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我想阉了变心的老公

时间:2009-12-02 10:25:24  

来源:瑞丽女性网

  那时,我每天烧很多好菜,每道菜都加了避孕药……

  口述:羽衣,30岁,自由职业者

  文字:褚睿雅

  羽衣说:“去年整整一年,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每天晚上几乎都是哭着入睡的。 现在回头去看,真是不堪回首。说自己的故事不是讨伐也不是自怜,而是想对那些为第三者所苦的女人们说——爱情走了,就不要再勉强,放弃也是重新开始。”

  让人羡慕的婚姻,也蒙上了第三者阴影

  他现在已经是我的前夫了,姑且称他为D吧。和D是大学同学,其实刚进大学那会儿追我的人也满多的,当中也有比D更出色的,但我对他最有感觉。所以,当D说,做我女朋友吧,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大学毕业后,我们很顺利地在杭州找到了工作,收入也不错,一年后,我们结了婚,两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D开始躲着我接听电话,我动一下他的手机就紧张得要命;他上网的时候,见我走过去,会迅速把QQ关掉;开始不回家吃晚饭,回家也越来越晚……直觉告诉我,他有事情瞒着我。

  我想看他的QQ,但他已经把密码改掉了。我们的QQ是在大学里的时候一起申请的,他的密码是我的生日,我的密码是他的生日。我觉得太不对劲了,就用了点手段查了他的通话清单和信用卡。我发现他与一个号码传短信、打电话的频率很高,一打电话都在半个小时以上。他说加班的那些晚上,其实都是去外面吃饭了,去的都是很贵的地方,比如凯悦、雷迪森。

  我抱着最后的一点信心,给那个号码打了电话,边打边祈祷,一定要男的接电话,但接起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挂了电话,眼泪早已不受控制地流下。从单位请了假回家,哭了整整一个下午,边哭边收拾东西,我想离开这个家了。但看着家里的家具、沙发、窗帘,我忽然觉得,就要这样把亲手打点的家送给那个女人吗?我把东西放回了原位。

  为挽回婚姻,与第三者见面打心理战

  我打电话给D,要他晚上早点回家,有事情和他说。D一开始说加班,要晚点回来。我说,你也别瞒我了,我都知道了,你回来我们谈谈吧。

  D回来以后,我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什么话都没有说。我以为我会哭的,但是没有;我本来是想大骂他一顿的,但发现自己骂不出来,长这么大了,我从来没骂过人,不知道该怎么骂。

  我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最终D忍不住了,说:“有什么你就说吧,都是我对不起你,你这么看着我,让我心里直发毛。”

  其实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说:“是什么样的女人?让我见见吧。”

  D不同意。我说,放心,我不会骂她的,连你都不骂,我会骂她吗?我只是想看看她而已。D拗不过我,最后约了她星期六中午在一家餐厅见面。

  我记得那个星期六,天下雨,虽然是春天,但是还是满凉的。D一大早就出去了,说要开车接她一下,她讨厌下雨天。

  我没说什么,自己打车去的,在风雨里站了半个小时才打到车。等车的时候,我很想哭,那个可是我的老公,他却把我放在风雨里去接另一个女人。

  到了餐厅,他们已经先到了,在D身边给我留了位子。我让D坐到她身边去,给她倒茶。坐在对面仔细打量着那个女人,其实她只能算是个女孩,D说她才20岁,长得还不错,只是少了些气质。她低着头,一直不敢看我。

  我并没有指责她,只是对她说,我知道了D和她的关系,并表示理解。

  我一直保持微笑,并把手放在桌子上,把弄手上的结婚戒指。我像聊天一样说起了和D的相识、相恋、结婚。说在青葱岁月里D为我做过的点点滴滴,说我为D付出的一切,说最甜蜜的旅行,说D最喜欢吃的东西,说D最喜欢听的音乐,说我们可爱的女儿……

  说到最后,我忍不住掉了眼泪,但我很快就把眼泪擦干,继续笑着。D似乎也被我说得有些感慨了,又坐回到我身边来。

  她被我的语言刺激到,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不停地哭。D看她哭,又有些着急了,觉得我有些咄咄逼人。

  有D撑腰,她又理直气壮起来,她认为我们夫妻间存在问题是最重要的,言语间还带着点“即使我不出现也会有别的女人出现”的理直气壮。

[ 来源:瑞丽女性网   我被她激怒了,不过还是很温文尔雅地对她说:“我和老公之间的任何问题都跟你没有关系,我们自己会解决。”

  走出餐厅,我觉得自己快虚脱了。

  他说要和第三者分手,过了大半年还是没有分开

  晚上叫他回家来,告诉他,我同意离婚。结果很出乎我的意料,D回来后,说不要离婚,要和她断掉。

  他既然做出了那样的选择,我当然也是开心的。我想七年的感情,外加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可爱的女儿,总能够让他把心全部收回到家里来。

  但是,我想错了,第二天,他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嘴里一直喊着那个女人的名字,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还说:“我是个男人,我知道什么是,我应该对她负的。”

  听了这些话,我觉得心被撕成了一片一片,他要对外头的女人负,难道他不要对妻子、对家、对孩子负吗?

  他回来的只是个躯壳而已,他的心留在外面的世界了。不过我还是对自己说,给他时间。

  可是,他嘴上说和那个女的断掉,事实上根本就没有断掉,每天还是电话来短信去的。而且在一切都摊开之后,他甚至可以在我面前给那个女的发短信。

  在无尽的等待中,迎来了春节。他还是没有处理完和那个女人的关系,还在发短信,通电话。

  等了大半年,我觉得心都等死了,每天夜里都是哭着入睡的。虽然他每天都回家住,但都睡在书房里。

  他让我和他一起回老家过年,两位老人很想儿媳妇和孙女。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了,因为他说,他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最后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

  女人就是这么傻,可以抱着希望过活。我想过很多遍离婚,可是,却一直在等,等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等的是什么了。

  过年在他老家,吃年夜饭的时候,他中途离席三次去接电话,还一边吃一边发短信,我知道,他肯定是和那个女人在发短信,我的心好像被刀割一样疼。

  快到半夜12点的时候,他又不见了,不知道又躲到哪个角落里去打电话了。我抱着女儿,心一点一点变冷,我想如果他在12点前回来,我就继续等下去,如果12点以后了,我就不再等下去了,结果他到1点多才回来。那一刻,我真的为自己很不值。

  我恨到极点,一心想给他吃避孕药

  经过除夕夜,对他的恨又多了几分,其实我到最后都搞不清楚自己是爱他多一点还是恨他多一点或者是不甘心多一点。

  我忽然有了个很极端的想法,如果他不能人道,或许那个女的也不会要他了。当然,我不能真拿把刀阉了他,我稍微懂一些药理,知道男人摄入大量雌激素会使男性特征减弱。

  回杭州后,我把女儿送到了妈妈家。之后,就开始实行我的报复计划。我每天晚上都烧很多好菜,每道菜里都加了避孕药。

  怕D察觉药味,我不敢放得太多。我每天都打电话叫D回家吃晚饭,但他一般都不回来吃,很多时候,我精心准备的饭菜都是倒进垃圾桶里的。

  等到元宵夜的时候,他终于回来和我一起吃晚饭了,看着他吃进那些加了“料”的菜,我觉得很开心,又觉得很害怕。

  我拼命给他夹菜,让他多吃些。怕他看出什么破绽,我自己也吃,女人多摄入些雌激素问题不大的。

  之后,几乎是又过了一个月,他才回家吃饭,我当然是拿好“料”款待他。那天晚上,他回到我们房间来睡觉。

  其实,我都已经习惯一个人睡了,经过去年一年,我对他已经感觉很陌生了,身边多个人反而睡不着。

  那个晚上,我一夜没睡,看着身边的D,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忽然觉得我留下这么陌生的一个男人有什么意义呢?

  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想开了。第二天,我告诉他决定离婚,不想再继续下去,等待很累人。

  他想让我再给他时间,但我很坚决地要求离婚。离婚的时候,他主动把房子给我,并把我们共同投资的股票都给我,自己只要了车子。看他做得还是满有良心的,我有些庆幸,只给他吃了两次避孕药。

[ 来源:瑞丽女性网   离婚之后,我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能睡上安稳觉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虽然现在还是比较低潮,但正努力地在走出,如果不结束那段婚姻,我想我现在都可能还在想方设法喂D吃避孕药,整天想着要设计他,担心会不会被他发现,还被外面的女人气得咬牙切齿……那该是多累的生活呀。

  说这么多,其实只是想告诉那些为第三者所苦的女人们,有时候,放弃就是重新开始。

  破产的爱,就让它倒闭

  水妖一直认为,两个人在一起,相当于两个人合伙开公司。起初都是抱着想让公司赢利的态度,但人世间变数太多,有天灾,有人祸,有见异思迁,也有骗子强盗。

  一个婚姻幸福与否,就像一个公司能否昌盛不输,需要合伙人的目标一致、共同不懈的努力,也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还需要一点点的运气。

  当初山盟海誓的人,遇上了更可心的;当初准备和你一起经营实业的人,看着股市大涨,就要套现去入市;当初承诺要和你共度一生的人,被周围的环境左右,和你渐渐离心离德;当初准备和你白手起家的人,忽然遇到了大托拉斯公司的诱惑薪水招聘……这些,都可能导致你的小小公司,一夜之间面临撤资、走人、破产的困境。

  怎么办?怎么办?

  他(她)既然已经不再与你合伙,你就得接受这个现实,为自己做一个好决策,充满智慧、不失尊严的决策。

  这时候你该问清楚自己:这个男人(女人)还值得你信任么?还能与你一起合伙经营人生么?

  评估完毕,结论如果公司只是暂时亏损,项目本身是好,只是经营手段出了问题,那么大家积极努力,重新注资,亏损公司起死回生赢利滚滚的多的是。假如是对方彻底翻脸,撕毁合同,或者绝无诚信,严重透支,债务累累,那么就该申请破产保护。

  死缠烂打,不良资产的坚持运作,只能亏损更甚。

  水妖的一个女友,丈夫是个这山望着那山高的男人,老是觉得自己老婆不完美,可又有贼心又没贼胆,于是就把他理想化的女性期待值转化为内耗的能量,水妖的女友一一尽力满足他的期待值,可谓超过常人地宽容——看起来简直不象坚强果断的她。

  但她丈夫要求竟然越来越多,他的不满和对外界的渴望也越来越高。终于有一天,她决然要求分手。而且斩钉截铁,毫无转圆余地。

  问:为什么这样坚决?开始那么多不可理喻的你都忍了。

  答:我已尽力,所以一旦分手,也决不后悔。

  这是非常明朗、坚强和有智慧的人生态度。在这段合伙关系中,我尽了所有我这个合伙人的义务、,而关系依然失败,那么,我不会自责,将来亦不会后悔。

  她所做的是对的。分手三年,她找到新的爱人,生活质量远胜从前,而前夫辗转换了几个女人,才痛苦地敲着头说:都比我前妻差太多了。

  看得出来,羽衣是个有智慧的女人。她及时把自己从丧失理智的边缘拯救了回来,也从这段不良的合作关系中,撤退了。

  破产的爱,就让它倒闭吧。说来说去,幸福还是自己营造的,这个男人给不了你,或者不想给你,只能算他不是你合适的合伙人。

  而爱情的市场上,尚有不计其数的求偶者,持币观望的合伙人,你何须太介意区区一个他呢?

  恨也会像花儿一样开放

  羽衣受的痛,其实很多女人都受过;D犯的错,其实很多男人都犯过;羽衣与丈夫的婚姻,其实很多人都经历过。

  羽衣在丈夫D有外遇以后的心理、行为路程,应该说走得比较正常。

  应该说,羽衣还是一个积极的、会思考的、聪明的女性。

  其实,婚姻像世上许多事物一样,当我们无法改变世界、无法改变环境、无法改变婚姻的时候,我们只有改变自我,改变自我的认知,朝着有利于我们内心快乐的方向去改变,因为内心的狂喜才是我们超越时间、空间、物质、名誉、地位的真正动力源泉。由此,我们同样会惊喜地发现,仇恨原来也会像幸福的花儿一样开放。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