺术界的朋友,余丽同样无法融入。记得有一次,几个绘画、演艺界的朋友聚会,我带着余丽同去。大家交谈的时候,我说起自己庞大的创作计划,阐释自己的创作理念,正在兴致高昂的时候,余丽却在旁边说:“你就知道吹牛。”把我搞得很尴尬。

  我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找机会去山区支教,一来可以对山区教育贡献一点力量,二来也借机在山里采风、写生,可余丽一直对此表示反对:“你以为你很有钱吗?居然想放下生意不做跑到山区去?”她无法明白一个热爱艺术的人的思想。

  其实,这些“格格不入”都是在余丽突然离家出走之后,我才慢慢疏理出来的。以前,我一直以为我们生活得很好,很幸福,我一边沉浸在艺术世界里,一边挣钱养家,而妻儿也因此有更好的生活条件……

  现在想起来,其实我们之间的隔阂一直都存在,并且越积越深,终于到了爆发的那一天。

  她选择离开 我在悔恨中苦苦呼唤

  2006年6月,我去了一趟北京。回来的时候,一些朋友对我说:“你老婆和一帮陌生人天天在一起打牌、吃夜宵,不像她以前的风格哟。”余丽的几个牌友我都认识,可从哪里突然冒出一帮陌生人来?

  余丽不在家里,我心里有些不快,于是出去找她。走到茶楼门口,她的一位朋友说:“余丽不在这里。”我不相信,还是进去了,却发现余丽居然从后门打的走了。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因为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很优秀,一个事业有成、小有名气的画家,对妻子爱得很深的男人,怎么可能被抛弃?

  那段时间,我发现余丽出去打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牌友圈子也越来越大,对孩子也不管不问。甚至,她开始一点点地拿走自己的衣物。6月底的一个晚上,我们为一点小事发生争吵。第二天早上,她开着我的车就走了,一直到五天之后才回来。

  那五天里,余丽的手机时关时开,但一直不接我的电话。我才了解到,她和女友跟另外两个男的去了一个风景区,整整玩了五天。我心里很气,当场大发雷霆,当着工人的面骂了她,还说了一些攻击性的话。余丽认为我冤枉她,气匆匆地说:“你等着,我一定和你离婚。”

  2006年9月,余丽老家的亲友知道了我们在闹矛盾,她姐夫专程赶来劝她。经过很久的劝说后,余丽终于同意跟我和好。那天,我专门在渡假村包席,把亲友和邻居都请去吃饭,并当众向她道歉,希望我们10年的爱情不要毁于一旦。可余丽却提出一个要求:“和好可以,但我要搬出去住。”我当场就愣了,她都搬出家门了,还算什么和好?

  姐夫离开后,余丽随后就离开了家。我感觉自己都快疯了,不明白余丽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绝情。为了弄清原因,我用黑客软件取得了余丽的QQ密码。在家里的电脑上,我看到了她的聊天纪录,发现她跟一个男性网友竟然已经保持了近两年的联系,还在网上互称“老公老婆”。这只是网络聊天,我并不敢断定他们之间有什么实质关系,但是,余丽有什么话不能跟我说,非得到网上去找人诉说呢?

  2006年10月,我突然接到法院通知,说余丽已经起诉,要求和我 离婚。经过我在法官面前据理力争,法院认定我没有过错,不准予离婚。随后,余丽再次失踪。

  11月15日,余丽突然回来取自己的衣物,她一直不说话,直到离开时才冲我说:“记住,所有的财产有我的一半。”我没有拦她,并心平气和地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不但指财产,还指这个家、我和孩子……我希望她能回心转意。

  2007年春节前的一天,我不在家,余丽突然回来带走了孩子,直到正月初八才送回来。等我赶回家时,她把孩子的衣服洗好又离开了。孩子说曾在余丽的宿舍里住过,是五个人同住一间宿舍,显然条件十分艰苦……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

  现在,我只希望妻子余丽能重新回到家庭,回到我和孩子身边。只要她能回来,她提出的所有条件我都可以答应。我爱她。这一点我坚信无疑。只是,这么多年来,也许是我过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把过多的精力投入在事业上,忽略了妻子的感受,忽略了她无法融入我的世界的那种无奈,忽略了夫妻缺乏交流的那种孤独和淡漠……如果她愿意回心转意,我想我会重新做好这一切。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