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十年婚姻险中了“绝症”

时间:2010-03-05 17:00:21  

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   倾诉人:徐青女35岁经商

  记录人:本报记者陈琳

  时间:2009年2月11日

  地点:徐东销品茂

  最近,徐青遇上了一件极尽荒唐的事儿,她深信不疑的老实丈夫张志国编出一则漏洞百出的谎言,以罹患绝症为由提出离婚要求,而她竟然差点正中阴谋者的下怀。 好在僵持之中,对手沉不住气,率先交出了底。真相大白时,她却对心野在外的爱人下不了手,委屈的眼泪只能背着他,倾泻而下。

  绝症丈夫离家出走

  大半年以前,我和老公张志国还过着阳光灿烂的日子,在长达10年的婚龄里,咱们夫妻俩相敬如宾,靠经营一间杂货副食铺赖以为生,虽说起早贪黑,辛苦是辛苦了点,但也小富即安,还算安稳。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去年8月,顺风顺水的生活突然急转直下。

  一天,张志国从批发市场打货回来,卸完货,喝下两杯白开水,捏着玻璃杯坐着发起了呆,汗珠子一滴一滴落在地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心疼了,搁下清点货品的笔,递了条毛巾过去,“累了吧?来,擦擦汗,等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他瞅了我一眼,嘴角上方的肌肉使劲抽搐了几下子,猛地一把抓住我捏毛巾的手,“徐青,咱们离婚吧……”

  我顿时目瞪口呆。离婚,这二字当从何说起?我们一不红脸,二不吵嘴,这实在太突然,太无厘头了。“我接受不了,你必须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说完我眼泪都快涌出来。

  他眼皮迅速耷拉下去,稍事停顿后,带着哭腔哀叹道:“胃癌,我得了胃癌啊……”

  我对此始料未及,不敢相信他所说的是事实,“你少开玩笑!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突然会得这种病,我不信!”

  这时,张志国做了个摆手的动作,长叹一声,“唉,白纸黑字能有假的吗?医生说了,动手术,住院,化疗,吃药,至少得花30万。咱们家的条件你又不是不清楚,我不想拖累你。”

  我禁不住生出些莫名的酸楚来,十年的感情哪能说散就散,他若是真患上绝症,就算砸锅卖铁,我也得把他治好呀。那晚,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更觉得不安起来,等入夜,我起身,蹑手蹑脚地摸进了书房,翻箱倒柜地找病历本,不料被他捉了个现行,“别找了,化验单我撕了,早扔了,这病是治不好了,你也别瞎折腾。我心意已决!”

  次日一早,他叫我准备准备,歇店半天,一起去办离婚手续。我一听不高兴了,愤愤地吼了他两句,“你非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不可吗?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会想办法。明天我们上好一点的医院复查,如果注定是一劫,我和你一起扛!”他无言以对,浮出一丝苦涩的笑。

  一连几天,张志国拒绝谈起自己的病情,三番五次推托不去医院,第五天,他失踪了,只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钱存着给儿子念书,就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去吧。别来找我……

  神秘电话抖落真相

  我四处打听张志国的下落,担心他想不开,做傻事,可城里城外翻了个遍,也没能搜出半点消息。他是外地人,这些年除了街坊邻居和一些牌友,根本没什么朋友,不得已的情况下,我连婆家的人都惊动了,不过我口风甚严,并未透露关于他生病的事情,扯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就在我差点跑去报警时,他来电报了个平安,还一板一眼地向我普及法律知识,“你要是不同意离婚,我就一直躲着你,年限一到,咱们的婚姻关系就会自动解除。”只要想起他是害怕成为我的负担才离开的,我就难过得不能自已,在电话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调过头来劝我,“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借钱总是要还的,我不想欠别人,你就让我死得有点尊严吧。”这一收线,他又消失了半月。 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
  日子过到9月初,我已经熬得没脾气了,这一天,一条奇怪的短信搅乱了暂时的平静,短信里说:“我恨你!是你害我失去了孩子,可怜他还来不及看一眼这世界,就离开了。 ”

  我被弄得一头雾水,火速回电过去,对方却怎么也不接听,我只好改发短信,问:“你是谁?是不是发错了?”

  几分钟后,相同号码的机主回复说:“你真可怜,被男人耍得团团转。实话告诉你吧,张志国那是骗你的,本来以为像你这么爱钱的女人,一定舍不得花钱替他治病,没想到你不吃这套。”

  我心头一紧,既然对方喊得出张志国的名字,而且还晓得他生了病,这个人一定有来头。几个来回的对话之后,我方才知道,发短信的女人一年前跟了张志国,上个礼拜刚做完流产手术,孩子只在肚子里活了62天。照她所说的推算,她检查出怀孕的时间正好就在张志国向我提出离婚的前后。

  一个弥天大谎出笼了,这些天困扰着我几乎快要窒息的难题竟然是他一手设计的离婚大计。我问那女人,为什么要戳穿他的阴谋,她说我们一天离不了婚,她就一天夜不能寐,不能名正言顺为他生孩子,还害他背上重婚的罪名。与其拐着弯子骗,达不到目的,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正面交锋。

  我心想,做梦去吧,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想逼我就范,没那么容易。于是,我留言给始作俑者张志国,请他看在咱们多年夫妻的情分上,立刻现身给我一个交代。

  结果,他继续心安理得地玩失踪,我彻底被惹毛了,从他所有的牌友挨个下手,誓要掘地三尺,把他和那女人挖出来。其中一个叫老三的牌友见我们孤儿寡母被无情地遗弃,怪可怜的,便简单地透露了一些内情。跟着张志国的女孩叫刘秀,23岁,从农村出来不久,在附近一家餐馆当过服务员,他们就是在吃夜宵的时候认识的。

  眼看抓住了重要线索,我不顾脸面,“扑通”一声跪倒在老三面前。

  家有贤妻外有娇人

  求来刘秀打工过的餐馆地址后,我直奔两条街之外。

  张志国走的时候,身上没带多少现金,我们夫妻一起做生意多年,基本上是我当家管账,他连存折密码都不清楚。这回离家出走,他只能跟刘秀住在一块儿,关于刘秀所有的信息,都是我能揪他出来的线索。

  就这样,我和他们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我骗餐馆老板说,自己是刘秀的堂姐,好不容易从家乡上武汉来一趟,不料她手机停机了,联系不上,顺利地讨来了刘秀从前租房的位置。想不到我运气不错,她果然没钱搬家,房东大爷说他们住在三楼,白天一般都呆在房间不出门。我三两下爬上楼,站在楼梯口清了清嗓门,冒充房东女儿,以收缴水电费和房租之名敲起门来。开门的人正是刘秀,我不由分说,在歇斯底里的狂喊中跟她厮打了起来,凭借多年搬货时练出的臂力,我很快占了上风,刘秀一个趔趄,后脑勺狠狠撞上了一扇微合的窗框。

  此时,张志国正躲在墙角穿衣服,一副惹不起躲得起,预备见机开逃的架势,我忙放开刘秀,大步流星上前将他堵在走道里,气势汹汹地问,“还想跑到哪里去?今天你必须把话说清楚,是回家,还是继续在外鬼混?”

  刘秀趁机使坏,捂着脑袋楚楚可怜地掉起泪来,这招还真见效,张志国马上变得手足无措,一脸焦急,我上前甩了他一耳光,恶毒地诅咒他,“你要是背叛了我,以后一定会遭天打雷劈,死于非命!”

  “好啊,我愿意跟他一起受罚,他一没钱,二没房,我图他什么,全因为我真心爱他。”刘秀摆出让我滚远点的姿态来,隐隐显出一种从所未有的胜利感。

  那次交锋,在我悻悻地退出之后,他们俩公然继续同居在一起,心爱的他就这么从我鼻子底下被人抢走。最让我想不通的是,过去我们妻唱夫随,他进货,我守铺,论生意,论感情,都搭档得如鱼得水。他说我把钱捏得太死,可我从来没乱花过一分一厘,全心全意为了孩子,为这个家,可他说变就变,还编造了一通天衣无缝的说辞,把我当猴耍。什么绝症?完全是在扯淡,尽干些傻事。

  三天前,张志国和我谈条件,“徐青,你就当家里多养了一个妹妹吧,刘秀挺不容易,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她一条生路。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好老婆,没人可以取代你的地位。”

  如果家有贤妻,外有娇人,是他最大的夙愿,那么,我一定不会成全他,可我就是不争气,既想不到反击的策略,又迈不开离开的步伐。想不到厄运来得那么快,我恐怕一辈子见不到天日,在阴暗里惶惶不可终日。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