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骗婚,骗来了一段美好姻缘

时间:2010-02-04 14:37:36  

来源:瑞丽女性网

  27岁的李静梅看上去很老实,但一开口,才知道她不简单。李静梅两次骗婚,第一次成功得手,第二次遇到现在的丈夫胡大林,被真爱感动,迷途知返。她说,她想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给那些骗婚的姐妹提个醒,希望她们好好做人,不要干骗婚的勾当,害人害己。 还有就是表达对丈夫一家的感激之情,是他们用真情感化了她,才有了两岁的儿子,和现在和美的生活。

  打工岁月遭强奸逃出虎口

  我的故事要从另一个女人说起。我和大我6岁的楚虹都是四川省巴中县某山村的,我们那儿山青水秀。楚虹长得很漂亮,但她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母亲不知去向,父亲拉扯她和弟弟长大。后来,父亲娶了邻村的马寡妇,马寡妇带着一个女孩,父亲对马寡妇和她女儿很好,对楚虹越来越不怎么管了。楚虹和后妈的关系处得不好,拌完嘴后,很长时间都不说话。初中没毕业,楚虹就和村里的姑娘到广州打工去了。

  两年后,楚虹回家过年,穿着很时髦,连说话也说普通话。楚虹给了我一个手链,很漂亮。楚虹给我描绘了外面精彩的世界,我的心随着飞出了山窝窝。父亲一直反对我出门,说我年龄小,至少要读到初中毕业再出去打工。听了父亲的话,我勉强把初中读完,等着楚虹回来。楚虹回来了,我打扮一新,和她一起到广东中山打工。

  其实,楚虹出来后,一直没找到好工作,在一些小饭店、小卖部混饭吃。后来当了按摩女,接着就在发廊里卖淫。我知道这些事后,就不想和她呆在一起,想找个工厂的活做。楚虹见我对她有看法,也不在发廊干了,我们进了一家电子厂。

  一天,楚虹说太无聊了,想到镇上去玩,我们进了一家歌舞厅。一会儿,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来,和楚虹搭话。那人说,一听口音就知道你们是四川的,我是宜宾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男人叫吴强,二十几岁,比楚虹小,显得流里流气。他想摸我的脸,我躲开了,没搭理他,在一旁喝汽水。吴强和楚虹聊得火热,最后,楚虹留了吴强的手机号,约定以后再见面。

  过了几天,楚虹觉得在工厂干活太辛苦,又想到发廊去,我也觉得累,就一起进了一家洗浴中心。我说,我只干服务员的活,别的事我不干。楚虹笑笑说,随便你,到时候你没赚到钱,可别怨人家。不久,楚虹打电话叫吴强来消费,时间长了,楚虹和吴强同居了,楚虹说她晚上没有男人很难受。楚虹和吴强同居后,我搬到隔壁一间简易木板房里住。

  一天,我不舒服在房间里休息,吴强闯了进来,一下子抱住我,说他很爱我,要吻我,我全力反抗,把吴强的脸都抓破了,吴强恼羞成怒,搧了我一个耳光,最终还是将我强奸了。我哭了一天,楚虹回来后就问怎么回事,我说我要告吴强。楚虹让吴强拿出一些钱,就劝我,怎么告,这种事太多,谁信啊。我也就安了心。不久,吴强带了一个男的,叫刘海兴,也是老乡,说是给我介绍的对象。刘海兴长得还可以,比吴强看起来舒服,我就答应和他处处再说。没想到,刘海兴当天晚上就赖在我那里不走,强行占有了我。从此,我们四个人就住到了一起。

  我和楚虹在洗浴中心卖命,吴强和刘海兴除了睡觉,就是上网、唱歌跳舞。我想赶走刘海兴,但他就像狗皮膏药,贴上了就撕不下来。楚虹说,她也越来越受不了吴强,无所事事,伸手要钱吃喝玩乐,自己辛苦用身体挣的钱,都给他花掉。这时,刘海兴开始逼我去干那事,我不从,他就打我。楚虹知道后,大骂刘海兴,吴强就打楚虹。一天晚上,他们两人不在家,楚虹说,做那事太伤身体了,以后就是想嫁人,也嫁不出去。我们两个商定连夜逃跑。

  想发财想出骗婚招害人害己

  2003年3月的一天,我和楚虹逃到了浙江台州。以前,楚虹在这里打过半年工。不久,我怀孕了,就对楚虹说,想在这里找个婆家算了,咱们那地方太穷,如果在这里找个好人家,把父母接过来过上几天好日子,也是做女儿的一片孝心。楚虹说,必须先把孩子打掉。她陪我到一家个体门诊把孩子拿掉了。

  楚虹到发廊上班,我到了一家饭店。两个女子,在外地生活多么不易,微薄的工资只能够基本的生活。在工作中,我和楚虹也接触了一些男人,也想找个好人嫁了,可是那些男人只想玩弄和欺骗我们。现实太残酷了,如何弄到钱才是最重要的。一天,楚虹说她想出了快速赚钱的好办法———骗婚。收了人家的钱,然后跑出来,再去骗另一家,然后两人分钱。楚虹让我当“新娘”,她当我表姐,说我年龄越来越大,也不想回老家,在这儿找个人家嫁了算了。起初,我不同意楚虹的想法,觉得这样做太缺德,万一做不好,被打被抓怎么办?但架不住楚虹的开导,我就答应了。

  楚虹接触的人多,很快找到了一个客人,家在台州临海乡下,他们那儿有一些讨不到老婆的人,会从云南四川买女人回去做老婆。楚虹以帮她表妹找个婆家为由让客人帮我找对象。很快,这个客人将我们带到了临海的那户人家。那户人家的儿子腿有点残疾,但生活能自理。一见面,那户人家很满意我,我假装嫌他家儿子有残疾,不愿意,那户人家就加钱。最后,那户人家给了楚虹八千元。临走,楚虹和我约好十五天后电话联系,让我找机会跑出来。

来源:瑞丽女性网   我在那户人家一直呆了三个月才得以脱身。开始,我拒绝同房,但怕人家发现,还是同房了,那户人家对我放松了警惕,但我的良心又过不去,心想,骗了人家钱,跑了,这家人人财两空还不疯了。 可我实在不爱这个男人,就下决心跑出了那家,给楚虹打了电话。楚虹说她担心死了,整天睡不着觉,那些钱,她一分都没用,存起来。万一不行了,就拿这些钱把我赎回来。我们不敢在台州多呆,就到了温州。

  被爱感动骗婚变成幸福婚姻

  第二次骗婚是半年后的事。我们俩在一家歌舞厅当公主,接触的客人多。楚虹将给我找对象的事说给了歌舞厅打扫卫生的老胡。事情说来也巧,刚好老胡一个本家侄子没老婆,三十二岁了,家里人很着急。老胡打电话给本家侄子,让他过来看一看,他就是胡大林。胡大林一看我挺白净,身体没什么毛病,就同意了。楚虹和人家谈条件,说要一万元。我对楚虹说,还是八千吧。楚虹说,干完这次,下次也许就不干了,多要一点。胡家人对我很满意,虽家境一般,但他们说,一万就一万吧!一万元给了楚虹,楚虹冲我笑笑,说,你们好好过日子啊,就走了。

  楚虹和我约好十五天后再联系。胡家人因为是亲戚介绍的,对我没有起疑心,要跑,我随时都可以跑。但在这个家里,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爱护和关照。我要做饭,婆婆说我是外地人,不熟悉这里的口味和习俗,不让我做。大林也很爱我,不让我干重活,还经常带我到附近山上玩。晚上,对我很温柔,很疼爱。其实大林长得很标致,说话慢声慢语,没有对我发过脾气。

  一次,我们到镇上赶集,大林给我买了我最想吃的冰糖葫芦,我一下就被他感动了。我渐渐适应并喜欢上了在胡家的生活,虽然日子不富裕,可总比老家强多了。想起在外面漂泊的心酸,想起被吴强、刘海兴糟蹋打骂的屈辱,想起第一次骗婚的担惊受怕,再想想胡家人对我的好,我就不想离开这里了。更重要的是,我已经爱上了老实憨厚的大林,不想走了。我要留在这个家里,这里就是我渴望嫁给的好人家。

  我和大林商量,想把被楚虹骗走的一万元钱要回来。大林说不用了,我说不行,要让楚虹醒悟,不要再害人了。我和楚虹联系上,让她来接我,等到楚虹和我接头的时候,胡家人把楚虹逮住了。胡家人没有打骂她,还做了一顿好饭招待她,让她不要再做这样缺德的事。楚虹开始很害怕,后来就平静下来。她把存起来的钱取出来,给了大林的父母。大林父母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拿出八千元,让我寄给我们骗的那户人家,不能让良心一辈子不安。楚虹和我都被感动了,我们双双给大林的父母跪下。剩下的两千元给了楚虹,让她找个好人家,不要再漂泊,更不要再骗人。我写了一封信,连同八千元钱,寄给了那户人家,恳求那户人家能原谅我的罪孽。

  一年后,我们生下了可爱的儿子。大林的叔叔在海口经营陶瓷多年,想扩大规模,就让大林给他们照看管理,不久,我们一家到了海南。一家人还在这买了房,今年冬天想把父母接过来。我想在这里长期住下去,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忘记过去。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