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一边约束老公一边放纵自己

时间:2010-01-25 17:10:13  

来源:瑞丽女性网

  新婚的晚上,我和老公一边做爱一边想着拥抱初恋的身体,边做边流泪。第二天忍不住发了一个短信给他,说我恨透他,希望他快死!他没有回我,叫我更忘不掉他。

  这段婚姻,原本就没有爱。

  不是说结婚的时候完全没有爱,而是当时怀着一股报复心,谈了七年的初恋却不肯为我们的幸福努力。 他一直是个浪子,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恨他的散漫,更恨他真挚的爱,叫我把他抛弃之后内疚不已。

  和他在大学时认识,一开始是他追求我的,说我的眼睛特别美,像宫泽里惠和李嘉欣的结合体,还说他是最幸福的男人,女友拥有两个跨国美女的特质。他从来是那样油腔滑调,我就是喜欢,这也是我性格上的弱点,只要是我喜欢的,他有什么缺点我都包容。 我的大问题是性急,无法等待,也有点火爆和不安分。我有白羊座的火爆性格和野心勃勃,工作狂,喜欢挑战,好胜自大;他是典型的射手座,放荡不羁,心里永远只有自己,不会为别人改变。结果,我和他经常在小事情上闹翻,谁都不肯相让。

  话虽如此,他其实对我也算不错,是我脾气大,忍受不了他优柔寡断的性格,恋爱七年,闹过十次分手,而父母给我的压力也是分手的关键。他们不喜欢他,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身上,希望我能把恋爱和婚姻分得开,说世事无完美。

  父母人缘好,关系多,选中一个高干子弟,富有,有前途,我现在薪资丰厚的工作也是当年他们安排的。老实说,我很感谢他们的帮助。那个高干儿子也蛮喜欢我的,他追了我五年,我也拖了他五年,就因为初恋拖着我。我和初恋很相爱,只是他从不想确认,从不修补和我父母的差劲关系,事业没有大成就,虽然在重点中学有个好的教职,可是他的牛脾气和没有关系的条件,永远也无望升到副校长一职。

  在我的事业正稳步上升时,他却停滞不前。我要到上海工作两年,我心想让他留住我,可理性却不愿意,知道他没有条件留住我,除了爱一无所有。爱,到底值多少?我爱他,却不愿意和他过日子,想到这里也有点惭愧。

  就这样我和他分开了,选择了那个高干儿子,把心一横报复他未能给我带来幸福的生活。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留给了他,他却没有为我好好努力。他是个懦夫!

  新婚的晚上,我和老公一边做爱一边想着拥抱初恋的身体,边做边流泪。第二天忍不住发了一个短信给他,说我恨透他,希望他快死!他没有回我,叫我更忘不掉他。

  可我能做到的,只是重返他的心,偷偷地和他抓住毫无保证兼受诅咒的欢乐,却无法回到他身边。他无能力满足我,我也无法承担他。活在一起,从前和现在都是没有可能的沉重。

  背叛了老公,却忠贞于爱情

  婚后两年我和老公回北京,再遇见他。与其说是重遇,不如说是我忍不住到他家附近找他。他瘦了一圈,长了胡子,像成熟了的张学友,却比以前更打动我。是什么打动我我不清楚,大概也有点内疚,说到底是我嫌弃他,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我知道他一直在等我。

  我问他为什么还不结婚,他说:“你知道我不是结婚的男人,所以你才不要我吧?我除了你,没有爱过其他人。”听着我的泪水忍不住爆发了,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在我已努力把他忘记的时候。他问我快乐吗?我大声答:“我快乐到快死!”却扑到他怀里痛哭了一分钟。那个晚上,我和他在一起,我背叛了老公,却忠贞于爱情。

  我很矛盾,难道老天要作弄我?为什么除了在爱和性上我和初恋可以共度最幸福的时光,偏偏在生活上无法配合呢?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遗憾。可我能做到的,只是重返他的心,偷偷地和他抓住毫无保证兼受诅咒的欢乐,却无法回到他身边。他无能力满足我,我也无法承担他。活在一起,从前和现在都是没有希望的沉重。

  就这样,我开始了背着老公和初恋情人偷欢的日子。

  活得沉重又欲罢不能

  和初恋的地下情已经一年,我是专门在老公出差的时候和他暗往,通常都是去他家过夜,有时甚至带他到青岛或杭州等地制造度蜜月的恩爱,也为他做过一次人工流产。那次他陪我专程到另一个城市的医院,因为怕被熟人碰上,我老公的人际关系很广泛,真的很怕惹上麻烦。

  他在门外守候,说听到我叫,心痛得要死,发誓要对我很好,照顾我,我事后也痛入心底,说:“你当初要是肯为我努力一点,我们现在便可以有个小宝宝了,都是你害的,你是个懦夫!”我知道我伤害了他,可他又何尝不是在伤害我?我们抱头痛哭了一个下午,黄昏回北京,抱着身心的痛再度扮演陌路人。

  不妙的是,老公开始查我的行踪了,因为有人打了小报告,该是暗恋他的年轻女秘书。我也查她和老公,看他们是否清白。女人爱搞小动作,我也不是好惹的。最终我运用了权力和招数,令老公内疚地把她辞退了,他还觉得对不起我。

  我心里极度难受,每次偷情,每次都负疚,也十分提心吊胆。对老公,我是千不该万不该,也不想被老公发现,一来怕承受不起将要面对的风暴,二来不想伤害他,毕竟他是个很好的男人,很爱我,为我做什么都愿意。我自责得要死!我就是搞不清,我和初恋的爱那么真挚纯粹,不应有罪啊,我和他的爱是命定的,这也是天意啊,难道有错吗?在道德和真爱的边缘徘徊,我活得沉重又欲罢不能,没了情人活不下去,没了老公又一事无成,多么失败的女人,不是吗?请你告诉我,我还有什么出路呢?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