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第一次婚姻 第二次婚姻

时间:2009-12-11 14:47:24  

来源:时尚健康·女士

  他在阳台上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烟雾已经让这个男人和这个城市的夜色模糊了界线,侧一侧身子,他就会和那团烟雾一起混进夜色。

  我在屋里子贴了禁烟标志,他就改在阳台上吸烟了。

  我在厨房忙活的时候,他没从后面搂着我的腰,在我耳畔嘟囔着那些不着四六的话,我已经摆好了餐桌,他仍然逗留在阳台上。 晚餐就着电视上无聊的综艺节目进了肠胃,菜不错,但我们谁也没想着去拿酒。那半瓶红酒遗忘在瓶子里已经大半年了。以前我们消耗红酒的速度是很快的,晚餐时喝,坐在阳台上看星星时喝,住酒店的时候,双双泡在浴盆里也少不了它。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先丧失了生活的味觉,接着再丧失了食物的。这样失去味觉的日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收拾过碗筷。我故意重重地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他叉着双腿埋头看报。

  “我做的饭,本来你洗碗的,结果又是我洗了。”

  “你放着,我一会儿自然就洗了。”

  “你不是不知道我最看不得碗筷泡在池子里!”

  ……

  他冲着我的方向抬了抬眼皮,神情像看沙发上一堆靠垫中的一个。我打了个激灵,这简直就是我前夫的眼神。有点生自己的气了。

  “礼拜天看的房子,要不要?”我忍了忍,又说。

  “哪个房子?”

  “不就四环边儿上那个,还有哪个?”

  “你觉得好?”

  “还行吧,那露台我喜欢。”

  “再看看吧。”

  “看来看去还不都那样儿。”

  “还是再看看吧。”他还是看报纸。

  我打开电视,不耐烦地按着遥控器,没一个顺眼的节目。遥控器掉到了地上,他哈腰捡了起来,伸着胳膊递给我,不理他,他等了一会儿,就放在了沙发上。还是在看报纸,这要搁以前,他早坐过来,搂我在怀里,说,宝贝,你怎么了?现在,他连眼皮都没抬!

  他真的看报吗?还是不想看着我?

  白天他去见过前妻和女儿,前妻送了他一本她刚出版的书。他以前告诉过我,前妻是一个故事大王,以前给孩子讲睡前故事从来都是自编自创,而且天天不重样儿,简直可以再出一本《一千零一夜》,我当时心想那还不是因为她不工作,成天在家闲着,才有那些工夫。离婚一年零三个月,前妻的理想变现实,做前夫的心情一定比打翻了五味瓶还复杂。

  他真的看报吗?还是在想越来越风光的前妻?后悔离婚吧?

  浴室的挂钩又掉了。还说是进口的超强粘附力和承重力,老是掉。这种粘钩,只要掉过一次就没用了,可我还是不死心,堵气似地往门上按着。浴室只有3平方米,一只坐便器占去了

  1/3,连最小号的浴盆也没法儿安置了,只能淋浴,为了安慰自己,我买了一只最贵的喷头。浴帘该换了,下摆有些发黄。刚搬进来的时候,我们一起洗,不拉浴帘,水就直接溅到门上。门受潮变形了,我费了好大劲儿门还是拉不开。我叫他,他过来帮我拉开门,没看我一眼就忙忙地回到沙发上,电视里正分析股票呢。女人只要成了妻子,她的身体就不如股票性感了。

  我抓了本书,靠在床上看。广告时间,他去卫生间,没关门,小便声唏哩哗啦的,烦死了!真是烦死了,为什么没有一个男人结婚后试试坐着小便呢?那样至少不会把马桶边弄脏。

  “我得换只股票了。”

  “该换的是房子。”我说。

  “你们女人就知道房子。”

  “你们男人就知道股票。”

  ……

  日子回到了从前了。如果不睁大眼睛,我辨不清屋里的这个男人是现在的丈夫还是前夫。

  以前我就过着这样的日子。每天晚上看着前夫专注、安静、疲倦但完全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侧脸一点点显出岁月的痕迹,我觉得自己的一生已经过完了。遇到他没有一丝的预谋。周一,超市门口,我一大袋东西撒了一地,人来人往,只有一个人帮我捡拾,就是他。周五晚上,朋友给了两张诺拉·琼斯演唱会的票,时任老公认为花上两三个小时去听一个女人懒洋洋地坐在麦克前唱歌,不如在家睡觉,再说了不是赠票吗,也就是不花钱了,不去也不算浪费,所以任我磨破嘴皮也不肯陪我去。这就是宿命吧,我遇见了周一在超市帮我捡东西的他,一个同样是一个人听演唱会的人,一个同样在婚姻中昏昏欲睡的男人。33岁女人和38岁男人猛醒的爱情,造山运动一样剧烈。我们义无反顾地从原来的生活中挣脱出来。孩子的抚养权、房子、车子,存款,都留给了对方。我们感觉自己就像两个新生儿一样,紧紧抱在一起享受新生。搬进了这套他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小单元,在这个小单元里他几乎满足了我对浪漫的所有想象,日子如初恋一样激动和颤栗,我以为从此一生都在这样幸福的天堂里。

  不知是不是因为肾上腺素水平回归正常了,其他的感觉就变得敏锐了。我们开始觉得这个单元太小了。和很多对现状不满的夫妻一样,我们周末出去看房子,看了房子才发现积蓄太少,薪水虽然不低,但是在抛弃上一段婚姻的时候,也抛弃了10余年打下的经济基础。我们小心翼翼,不到非说不可,“钱”这个字眼儿绝对控制在喉腔以下,但心里紧张,20来岁缺钱可以很壮丽,年近40,缺钱就是人生危机。去年,他投资了一个朋友的公司,本来以为很快就有收益,没想到却赔了钱,幸亏当初没辞工作。

  在他见前妻和女儿的时候,我也去见了前夫和儿子。3个月前,前夫再婚了。父子俩穿戴整齐干净,衣服已不是我以前给他们买的了。前夫的眼神中早没有了怨气,儿子见到我仍是高兴和亲热,可是我就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的失落感,好像没有了那种依依不舍的粘乎劲儿。前夫告诉我,他去国外工作2年,这次是带家属的,所以2年内我见不到儿子了。前些年,他也有去国外工作的机会,但因为不让带家属,都放弃了,看来这次他是升职了,可以带老婆儿子一起去了。儿子对即将开始的新生活兴奋不已,对于2年见不到妈妈这件事,一点也不在乎。

  “其实我该谢谢你,你和我离婚让我重新检讨自己,我以前的确对家庭重视不够。这次我决心做个好丈夫,一些坏毛病以前觉得改不了,现在看来改也不难了。”

  前夫说得诚恳,我听得心里酸溜溜的。凭什么跟我说这些?!

  我们拼命地从原来的生活中逃了出来,却又不知不觉地过回原来的生活。而被我们摒弃的原来的生活却换了新天地一样欣欣向荣。

  莫非上一次婚姻的失败,错的也是我们自己?我们就像两个挣脱禁锢的人,一起上了一次天,却又很快地回到了地上。

  一场婚姻一场考试

  结婚就像是进考场,离婚,好比考不下去了,中途退场。再婚呢,就是再入考场,总结经验,坚持到最后还是遇到同样的问题,仍然解答不了,再次退场?

  一直以传统文化著称的韩国,近年离婚率高居亚洲榜首,究其原因,离婚太容易,一次离婚手续办下来,用不了3分钟。婚姻考场制度越来越宽泛,稍有不满,就可退场。较之我们那些严格制度规范下的长辈,我们有了更多的婚姻经历,却少了婚姻的经验。

  婚姻经历和婚姻经验

  经历不代表经验,经验是总结经历的智慧。以平均28岁结婚算起,到78岁婚姻(或者生命)结束,人一生中有50年的经历与婚姻息息相关。50年很长,足够将经历总结成经验;50年很短,完成不了几次中途退场或改弦更张。

  旁人永远无法对你进、出婚姻考场品头论足,但是每一次进、出,你是否总结过经验?每次经历后,你是否多了能力解决更多的问题?一句话,每一次婚姻经历,是否被你浪费掉了?

  你们四个人都是上一次婚姻的退场者。看看他们退场后的表现吧,一个从依附于丈夫的家庭主妇变成了独立而受人尊敬的女作家,另一个总结了和你婚姻失败的经历,努力在新开始的婚姻中做一个重视家庭的好丈夫。而你呢?没有好好总结前次婚姻的经验,在新的婚姻中面对旧的问题仍然毫无办法,除了自怨自哀和冷战,你没有一些改进的行为。

  天上、地下和半空中的日子

  爱伦·坡说过“玫瑰一年可以盛开两次,而欢乐不会在一生里出现两次,你的幸福时刻已经过去了。”

  你觉得悲观吗?其实不必。一起上了一次天,已经有了幸福时刻,较之那些不曾上过天的已经强过许多。接下来的就是日复一日在地上过踏实的日子。你心里不舒服是因为还悬在半空中,不能或者是不甘心脚踏实地。

  接过吻吧?接吻的感觉又浪漫又陶醉,但是吻得久了,我们就缺氧了,头晕目眩,甚至昏过去,这就是为什么再长的吻、再舍不得分开的两片嘴唇也不可能不停地一直吻下去,因为那样会要命的。所以大多数人都是柴米油盐地过日子,动情的时候吻上一吻。

  男人比女人高大所以脆弱。经济危机、情感危机,只一样就可能导致男人的中年危机。眼下最重要的是和他同舟共济,而不是让他坐着小便。

  就像每个人的婚姻都没有可比性,每一次婚姻也不必拿来比较,更何况前夫、前妻们的新生活呢?那已经不是你们的生活了。你们的生活就是此时此地发生的,这个生活或者婚姻取决于你怎么做。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