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软分居,清除婚姻"亚健康"

时间:2010-01-06 14:43:08  

  婚内软分居,告诉了我们一个维护婚姻的秘诀:适当的距离产生美,它能给疲乏的婚姻增加乐趣,促进反省。“亲爱的,我们分居吧。”丈夫一脸的笑,但我怎么看也觉得那笑里藏着刀。

  “分居?我怕!”抓起他的枕头便往外扔。 丈夫一边像守门员一样左腾右跃地抓西服、衬衫,一边解释:“只是‘软分居’而已,咱们的婚姻该保养大修了。”

  丈夫的话让我默然。我们结婚只有短短三年,没有孩子,在别人眼里是甜蜜的“二人世界”。实际上,我们的婚姻已经进入岌岌可危的状态。好几次争吵,“离婚”二字都在我嘴边打旋,差点儿就要脱口而出。我心里明白,我们没有孩子,也没有什么共同财产,维系我们的仅仅是爱情,可是爱情已经捉摸不定,“离婚”二字只要说出口就容易变成现实。可是我觉得自己心里还是爱丈夫的,所以,我不敢轻易说出离婚二字。丈夫可能和我有着同样的心态。大学时期我们曾爱得如胶似漆,毕业没多久就迫不急待地进入了婚姻。我以为两人会过上美满的生活,可谁知,婚后我们常常因为不能容忍彼此的缺点而无休止地争吵。

  争吵的导火索就是那总也做不完的家务事。我们的事业都刚刚起步,每天在单位忙进忙出,下班回家只想倒在沙发上好好休息一下。可丈夫总是一迭声地催我做饭、洗衣,一想到我和他在单位里一样累,回到家还要侍候他,我便火冒三丈,反过来逼着他做家务。矛盾就这样一天天激化,到后来我们也懒得争吵了,我们的婚姻进入了非常时期,没有争吵,也没有和谐,平静的生活中暗藏着冷漠,婚姻陷入尴尬的局面,毫无幸福温馨可言。

  我想这就是爱情的坟墓吧。当我们不得不终日面对着柴米油盐、锅碗瓢盆时,争吵成了我们唯一的交流方式。我们能看到对方的存在,却怎么也感觉不到彼此的温暖。

  想到这里,我对丈夫的提议发生了兴趣。丈夫指着一本杂志上的文章让我看:“软分居”是相对于“硬分居”(如夫妻之间因为工作等原因两地分居)提出的新概念。它涵盖一切因人为因素制造出来的夫妻“分居”的行为,这类分居不以分开为目的,是人们为了解决夫妻之间的情感疲乏、婚姻亚健康状态而想出的“诊治”办法。

  为了拯救婚姻,我和丈夫商定实行为期一月的“软分居”工程,除了分开睡,财政独立以外,我还坚决要求把“分开吃饭”写进分居细则里。当晚丈夫便抱着枕头睡进了书房,那张柔软的沙发成了他的床。宽大的婚床上,我一个人自在地舒展双臂,真舒服啊,这个晚上再也没有如雷的鼾声干扰我的睡眠了。丈夫不在身边,我才敢大胆地说一句,这三年来我很少睡过一个安稳的觉,有几次都是以赶文件为由躲进书房才能睡个好觉。当着他的面,这话说了他也不会信,多伤自尊啊。

  第二天是星期六,丈夫一大早便发现自己决策失误,怎么着也不能从星期六开始实行啊。我说那怎么行啊,昨天晚上已经分居了今天又同居,那不显得我太没节操了?

  丈夫一看没辙,哼着小曲说买菜去也。一会儿,丈夫大包小包的回来了,挺自觉地就钻进了厨房。听着厨房里的歌声越来越小,我好奇地一看:一片狼藉!

  因为让人心烦的吃饭问题,星期一丈夫住进了公司提供的单身宿舍。

  暂时回到单身状态,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工作上没有家庭问题干扰,可以专心致志;上司要求我加班时,我可以爽快地答应,而不必担心有人等我回家;下班了,和三五知己逛街、喝茶,上网找网友聊天,自由自在,不亦乐乎。我把这种感受告诉了几个好朋友,她们开玩笑说:“你本来就结婚太早,干脆把你们‘软分居’的期限延长,重新回到我们单身行列里来。”

  有一阵子,我对朋友的建议心动了。我觉得这是个挺不错的主意,反正我们没有孩子,假装忘了我们已经结婚,和丈夫重新回到恋爱时期,想念对方的时候就在一起,平时各顾各,这样不是挺好吗?

  可是仅仅过了一个星期,我的念头就动摇了。这个世界里,所有人都忙忙碌碌,没有人愿意为不相干的人浪费太多的时间,欢迎我加入单身行列的朋友忙着工作,忙着谈恋爱,不是随时都可以陪着我,有时候加班晚了,一个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我会想到自己有家却没有等我回家的爱人,心里伤感透顶。

  最最重要的是,丈夫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和我联系。

  这个社会,为男人提供了那么多的诱惑。像丈夫这样优秀的男人,面对的诱惑不是更多吗?要是煮熟的鸭子飞了怎么办?

  就在我心惊胆战的时候,丈夫约我一块儿吃饭。这是我们分居半个月后的第一次相聚。丈夫看起来神采飞扬。我酸溜溜地说:“看来,单身男人的日子过得挺滋润啊!”

  丈夫笑而不答,反而问道:“你呢?这半月来也很逍遥吧。你看上去比以前漂亮了。你要是戴上这枚胸针会更漂亮的。”

  丈夫从皮包里拿出一枚漂亮的胸针。我有些奇怪,问:“你怎么突然想起送礼物给我呢?”

  丈夫似真似假地说:“你现在是我的情人嘛,我当然要殷勤点儿啦!”

  “你要是平时也这么殷勤就好啦。”我说。

  吃完饭后,丈夫送我回家。我以为他会借机要求和我相聚一夜,但他只送我到楼下就说时间太晚先回去了。

  看着夜光中他的背影,我心里失望透了,突然想到他要是就这样一去不回头,我该怎么办?

  因为我和丈夫的分居,有些不知情的人以为我离婚了,看在我又年轻又漂亮的分上,竟往我的办公室送玫瑰花。我故意打电话告诉丈夫,观察他的反应。没想到他说:“这说明你很有魅力嘛。”

  那天下班后,我又遇见丈夫的一位同事。她非常好奇地询问我和丈夫是怎么回事。虽然我很反感别人打听我的私生活,但因为很想侧面了解丈夫的情况,就如实告诉了她。她一听,大惊失色地说:“你太失策了。你丈夫在我们单位可是好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你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我说:“不会吧,我们是软分居,又不是当真的。”

  “可你这是在人为地给你丈夫制造机会啊。他当然不是存心要背叛你,可经不住人家女孩子软缠硬磨,又寂寞难耐,一时冲动就永远翻不了身啦!”

  人家女孩子?谁是人家女孩子?这说明丈夫有情况了。

  当初我们约定,在软分居期间,每个人有自己独立的社交圈子,当时一激动就答应下来了,现在仔细想想,这肯定是丈夫给我设的圈套。他根本早就明了自己的魅力嘛!

  回到家里,我坐卧不宁。我们之所以实行“软分居”,就是希望以这种生活方式促使我们积极地修补婚姻的缺陷。但我忽略了它的另一个方面,那就是“软分居”极有可能转化成“硬分居”。

  听那女同事的口风,丈夫今晚必有约会,极有可能就在今晚“失身”。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

  拨通丈夫的电话,我轻微地呻吟着。电话那边的人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了?”

  “唉哟,我胃疼……”我呻吟得更大声了。

  “那就买药吃嘛。我今天晚上有事。”还是无动于衷。

  “不行,我疼得走不了。唉哟,我要疼死了。”

  丈夫终于同意过来送我上医院。

  放下电话,我迅速地沐浴,然后换上一套性感的睡衣,躺到床上。今夜,我要诱惑丈夫。

  丈夫非常迅速地出现在我的床前,让我怀疑他根本就在我家附近。当他俯下身来问我哪里疼时,我撒娇地圈住了他的脖子,像一块膏药紧紧地贴在了丈夫身上。丈夫转过头就吻住了我。

  那夜,我们又找到了初婚的感觉。

  一月的期限渐渐近了,我也寻思出了一些我们的婚姻为什么处于“亚健康”状态的症结。有时,我也精心煲一锅靓汤,然后请丈夫回来喝汤,制造一些小小的“浪漫”,和丈夫不断地体验恋爱时的感觉,并且进行了几次深入的交流。双方都为以前太关注自己的感受,放任婚姻“亚健康”的做法作了反省。

  有一次聊天的时候,丈夫一时得意,说漏了嘴,让我知道了那位女同事原来是他请的“托儿”。我故作生气地打了他一拳:“那你什么时候搬回来?”

  “马上,我马上搬回来。”他跑到门口,拉开门,他的旅行箱就放在门口!

  通过一段时间的“软分居”,我们似乎找到了婚姻的平衡点,重新开始了我们幸福的婚姻生活。我和丈夫约定,当婚姻生活再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一段时间,好好反省彼此的过错。

  来源:39健康网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