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80后:结婚3年 离婚3次

时间:2010-03-01 17:18:52  

  来自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的大量数据表明,我国“80后”年轻人草率结婚又轻率离婚的人数持续走高。 “80后”独生子女成为离婚高发人群,已成为婚姻管理部门、婚姻家庭专家和社会学家关注的问题。

  2007年11月9日,杭州一对1982年出生的小夫妻陈东和王萍萍彻底结束了三年婚姻。两人是大学同学,都是独生子女,家境比较富有,父母资助,给他们买了市中心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和一辆车。就像童话故事的结尾,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可他们结婚三年,已经离过三次婚。两人表示这次离婚是彻底分手,再也不会复合。

  是什么原因,使这桩既有感情基础又有物质基础的婚姻折腾了三年,最终走向尽头?

  自我为中心,矛盾重重的磨合期

  陈东是宁波人,王萍萍是温州人,两人相识于杭州某大学校园。因为性格爱好相投,两人一见钟情,在大学校园的花前月下,尽情享受着浪漫的爱情。

  2004年6月,陈东和王萍萍大学毕业,成绩优秀的他们很快在杭州找到满意工作:陈东进了国家机关当上公务员,王萍萍进入一家公司从事自己喜欢的企划工作。双方父母都希望早些抱孙子,以享天伦之乐。在双方家长轮番“轰炸”下,两人在毕业一个月后快速结婚。

  大学里的爱情是浪漫的,婚后生活却是琐碎的柴米油盐。“独苗合盆”水土不服。婚后的新鲜劲一过,生活趋于平淡,两人自我的一面一一表现。家务要分工,习惯有不同,小夫妻很快出现了各种矛盾。

  蜜月结束的那天,王萍萍晚上10点就准备睡觉了,因为书上说晚上11点到次日凌晨2点是最佳美容时间,超过11点睡觉容易长皱纹和黑眼圈。陈东却坐在电脑前赖着不动,王萍萍催他睡觉,他说:“哪个年轻人不是夜猫子?11点之前睡觉的都是老年人!”王萍萍生气地说:“那我睡觉了,你睡书房!”说完“砰”地把卧室门关上并反锁了。陈东打电脑游戏正入迷也没理她。

  次日凌晨1点,陈东要上床睡觉,他嫌书房的沙发睡不舒服,就敲门叫王萍萍开卧室门,王萍萍睡得正香,被吵醒后气不打一处来,埋怨:“你自己不肯睡,现在半夜来吵醒我!”陈东也不甘示弱:“你怎么连睡觉时间都要管我!”

  小夫妻就这样隔着门吵起来。越吵越气,陈东竟找了把锤子对着卧室门锁就砸;王萍萍则大哭大闹。这时,门铃响了。原来他们吵闹的声响太大,把小区保安都招来了,楼上楼下的邻居也都穿着睡衣站在门口,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问清楚事由后,看小夫妻为这点小事大动干戈,保安和邻居都哭笑不得……

  这事算过去了,但这以后小夫妻还是常为晚上睡觉时间不同而吵架。陈东喜欢每天晚上打电子游戏或者看电视看到很晚,等他上床睡觉时一点点声音都能把王萍萍吵醒;王萍萍每天早上醒来看到日益加深的黑眼圈总是气不打一处来。

  没多久,他们又发现另一个问题:离开父母,他们都不会做家务。以前在父母家里,他们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宝贝。现在独立生活,小夫妻突然发现家务活儿冒出一大堆:衣服要洗,地板要拖,桌椅要擦,还要做饭……

  两人都不会做饭,开头总到外面吃。日子长了,嫌外面饭菜味道不好还没营养,陈东开始学着做饭,王萍萍负责洗衣服和清洁、收拾房间。小夫妻像玩游戏过家家一样,对家务活充满新鲜感。可慢慢地,两人懒散、自我的一面表现出来了。

  王萍萍很粗心,用洗衣机洗衣服时常常忘记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有一次,把朋友从新加坡带来送给陈东的打火机洗坏了,还有一次把他的出差报销发票洗烂了。陈东生气地埋怨。王萍萍却觉得他不帮忙洗衣服,还要指手画脚责备她,太不讲道理,气得大哭:“你自己为什么不把东西掏出来?活该!”

  每个星期三,陈东都要跟同事去打篮球,说好不回家做饭,王萍萍就只有到小店里胡乱吃一点。有一个星期三,王萍萍在外面吃了点蒸饺,回家心血来潮地站在健康秤上称体重,发现自己竟瘦了2。 5公斤。晚上陈东一回来,她就发脾气:“你只顾玩,不给我做饭吃!你看我都瘦成什么样了?”陈东却觉得,每周打一次篮球是他的生活方式,王萍萍身为妻子不会做饭已经是大缺点了,还不许老公去锻炼,要回家给她做饭,真不可理喻。他不甘示弱地反驳:“凭什么天天要我给你做饭?你要吃饭自己做!”王萍萍委屈地哭着说:“我在家,爸妈从来没让我做过一顿饭!”陈东也生气地嚷着:“我还不一样!谁天生要做饭呢?”

  就这样,小夫妻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王萍萍觉得,自打结婚后二人世界整个变了:谈恋爱时,他们在外面吃饭,陈东从不说什么;可结婚后,他总是数落她,作为妻子连饭也不会做简直不称职,话很伤人。于是,吃饭常常成了他们吵架甚至冷战的导火线。

  2004年11月的一天晚上,王萍萍感冒了,叫陈东出去给她买感冒药。陈东正对着电脑玩游戏,说打完这局就去买。王萍萍生气地嚷嚷起来:“我都感冒了,你还只顾着玩游戏!你把电脑当老婆吧!”说着,她走上前“啪”的一下把电脑关了。陈东只好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去给她买药。

  一刻钟后,陈东回来了,把药交给王萍萍,说:“这下我可以玩游戏了吧?”王萍萍拿过药来一看,居然不是“快克”。她感冒一向只吃“快克”的。陈东去买药时,偏偏“快克”卖完了,他就买了其他牌子的感冒药。王萍萍不问情由,就怨陈东不关心她。小夫妻就为换感冒药牌子吵翻了天。因为声音太响,邻居还把110都叫来了。

  次日一早,两人说要离婚,带上证件就去民政局办手续。办好手续出门,两人看着对方的难受样儿,气就消了,也后悔了,只好第二天又来复婚。工作人员都说:“这小两口好像还在过家家!”

  父母瞎掺和,小夫妻矛盾扩大化

  经过了第一次离婚风波,陈东和王萍萍似乎成熟了一些。

  一年后,陈东的妈妈退休了,要来照顾宝贝儿子,就从宁波来到杭州跟小夫妻一起住。王萍萍本来认为婆婆到来会打乱二人世界不太乐意,但想到婆婆也是好意来照顾他们,以后自己不必再为家务操心,也就同意了。

  没想到婆婆一来,小夫妻就爆发了更大的矛盾。

  婆婆来的那天,王萍萍一心想做好媳妇,跟婆婆聊天聊得很热闹。第二天早上她临出门时,婆婆问:“你们怎么不吃早饭就出门呢?”王萍萍不在意地笑眯眯地回答:“我们早晨从不做饭,陈东平时到单位吃早餐,都是这样,不用担心!”婆婆顿时拉长了脸。

  傍晚,王萍萍下班回来,看到婆婆正准备做晚饭,就高兴地主动提出帮厨,尾随婆婆进了厨房。婆婆让她先把饭煮好。王萍萍问婆婆舀几勺米,放多少水。婆婆诧异地看着她说:“你连煮饭都不会?”得知平时都是陈东做饭时,婆婆脸色就更不好看了,嘟囔着:“还指望你照顾我儿子,没想到他是娶了个皇后啊。”王萍萍一听,“火”腾地就上来了,心想:“我又不是保姆,凭什么要照顾你儿子?”她一声不吭地板着脸退出厨房。

  婆婆一看儿媳妇饭不会做脾气还不小,有心好好调教她一下。就这么着,婆婆三天两头把王萍萍叫到身边,不是教她干这个,就是教她学那个。陈东随着妈妈一次接一次的叨叨,脸色也一天比一天难看,他觉得真像妈妈说的,老婆怎么这么娇气,什么都不会。

  就这样,婆婆觉得媳妇不够能干,委屈了儿子;媳妇觉得婆婆要求太多,思想守旧。小夫妻为生活琐事吵架,婆婆又总是帮着儿子。王萍萍十分不满。

  婆婆看不惯他们周末赖床,总是一大早就起来“乒乒乓乓”地收拾屋子,眉眼脸色里都写着对王萍萍不善家务的不满。有时,王萍萍会主动买礼物跟婆婆示好,但她似乎不领这份情,爱唠叨“你们年轻人就是不会过日子”。王萍萍哪受过这个气,自然脸色难看。

  2005年五一长假,小夫妻计划出游。出发前一天,两人却又爆发了争吵。王萍萍洗好衣服准备晾,却发现陈东又把内裤扔进洗衣机混着外衣洗,她生气地跑到卧室对陈东说:“说了一百遍,内裤要自己搓,混着外衣一起洗多不卫生!”陈东不好意思地说:“我昨天洗完澡太晚了,就偷懒了!”王萍萍不依不饶:“你老这样,懒得要命!”

  婆婆听见了,走到他们卧室门口说:“他爸爸的内衣裤都是我手洗的,洗了几十年了。 陈东工作忙,你可以帮他洗嘛。”这句话如火上浇油。王萍萍怪婆婆太偏袒儿子,跟她吵起来,一赌气回温州娘家了。

  长假七天,王萍萍在娘家窝了整整一个礼拜。岳父母打电话把女婿痛骂了一顿。陈东忙在电话里道歉才把王萍萍接回家中,但假期已过,计划泡汤。两人都觉得对方不够懂事。

  从娘家回家后,王萍萍更不安,因为婆婆老提起楼上那对小夫妻:说人家当妻子的天天去买菜,做的菜香气四溢;又说都是年轻人,人家怎么就温柔贤惠又会做家务呢。王萍萍听着婆婆旁敲侧击,脸色越来越难看。

  两个月后的一天,王萍萍出差一星期回家。正巧那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可陈东没去机场接。王萍萍虽然不悦,但还是精心为老公选了礼物。没想到,当她晚饭后把礼物拿出来时,陈东这才恍然大悟——他竟把结婚纪念日忘了。

  陈东一个劲地道歉。眼看王萍萍气快消了,偏偏这时婆婆散步回来,听说这事,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说:“又不是什么大事!陈东工作忙你要理解呀,你吵得我在楼下都听到了!”王萍萍委屈得要命,气呼呼丢下句“你就知道护着你儿子!”就走进卧室重重地关上门,躲在屋里生闷气……

  陈东呢,因为王萍萍骂了他妈妈,也不像往日那样去安慰她,自顾自坐在电脑前上网。陈东的冷漠简直是火上浇油,王萍萍觉得陈东根本不爱她,于是大声说:“明天我们就去离婚!”“好,是你说的!明天就去!”陈东头也不回地说。

  第二天不顾老人劝说,小夫妻又一次到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可是离婚一个月后,王萍萍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陈东听到消息很高兴。两人感情毕竟还在,于是,他们又复婚了。

  婆婆一看儿媳妇饭不会做脾气还不小,有心好好调教她一下。就这么着,婆婆三天两头把王萍萍叫到身边,不是教她干这个,就是教她学那个。陈东随着妈妈一次接一次的叨叨,脸色也一天比一天难看,他觉得真像妈妈说的,老婆怎么这么娇气,什么都不会。

  就这样,婆婆觉得媳妇不够能干,委屈了儿子;媳妇觉得婆婆要求太多,思想守旧。小夫妻为生活琐事吵架,婆婆又总是帮着儿子。王萍萍十分不满。

  婆婆看不惯他们周末赖床,总是一大早就起来“乒乒乓乓”地收拾屋子,眉眼脸色里都写着对王萍萍不善家务的不满。有时,王萍萍会主动买礼物跟婆婆示好,但她似乎不领这份情,爱唠叨“你们年轻人就是不会过日子”。王萍萍哪受过这个气,自然脸色难看。

  2005年五一长假,小夫妻计划出游。出发前一天,两人却又爆发了争吵。王萍萍洗好衣服准备晾,却发现陈东又把内裤扔进洗衣机混着外衣洗,她生气地跑到卧室对陈东说:“说了一百遍,内裤要自己搓,混着外衣一起洗多不卫生!”陈东不好意思地说:“我昨天洗完澡太晚了,就偷懒了!”王萍萍不依不饶:“你老这样,懒得要命!”

  婆婆听见了,走到他们卧室门口说:“他爸爸的内衣裤都是我手洗的,洗了几十年了。陈东工作忙,你可以帮他洗嘛。”这句话如火上浇油。王萍萍怪婆婆太偏袒儿子,跟她吵起来,一赌气回温州娘家了。

  长假七天,王萍萍在娘家窝了整整一个礼拜。岳父母打电话把女婿痛骂了一顿。陈东忙在电话里道歉才把王萍萍接回家中,但假期已过,计划泡汤。两人都觉得对方不够懂事。

  从娘家回家后,王萍萍更不安,因为婆婆老提起楼上那对小夫妻:说人家当妻子的天天去买菜,做的菜香气四溢;又说都是年轻人,人家怎么就温柔贤惠又会做家务呢。王萍萍听着婆婆旁敲侧击,脸色越来越难看。

  两个月后的一天,王萍萍出差一星期回家。正巧那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可陈东没去机场接。王萍萍虽然不悦,但还是精心为老公选了礼物。 没想到,当她晚饭后把礼物拿出来时,陈东这才恍然大悟——他竟把结婚纪念日忘了。

  陈东一个劲地道歉。眼看王萍萍气快消了,偏偏这时婆婆散步回来,听说这事,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说:“又不是什么大事!陈东工作忙你要理解呀,你吵得我在楼下都听到了!”王萍萍委屈得要命,气呼呼丢下句“你就知道护着你儿子!”就走进卧室重重地关上门,躲在屋里生闷气……

  陈东呢,因为王萍萍骂了他妈妈,也不像往日那样去安慰她,自顾自坐在电脑前上网。陈东的冷漠简直是火上浇油,王萍萍觉得陈东根本不爱她,于是大声说:“明天我们就去离婚!”“好,是你说的!明天就去!”陈东头也不回地说。

  第二天不顾老人劝说,小夫妻又一次到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可是离婚一个月后,王萍萍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陈东听到消息很高兴。两人感情毕竟还在,于是,他们又复婚了。

  育儿太艰辛,不堪压力走向尽头

  2006年3月,王萍萍顺利生下女儿。看着又白又胖的小家伙,小夫妻欣喜若狂,给女儿起名乐乐。可是,女儿的出生打乱了已经趋于平静的生活。在短暂的惊喜之后,小夫妻感觉更多的是失落和压力。

  女儿一出生,事情陡然增多,家里乱七八糟到处堆满了女儿的东西。女儿一天除了吃就是哭,好容易被哄睡了,可马上又醒,哭得翻了天。陈东晚上根本睡不好,第二天上班也没精神……到了周末,陈东想睡个懒觉也不行,大清早就被女儿的哭声吵醒,然后又被王萍萍支使着去超市买东西、带女儿出去玩。好好的周末就这么泡汤了。

  王萍萍因为要照顾女儿整天待在家里,也不许陈东出去玩,以至于朋友叫陈东出去他都不敢出去,怕王萍萍生气——听说生气会影响奶水。女儿睡觉时,陈东打电脑游戏,一不小心大声喝彩一句就会招来王萍萍的呵斥。陈东晚上睡觉打呼噜,碰巧女儿醒来,王萍萍就说是他吵醒了女儿,跟他不依不饶地吵一通。女儿一生病,陈东就要三更半夜火速送她去医院,被折腾得身心疲惫。

  陈东觉得,女儿出生后,妻子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她身上,根本没在意他,让他备受冷落。陈东郁闷的还不止这些,更多的烦恼来自家里没完没了的争拗。

  王萍萍生下女儿后,她母亲和婆婆都放心不下,两位老人一起来照顾她坐月子。三个女人老是为了育儿问题吵架:用不用“尿不湿”也吵,纸尿裤换得太慢也吵,牛奶冲得太热或不够热还吵……一丁点小事都会成为吵架源头。王萍萍和婆婆一吵,她妈妈就搭腔帮着她,婆婆就找陈东哭诉评理,陈东更烦。

  王萍萍的日子也不好过。

  女儿出生后,她怕身材走样,不愿意母乳喂养。但婆婆和陈东都坚持说母乳喂养的孩子健康聪明,无奈,王萍萍只好同意。半年产假休完准备上班,王萍萍发现以前的裤子统统不能穿了,自己变成了“肥婆”,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和委屈。

  原来的企划位子已经进了新人,她上班后只得转当文秘。文秘事情又多又杂,身份却不及企划高。看着以前的同事一个个升职的升职,加薪的加薪,她觉得很没面子,没想到为了生女儿耽误了这么多。

  2007年6月的一天上午,婆婆打电话给王萍萍说孩子发烧了,王萍萍急忙去跟领导请假。哪知领导训斥她:“明天的讲话稿怎么办?你怎么老是请假,不愿意干就走人!”王萍萍本来就觉得做文秘是大材小用,冲口而出:“走人就走人!”

  晚上,陈东得知她竟为了这么点小事辞掉了工作,忍不住埋怨她太过冲动。王萍萍心里正后悔,当下就把火发到陈东身上:“都怪你,你为什么不请假送女儿去医院?为了给你生孩子,我什么都没了!”她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

  王萍萍失业在家,情绪更低落,天天在网上搜索招聘信息,但应聘了几家单位都是面试过后就没了消息。她变得有些喜怒无常,动不动就跟陈东发火。

  “生孩子打乱了我的一切生活!”陈东感觉特别郁闷。他选择了早出晚归,即使假期也宁愿一个人在单位加班,不愿意回家面对妻子。

  就这样,陈东和王萍萍的关系越来越差,每星期总因为一些琐事要吵上一架,而且“战争”渐渐升级,动不动就“冷战”个十天半月。夫妻俩心里都窝着股无名火,却不知向谁发。

  11月5日,陈东因精神不集中工作出了个大差错,被领导狠狠批评了一顿,本来轮到他的副科长位子估计也有点悬了。陈东回到家本想跟王萍萍诉苦,可一进门,王萍萍就问:“要你中午去‘金宝贝’帮女儿预订儿童写真你去了吗?”陈东垂头丧气地说:“啊?忘了。”王萍萍听了没好气地埋怨起来。

  听着妻子抱怨,陈东心里更是烦躁,恼怒交加地摇着王萍萍的肩膀说:“你一天到晚就是女儿,你一点都不关心我!看看你的样子,也不出去工作,真是个黄脸婆!”

  王萍萍气疯了,把碗碟全部摔到地上,哭喊着:“都是为了给你生女儿,害得我工作也丢了,你没良心!”

  夫妻俩激烈地争吵起来,陈东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激动抬手就给了王萍萍一个耳光。由于他出手太重,王萍萍突然左耳听不见了。陈东愣了,马上送她去医院,路上一个劲道歉。王萍萍绝望地捂着脸,泣不成声……离婚成了唯一的结局,成了没有退路的悬崖。

  第三次,他们领了离婚证。陈东虽然苦苦挽留,但王萍萍苦笑着摇头说:“我们争吵太多,矛盾太多,已经没法解决了。”他们的女儿已经一岁半了,离婚后归陈东抚养。

  家庭杂志社家庭研究中心主任郑晨点评:

  提到“80后”,人们常常把它跟独生子女联系起来。在人们眼里,他们是这样的群体:以自我为中心,不顾他人的感受;深受父母长辈的宠爱,生活自理能力差。本文中的这对“独苗夫妻”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显而易见,这两个特质是与婚姻和谐的要求相抵触的。几度离婚 几度复合,但是如果不去彻底反思问题所在,这样的“独苗婚姻”将永远走不出离离合合的怪圈。婚姻需要经营,因而生活自理就显得特别重要;婚姻需要调适,因而互敬互爱互谅就必不可少。随着“80后”年轻人婚姻高潮的来临,有针对性地开展婚姻教育已迫在眉睫。

  来源:39健康网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