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女人:嫁给爱情还是主义?

时间:2009-12-29 13:49:39  

  就现代人的爱情方式,爱情起点和终点来说,用“主义”来形容爱情似乎要比爱情本身来说更为贴切,于是乎“主义”们便告闪亮登场。

  房子主义

  金雪(女) 35岁 老师

  也不知有多少人问过我同样的一句话,早已年过三十了,长得虽然比不上明星,但也出得了厅堂,加上工作条件收入也不差,可为什么还不把自己嫁出去?

  每一次,我给他们的回答都是同样的一句话,“民以食为天,爱需以房来作主”。

  由于家里穷,从小我就和一家三代人住在一个狭小的小阁楼里,我敢肯定在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得上我,对于房子会有着如此强烈的渴求和欲望。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如果到手的爱情不把握住,转眼就会一去不回,房子可以先结婚,以后慢慢想办法。

  可我总觉得讲这话的人,是站着讲话不觉得腰疼,有了房子不知没房人的苦。在我眼里,住在“出租房”里的爱情和“租”来的爱情没两样。而至于“按揭”,我真的觉得二人一结婚,就得立马一把汗、一把泪地为还“按揭”省吃俭用的爱情一点也不幸福。

  再说一个连房子都买不起的男人,值得你爱吗?我的观点也许有些偏激,但只要你翻一下时下的征婚启示看一看,哪一条不是“某男有住房”,“某女对方需有住房”。

  总之,归根到底一句话,没有房子的爱情不是镜中花便是水中月。

  缘分主义

  薇玉(女) 28岁 导游

  像从事我这种职业的女性,可谓是每天都生活在男人的爱情口水之中。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找不到可以把自己放心地“交”给对方的男人。

  不了解我的人说,我是挑花了眼,挑来挑去,看了这山望那山高。

  自以为了解我的人说,我是眼高于顶,看不上我身边那些平庸男人。

  其实,他们都错了,我对于爱情的看法是,与其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是为了房子、地位、名牌车等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实在不如说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缘”字。

  男人与女人的缘从来就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机遇。它不但可遇不可求,而且还得看一个男人和女人的造化,说俗了是天时地利,说玄了那是“命中注定”的一种缘分,要不然这世界上就不会有人反复结婚离婚好几次,还没找到能给予自己幸福的人;有人长得花容月貌,可就偏偏嫁不出去;有人无论怎么讲各方面条件都不怎么样,可偏偏嫁给了知她疼她的好丈夫……

  所以,我对于我的那一位,我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担心。

  我相信在茫茫人海中一定会有一个和我有缘的他正在等待着我,寻找着我,终至一天等到我俩的缘分都到了自然而然的也就水到渠成了。

  完美主义

  小娴(女) 26岁 企业设计

  每一天,小娴都觉得自己的大脑中仿佛就有两个爱情在打架。

  同时有两个男人爱上了她,两个人都说,这辈子非她不娶,两个人都向她发誓,会让她开心一辈子,两个人都一样英俊,一样有前途。

  不同的是,一个是素食主义者,另一个却是把红烧猪脚当成大萝卜啃的人,小娴因此广泛征求意见,她跟我说,她要从中选择一个最完美的爱情,我告诉她,爱情能不能完美,只有你自己才能品尝出来。

  我的话让小娴的大脑倏然涌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一个是素食主义者文质彬彬,谦恭有礼的清新淡雅,相比之下,另一种味道却是让人不忍卒“闻”,旁若无人地把一块又一块红烧猪脚塞进口中的油腻。

  “哪一个女人会一辈子守着一份油腻的爱情过日子呢?”小娴决定让自己的爱情在素食的清淡中完美起来。名人不是早就说过了吗,“真爱无言,真水无香”。

  可就在小娴作出决定一个月后,事实很快让她觉得自己的爱情滋味有些很不美妙起来。

  当他们的爱情终于走向成熟到不分你我的地步的时候,小娴觉得自己的爱情倘若一味如此地精致下去,总有一天不用说爱得有滋有味,恐怕连滋味的对象、爱情的本身能不能存在都成问题。

  小娴莫名其妙地有些怀念红烧猪脚的味道起来。

  谁比谁的爱情更完美呢?

  我对她说道:“这世界上的爱情,如果真的能够完美的话,人们在婚姻中又何至于会活得像今天这般的寡淡无味。”

  感觉主义

  刘琳(女) 21岁 外企主管

  爱情就如一杯水,口渴时就喝一杯,二十一岁的刘琳说这句话时那一脸毫不在乎的表情的确随意得让人难以理解。

  别理解错了,我可不是所谓的性爱至上主义者,她的这句解释,一下子又把她从“幻想”的爱情天地里拉回到现实世界中来。

  刘琳在追求爱情时很少顾忌别人会怎么看又会怎么说,那天,在“新世界的吧”里,当她很有感觉地和李刚撞了一下之后,她和他的爱情立马来电,他告诉她,你是我这辈子的唯一。刘琳回答他,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接着二杯啤酒下肚,三包生鱼片还没嚼完,二人便像已经谈了三年恋爱的老恋人般地如胶似漆,相见恨晚,当晚共沐爱河。可你来我往的“来电”了一个星期后,刘琳突然发现自己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刘琳觉得自己爱上李刚实在只是“一时的错觉”,特别是当她在公共汽车上,感觉到另一道不时向她射过来的灼热的目光之后,她越发觉得李刚实在只不过是一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

  刘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爱情饥渴,到底需要多少爱的甘露才能彻底地被滋润。可是,她早已认定自己这辈子就算是单身一辈子,也要做一个在爱情的麦田里永远的播种人。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