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温顺男:娶个野蛮老婆真爽

时间:2010-01-04 14:53:06  

  A君和其妻C女都是笔者中学时的同班同学,他们的婚姻在众多同学眼中简直是“不可思议”,可爱情的力量与诱惑就在于此了,它可以在最“不应该”相爱的人们之间产生,也可以在最“不适合”谈爱的地方爆发。情种其实早已埋下

  A君在校时是班上公认的“最温顺”的男生,C女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且出生于一“绝对女权主义”家庭。 当时C女和A君是前后座位,课余时间,两人也是无话不谈的,可C女并不知道,此时A君已经喜欢上她了。

  高中毕业后,A君在省内一大学就读,而C女则到了万里冰封的北国。每逢节假日,A君都会给C女寄去信件和礼物,可依然没能说出高中时就埋藏在心底的话,只是一个人守着幸福的单相思。寒暑假,A君、C女和几位要好的同学总会在一起疯玩上几天,但A君依然没有勇气向C女表白。就这样过了四年,大学毕业了,A君回到家乡考上了公务员,而C女也在广州一外企当上了白领。

  即使是走向社会参加工作了,A君依然没有勇气对C女说出那三个字。机会是不会留给不行动的人的,一次偶然的机会,A君从同学口中得知C女正在追求她大学的同班同学。这时他依然没向C女表白,只是叫上死党们上酒吧喝闷酒,直到那时,死党们才知道A君从高中时就喜欢上C女了。

  C女的追求行动终于成功了,和远在上海的男同学好上了,A君知道后依然很风度地恭喜C女,可有谁知道其实A君的心在流血!可好景不长,C女很快就失恋了,原因是性格不合且分隔异地。C女也辞职回家乡休整心情了,A君知道后,经常打电话安慰C女,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趁火打劫”,他在知道C女拍拖一事后已经决定将对C的情感永远埋藏在心底了。

  不经意间就开始了

  回到家乡的C女心情一直不好,笔者也经常安慰她,一次C女打来电话称心里很乱,可当时笔者正在上班无法抽身,于是叫C女坐车到A君上班的镇上散散心。C女也觉得这提议不错,于是就动身了。

  笔者当时并没有意识到C女这次是离家出走,后来才知道由于C女不想呆在家里听她妈妈罗嗦,所以才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重拾心情的。C女在A君那一住就是两个星期,他们之间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A君终于和C女拍拖了,可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个中有诸多挫折。笔者和几位朋友一直在他们当中斡旋,充当“和事佬”。他们就在“若即若离”、“藕断丝连”中登记结婚了。他们这一举动,确实令身边众多同学、朋友感到震惊,因为A君和C女之间有着太多的不同了,怎么看都不像两夫妻,甚至有同学还算着他们的婚姻能维持多久,他们认为,总有一天A君会无法忍受C女而提出离婚的。这对新人从一开始就备受争议了。

  一句“经典”话深入人心

  就在A君新婚不久,同学搞了个聚会,席间A君两口子不知何故吵了起来,只见C女拿起筷子就往A君头上打,就在同学大吃一惊时,A君已经抱着C女的大腿说:“老婆,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不可以不要我。”或许这是A君的真心话,或许是他为了自救而不经意说出口的,但就是这一句颇“经典”的话在同学们间广为流传。男同学都“鄙视”A君,说他有毁男人的尊严、没有骨气,但女同学却非常羡慕C女,都称A君是世上绝了种的好老公。

  A君的母亲无意中知道这件事后,无奈地说:“哎,人家娶媳妇我娶媳妇,想不到我娶了媳妇连儿子也没了。”这话一点都不假,因为A君婚后一直住在丈母娘家,过起了“入赘”的生活,只有除夕夜才回家过上一晚。即使是这样,C女依然有意见,对着A君囔:“你看你妈妈,明知道我们会回来睡觉,床铺都不帮我们铺好,如果换了我妈妈,肯定在几天前就把床铺弄好的。”在很多人眼中,C女真的是一名恶妻,也不是一名好媳妇,但A君就是爱这样的一位女人。

  野蛮老婆的“数宗罪”

  婚后的C女依然没有改掉她的“野蛮”形象,对于C女的这种野蛮,A君不但没有意见且非常乐意接受C女在生活中的种种“野蛮”,且很自豪地说:“我的野蛮老婆,我的幸福生活。”

  罪状一:前年春节,几位要好的同学约好聚会。出门时家里的电脑坏了,C女就命令A君在家修电脑,因为聚会回来她还要用电脑,并要求A君在聚会前赶到,她自行先走。或许老天都在“捉弄”A君,电脑修起来有点费时间,眼看聚会时间快到了,电脑还没修好,A君知道老婆聚会回来要用电脑,他没修好电脑不敢走。当他修好电脑的时候,一看时间过了聚会时间15分钟了,他马上动身,他知道老婆的脾气,所以在路上经过一花店时特意买了一枝玫瑰花以作道歉之用,然后哼着小调开着摩托车赶到聚会地点,可他还是没有想到,一见面,老婆就拿起头盔往他头上砸,同学还没来得及制止,只见A君一手抱着头,一手拿着玫瑰递给C女,口中说到:“老婆,不好意思,我还是没能按你的要求完成任务,你打得好。”在场同学选择了无言。

  罪状二:如果说罪状一所列是发生在好友面前也没什么,但去年春节期间,同学依然约好去喝早茶。席间,A君给C女夹了一块牛仔骨,众人都在称A君体贴老婆之时,突然只见C女拿起筷子,口中说道:“信不信我戳穿你双眼啊,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喜欢吃牛仔骨”,说着手中的筷子也快到A君面前了,幸好C女旁边的一同学手快,抓住了C女伸向A君的手。当时正在大堂喝早茶的人的眼光都聚到这一桌子上了。很多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的。“好一个野蛮老婆!”一同学马上说笑圆场。A君依然说:“老婆,不好意思,是我记忆不好。”

  罪状三:由于C女上班的地方离家里比较远,虽然公司有班车经过家门口,但她不喜欢坐,说等车浪费时间,她坚持要A君每天开摩托车接送她上下班。大热天开着摩托车权当去兜风,可天寒地冻的,开摩托车的滋味可不好受,而且每天早上6点就要起床,送完老婆上班,A君也要上班。同学都说C女有点过分了,但C女却不以为然,说:“我没叫他娶我啊,娶了我就应该听我的,没什么好商量的!”A君对老婆这些有点不合乎情理的要求,依然没有意见,甚至说:“早睡早起,精神百倍,我还得谢谢她!”A君真是世上绝了种的好老公。

  罪状四:A君天生就喜欢玩游戏,从初中的“街霸”到大学的“帝国”到现在的“OGAME”,婚前A君可是玩游戏、工作两不误,但婚后C女坚决反对A君碰游戏,那怕玩一小时都不行。可A君实在割不掉玩游戏的瘾头,于是就趁老婆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打。有一次被老婆抓了个现行,小两口打了起来,A君的额头被打破了。第二天回到单位,A君不敢说是被老婆打的,只是说不小心碰破的。可以看出,A君并不是没有男人的尊严的,只不过他这样说是为了维护老婆,真不愧为好老公。

  面对老婆的这些“野蛮”行径,A君自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他说:“其实两个人生活,无他的,最重要就是要学会包容和容忍,多替对方想想,心里就会舒服多了。我知道,野蛮是老婆从小养成的性格,要她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况且,现在在平时生活中,她已经有很多转变了,也开始从我的角度来考虑我的感受了。我有时间和耐力,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温柔起来的,不过我还真担心,万一她真的温柔起来我可能还不适应呢!”-叶枫

  后记

  爱一个人,就是心疼一个人。爱得深了,潜在的父性或母性必然会参加进来。只是迷恋,并不心疼,这样的爱还只停留在感官上,没有深入到心窝里,往往不能持久。或许A君对其老婆的情感进程正是由“迷恋”到“爱得深”、由“感官”到“心窝”的。在这种吵吵闹闹的婚姻生活中,A君与C女也不经意间由最初的爱情向亲情转变了,在同学们“不可思议”的眼光下,他们却慢慢互相依赖对方,生活中已经无法离开对方了。虽然C女现在还会说:“我的野蛮文明了,打斗的方式也文明了。”但笔者明显感到,C女少了之前的那些牢骚,多了一些对亲情的感悟。这无疑对A君来说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因为凡正常人,都兼有疼人和被人疼两种需要。在相爱者之间,如果这两种需要不能同时在对方身上获得满足,便潜伏着危机。那惯常被疼的一方最好不要以为,你遇到了一个只想疼人不想被人疼的纯粹父亲型的男人或纯粹母亲型的女人,在这茫茫宇宙间,有谁不是想要人疼的孤儿呢?庆幸的是,C女现在也懂得这个中道理了,她也学着慢慢去关心A君了,或许这正是A君感到幸福的原因吧!多少对幸福的夫妻就有多少种幸福的方式,这一对另类的“幸福”夫妻依然带给朋友众多的话题,但笔者愿这样一段受“争议”的婚姻能天长地久!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