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如何能避免再次被出轨伤害

时间:2010-02-04 14:36:06  

来源:瑞丽女性网

  我一直努力回想我们最后相处的那一个星期。我的人生在那一个星期之后突然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好像被咒怨击中,一片灰暗(这是一个没有署名的读者写来的一封长信,信写得有点乱,她拒绝电话以及其他任何方式的交流。 她说,我只是想把我的困惑写出来,写出来,也许就舒服一些了。)

  谁都以为我一帆风顺

  我的第一个男朋友比我大8岁。

  当时我还在念大学,思想单纯思维简单,什么都不懂。

  他是我在一次旅行中认识的,在一家外企做个小主管,收入不菲,有房有车。开始的时候,我们经常出去吃饭,他总是带我去那些很不错的餐馆,他告诉我的一些东西我的同学们也都从来没有经历过,我觉得他成熟、稳重,有男子气。碰到任何困难,只要告诉他,总能很稳妥地替我解决。我觉得他是男朋友是哥哥甚至是爸爸,我非常依赖他。

  同学们也都很羡慕我,他常常开车来带我去各种好玩的地方,他见过我的父母,谈过以后的规划。我的父母都觉得只要等我毕业,就可以顺利嫁给他,好好过日子了。

  我以为感情就应该这样一帆风顺,朋友们都羡慕我命好,碰到一个这样疼惜我的男人。我几乎是毫无保留地喜欢他,学校里针尖大的事情都要告诉他,他总是笑着摸摸我的头,说“乖哦”,然后轻轻把我揽进怀里。我也帮他做家务,帮他买各种小礼物,遇到任何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他,我习惯牵着他的手,习惯他一直在身边。

  他身边躺着陌生人

  我一直努力回想我们最后相处的那一个星期。

  我的人生在那一个星期之后突然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好像被咒怨击中,一片灰暗。

  那天,我照例跟他一起吃晚饭,然后在屋子里聊天。你知道,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很正常,他还是对我那么好,关心我,嘘寒问暖,我们从来没有激烈地吵过架,顶多不开心一下,但第二天也就恢复正常了。我们谈了四年,我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就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真的很小,小到我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来是不是真的闹过这次别扭。聊到一个地方,他说想去玩,我说好啊那么一起去,他说你娇生惯养的没法适应的,我就说我可以的。他当时有点不耐烦,轻轻提了一句“以后再说吧”。我当然有点不高兴,就故意闹别扭说,“我回家了。”他没有挽留,客气地说,那我送你。回家的那一路,我们没怎么说话。下车的时候,他照例抱了我,关照我早点睡觉,我也嘱咐他开车小心。

  第二天,我没有主动联系他,他也没有。然后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第六天,我实在憋不住了。就一大早跑去他家里。开门之后,我看见他和另一个女人并排躺在床上。我完全傻了,他看见了我。我愣了一会之后转身出了门,他并没有追出来。

  这天晚上,他来接我。他完全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照例叫我宝宝,照例抱我,像以前那样跟我说话。我当时很生气,我记得我板着脸没有一点笑容,“这件事情还没完,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

  他也不笑了,那天他说了许多话,概括下来的主要意思是,他觉得我还太小,生活没有经验。他希望给我机会,让我长大,给我时间让我自己想通一些事情,他要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成熟,这对我将来的发展是好的。我看着他的嘴唇一张一合,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那次之后,他就没有再来找过我。我约过他两次,他都说忙没时间。一个人对你有没有感觉,自己是最明白的。我分明能感觉出他的突然冷淡,我觉得我把这段感情弄丢了。

  人生没有如果

  我觉得我钻在死胡同里出不来了。

  之后的那两年,我无数次在脑中将那一个星期的事情反反复复地复盘,假设我当时的另外一种表现,然后再推翻重来。

  如果那天在他家里我没有那样突然要求回家;如果后来他来找我的时候,我不是那样板着脸气势汹汹;如果他在说话的时候我能够抓住一些问题跟他沟通……

  人生不存在如果。我最喜欢一部片子《罗拉,快跑》,奔跑的罗拉在片中有许多不同的结局,当一种结果出现后,罗拉重新奔跑,于是人生重新开始。然而,我的人生在我25岁那年跟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我莫名其妙地丢失了一个深爱的男人,我从21岁什么都不懂的一个少女,经过他的调教,知道如何去爱什么是爱,你一直被保护得特别好,你以为世界就是这样的,在最重要的形成人生观的那几年,我一直相信世界那样美好。

  25岁,那年我毕业,离开单纯的学校,深爱的男人突然莫名其妙在生命里消失,不再相信原先认为理所当然的一切,你能想象,这一切对我来说有多可怕?

  爱情到底应该是怎样的?

  我相信我的恋爱教育是残缺而且失败的。青少年时期,我念女中,一星期回家一次,生活中接触的男人除了爸爸就是男教师;第一个男朋友是这个大我8岁的男人,我们的事情讲给任何人听都觉得是天方夜谭;我彻底对于爱情这样东西失去了信心。

  跟他分手后,我一直在反省自己,我觉得我当初确实太任性,对于爱情充满幻想,太孩子气。可是真正的恋爱应该是怎样的呢?

  这些年,我也谈过几次恋爱,可是大家工作都忙,谁也不愿意太花时间;喜欢一个人,不过就是在心里想一想,然后就各忙各的;关键是我的心态变了,我身边也有女孩子还是像念书的时候那样思维,有男朋友哄着,会为了一天没有来接下班闹好几天别扭甩脸给对方看,我看了不过一笑了之——真的非常小女孩啊!

  我以前相信爱情,觉得总有百分之百的另一半;现在觉得,婚姻,不过就是在适当的时候,找一个条件相当的人嫁了,A跟B跟C,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我已经29岁了,按我妈妈的说法是大龄女青年。妈妈说,本来就没有什么爱情,两个人觉得对方不错,结婚就是。爱情,那都是小说里的东西。

  可是我自己心里知道,我还是没有解开4年前那个结。我想,我那段谈了四年的恋爱,不能叫做不是爱情,那个时候我心里满溢幸福,也不能相信,一个男人倘若不怎么爱我,竟然可以伪装到这样的程度,伪装整整4年……我相信爱情确实存在,我想要知道的是,爱情这样东西,是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不再存在了?能够享有它的,是非常少数的幸运儿,大多数人的婚姻,都是非常现实无奈的?

  总之,跟他分手后这四年,我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什么人,年纪越来越大,我越来越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谈恋爱,我很困惑,生活过得麻木而简单。工作几乎占据我所有清醒的时间,只是偶尔在极少数夜深人静的夜晚,躺到床上,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我会歇斯底里地大哭,会怀疑一切的意义,会想念从前读书时候的美好时光。可是我已经是一个29岁的女人了,不应该像小女孩一样多愁善感不是么?

  但是,究竟应该如何振作起来?如何重新开始呢?

  我的困惑,是不是和你们一样?

  网络回音 他的脸上有伤疤

  我的男朋友是一个比我小两岁的中专同学。 他年幼时被火烧到脸,左脸差不多有五分之二都破了相。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没来得及医治修复,现在虽然家境好了,脸上却留下了伤疤。其实,他原本的五官长得不错。去年国庆时我去过一次他们家,对方家里对我比较满意,所以今年过年他家人希望我能去上门过年。

  可是我们家却全力反对。父母说他脸上的疤痕太大,我俩一道进出,人家会用异常的眼光看我,将来可能还会给小孩带来一些心理负担;另外就是他目前的工作在北京,很不方便。他脸上的疤痕的确给他带来一些自卑。尽管第一眼看是有些难看,但我也曾想过如果嫁给他就叫他去做修复美容。然而听他家里人说,做美容也只能做一点外围伤疤,毕竟时间太久,烧伤面积又很大,手术有一定的难度。

  其实他对我很好也很真心,我不想放弃。不过家人的想法也有道理,所以我很困惑。我是1982年生的,想想自己年纪不小了,我们也已经交往了一年多,究竟我放手还是坚持?我现在真的很矛盾。

  爱情很无辜

  爱情之有无,取决于你把它界定为一种单质还是化合物。

  如果是单质的话,只要你愿意,它完全可以由你自己酝酿并分泌出来;而如果是化合物的话,倒的确存在永远都找不到能与自己起反应的另外元素的可能——要是每两个人成功制造的化合物成份都是一样的话,这种东西肯定早就被做成罐头行销全球了。

  总有那些劫后余生的情场落魄人士,或怨愤或沮丧,或喃喃自语或大声疾呼:“我再也不相信你啦,爱情!”仿佛冥冥之中对那家伙这么威胁一下,就会改变自己的境遇似的。爱情又不是保险推销员,你不相信它就等于断了它的活路。你有不相信它的自由,但请别在公众场合败坏它的名声,因为你不信有人信,有的人正沐浴着它的恩泽,有的人正对它充满着热望。

  骗了人家的东西不是最可恶的,骗得人丧失了向上的姿态和信仰最可恶;被人家骗了也不是最可怜的,被骗得一头扎进泔水桶还不肯起来,闭着眼睛咂吧嘴自言自语:这鳝丝面怎么这么难吃?我以后再也不吃了——这才最可怜。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