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生活中的第二种爱情

时间:2009-12-07 15:19:52  

来源:时尚·COSMOPOLITAN

  “结婚这件事,怎么说呢,就像你攒了许久的钱,攒了许久的假期,同时把自己的兴奋期盼也一点点积攒起来,终于在正月里搭上了去佛罗里达或者夏威夷的飞机,满心指望享受一个阳光明媚的舒适假日。 然而,完全不知哪里出了点差错,走下飞机的时候你发现自己竟站在阿尔卑斯的高峰上,没有阳光,没有海滨浴场,只有砭骨的寒风和永不融化的积雪。当然,等你买来了棉袄,学会了滑雪,还学会了当地人的语言,我想你即便是在阿尔卑斯山度假也不会比到弗罗里达差到哪儿去。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当你跨下新婚的飞机,而发现没有一件事是你心目中所憧憬的,那惊讶的感觉是多么可怕啊。”

  洁在陈述她对婚姻的感觉。这位坦白踏实的少妇现在过着快乐的婚姻生活,但在达到目前这种状态之前她经过了两年耐心的努力和改变。这两年对于她拥有一个美满婚姻是至关重要的。她和丈夫一起,一点点地认识婚后的处境,调整自己的心态;一点点地发掘爱意,在彼此之间重建信任。他们的情感像经历过惊涛骇浪的小舟,逃脱了倾覆的命运之后继续同舟共济,开始领略“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轻快以及扑面而来的旖旎风光。

  洁是幸运的,因为她顺利地完成了由第一阶段的爱情到第二阶段的爱情的过渡。

  爱情也分几种吗?有着明显的阶段性吗?事实正是如此!美国著名的婚姻咨询顾问乔伊思·布拉泽博士说:“爱情有几种,浪漫的爱情和夫妇之间的爱情,我把它们分成第一阶段的爱情和第二阶段的爱情。”

  诗人和艺术家喜欢讴歌的,常常是第一阶段的爱情。“爱情是思想的放纵,是永不熄灭的火焰,是无休无止的饥饿;它是甜蜜的欢乐,愉快的疯狂,也是无须费力的和谐。”这样的诗歌中吟唱的爱情,就是第一阶段的爱情;徐志摩的《爱眉小札》表白的,是第一阶段的爱情;还记得你自己初遇爱人、堕入情网时的感受吗?爱情先是如同电光火石般耀花了你的眼,然后你陷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相思之中,一种恍惚、酩酊的状态,仿佛每天都带着些微的醉意;你爱得疯狂而痛苦,一颗心时常激荡在狂喜与剧痛之间……这,也是第一阶段的爱情。那是一种痴迷狂喜的纯粹的激情,许多人觉得,没有经历这样的情感体验,就不曾领略爱情的真正风光。美国研究婚恋的学者曾经在明尼苏达大学进行一项调查,参加调查的学生有一半以上表示,如果浪漫的爱情在婚姻中消失了,他们就要离婚。

  第一阶段的爱情有明显的身体上的症状,如脸红、心跳、呼吸急促,有时手或手指会轻轻颤抖。这些感觉,和人注射了肾上腺素后可能出现的感觉一模一样。据此一些科学家认为这种爱情是由一种化学物质而引起的状况,爱情所产生的晕眩反应就和苯基丙胺较高而产生的反应类似。而关系结束后的崩溃就像停止服药一样。

  第一阶段的爱情是一种失重的状态,像跌落的瀑布呼啸而下,因为极大的落差而具备了一种强大、盲目的力量。这种力量有时候是破坏性的。沉醉在这种爱情中的人们形容他们的感受时,常用的词是狂喜(ectasy),而ectasy一词源于希腊文ekstasis,意为“错乱”,——可以说是一种迷失自我,不受理智控制的状态,这种状态中的男女双方完全失掉了平衡与踏实的感觉。因此,在诗人笔下被纵情讴歌的那些“甜蜜的欢乐”、“愉快的疯狂”,到了心理学家或者精神病学家眼中就变得毫不抒情了。乔伊思博士断言第一阶段的爱情是“短暂的,有点儿欺骗性质的”。美国心理学家多萝西·坦诺夫是对第一阶段的爱情著书立说的一位学者,她把它称为“感情痴迷”,说它是一种摆脱不掉的激情,它使生活变成周期性的地狱,只有瞬间的狂喜才能得以调剂。感情痴迷,她警告说,会很轻率地导致结婚,而离婚则是很难避免的。

  是危言耸听吗?让我们听听苹的故事。苹和她先生相识的时候,一个是大学文科女生,一个是工科院校读机械制造的男生,他们几乎是一见钟情。苹见到他第一眼时便对自己说:“我会跟这个人谈恋爱”;谈恋爱时候的感觉是:“我会跟他结婚。”她还有第三条直感:“他是一个我完全可以了解和把握的人。”事实上,前两条都应验了,只有至关重要的第三条错了:她丈夫跟她是南辕北辙的两种人,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喜好,不一样的价值观。在激情之中这些都是无暇分辨的,婚姻却会把这些差异不容置疑地推到面前。他们都承认对方不是坏人,可是,他们在任何领域都难以合拍,相处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苹的婚姻故事没有丝毫出奇之处。无数经过热恋步入婚姻的男女,都忍不住困惑地问:结婚的对象怎么像变了一个人?或者,人还是那个人,为什么感情却不是那份感情了?有讽世者说得很俏皮:“你跟谁结婚都没有关系,反正第二天醒来总是会发现枕头边躺的是另外一个人。”

  第一阶段的爱情建立在激情的幻觉基础上,堕入情网的男女在此时的识别力和判断力都降到了最低点,他们轻易地被激情俘获了,对彼此的关系缺乏客观现实的评价,未来婚姻的隐忧在这时已经潜伏下来。同时,这种感情太过强烈,就像崩得太紧的弦,到了一定时候,也许只要一只小指头的轻轻碰触,都会使它铮然断裂。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无法永远维持这种高度强烈的感情,发多少海枯石烂的誓言都没有用。几乎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在蜜月后的六个月到两年就会渐趋消失。

  一些夫妇在最初的感情冲动平息下来后,因为没有新的寄托和依赖,便怒气冲冲或者沮丧绝望地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感到爱情在他们之间消失了,由此有了广为人知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的说法。

  另外一些夫妇则是真正幸运的(洁和她的丈夫正是这样的幸运儿),他们挽救了第一阶段爱情的失败,愉快地进入第二阶段的爱情,即夫妇关系的爱情。和第一阶段的爱情比,它比较稳定,有点儿沉闷单调,然而绝非仅仅如此。事实上,它是一种更深沉、更有力、更稳定的爱情,有着比第一阶段的迷恋远为丰富复杂的内涵:

  它是如兄如弟般的手足亲情,彼此好像血脉相连,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它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朋友之情,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一般的喜悦,甚至有伯牙摔琴谢知音式的决绝;它是永不止息的两性激情,永远温柔地爱恋对方并随时渴望着取悦对方;它是友谊、温柔、关心、理解、激情、坚定、忠诚和不斤斤计较的能力,是这一切的总和还不止。

  洁说:“细细思量起来,恋爱的时候,我更爱的是恋爱中的自己,爱着自己在爱中的那种感觉;而现在,我会把他的安全、他的需要、他的快乐看得和我自己的安全、需要、快乐一样重要。这就要求我自己必须是独立而强大的,这样我才有能力去爱他,去考虑我们两个人的安全、需要和快乐。”

[ 来源:时尚·COSMOPOLITAN   洁在无意中讲出了第二阶段爱情的真谛:它首先是一种能力,是尊重和了解对方的能力,是给予和照顾对方的能力,是除了承担起自己以外再承担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的能力。

  第二种爱情是这样的:

  他说:“你脾气这么坏,我都说不清我为什么可以忍受你,还打算忍受一辈子。”

  他说:“你什么时候才会长大?才会懂点人情世故?我不用老像袋鼠妈妈那样,把你放在口袋里保护你。”

  她说:“生意垮了没什么要紧,我们可以从头来过。”

  他说:“做得不开心就别做了,我们也不是过不下去的。至于小孩子,教他省俭点反而好。”

  ……

  第二种爱情是廊檐下的那滴水,坚定地、永不间断地滴落,终于穿透了生活这块顽石。那种一饭一蔬里的恩情、共同养育儿女、发展事业的艰辛与快乐,它们的名字,都叫“爱情”。

  第二阶段的爱情是稳定的,却不是停滞,它随着时间每时每刻都在发展。在你们共同走过艰难的岁月,在双方都扩大了眼界,比当初的自己都有了提高的时候,爱情也在逐年累加。当你在他感冒发烧或者进行胆囊手术时服侍他,发现他变得软弱无力、十分需要帮助,而你也恰好把他当成世界上最重的病人精心照料时,爱情与你们同在;在最寒冷的季节,当你风雨无阻地接送女儿学琴,而她每天用热气腾腾的一桌饭菜等待你们归来,这样的日子里,爱情与你们同在;当他失业了,一时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在你们共同捱过的这段可怕的时光中,爱情与你们同在;当你发现你们计划中的结婚十周年旅行比当年的蜜月旅行还更令你感到兴奋的时候,爱情与你们同在;当你不再指责他过分谨慎小心,并且明白这正是他吸引你的最重要的品质之一时,爱情与你们同在;当你明白他了解你所有的缺点,而还是一如既往地爱你——不是作为你永远也够不上的浪漫的理想女人时,爱情与你们同在。

  第二阶段的爱情不是嫁奁的一部分,更不会随婚姻证书而俱来。它不是“无须费力的和谐”,而是需要努力、付出和智慧。它是一种均衡的爱,永远是双向的,每个人都将同时是付出的一方和回报的一方。你们逐渐浑融一体,趋向于一个圆形,而爱情就是那坚固的核;它是通过双方有意识的努力,艰难前进、挣扎出来的东西,而它的报偿,是让我们拥有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美好关系,领略到婚姻中至善至美的风情!

  第二阶段的爱情是一种更平衡、更踏实的感觉,更有包容性,它是以对人宽大的关怀为底子的。

  爱情进入第二阶段,就像湍急的河流拐了一个弯,那股不羁的力量消失了,河面趋向于开阔、平坦,两岸绿树掩映,激情是河底的潜流,它使这条河永保生机与活力。

  《圣经 多林哥书》是这样解释爱的: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那是爱的至高无上的境界,凡人要达到这样的境界,还有漫长的修炼之路要走。然而,如果说有一种爱情更接近于这天使之爱,那是第二种爱情。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