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活在前妻阴影里的男人

时间:2010-03-04 16:17:20  

来源:新华网

   倾诉人物:渔儿(化名)

  倾诉时间:1月8日

  倾诉方式:情感热线

  倾诉档案

  阿阳,我很早就想把我的故事讲给您听,但我一直都有我的顾虑。我是个执著的女人,可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开始怀疑自己孤注一掷的选择究竟对不对……

  结婚前我反悔了,因为他不够浪漫

  我出生在一个非常美满的农村家庭,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开了一间食杂店。 父母对我的期望很高,希望我能考上大学,有一个美好将来,可我偏偏不爱学习,初中毕业就不念了。

  我的做法令父母非常失望,父亲无可奈何地对我说:“如果不去上学,就经营咱们家的食杂店吧!”我从母亲手里接过了食杂店,这一干就是几年,我从当年那个青涩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大姑娘。

  经人介绍,初中学历的我有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但我始终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这让我感到有些茫然。正在这时,因为工作的缘故接触到了计算机,我欣喜地发现自己终于找到了感兴趣的东西,半年以后,我辞去了这份工作,去进修计算机。

  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他比我大三岁,也是农村出来的。他的人品很好,对我也很温柔,可是我们的性格却天差地别,我个性开朗,他却木讷迟钝,不够浪漫。交往初期,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运,可时间久了,我才意识到我们之间的问题,也明白了性格不和对感情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

  我们相处了13个月,在双方家人的催促下吃了订婚饭,可就在结婚前夕,我反悔了,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我提出了解除婚约。

  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在沈阳的一个电脑学校学起了计算机。毕业后,凭着以前练就的口才和所学的知识,我成了一名教计算机课程的老师。刚开始,我在五爱街附近的一个电脑培训班任教,那一年我刚刚20岁。

  2003年的一个下雪天,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我面前,他是一家电脑学校的校长,叫纪方(化名)。他很直接地说出他的目的,他是来挖我去他的学校任教,当时我并没答应。事隔半年,纪方再次找到我,他开着一辆女式轿车,戴着一副很老气的眼镜。他的态度很诚恳,而我也想去一家正规学校实现自己的职业规划,于是我决定去他的学校任职。那个时候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这次见面拉开了一段忘年恋的序幕。

  我接受了一个大我21岁的男人

  等我到了那个学校以后才知道,纪方的学校是个家族企业,他的前妻是这个学校的投资人及财务管理人。

  说白了,财务大权是掌握在他前妻的手中的,他只不过是个名义校长。用他的话讲,他只是她的挣钱工具而已。纪方有两个孩子,儿子五岁,女儿比我小三岁,他和前妻离婚已经四年,却仍住在同一屋檐下。

  我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而我也发现纪方也经常留在学校,不是埋头工作,就是看着窗户发愣。为了打发时间,我们经常一起玩五子棋,于是我们成了棋友。我万万没有想到,就是因为一起下了几盘棋,谣言就传到他前妻的耳朵里。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他的前妻并没有指责我们,反而想要撮合我们。

  我被搞得晕头转向,我觉得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抛开别的不说,纪方比我整整大21岁,他只比我父亲小一岁。我气愤地告诉纪方,我们根本不可能!听了我的话,纪方只是苦笑,他告诉我,这只是他前妻用这个当借口把他赶出门。

  我搬离了宿舍,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那是2004年的一个雨天,纪方说要送我回去,我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我的心很坦然,因为我早和他讲清楚了。他开车送我到小区门口,雨还下着,我刚要下车,他突然抱住了我,并把脸埋进我的肩窝,声音哽咽地一遍遍说着活得太累、太委屈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推开他,也许是他身上流露出的悲哀让我不忍心吧!他对我说了很多他和他前妻的事情,我突然觉得他很可怜,于是我不停地安慰着他。我要下车了,他突然说:“路太脏了,我背你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背起了我,我打着雨伞,他把我送到了楼上。在这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雨夜,一段我从来都没想过的禁忌感情正悄悄发酵……感情的脱轨没有理由,2004年秋天,我和纪方走到了一起。

  我怀孕后,他的前妻又横加阻挠

  我们一起离开了学校,开办了自己的电脑培训班。

  和他同居那一年,我23岁,他44岁,我们没有房子,没有存款,但他对我很好,我也爱他。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给我介绍对象,为了不让父母起疑,我去见了那个男人。他叫卢宇(化名),家庭条件不错,有一份好工作,对我也实心实意,如果没有遇见纪方,我想我会选择他。

  交男朋友是为了掩人耳目,可是相处的时间越久,我的心里越是不安。我向他提出了分手,他问我原因,我只能违心地说性格不和,看到他的眼泪,我心底的罪恶感在不断加深。

  电脑培训班的效益越来越好,可问题却出现了,纪方的前妻毫无理由地加入了进来。不知道她从哪里招收来的学员,都送来我们的培训班,钱她收,课我们讲。她似乎一直都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她就是抓住纪方心软的弱点存心捣乱,不到一年,我们的培训班垮了。

  父母还是知道了我和纪方的事,他们的态度是没得商量。2006年七夕,在重重反对声中,我们办理了结婚手续,没有婚礼,没有祝福,但我们一起面对未来的心却无比坚定。我怀孕了,新生命的到来为我们刚刚建立起的家庭增添了更多的希望。

  他的前妻带着孩子去了新加坡,把学校就这么扔下了。因为纪方是学校的法定代表人,所以他不得不接手这个烂摊子,一瞬间,所有的问题都出现了,学生要退学费,老师要开工资,广告公司要广告费,为了还钱,我们倾其所有。

  在我怀孕8个月的时候,他的前妻打来电话,对纪方说:“如果你让渔儿把孩子打掉,我就给你20万,还给你买一辆车。”她的话让我和纪方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也是女人,怎么会想出这么恶毒的主意呢?

  2007年2月2日,我们的女儿平安出生了。

  进退两难,担心他有一天会离开我

  去年,他的前妻从新加坡回来了,很显然,她并不想就这么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她不断给我打电话,挑拨我和纪方的感情,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她竟然又回到了那个几乎被她败光的学校。他的前妻像幽灵一样从没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过,她牢牢掌控着我们的喜怒哀乐,我真的快疯了。

  和他在一起我从来没图过什么,我连婚纱都没穿过,我就是觉得他这个人好,什么都不计较地嫁了他。可是我现在觉得自己太冤了,我只是爱一个人,嫁了一个与我并不相配的男人,怎么就该承受这些痛苦?我没有抢别人的丈夫,我也不是第三者,为什么我却要一辈子生活在他前妻的阴影里?

  有人说我和纪方会白头偕老,但如果他的前妻一直这样横在我们中间的话,早晚有一天我会被折腾死。

  去年年底的时候,纪方因信用卡透支被银行方面起诉,现在还在看守所里。他马上就50岁了,早该是安身立命的年龄了,可是我们现在一无所有,为了还债,我们还要向银行借钱补窟窿。我现在惟一想的就是他能早点被放出来,孩子天天要爸爸,我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马上就要过年了,不知道我们一家今年还能不能团圆。

  有时候我真想就这样放弃算了,可我心里明白,他是真心对我好,我又怎能抛下他不管呢?其实再难的日子我也不怕,真正让我害怕的是他有一天会动摇,会回到他前妻身边。

  阿阳,我不想怀疑他,但是如果这一切不幸成真的话,我不知道我能否承受得了,我该怎么办啊……

  婚姻的天空

  容不下别人的云

  渔儿与纪方的爱情从最初的坚定到现在的迷茫,再到对最终结局的质疑与不确定,在不知不觉中,这段忘年恋已渐渐变了味道。

  故事的一开始,渔儿说过,她之所以和第一个男朋友分手是因为她明白性格不和对感情的杀伤力很大,那么渔儿现在是否也该认识到,对爱人失去了该有的信任和对未来的决心,对这段感情的杀伤力有多大呢?

  渔儿最后问了阿阳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留下还是离开?

  没有谁能保证将来会发生什么事,也没有谁能给你一个肯定幸福的选项。人生的选择往往只是在一念之间,但是兑现却需要永远,当我们站在十字路口徘徊不前的时候,除了理智的判断,还是需要那么一点点的运气和勇气。

  我们可以先抛开运气和勇气不谈,只谈理智的判断。其实你早已经认识到纪方是个怎样的男人,一个与前妻离婚四年,却还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男人,他的生活其实从没有脱离他的前妻。你问阿阳,为什么你不是第三者,却要始终生活在他前妻的阴影下,其实是纪方自己生活在前妻阴影下,而你只是一个加入阴影区的人。所以你的问题并不是留下或离开,而是如何让婚姻纯粹!

  想让婚姻的天空晴朗,就容不下别人的云,要么你一个人从云层下走出来,要么爱你的那个人与你一起走出来。婚姻永远不是一个人的事,阿阳认为,你目前的问题应该与你的爱人纪方一起去面对,如果他愿意,就一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也是一个男人应承担起的责任,除非他从来没想过要改变现状。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