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结婚三年我还是未开苞的花

时间:2009-12-02 10:10:27  

来源:瑞丽女性网

  1、在现在这个性开放的社会里,一个女人结婚三年依然是个黄花大姑娘,她不越雷池半步,在苦难中坚持,坚守着她无性的婚姻,和她深爱着、不离不舍的丈夫。不能说她是多么多反的伟大,但她值人们敬佩,值得现代开放的男人、女人反思。

  她有看似很美满幸福的婚姻,她的丈夫白皙英俊,温文而雅;她长的说不上漂亮,却也标致。她没有都市女孩的靓丽张扬,却很纯朴善良;她没有富家小姐、公主们的优雅气质,却不失小家碧玉的风范。每每和丈夫一起出入时,人们都会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金童玉女、才子佳人。玉是普通的农村女孩,中考时落榜,没有上高中的她便回家和父母一起务农,她是家里的长女,一直是父母的乖乖女,是弟妹的榜样。二十一岁那年经人介绍,她认识了强。

  强也是农民的儿子。虽然干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活,一年四季风吹雨淋的强,却特别的白皙细腻,英俊的脸上没有一点胡须,干净得象个小姑娘的脸。有些奶油小生的气质,虽说个头矮了些,但玉第一次见到他由衷有喜欢。而干净利索还不免有些腼腆的玉也给强留下很深的印象。

  两家的父母也对两个孩子都很满意,没有反对她们来往。之后的接触中,玉知道强虽然是家里的独生子,却很能干脑子也很灵活,农忙时他不但和父母一起下地干活,还利用自家的农机给一些没设备的农户干活,有不少额外的收入,农闲时他还在村里干着露天烧烤的大排当,生意不错,收入也颇丰。这更加坚定了玉的初衷。

  在农村,情吕们没有太多的风花雪月,更没有现代都市男女们那样开放,越轨行为也是极为少数的发生。玉和强是中规中举的一对,他们的思想都很传统,在他们相处的一年多时间里,没有一点不敛点的行为。一年后,他们彼此相处的感情很深,在双方父母和亲朋好友的祝福下他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2、洞房花烛,来了不少的亲友闹洞房,什么两人同吃一个,紧着线被人不停上下拉动的着苹果;什么在新郎的身上藏几枚硬币让新娘寻找;什么让新娘当众吻新郎三下;大家玩着闹着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散去,走时还不忘玩笑地对新郎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强,抓紧呀。哈,哈,哈一长串的笑声渐渐远去。

  强的父母和亲人也都各自休息了,玉洗了洗脸,把洞房的大灯关了,打开了灯光柔美的床头灯,然后坐在梳妆台前解开她的长发。强透过柔美灯光看着娇美的妻子,异常的激动,他轻轻走到玉的身后,从后面紧紧抱住玉,洞房的灯关了,急促的喘息声隐隐约约的传来。

  五分钟后,洞房的灯又开了,房里传出玉轻微的哭泣声,和强的自责:“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能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真的对不起。”啪,啪,强懊恼地不继捶打自己的前胸。 玉拉住强的手不让他在打自己:“别这样强,也许是我们不懂,也许是我们太累了,我没有怪你,真的,刚才是有不舒服,现在没事了,我们明天会好的,睡吧。” 灯,再次关上。

  第二天、第三天依然不行,玉没有任何怨言,反而不段的安慰强。在家人面前也没露任何声色。新婚后第一次回娘家时,玉的母亲问她:“你们还好吧?”玉知道母亲问是什么,她点了点头,涨红着脸把头低下,看上去一幅幸福新娘的模样。母亲没有注意玉眼角的泪光,以为女儿是害羞就没在多问,忙着招乎新上门的姑爷去了。

  他们从玉的娘家回来时,从街里买了一些黄色光盘,他们都想学学,也认为那也许能刺激强,能让他履行丈夫的义务。可是失败了,强很内疚,每每这时玉都会安慰他、鼓励他,总有一天会行的。玉的宽容、理解、安慰让强感动,平日里对玉就更加休贴入微,无微不致,玉也从不把苦挂在脸上,一直是个孝顺贤惠的儿媳妇。看起来他们是非常幸福甜美的一对。只是玉的心里的苦太重,她一直口腔溃疡,一处接着处,这里还没好,那就又坏了,没有好的时候。

  半年后,一次一家人坐一起吃晚饭,玉的婆婆不经意的问玉:“还没有动静吗,我们可等着抱子呢,这么长时间没有,你们该不会是不想要瞒着我们吧。”玉低着头一脸的无辜和委屈,强看在眼痛在心里,“唉呀!妈,你急啥。”

  那天夜里强失眠了,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决定不能这样害玉了,即使他不忍心离开她,舍不得她。在强的心里,玉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贤惠,那样的善解人意。这样的好妻子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呀。他真的不想和她分开,他爱玉。可是谁让自己无能,不能让玉幸福,爱玉,就要放了玉,让她幸福。

  第二天一大早,强把父母和玉都叫到他和玉的房里,强语出惊人,“我要和玉离婚。”玉和强的父母都被他的话惊呆了。玉委屈的泪流了下来,心里暗间的想:“我对你那么好,对联样的宽容你,为什么还要和我离婚。”

  强的父亲怒了,起身狠狠的给强一个耳光,玉赶紧上前将其拉开。“你这个不孝子,玉哪点不好了,哪点对不住了,还是配不上你呀,你昏了头你,混蛋。”父亲骂道。强的母亲也气愤的说:“你们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今这是抽的什么风呀。”“我就是要和玉离婚,”强固执的说,“我不能再这样害玉了,不能再让她和我一块受罪了。” 强的母亲的不解:“你傻了,玉怎么就和你受罪了?”“玉你别管他,他疯了,你别哭,他敢和你离婚我打断他的腿。”父亲安慰玉。“打断我的腿,这婚我也要离,非离不可了”强依然固执。“离吧,离了,你就别回这个家,玉不走,有你她就是我们的好儿媳,没你她就是好女儿,你给我滚,小兔崽子,滚!”强的父亲越发的生气。

  “爸,你就别再生气,别骂他了,他心里也挺苦的。”玉带着哭腔劝着公公。“强,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我嫁鸡随鸡,我即然和你结婚了就不离婚。”玉顿了顿,接着说,“我想我们还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玉你别说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你的路还长,你就走吧。”强打断玉的话。“不,我不走,你就是我唯一的丈夫。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吧”玉试探着问,她怕伤了强的自尊。“上医院,强,你怎么了,病了。”母亲关切的问。“你这孩子到底怎么了,你道是说话呀?”父亲急切又温和的问。

  强低下头,沉默了好久。他不知道如何跟父母说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脸憋一会红一会白。最终还是把整件都全盘而出。听了强的话,父母的脸色难看,“即然是这样,你们也别忙着离婚,咱们先去看看再说,真要是治不好,咱们也别误了玉。”强的父亲一直很通情理。“对,还是赶紧去医院,能看好的,玉你别担心。明天你们就去,妈给你们拿钱。”强的母亲急忙说。

  听了玉和父母的话,强也没在多说什么,其实强早就想过去医院,可是自己没有勇气,这种事又不好和家人和朋友们说。玉也早就想过让强去医院看看,可是,她怕伤了强的自尊,怕强心里有负担。

  3、第二天玉和强还有强的父亲一起去了省城。经过详细的检查,医生说强是青春期没有发育好,雄性苛尔蒙过少,生殖器官没有完全发育。这种病有治愈的可能,但需要一个慢长的过程,也许三年,五年,甚至十年都说不好。资金方面也不会少。倒治这种病的原因很多,不良的生活习惯,外界刺激,外伤,DNA染色体变异等。

  写到这里,必须交代一下强的特殊家庭背景。强的父母是近亲结婚。强的母亲很小就失去了双亲,双亲去逝后,她就到舅舅家生活,也就是强的爷爷家。当时强的爷爷家也并不富裕,自己家就有四个孩子,要养姐姐的女儿,强的奶奶不同意,除非给强的父亲做童养媳,她才让强的母亲近门,强的爷爷拧不过她只好同意。强的母亲当时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很能干,无讼是家里的还地里的活,她都拿得起放得下,强的奶奶尤其喜欢他母亲这一点,长大后说什么也要强的父母结婚。

[ 来源:瑞丽女性网   当时在农村还是很封建的,儿女的婚姻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强的父母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结婚。婚后他们也一度担心将来的孩子会有问题。可生了强后,没有任何畸形,强也很聪明,除了个子略矮了点,没有别的毛病。 这让他们一直很心慰。

  可强现在的毛病不能说和他们没有关系,也许这就是近亲结婚的苦果。早已过世的两位老人埋下苦果,却要强和玉一起品尝。强的父母也很痛苦、无奈、更是悔恨当初。他们拿不少药回去。玉每天给强煎药,精心的照顾强。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强有了明显的变化,他的个子高了,胡须也长出来了,男性的特征越来越明显。可房事依然不行。

  强有些气馁,想放弃,“玉,咱们还是离婚吧。”“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吗?”玉坐火炉旁给强煎药。“都一年多了,也没见太大的起色,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没钱咱们可以争,别说那种丧气话。”玉哲搅拌着砂锅里的药。“别治了,我看是治不好了,你还是早点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你别说了,我是不放弃的,我是不会离婚的。你一定会好的,我知道,皇天不负苦心人,老天会可怜咱们的。”玉依然坚持。玉坚定的话语和表情,再一次鼓励了强,也让强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接过玉刚刚煎好的汤药,一饮而尽,他要近快治好他的病,他要让玉幸福。

  数日后,玉和强去医院复查,医生告诉他们恢复还算可以。要是情况进展的好的话,也许再也一年,强就能和正常人一样了。但是现在的强的生殖器还处在十五六岁孩子的发育阶段,要注意不能过夫妻生活,那样也许会前功尽弃。接下来的费用可能会更多,每个月都要到医院复查,按病情的进展对症下药,还要在饮食营养多下功夫。

  医生的话让玉和强看到了希望,同时也感到了压力所在,为了看病,他们的钱也用的所剩无几了。他们即高兴又为难,回来的路上他们都们没有说话,各怀心事。回来后,玉和强开始想各种办法多挣些钱,强晚上依然干着的烧烤生意,白天就给各村的食杂店送啤酒,每天早出晚归。再苦再累他也忙的不亦乐乎,他要向他的目标迈进,他要快些好起来,因为玉为他付出的太多太多。

  玉开始养猪,二三十头的猪。那时婆婆又得了腰间盘突出,家里所有的事情都要靠玉一手到。玉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准备一家人的早饭,然后给猪喂食,一边煎药一边在打扫卫生。她每天比太阳起的早睡的晚,太阳还阴天下雨休息的时候,可是玉从来都没有休息的时间。如果说有,那就是每天晚上睡觉时就是休息,可那也许是她一天当中最不愿意过的时候。她累瘦了,晒黑了。

  4、玉的付出家人都看在眼里,也从心底里疼玉。强的心里更是明白,更是心疼她。可是玉不知道强为什么再次提出和她离婚。那晚玉真的伤心了,也真的怒了。“玉,咱俩还是离了吧。”强背对着玉轻轻的说。“为什么?” 玉累了一天了,腰酸背痛,她拖着沉重的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轻吼。强也起身坐了起来,搭拉着脑袋不敢看玉。“我又有什么地方不对了,我这么辛苦,眼看就有希望了,你为什么呀?我哪里对不住你了?”玉的委屈的泪水夺框而出。

  强下床给玉拿了条毛巾,依然不说话。“你道是说话呀?我不要!”玉抢过毛巾扔到地上,“你说,我这么长时间挨苦受累为了啥呀,眼看着你就要好了,你又要和我离婚,我道底哪里不好了,你几次三翻的要我和离婚。”强捡起毛巾给玉擦脸:“玉,别哭了,咱有话好好说,别哭了,累了一天了,别再哭坏了。”

  “你还知道关心我呀,你说你为啥老是要和我离婚,以前你是为了我好,不想连累我,我领你的人情,今天这是为什么呀。为钱愁,我们拼命的挣钱,我们一天从早忙到晚。那栏猪马上就能出手了,加上你烧烤店和送啤酒的钱,后三个的医药都没问题,再坚持一年,我们不就可以过好日子吗。就算再有二年三年我也不怕,难道我这样付出成了你的负担吗,还是你根本不想和我一起生活。”

  玉哭的和一个泪人似的,盖在腿上的被子都湿了一大块。强也哭了,这是玉结婚以来第一看到强哭:“就算我好了,也不一定能生孩子!”玉一下明白了,原来是她上午帮邻居照看小孩子时,说的那些话让强听到了,当时她就听到门外好像有动静,可是出去的时候没见到人,原来是强。

  村子里和玉他们一年结婚的小青年们都有了小孩。玉的人缘很也,那些小媳妇们总爱抱着小孩子到玉家玩,玉也一向很喜欢小孩子,无论她怎么忙,只要看见小孩子她是抱上一抱,亲一亲。

  上午邻居家的小媳妇有事,让玉帮忙看一会小孩子,玉很欣然的答应了。快一周岁的宝胖乎乎的很可爱,玉想各种办法逗宝宝开心,宝宝银铃般的笑声让玉醉了。玉抱起宝宝亲了又亲,不由自主的叨念:“唉!我什么时候能有一个这么好的胖娃娃呀,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当上妈了。宝宝,来叫妈妈,叫妈妈……”门外有动静,玉以为来人了起身出门看了看,没人。

  强是怕自己不能给玉一个孩子,他的病已经让很自卑了,也让玉吃了不少的苦,如果以后不能给玉一个孩子……他越想越觉得对不起玉,再次蒙生了离婚的想法。玉哭的更加伤心,抱谦地和强说:“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玉吸了吸气继续说:“再说医生也没说你好了以后不能生孩子呀,就算是不能生,我们也可以抱养一个吗?”“抱一个又不是你生的,那样你真的能开心吗?”强的擦干了泪水。“只要我们都爱他,把他当亲生的不就行了。你要是还想和我一起生活,以后不许你再提离婚。”玉用命令的口吻。“可是,万一”强不道说什么才好。“没什么可是、万一的,只要我们能好好的过日子,再苦再难的坎我们都过得去。”玉的话让强动容,抱住了玉,泪水再次涌出了眼角。

  5、一年后他们再次去医院复查,医生告诉他们,强已经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至于能不能生育不好说,还要近一步观检和治疗。

  这样的消息已经让他们很高兴了,三年的辛苦和努力总算是有了结果。人们常说,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婚姻也如此,有性的婚姻未必是幸福,没能性的婚姻一定是不幸的。三年多,慢长的不幸婚姻即将结束,他们将有更好、更幸福的明天。祝福他们以后能幸福的生活,早日有爱的结晶。

  强和玉手挽着手从医院里出来,脸上的笑容像朵花。这是三年多来强和玉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