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伊能静:爱需要反复练习

时间:2010-03-01 17:20:03  

来源:都市主妇

  她17岁跨入影视圈,张着一双沉醉迷茫的大眼睛,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安妮公主”。后来,她又有了另一个名字——落入凡间的精灵。她的歌在各处流传:《十九岁的最后一天》、《流浪的小孩》《萤火虫》……后来她拍电影了,侯孝贤的片子,还获得了国际大奖;她的感情有归宿了,就是那个唱着“让我一次爱个够”的男子庾澄庆;她还在写书,《生死遗言》、《生生世世》、《索多玛城》、《爱的练习本》……

  这个女子可谓才气美女——她说她宁愿做一朵山百合,野生地长在岩缝里,在山间肆意地开放。 她喜欢读村上春树、王小波、马尔赫斯,她把自己浸染在文字的海洋里;她对丈夫与家庭始终坚守,她写着一些细小的情话,并且汇集成了书籍;她保持着孩童般的心怀,没有因为算计而苍老;她更有了自己的孩子,小哈林。

  那么,伊能静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复杂而透明、纯真而世故的内心世界?她为什么总是在寻找安全感的路上,而在笔下又流出很多精彩又不确定的文字,这些文字的源流到底在何方呢?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来了解一个新的伊能静,看看她的内心蜕变。

  流浪的小孩,泪为自己流

  童年时代伊能静的命运 “悲惨”,母亲已经生了三个女儿。作为军人的父亲,男权主义非常严重,一心只想要个男孩子。然而,当小伊能静呱呱坠地时,父亲再次失望了,父亲决定和母亲离婚。

  可以说,从出生那时起,伊能静就没有真正感受过父母之爱,尤其是父爱。她长大后,回忆自己特别害怕一个人过生日,因为小时候父母从不跟自己过生日,她认为自己的童年是被忽略掉的。

  从小父母分离的家庭状况,养成伊能静学会孤单面对生命的习惯。小时候她会拿着一个小木板凳坐着,看窗外的汽车开过去,然后就在那里数:黄色的一,黑色的一,黄色的二,黑色的二......处于一个非常封闭独处的状态。

  16岁那年,伊能静又一次面临着人生打击:父亲去世了。虽然父亲在生前和她的接触并不多,但伊能静一直觉得应该要弥补一下父女的感情,“我对我父亲没有任何的偏见,有次因为我未成年,没有办法签唱片合约,我父亲应该要帮我签,从那时起我们开始相处,开始时感觉有一点尴尬,但是后来那种尴尬的感觉慢慢淡下来了,我可以感受得到,他还是我父亲,他和我有很像的地方。”伊能静遗憾的是父亲在帮她签完约之后不久就出车祸身亡。

  Hers心理分析:被抛弃的阴影让她封闭退缩

  在新书《爱的练习本》中,伊能静透露:“因为童年阴影,一生都在害怕自己若失去爱将痛不欲生。”这形象地描述了童年经历给她带来的负面影响。童年形成了一个人的心理底色,而伊能静的心理底色上,透露着失望、分离、绝情、悔恨、孤单、封闭......她很早就经历了人世间的离合磨难,看到了人与人之间最冷漠无情的一面。母亲的那种脆弱和无助给了她深刻的印象,这让她也变得具有某种深刻的无助与失落,莫名其妙地敏感忧郁。

  童年就呈现出一种孤独而有点退缩的女孩子,很容易掉入一个人的世界中去,并与周围的世界渐渐疏离,让梦想和虚幻来填满自己的内心,以抵御缺爱的命运。不相信人,不大相信感情,经常为了安全感而拼命需索或者自我退缩——那是一种透露着分裂特征的性格,你会发觉她对周围事物的关心程度并不如对自己内心的缺口关心得多。她有一种独特的气场,你很容易被她搅动,掉进她那无边无际的夜空。这个女子最后献身了演艺圈和文学,那种怀着伤痛的歌声和文字来表达命运的残缺,希望自己给自己光亮,喂养自己的灵魂。但那时,她是不快乐的,惧怕和人建立关系的。

  父亲的去世给了她更大打击,但同时也释放了她的某些恨意和悲哀。在心理学上,人们更容易原谅那些已经去世了的亲人,宽容他们曾经的错误。死亡,是最后的宣判和解脱。父亲虽然生前做出离弃伊能静和她母亲的决定,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但上天已经惩罚了他。可能从父亲死的那一天开始,伊能静就放下了心中的怨念,她知道,自己必须得学习独立和坚强,必须得靠着自己成长起来。

  他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人

  伊能静和庾澄庆是一见倾心的,虽然年龄相差较大,但却不妨碍爱情的萌发,并终成眷属。伊能静曾经说:“很多人觉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我更觉得婚姻才是爱情的开始,因为你正式进入一个柴米油盐酱醋茶现实的生活时,你才更需要爱的力量来巩固你们两个,在那一刻爱才真正的产生,你才会意识到原来我是这么爱这个人。 在目前为止,我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就是我先生,因为从我17岁就认识这个人,我的17岁里面有他,我的22岁里面有他,我的30岁里有他,拿不走,就是这样子。”

  Hers心理分析:他是她的爱情学习班

  两个人,从内而外看上去是那么地不同。庾澄庆给人很有活力、比较搞怪的感觉。家庭中父母都爱他,养成了乐观的心态,他不容易忧郁,超级顽皮,很容易化解郁闷。而这样一个外向而阳光的男人,爱上了这样一个颇有点内向而忧郁的女人。正是前者的快乐把后者给感染带动出了更多的活力,引导她走出了阴霾。

  伊能静是水深(双鱼座),庾澄庆是火热(狮子座),他们分别把阳刚和阴柔、大气与细腻演绎得恰到好处。这两个人从很多方面都相配,因为彼此可以把属于自身性别的东西充分地发挥出来,并很好地互补,并把对方当作镜子,反观到自身的不足。

  和庾澄庆在一起后的伊能静显然开朗了许多。爱真的改变了许多东西,其原因可以参见伊能静的文字:“你(庾澄庆)非常不爱思考,逃避着思绪的困扰,不像我,我思考的方式总是绵绵密密,多而庞杂,你的思考,总是直接的就进入生命的核心,那关于生灭的最后总结。”庾澄庆让伊能静的那种多愁善感的复杂有了改变,变得简单、直接而且深刻。

  庾澄庆的存在给伊能静最大的思考,就是让她学习不再为难自己。如果少女时期的她显得有点分裂,总是思虑过多,甚至不够爱惜自己,庾澄庆则帮助她走出这种不快乐的。每一次,当她觉得像要放弃时,他总是用自己的沉默、坚持和深情拉她回来,告诉她,爱是值得相信,可以用一生托付的。因此,他的爱就是对她的心理创伤的治疗,把她从自我分裂、放逐与不安的边缘拖回到现实当中。在这个反反复复的过程中,她领悟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需要爱的,就算一次次地被伤害,仍要勇敢去爱,千万不要对爱灰心。”是的,和庾澄庆幸福的关系成为了伊能静的爱的学习班。让她的生活更为快乐、坦然、深邃地展开起来。

  许小哈林一个真正的童年

  伊能静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有了孩子,一定要给他很多的爱和责任。从来没有一个母亲像我那样和孩子撒娇,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停地奉承他巴结他,说'你好帅哦'、'你好可爱哦'。我自己的童年被忽略掉了,但我希望给孩子一个真正的童年。"这个孩子无疑就是她生活的延续和希望。伊能静自言自己所写的《生死遗言》,是给自己,给庾澄庆的,同时也是留给小哈林的,她要让孩子知道他父母的“爱情宣言”,那是他健康成长的强有力保障。她写道:“在最爱你、看你微笑时,心底暗暗起誓,让我多你一天就好,多活一天就好,我要陪伴你到最后,我要给你最初也是最终的深情,我要照顾你。"

  Hers心理分析:孩子让她再进行了一遍成长

  在经历了自己童年的不幸之后,伊能静只想给儿子一个幸福完整、拥有安全感的童年。而跟这个孩子的感情连接,让她有一种真正的拥有感。她自己的童年经历了被抛弃、被疏离等负面情绪,令她对自己有一种深深的不自信,对别人也带着患得患失,心情特别起伏波动,难以形成稳定的信心。

  有了儿子后,她经常陪伴、照顾和赞扬自己的孩子,让他能够充分地感觉到爱和安全,让他拥有一个真正的愉悦的童年。这在心理学上叫做一种投射和代偿的机制——当自己的童年快乐缺失的时候,如果把这种心理学要投射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对他加倍关爱呵护,通过他的健康成长来让自己也成长一遍,在帮助孩子进步的过程中,自己也获得了心理上的抚慰。

  相信伊能静通过疼爱儿子,又对自己过去遗留的心理问题进行了一遍自我疏导和处理。这是她生命的一次重生,难怪她那么地爱儿子,觉得儿子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通过喂养儿子来喂养童年的自己,内心变得越来越强大。

  链接:Hers深度心理解读:典型性矛盾依恋心理

  伊能静和丈夫在儿子出生后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感情波动,也出现过分居,这表明她内心的心理问题并没有得到最好的解决。 比如,她仍然对于婚姻没有安全感,也对于感情没有天长地久的信心。既渴望接近人,渴望爱,但又容易沉溺,对爱过度需索,当得到以后又害怕失去。但可喜的是,她懂得不断地在内心给自己信心和力量,去战胜这种对于爱的恐惧,不断地学习付出和忍耐。我们期待她在丈夫的帮助下最终跨越这一心理障碍。

  Hers 心理疗法:书写是一种自疗

  在新作《爱的练习本》中,伊能静写道:“我注定要把你、把我们都写成一本本的书。书写是遗忘,当我写完,我的疼痛便得到治疗。”可见,通过不断地书写和表达,触及到了她灵魂中疼痛的、生病的部分,并且通过对爱的体验,不断地自我心理协调,让心理伤痛自我愈合。

  让我们看看她是怎样在文字中宣泄情绪同时自疗的:

  《生死遗言》——“人可以在爱中迁就宽容,却不是要分裂成两个自语的自己,但我的的确确感到某一个熟悉的自己在消失,而另一个我正被教育着出现。”

  表现了了一种自我分裂与重生的心情。她内心的两个自我在对话,新的自我在说服旧的病态的自我,在对生死的通透观察中,开始了自我新生;

  《索多玛城》——“你怎么知道原来灵魂近了身体却可以如此僵硬不堪,而身体的欢愉让人喜悦落泪时,灵魂深处却是彼此不屑?”

  她对灵魂和身体的二律背反发问。她既要身体的深度,又要灵魂的深度,而两者却又是这样难以统一。她发现自己不能背叛爱人,因为不能接受身心分离的情爱,因此她选择坚守。

  《爱的练习本》——“每一次爱情都是下一次爱的美好练习,我希望我下一次爱人时也会更多地去爱自己,我依然愿意为爱付出,却不是牺牲。”

  伊能静想让自己学会“爱人却不太用力”。在为了爱人付出的同时,要学习爱自己,而爱并不是一个人的功课,双方都要学习。她开始能够放下,接受不完美的现实,变得更为乐观豁达。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