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妻子贞操是丈夫私有财产?

时间:2010-01-06 14:48:50  

来源:瑞丽女性网

  耳边回荡的是萨克斯的曲调,忧伤、多情还有难以言说的暧昧,混杂着飘忽不定的灯光,整个酒吧显得幽暗却又色彩斑斓。有人来回走动,晃悠;有人在玩色子,大声地喝彩;有人象我一样静静地坐着,桌前放着饮料、小食或者酒类。 这里很热闹,热闹里却又不乏宁静,只要你很好地将耳朵或者眼睛闭上。

  我只想求得一个轻松愉快的周末,在这里我可以什么都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我想笑的时候就咧开嘴,想皱眉的时候就板起面孔装酷。我小呷一口饮料,微闭着双眼,随着空气中飘荡的歌声哼了起来。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我的面前竟然落落大方地坐着一个男人,他看起来30多岁的样子。“你唱歌的样子让人陶醉,想必你也唱得自我陶醉吧。”男人开口了,“没有,随意哼哼。”我不由自主地有了些腼腆,哎,让人发现自我陶醉真让人难为情。“其实,你不适合出现在这里的。这样的地盘是我猎艳的专地。”男人一点都不忌讳暴露隐私,一副打算要和我长谈的样子。这才仔细端详着他,人高马大的他戴着墨镜,让人看不到他眼神的内容,微微扬起的下巴,似乎在挑畔着什么,脸庞倒是白净得如同养尊处优的女人。这是一个白领男人。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白领男人。果然,他接着说道:“想听听我的故事吗?”闲暇周末,有故事打发,而且是在现代大都市上演着的一个关于白领男人的故事。何乐而不为呢?我微笑着朝他点点头,男人朝服务员说道:“上酒。”便娓娓道来……

  我结婚的那年26岁,朋友们都很羡慕我,因为有的是我这般年纪的连个女友都没有,我在合适的年纪如愿以偿做了件最应该做的事情。我的妻子小我一岁,名副其实的貌美如花,就算现在,我也没有要离开她的意思。我到目前为止只谈过一次恋爱,虽然我有过不少女人。但妻子是我的初恋,也是我唯一的恋人。

  记不清是从多久开始了,我对和妻子的性生活有了些许不安和难过。我的妻子很坦白,结婚的时候,她就直截了当地告诉我说,“我不是处女。”那时,还是男儿身的我,对她充满了无限的怜惜和爱慕。我对她说:“亲爱的,我不在乎。过去的已经过去,我爱的我要的是你的现在和将来。”我以为我可以一辈子做到这点,好好爱她,好好珍爱着自己的生活。事情缘于一次和朋友喝酒,喝醉酒的男人们,话题自然而然地谈到了女人。朋友叫来一个女服务员陪他玩一个游戏,他掏出一枚硬币,两指用力夹住,对那服务员说,美女,把它拔出来,回答我的两个问题。朋友提问了“你有男朋友吗?”服务员微笑着点点头,朋友接着问“你和你男朋友第一次做爱时,他的第一句话是怎么说的?”

  服务员有几分难堪,却又不便冲醉酒的朋友也就是她们的客人,她们的上帝发难。她想把那硬币拔出来,却没有做到,她冲朋友说道:“你夹那么紧,我哪里拔得出来呀!”朋友听罢,便放肆地对她大笑起来,说:“嗯,回答得不错,很标准的答案。”朋友给了她小费,服务员离去。朋友是醉的,而我却是清醒的。我陪着朋友笑着,我的心却苦涩起来,妻子一来到我的身边 就非女儿身而是女人身,从没给过我夹得很紧的感觉,而且我连处女红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从文艺作品等相关的书籍中隐隐约约了解和知道着那关于女人一生唯一的一点红。而且我还是个没有痛过的男人,传说中的男人和女人的第一次都是痛并快乐着的感受在我身上得不到验证。有过性经历的妻子下身明显有些松驰,可叹那绝不是我的功力所致。面对这样一个女人,我痛从何来?酸楚和哀痛在刹那间吞噬了我的整个人,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我夺过朋友手时的酒瓶,狂饮起来,直到把自己灌得头重脚轻,摇摇欲坠……

  说到这里,男人似乎触及了痛处,拿起酒杯,接二连三地倒着酒灌起来。我制止了他,因为我知道,故事才刚刚开了个头,可不能让他就醉了。于是,男人接着说了下去。

  我不想自己的生命有什么遗憾,尤其在女人这方面,我需要迫切需要知道女人一生的那一处红是怎么回事,是要亲身体验眼见为实的那种。于是,我开始留意身边的女性,却发现她们大多有男友,没有男友的那几位却都不是省油的灯,其自身的独立性与工作能力都很强。我刚刚升职不久,老板也很器重我,我不想因为这些而让我的工作受阻。于是,我把目光投向那些陌生的女人。

  我的第一次出轨就是发生在这个酒吧里的。其实那次我是被动的。平时我在酒吧呆的时间不会太长,喝上几杯酒,坐上一会儿就会走了。而那一次,心情有些沮丧与压抑的我几乎是无意识地把自己灌醉。半醉半醒之间,我看见有个妖娆的女人来到了我的身旁,她朝我妩媚地笑,她把我半推半抱地带到了房间,她在我的下身抚摸着,我的家伙很快立了起来,而此刻我就像一个半推半就的女人,我看着这个妖娆的女人不反抗也不主动出击。她有条不紊地抽出了我的皮带,脱下了我的裤头,她用嘴吮吸起来,一阵快意溢满了全身,所有的神经在她温柔的吞吐之下都放松了,直到我控制不住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看到了来自我生命的液体注入了她的嘴里,她大叫起来,而我畅快淋漓。就这样,有了第一次的偷情欢。事后,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她还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知道也不是真名。我自己给她起名叫一号。

[ 来源:瑞丽女性网   回到家面对妻子一如既往的关爱与温情的守候,我也有过片刻的不安和愧疚,但又想,我又不是她唯一的的男人,为什么让她做我唯一的女人呢?这么一想,便有了些心安理得。

  一号说我很勇猛。她说,其实那次她一眼看去便觉得我是猛男,她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猛男独自喝着闷酒醉倒在吧台而坐视不管的。这才走近了我,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她终于从我这里获得了满足。而我呢?偷情的兴奋刺激着我血管上的每一个细胞,再说一号的身体,和她的笑脸一样,妩媚多情,我也欲罢不能。

  通常,我的工作决定了我一般下午4点左右是比较空闲的。一号就会打电话给我,说她在某某宾馆等我。我便会拿上公文包,装成外出办事的样子,赴约而去。有时,是我订好了房间,我也是一个电话,她便召之即来。我们偷情,我们心照不宣。我们不问对方的情感状态。

  有一次,是我订的房间。她晚到了几分钟,我脱光了衣服在房间里等她。她一来,边解释说,她有事耽搁了一会。却突然看着全身赤裸的我,大笑起来,我有些莫名其妙,她说,“你呀,白得像去掉皮的冬瓜。”把我作这样的比喻,这是夸我还是骂我?但我知道我的白正在吞噬着我的雄性特征。不管怎样,能说出比喻的女人,而且是对我的身体作比喻,还是有些灵性的。我笑着对她说:“宝贝,来,就让白冬瓜来抱抱白雪公主吧!”

  那一次,我们做得格外投入,一号叫声不断,听我心里酥酥甜甜的,快感一阵高过一阵,正酣战之际,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老板打过来的。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慌乱,马上起身,用职业性的口气接听了老板的电话,他在电话的那头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会儿我正赤身裸体地与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女人在偷欢。事后,一号说我,“亲爱的,你真够沉着稳重,真是好样的。”我的心在那一刻,溢满了被赞美的幸福。每每我们做完之后,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我们便各自穿衣而起,心照不宣地离开了彼此。我回我的家,她呢,我不知道。也不想问,估计是有好去处的。在家里,在妻子的眼里,我是一个按时归家的好丈夫。倘若公司有事须加班或者是我不想那么早回家,我都会以应酬为由而告知妻子。的确,我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

  照理说,日子在情人和爱人的滋润下,应该会过得有滋有味。但很快我就觉得了不满足,还是那样一个原因——她们都不是处女。传说中女人一生那唯一的一点红我还是没见着。我开始了有意的找寻。

  还是在酒吧,或许是上天待我不薄,我是不是看起来帅气而儒雅?男人停顿下来,问我,高高大大的戴着墨镜的他,看起来确实有些蛊惑女人心。我点点头,我想这个男人的讲述很细腻,他该是一个多情的男人!男人狠狠地喝了两杯酒,又接着说。

  酒吧里的女人很好找,对于我来说。几乎没用什么招术,三下五除二就有几个女人和我上了床,却全不是处女,真让我大失所望。其中有个年龄看起来还小的,她说她才17岁,是个女服务生,没想到她的床上功夫一招一式都透着娴熟。哎,真让我对女人绝望!

  我不得不把目光转移到别处,世界何其之大?女子何其之多?何处才能觅得一处女呀?

  传言中,网络除了不能下载人民币,什么都能下载。我要找寻的处女目标能在这里实现吗?我姑且一试。我在一个白领情爱聊天室注册成了会员,起了个“愿者上钩”的昵称上线了,聊天室里很热闹,不久就有人和我搭讪。其中有一个名为“经济危机”的女网友引起了我的注意,几番交锋下来,我觉得她的言谈与她自己所说的情况是相符的,她说,她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家境贫穷,很难支付得起巨额的学费。我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些她的个人情况并提出了如果她是处女,愿意和我上床,我指的是做我的情人,我愿意承担她的所有开支。她有所犹豫后,最后同意了。

  我定了房间,就如同约一号一样,我见到了“经济危机”,我在心里给她起名二号,她的模样很清纯,眼睛忽闪忽闪的,小家碧玉的样子,很让人心疼,眉宇之间传情而传神,透露着她内心的忐忑不安。

  我震憾了!那一次我很柔情,很温柔。二号却是沉默的,不反抗也不迎合,但在做的那一刻,当我的手划过她年轻秀美的身体,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模样,我的心里尽是怜惜。更重要的是,我终于看到了女人一生那唯一的一抹红,听着她在下面大喊着“疼!”“好疼!”“疼死我了!”我简直要灵魂出窍了,我狂吻着她,那一刻让我销魂。没想到帮我实现得到处女目标的竟然是网络,我唏嘘不已。事后,我给了她2000元现金,那是我身上所带的所有现金。我对她说,“拿去花吧,我没别的意思。你的经济困难,我只想帮你!”她沉默不语,有些闷闷不乐,也没接钱。我帮她把钱放到了她的背包里。

[ 来源:瑞丽女性网   事实上我很想让她做我的长期情人,而且我会好好待她的。尽管我也会想,她遇上我是她的不幸还是她的幸运?在我看来,她确实是一个不错而又难得的女子。 可是,她却彻底地离开了我。自从我们第一次后,她就消失了。我找不到她,更没有她联系我的消息。她轻轻地来过,又轻轻地走了,带走的却是我深深的思念和牵挂。说到这里,戴着墨镜的男人脸峡有泪珠划过,“哎,偷情偷出感情来了也要命啊。”男人有些悲伤地说。我给他把酒满上,男人一饮而尽,又带着微醉的神情接着说。

  二号的彻底离去与消失,让我暗然神伤,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流浪的情人,流浪的情人最危险。自从拥有过二号之后,我就很少联系一号了,我们之间也就说淡就淡了,渐渐地没有了联系。当初是她拉我下的水,我就像吸毒一样,有了得有情人的嗜好。任何嗜好都是会上瘾的,有情人也是一样的。

  又是一群喝醉酒的朋友,在神吹女人,其中一个在说,他玩过的一个鸡床上功夫是如何如何的了得。让我的心蠢蠢欲动。而没有那方面经历的我,是插不上话的,只能似笑非笑地陪着大笑。我不想再这样,下次他们再神吹的时候,我也要成为一个知晓内情的人,我也可以插上嘴,就算我不插嘴我也知道那其实是怎样的一回事情。我也要体验体验一下这项社会存在的特殊服务。

  那是在一个声色场合,暗娼游动,当她问我需不需要特殊服务的时候,我打量着她,一身的青春,颇有几分姿色,我点了点头。我跟她进入了房间,我们直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果然是阅人无数的鸡,那方面的能耐就是超脱,厉害,差点让我招架不住。我气喘如牛,我极度欢娱。事后,她妖娆地笑说,我好棒,她只收我一半的钱。而她呢?对于我来说,给我带来了更多的性乐趣。所以,我一发不可收拾了,屡屡与她私会。后来,她甚至都不收我的钱了。

  但我就是毁在了她的手里。哦,还是那样,我给她起名为三号。没有碰过鸡的男人们啊,有一句话绝对是真理:做鸡的女人都很厉害,不厉害的女人做不了鸡。他妈的,有次她趁我没留意,从我的手机里查到了我妻子的电话,并以此来要挟和敲诈我。我不想失去我的妻子,只有任其割宰。急了的时候,我真想宰了她,却不堪设想这样的后果。再说,还不知谁会先人头落地,鸡们都他妈的是黑社会的一部分。

  到了这个地步,我不得不恨那个拉我下水的女人一号了。我到这里来除了猎艳就是找她。猎艳,那种忙里偷情的感觉让我如痴如醉。找她,她是个让我堕落和狂欢的魔鬼。我要找她算账,算账……

  男人的话语中明显的含乱不清了,明显地带着醉意,他说,美女,我跟你说这些是看你挺单纯和简单的,和这种五彩斑斓的背后是乌烟瘴气的境地格格不入,为了不使你深受其害,才告诫你的。你——可——要——记——住——了——

  最后几个字,男人说得吞吞吐吐,他的面前已有几个酒瓶喝得底朝天了。男人的电话响了起来,男人对我说,妻子在叫他回家了,说今天是他的生日,他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今天,就先回去了。

  我看见他摇摇晃晃地推开了酒吧的门,扬手招了一辆的士急驰而去。多好的妻子!多糊涂的男人!我冲着他的背影说道。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那家酒吧,我惧怕那五彩斑斓背后的乌烟瘴气。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