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情敌给我上了堂“情感课”

时间:2010-02-04 14:35:49  

  即使生活再怎么糟糕,记忆里仍有残留的温存,而这些温存足可以改变你的一生。与你无缘的人,说再多的话也是废话:与你有缘的人,你的存在就能惊醒他的感觉,你们不用说话。

  我打开了老公的信箱

  我是在老公出差的日子,很偶然地打开他的邮箱的。以前,我从不屑于做这样的事,因为我觉得只有无聊的女人才会整天把老公当成全部,看贼似看着自己的男人,那是我所鄙视的。我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不论是气质、品味、还是事业。我在一家事业单位任中层主管,薪水不薄,工作体面,对所有流行时尚的东西都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

  白天,几个女同事在一起开玩笑,说现在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偷腥的,她们几个都偷偷查过老公的手机。当时《手机》正在热播。我说我从来不这样时,她们揶揄地说:“你可真放心。”我想,如果说真有外遇的话,也我在先,绝对轮不到我老公的。

  晚上回来,打开电脑准备完成白天未完的工作时,不知为什么,我突然也想看看老公的信箱。试了三次密码,居然进去了。可以想像,他并没有防备我。我的心重重跳了三下,我对自己说但愿没事,就这一次,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可是躺在邮箱里的信箱却让我大吃一惊。这是一个叫朴平的女人的留言:你别忘了吃药,不要熬夜,想着我;今天晚上的月亮可真好啊,你心情还好吧?想你。

  那个晚上,我坐在椅子上哭一阵想一阵,最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和这个女人谈一下,我想知道我到底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于是我给那个邮箱发了一个邮件,只留了一句话: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和你谈谈。

  我对情敌产生了好感

  第二天下午三点,我请了假,提前来到了咖啡屋。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我的心居然咚咚直跳。该紧张的不是我呀?!可是我不知是什么原因就是无法理直气壮。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过了几分钟,一个穿灰色毛衫的女人出现了:个儿不高,下巴上扬,有一双宁静的笑眼儿,衣服不算精致,但很干净。她不算漂亮,但一看就是那种平和、好性格的女人。不知为什么,我一下对这个应该算是情敌的女人产生了好感。

  我没有跟她绕弯子,用眼睛直视着她,说:“我想听到你的实话,关于你和我丈夫——”她的头一直低着,良久,才说一句“对不起”,开始讲他们的交往。

  他们虽然在一个单位,可是由于部门不同,平常只是点头之交。有一次偶然在一起吃饭,那天他咳嗽得很厉害,她在一边递过了一块纸巾,说了句:“我知道一种药效果不错,门口有药店,买一点试试吧。”于是他赶忙去买了药,果然不错。后来,他们回家时正好同路,于是就聊上了。她的老公两年前病故了。谈话间老公听说她家的太阳能热水器坏了,一直不能用,因为顺路,老公就好心地去帮她修,老公平时很爱捣鼓这些玩意儿,三下两下就帮她解决了。

  她顿了顿,赞赏地说老公是个居家男人,很陶醉于一些动手的快乐。那天老公在看到她家满室的花儿时,眼睛都亮了。老公很爱这些东西,平时总是被我说成不务正业,一个大男人不该有这些喜好。在她这里,他像找到了知音。这样,他们来往多了。

  说这些的时候,她的眼睛很明亮,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讲完,她又说,我既不漂亮也不能干,只不过喜欢当一个纯粹的女人。

  而我,居然也没有生气,像听一个别人的爱情故事一样。愣了很长时间,恍惚中才想起来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自己的老公。

  从咖啡屋出来,天已黑透了,我们在路口分手。我一个在小区花园里的黑暗角落坐了很长时间,想了很多关于老公的事——平时他的爱好我总是嗤之以鼻,他栽的那些花儿他不在家时,我从没想到去细心的浇一次水。有一次老公出差半月,回来时最心爱的一盆君子兰已枯死了,他心疼不已。我却还漫不经心的说:“不就一盆花儿吗?再买就得了。”

  她不经意的女人味

  一周后,老公出差回来了。 我没有告诉他见朴平的事,只是在他面前有些沉默。我想我不可能改变自己,如果硬性地改变,那么我也并不那么快乐。

  老公发现了我异常,但他以为我是为工作上的事,因为我这个人从来是不会为生活琐事烦恼的。他还安慰我:“工作的事慢慢来,累了就不要硬撑着。”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第二次给朴平打了电话,我说我想去她家看一看。她没有任何停顿,很爽快地答应了,像是面对一个多年的好友。虽然我们只见过一次面,而且还是一种特殊的身份,但是却没有障碍。我记得池莉说过一句话:在一个人的生活中,与你无缘的人,说再多的话也是废话:与你有缘的人,你的存在就能惊醒他的感觉,你们不用说话。那么,我想我和朴平算是有缘的人吧。

  她的家大概只有四十几平方米,小两室一厅,却布置得满园春色:吊兰、常春藤、绿萝、舒展的凤尾竹,还有大朵大朵的月季。我不知用什么来形容我的惊奇,“这些花儿都是你养的吗?”她笑着点点头。

  趁我看花的空当,她为我泡了一杯八宝茶,几颗干玫瑰还有小粒枸杞再配一粒胖大海。陶醉其中,几乎想不到自己来这个地方的目的,“我可以参观一下你的卧室吗?”她又只是轻轻点头。一张宽宽的大床占据了半边卧室,五色彩条的线毯随意地搭在床上,很温馨的样子,床边是她织了一半的毛衣,这些东西我几乎不屑于一碰,但我还是把毛衣捡起来,问她:“你有时间干这些吗?”她还是笑:“我的爱好很时尚吧,我这人没什么出息,只爱干这些小女人干的活。栽花织毛衣。不存在有没有时间,下班就干这些了,这也是休息。”

  我不知怎么居然想到了老公坐在她的家地板上看她四季如春的花儿,喝她亲手泡的茶。这样的温馨环境,这样不经意的女人味,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呢?我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嫉妒,但却没有恨意。这一次我们各怀心思地没有提起我的老公。

  如果可能,我们离婚吧

  回去以后,我给老公写了一封长长的信。信中我没有责问他的外遇,也没有向他表达我的歉意,只是说我输给了一个女人,而且输得心服口服。我想出门一段时间,整理自己的感情,如果可能的话,我们离婚吧。因为我知道女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但我知道你喜欢,那么我知道该放手了。

  写完信,我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但我主意已定,拎上手提包就去了昆明。那是我想去一直没有去的地方。我想安静一下。 我没有再与老公联系,而是静静地等待着事态的发展。

  一周后,我打电话给我熟悉的朋友。她说老公找了我很长时间,有一次看到他人都老了一截。我的心有些不忍,老公毕竟对我还是有感情的。鬼使神差地我拨了另外一个电话。她一下知道了我是谁。电话里温和的声音传过来:“请你不要挂电话,你的老公很痛苦,最近总是在自责,说是自己毁了婚姻,他对不起你,有一次他居然痛苦得敲自己的头,我看看都很心痛。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个事实,即使我跟他真的在一起,我们也不会幸福。回来吧,相信我,相信爱,即使生活再怎么糟糕,记忆里仍有残留的温存,而这些温存足可以改变你的一生。”

  我的泪打湿了话筒,一下子被世间一种最美好的情愫打动了。是的,是老公先对不起我。可是婚姻的问题真的不是某个人的责任,这是我在以后的日子里对每一个女友所说的话。

  我不可能变成朴平,但我真的很感激朴平。我仍然不会改变太多,但我从另一个女人身上学会了不时在嘴边挂个最女人的微笑,给我自己也给老公。

  在一个午后,朴平给我发来了邮件:“我回了妈妈所在的江南城市,可能近期不能回来了,本来早就要走的,你不必有什么想法。认识你我也很高兴,但愿我们像一对温暖的朋友,我祝你们幸福。”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