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婚姻中的男人很功利?

时间:2010-02-07 11:39:49  

来源:都市主妇

  当今的男人在社会压力的重压下,会减少做女人父兄的心境。即使他们再相爱,经济基础再好,他们也有着微妙的家庭经济问题。

  长期以来,我们以为婚姻中带有功利性大多是女性,她们以夫贵妻荣为目标,正所谓“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把婚姻当成是第二次生命,用自己在婚姻中的地位来换取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而今天的男人也确实承受着各种压力,男人甚至希望找一个高薪太太,以减轻家庭的实际问题。

  1+1大于二

  是功利男人的择偶标准

  这可能在男人一开始选择伴侣时就有所体现。在与女人联姻之前,男人已经很功利地平衡了自己的得失。男人可以很投入地爱一个周围人都说配不上他的女人,但这并不妨碍他娶那个并不是最爱但最适合成为妻子的女人。在功利男人理智的头脑里,爱情和婚姻是可以完全分开的,他们要享受爱情,更要享受婚姻。终于,女人发现,原来婚姻中的男人也很功利。一旦男人真的下决心走入婚姻,就会完全考虑到投入产出的比例,于是结婚时当然要低成本运作。对此,男人总是表现得很慎重,宣称婚姻应该不重形式,要重内容,他们讨厌女人提出举办豪华婚礼、欧洲蜜月的想法,并早早宣称:结婚是为爱情,不是给外人看的,女人以为这是他把婚姻想像得很神圣,心中感动不已。其实,男人是在盘算如何做一笔一本万利的生意—既要用最少的时间、物质、精神成本,还要得到个人精神、物质系统的最大满足。

  出人头地

  功利男人的婚姻筹码

  婚姻中的男人很重视事业,因为功利男人会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扬眉吐气,挺直腰杆做人。但他们开始会说这一切全都是为了女人,哄得女人死心踏地地带孩子、照顾他的家人,全力以赴支持男人的事业。女人在满怀憧憬地以为,男人事业成功的那一天也就是自己出头的日子到来之前,她已经在一天天失去回头率。

  为事业拼搏成了男人的又一个筹码,必须有女人全力牺牲和全身心付出来做交换。此时如果家里有了大小事情,女人能选择的就是放弃自己的事业,否则这女人可就成了害男人一事无成的罪魁。当然,现在的“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们可以选择不这么干,选择在婚姻中继续个人事业的发展,代价就是失去这个男人的宠爱,直至失去这段婚姻。

  如果这个男人不幸真的事业有成了,女人所得到的可能除了那个名分外,基本上没什么内容了。即便这样,功利男人还要拿出一副救世主姿态:“看,我事业有成,还不弃糟糠之妻。”以此博取最后一点利益—社会的认同和称赞,满足自己对面子的那点虚荣。在家里,男人可以以此来换取自己的人身自由、婚外情自由。聪明的黄脸婆这时就只要男人能给的,因为你已经没有筹码和这个男人交换其他的东西了,你原来所能做的这时候已经不再被需要了,何况,还有N个年轻女子在挣抢着与这个男人进行新的交易。

  别占我便宜

  功利男人的婚姻底线

  婚姻中的男人很赞成男女平等的,关于家用—最好AA制,关于金钱—别占我便宜,这是功利男人的自尊和实际利益的最佳结合点。对女人说起来,却成了尊重女性的最好例证:“若不然,你就会觉得我们家男女不平等。”而说这话时,男人心里想的却是,这样我就可以自由支配我的所有收入,也可以不在日常琐事中花费不必要的小钱,女人总不能为孩子买一根冰棒也记着向我要那2毛5分钱吧。婚姻中男人的收入通常比女人多,因为女人再怎么工作也只能赚到你所付出的劳动的一半收入,做家务及为丈夫的奉献是天经地义的,当然也是free的,这里,功利男人又一次聪明地利用了“男女平等”这个理论,换取自己既不用承担家务又不用完全承担家用的目标。

来源:都市主妇   修修一直相信她和一鸣之间有着神圣的爱情,不然她没有嫁给他的理由。修修第一次去一鸣家就被那个城市贫民的境况吓了一跳,在此之前她不知道在和她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的人之间居然有如此大的差别。 修修觉得应该更爱一鸣。修修领了工资不舍得给自己买衣服,却舍得给一鸣买6000多元一套的西装。“因为一鸣比自己更需要穿得体面些。”修修心里想。一鸣的妈妈总是夸修修虽然来自条件优越的家庭,但是一点娇生惯养的毛病都没有,特别能吃苦。修修被鼓励着,调动全部的智慧打理着这个家。一鸣不舍得买好家具,修修掏钱买,一鸣不舍得花钱上饭馆,修修掏钱让全家高兴。修修从来没想到问一鸣的工资在哪儿,一鸣好像也从来不在意这些小事。修修没多想,因为他的就是她的。修修怀孕了,有流产征兆,辞掉工作在家静养,修修没有了收入。每次找一鸣要家用,都像是挤牙膏,而且一鸣除了家里的基本生活开销,从不多给。他仿佛想不起修修需要买新衣服、买化妆品,做头发。以前一鸣总是夸修修漂亮会打扮,现在修修没有钱打扮了,一鸣并不在意。孩子生下来,修修忙里忙外,原来的工作收入高但需要经常加班,修修干不了,换了个清闲点的,收入却少了一多半。给孩子买个玩具,上个麦当劳,总是修修陪着,当然也是修修掏钱,爸爸要奔事业。修修不好意思总为这些小钱找一鸣要,觉得那样太世俗,配不上他们的感情,可是生活中要花的永远是些不起眼的小钱。修修的钱总是不够花,舍不得委屈孩子,只能压缩自己。修修很少买好衣服,从不上美容院,更别说去舍宾健身了。孩子7岁那年,一鸣有了外遇,提出离婚。这时的修修才猛然发现,自己没有一分钱存款,也不知道一鸣有多少存款,这样的经济状况,连争取孩子的抚养权都成问题。这一年,修修36岁,一鸣和她同岁而且事业节节升高,成了绩优股。

  也许这就是一个功利的时代,所以作为个体的人无法不功利。张小娴说:“裹着小包裹在火车站等着心爱的男人一起私奔的,总是女人。”女人可以为了爱情背叛家族、教义、事业,而男人正相反,他们可能会为了家族、教义、事业而牺牲爱情。张小娴太清醒了,难怪不好嫁。

  所以,女人在婚姻中的付出也要自己权衡好,想做个幸福的女人,要么充分发挥自己的筹码的作用,使其做到最大化的交换,要么干脆忽略自己的筹码价值,干愿做赔本生意。事实证明,这两种选择殊途同归。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