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面对出轨男宁做悍妇也不怨

时间:2009-12-15 14:36:15  

来源:都市主妇

  坏男人的坏,一旦像刀子一样横在脖子上了,你是听天由命做怨妇,还是银牙暗咬,干脆做一回悍妇?男人很贱,女人越怨他就越坏。只有当女人忍无可忍地泼起来,毒起来,看着吧,他们立刻就老实了!最不济,咱撒了泼下了“毒”,出得一口恶气后,便是时候叹一声:天涯何处无芳草!

  1、把“软饭男”赶出去

  主角:Sandy 26岁 市场

  和男朋友交往才半年,Sandy就有了“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切肤之慨。 这个男朋友,是Sandy在小区论坛里认识的,刚开始两个人都很来电,他又幽默又体贴,每天早晨自动成了Sandy的闹钟,甚至还会准备好早点等在她的楼下然后一起坐车去上班。如此的细心温柔风趣的男人,Sandy当然很快就把他收了。

  可是,后来?他先是赖在Sandy家不走,继而留宿,再而把衣服杂物渐渐都搬过来,Sandy问他总该回去打扫一下房间透透气吧,他先是支支吾吾,后来终于说,反正你的房子是买的,我的是租的,而且你这里空调、冰箱、微波炉、洗衣机样样都有,何必这么浪费?我已经把我的那个房子退掉了。Sandy好半天喘不过气来。

  其实Sandy根本就没做好同居的准备,也没想过一定要和他结婚,个人空间突然被打破,顿觉很不习惯。这天Sandy加班,回到家发现他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厨房冷锅冷灶,一问,他说已经吃过方便面了。Sandy气不打出一处,多日的火终于爆发,她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吃软饭,没担当,不像男人,然后立刻进屋把他的东西胡乱打好包,厉声要他马上滚!他说这么晚了没地方住,Sandy一边把他的东西扔到门外一边喊,外面从五星级到二星级的酒店招待所多如牛毛,你爱住哪儿就住哪儿去!

  咣当关上门,Sandy又打电话去物业,要求马上换锁。从那以后,真是奇怪,那个男人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Sandy面前。

  2、掌掴花心郎

  主角:晓晓 24岁 护士

  所有认识晓晓的人,都知道晓晓是最温柔不过的女孩子,对病人尤其好,又细心又有耐心,曾经有个老太太还想把儿子介绍给晓晓,知道晓晓名花有主了,直叹可惜。

  晓晓很传统,和柳原谈了3年恋爱,家务事从来不让他操心。柳原是学画的,虽然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还是一心想当艺术家,晓晓也支持他,从来不吵着买名牌要豪宅。可是,柳原就是一直不肯和晓晓谈婚论嫁,不是顾左右言它,就是干脆转头走开。最近,柳原更是连面都不露,总是说忙,要加班。

  后来又说要回父母家住,因为离公司近。晓晓先是很心疼,后来还很理解他,她已经习惯了一切都顺着他。可是晓晓越来越不明白,再忙也不可能快一个月了也不见面吧?直到那天,晓晓无意中看到他和一个女孩子在亲密地逛街。

  第二天,肿着眼睛的晓晓突然出现在柳原公司,她冲上去,一言不发用尽力气给了他一巴掌。没等他和其他同事反应过来,第二个巴掌又扇了过去。然后,晓晓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走了。

  回到家,晓晓才发现手很疼。但真是解气啊!晓晓又开始收拾他的东西,所有的好衣服好鞋子都是晓晓买给他的,顺手操起一把剪刀,全部剪得稀烂,剃须刀也砸成几大块,装进纸箱后,晓晓叫了快递公司,要他们务必马上送去他的公司。之后,晓晓给

  女友电话,一起晚餐,再去酒吧寻欢。晓晓觉得,这一天,才是她3年来最痛快的一天。

  3、你坏不如我毒

  主角:黎婉 28岁 保险经纪

  直到最近,黎婉终于发现,原来程浩是有老婆的。而之前他一直伪装成大龄青年,说是爱黎婉爱得要命,却总是不肯带她去见他的朋友,一到节假日就玩失踪,之后才又是衣服又是玫瑰地来补偿。

  黎婉什么场面没见过?先是不动声色地试探他,程浩还是信誓旦旦地坚称是如假包换的单身,然后搂着黎婉说,咱们明年就结婚吧!看来这个男人把女人都当傻瓜了,黎婉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却偷偷用手机录了音。

  后来黎婉去了程浩家,以保险经纪的身份,登门拜访了程太。程太是个温顺乖巧的幸福小女人,黎婉当然不会因此就不忍心,她将她和程浩的照片拿了出来,放了关于结婚的录音,然后表示,她还会去找程浩的老板。这时,黎婉的手机响,是程浩来约一起晚餐。然后程家电话也响,是程浩打电话回来说晚上有应酬。

  黎婉抢过电话说,我现在在朋友家,你来接我吧。程浩脸色煞白地飞速赶来,黎婉轻描淡写地说我帮同事来拜访客户,没想到原来是你家。其实黎婉只是威胁一下程太要去找程浩老板,没想到,好戏却提前上演了:程浩突然跪在了程太面前,哀求着

  老婆的原谅。黎婉简直有点看不下去,却闪电般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个震撼的场面,然后,扔下这对错愕的夫妻,扬长而去。

  坏男人是被“怨妇”宠出来的

  古龙小说里有句经典名言:谁先动心,谁就满盘皆输。在女人不得不做“悍妇”的问题面前,一样是真理:谁先悍,谁就永远不败。

  当然前提是你的温柔、善解人意都无济于事的时候。一旦如此,或泼或毒,便成为必要。而大忌却是如粤语残片的女主角那样哭泣、软弱、跪求、心如死灰,如今这个年代,“战争”早已不相信眼泪——就算要流,也要选择最合适最有效的时候,不然,流也是白流,还要当心眼睛浮肿、哭出眼袋,付出丧失美貌的代价,那就太得不偿失啦。

  泼要泼得有风度,毒更要毒得有气慨,不管在什么时候,女人都不要轻易失掉优雅的身段。大不了这个男人不要了,这就是我们的底线,除此,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他不做家务,你也一样可以不做;他沉迷于“魔兽”,你就去找网友约会;他嫌你是黄脸婆,你就刷爆他的信用卡去美容;他连自己都养不了,你就要记得千万不要和他同居;他要是还喜欢在外面拈花惹草,那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谁还能在谁的那一棵树上非吊死不可?

  男人之所以会坏,之所以越来越不成样子,多半还真是女人给宠的。女人宠坏了男人,最后还得自食其果。不要在把他们宠坏了以后才想办法挽救,生生把自己逼成了“泼妇”或“毒妇”。要赶在男人变坏之前先“狠”起来,要让他们没有空子可钻,没有变坏的温床,然后?那句话就是这么说的:你懒不如我泼!你坏不如我毒!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