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直面失色的婚姻

时间:2009-12-24 14:51:18  

来源:中央电视台

  今年11月25日是第八个“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为了让更多的农村妇女知道在面对家庭暴力时,该如何维护自已的权益,从今天起,我们《生活567》栏目特意制作二期系列节目,欢迎收看。今天我们来认识这样一位农村妇女,她叫姜长华,在她15年的婚姻生活中,她整整受丈夫折磨13年。那她丈夫为什么要百般折磨她?她们的婚姻到底哪出现问题了呢?

  2007年11月6日 吉林省女子监狱

  她就是我们要找的姜长华。今年34岁,曾经是吉林省松源市乾安县广字村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看起来非常瘦弱的她,现在却是这里的服刑人员,提起往事,姜长华最想说的却是这样一句话:虽然我在这里蹲监狱,但我都比在家里幸福,我解脱了,我儿子也解脱了。

  她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牢狱生活对她来说却是一种解脱?那么在她的身上,曾经又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呢?
 

 

  1973年,姜长华就出生在吉林省松源市乾安县物字村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里,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在当嫁,在她20岁那年,她认识了比她小两岁同镇的男子张井文。

  同期声:经人介绍,他俩认识的。

  同期声;我没看上他。不过父母说他挺好,家里比较富裕。

  虽然姜长华对他有些不太满意,但是听从父母的劝说,姜长华还是和张井文结婚了。

  同期声:刚结婚时挺好的。

  据姜长华说,他们刚开始日子过得还挺好。一年之后,他们的儿子也出生了,姜长华在家操持家务,张井文承包土地种菜。他俩的日子过得让外人也很是羡慕。

  同期声:她老有能耐了,能干活,日子过得也好。

  同期声:当时我家里也富,别人家没有的,我都有。

  可是原本让外人还羡慕的幸福生活没维持多久,家里的生意就出现了一些问题。

  同期声:种地赔了,他就开始借酒消愁,总觉得自已压力好大。

  按说种地赔了点钱,这并不算什么,但是张井文却想不开,竟喝起了酒。不过妻子姜长华还是耐心地劝说起丈夫。

  同期声:我就劝她,种地赔了,咱明年再挣。

  但是家里的状仍旧没有好转,姜长华劝多了,丈夫也不爱听,显得妻子太唠叨。

  同期声:但是他这个人就是爱钻牛角尖,性格像女人。小心眼。

  本来赔钱心中就有怨气,再加上妻子这一唠叨,张井文这下可不得了。

  同期声:回来就一顿打,打得我这都受伤了。

  就这样,1990年,姜长华的好心竟然换来丈夫的一顿毒打,并且这还是俩人结婚以来第一次打架,姜长华这时该怎么办呢?
 

 

  同期声:我对这事不愿意给别人说,毕竟丈夫在外面也得有些脸面。

  就这样,姜长华开始了纵容丈夫的第一步。那么像她这样遭受丈夫打骂的情况,属不属于家庭暴力?如果妻子在第一次遭受毒打之后,有没有什么办法来遏制事情的蔓延呢?

  同期声:第一次遭受家庭暴力时应该怎么办?

  但是姜长华面对丈夫的第一次毒打,采取的是忍气吞声的办法,然而专家说,这样却最容易引发严重的后果。

  同期声:丈夫打过你第一次,她就会打第二次,这样的话一步步地发展。

  果不其然,姜长华的丈夫张井文酗酒更加厉害,然后就越发折磨起姜长华,这事时间长了,村里人都知道。
 

 

  同期声:他天天喝酒,没有一顿不喝的,喝完酒就精神不正常了,开始打。

  同期声:喝完酒就是手摸啥就打啥,顺手摸啥就来啥。

  虽然遭受着丈夫的毒打,但是姜长华却仍旧勤劳苦干,努力维持着这个家。

  同期声:他老婆是个好人,既能干,又能过日子。

  同期声:即使他再折磨我,我还是正常到地里干活。

  姜长华家里共有20亩地,由于丈夫天天喝酒不干活,所以家里的所有重担全部落在了姜长华的身上。即便这样,她每天还是在遭受着丈夫的毒打。

  同期声:打我,半夜起来打我,打得我浑身都是青的。家里的电视全摔坏了。

  同期声:王华的话,打她就是往死里打。

  已经被丈夫打成这样,那家里老人肯定知道,那老人有没有干预这事呢?

  同期声:我一回娘家,我爸含着泪就说,等他长大了就好了,所以我是一而再二三的忍。我也想能感动他,毕竟是原配夫妻。

  抱着能感化的心态,姜长华就继续忍耐着。但是丈夫会像她想像的那样一步步变好吗?

  同期声:孩子身上的伤都是他扎的,亲爹打亲儿子。

  同期声:有一次买狗,我儿子不同意就开始打我儿子的太阳穴。

  从此,姜长华更多了一块心病,她不光担心丈夫折磨自已,更要命的是,丈夫还在想尽各种办法来折磨自已的亲生儿子。此时,姜长华该怎么办呢?

  同期声:很严重的话就离婚。或者找妇联或村委会。

  但是姜长华怎么做了呢?我们首先来问问她找没有找这村委会来帮助解决呢?

  同期声:找到村委会了,但是农村这事他们就不管。

  同期声:说过,上我们这说过,我说他人不错,你别让他喝了。

  看来村支书也是抱着劝合不劝离的态度,但是姜长华有没有想到过离婚呢?

  同期声;毕竟你建立一个家庭也不容易的,还想着给孩子一个美满的家庭,再说带一个孩子走也是挺难的。

  同期声:妇女领个孩子能离就离吗?再说带个孩子,谁要啊。

  最后,姜长华听从了家人和村里人的劝说,但是她的宽容和理解能换来家庭的和睦吗?

  同期声:他俩天天干仗,天天打,那是没头。

  同期声:打得连邻居都不去拉了,去拉也没有用。
 

 

  就这样,姜长华在丈夫的折磨中一晃10年过去了,这期间,她也想到过用极端的手段自杀,甚至在2000年,她还曾下定决心要起诉和丈夫离婚。但为什么没有离成呢?

  同期声:都劝她离,可是她说舍不得孩子,我是离了,他就要杀我们全家。

  同期声:都起诉到法院了,他一吓唬说要杀我们全家,我妹心就软了。

  真怕万一自已硬要离婚,丈夫就要杀死全家,这时,姜长华也害怕了,无奈当年又撤诉回到了丈夫的身边。

  日子一天天过去,大家都以为姜长华和张井文的生活就这样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但是在2005年8月份的一天晚上,谁也想不到的悲剧却终于发生了。这场悲剧也直接将姜长华送进了铁窗生涯。

  同期声:这一个多小时,他喝了很多的啤酒。

  现在的姜长华还能非常清晰地回忆起那晚发生的事情。丈夫又像往常一样,喝酒之后把家里乱砸一番,然后对姜长华暴打一顿。

  同期声:我恨他,也害怕他,害怕他不知道哪一天会打死我,我辛苦攒的家庭都让他给砸碎完了。

  张井文在痛打妻子之后,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他躺下是呼呼大睡。这时,黑暗中的姜长华把儿子安顿在亲戚家里后,想到了自已这些年来所遭受的一切,原来非常胆小的她,心中积攒了10多年的怨恨一下子暴发了。

  同期声:杀完之后,我就想我这上路了,省得这一天天压力这么大,真死了,比活着都享福。

  第二天,姜长华主动自首,一个月后,姜长华被松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同期声:我觉得他妈做的对,受那种气是非人性的生活。

  同期声:如果我碰上这样的事,我也是这样做,那没招。

  同期声:她也是被逼的没招了,一时糊涂,那是女人的心里一点缝都没有了。

   姜长华已经入狱两年多,现在她的状况怎么样呢?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里,我们看到,改造后的姜长华,她的精神和心态都明显好多了。虽说在这没有自由,但是比起以前的生活,已经很有安全感了。不过,在这两年多的时间,她都没有见到父母了。她觉得挺亏欠他们的。

  同期声:昨不亏欠父母呢,父母把我养这么大。人家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咋不想她们呢。

  我们在行驶了近100公里,到了乾安县所字镇物字村,来到姜长华的娘家。姜长华的父亲在女儿出事之后,由于悲伤过度,胃癌发作,去年过世了。现在家里只有她65岁的老母亲,一提起这个女儿,当母亲的也是泣不成声。

  同期声:两年都没有见到我女儿了,咋不想呢,也想但是我又过不去,没钱坐车,腿又不好。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女儿了。

  姜长华说,她不光亏欠自已的父母,她觉得还对不起儿子。她的儿子今年都16岁了,这个没人管的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啊。
 

 

  同期声:想他穿没有穿暖,想着他有没有病,也没有人照顾,一想到眼泪就掉下来了。

  他就是姜长华的儿子张建华。自从父亲死后,母亲进监,他就被给养在舅舅家,后来在别人的帮助下,他就到这家干菜店里来帮忙。

  同期声:他在这干得挺好,就是性格有点孤僻。

  由于父母天天打架,所以张建华很小也就不上学了,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到母亲了,那么当年母亲亲手杀死了父亲,他会恨自已的母亲吗?

  同期声:想她,有时候睡觉的时候就想醒了。

  同期声:有时候做梦他就哭,咋不想呢,像我的孩子都有父爱母爱的,这孩子啥也没有,他能不想吗?

  虽然张建华年纪小,但是他也表示出对母亲的理解。他还说一定要好好干活,多挣点钱,等妈妈回来好好孝敬她。这时还在监狱里的姜长华,何曾想过当时的一时冲动竟会给自已和家人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吉林省松源市乾安县广字村这三间房子就是姜长华和张井文原来的家,本来三口的幸福之家,现在却是人去楼空。

  同期声:这就是她家原来的房子。有十多年了,出事之后,都给它变卖了。

  我们把姜长华在监狱里的生活场景放给她的老母亲看。

  老母亲哭泣。

  一看到两年未曾见面的女儿,老母亲无法控制自已的情绪。

  同期声:我看着她挺好,也不知道真的受罪没有,比在家里强,现在该睡睡,该吃吃,不也挺省心的嘛。

  姜长华还要在监狱里度过12年零9个月。等她出狱时,她年龄46岁。她母亲77岁。她儿子28岁。

  说真的,姜长华我也挺同情的,刚开始她是一个十足的受害者,可是为了孩子,为了家庭,她一忍再忍,最后发展成为以暴制暴的施暴者,难道她就没有别的出路吗?一旦广大的农村妇女,再遭受类似的家庭暴力时应该怎么办呢?我们再来认识这样一位服刑人员。
   她叫梁淑华,今年47年,是吉林省永吉县草庙子村人。她也曾经是遭受丈夫暴力的受害者,但是与姜长华所遭受的肉体折磨不同的是,梁淑华更多的是遭受丈夫的性虐待。

  同期声:晚上他每次喝完酒回来,把我拉起来,折磨够了,再睡觉。有性虐待。

  而专家说,这也是家庭暴力的一种形式。不过她也像姜长华那样,在遭受丈夫20年的折磨之后,最后用斧头砍死了丈夫,现在被判处无期徒刑。而在监区里,我们也见到了很多类似这样的犯人。她们却都有这样的共同点。

  同期声:一是没文化,二是特别胆小,怕事,特老实的那种。

  可是偏偏这样的农村妇女为什么能走上犯罪道路呢?她们原来在遭受家庭暴力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过用其它的办法呢?
 

 

  同期声:找村支书,他们都不管。找法院也不知道,没进过城市。

  同期声:农村妇女就像奴隶一样,下地,干活。

  同期声:就忍着,农村妇女挺顾面子。说出去好像觉得不好。

  看来,忍气吞声或者不知道找谁解决问题等原因,使她们越来越严重的

  遭受家庭暴力。目前,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里,类似像姜长华,梁淑华这样,遭受家庭暴力而犯罪的比例还是不小的。

  同期声:全监狱,家庭暴力犯罪占全监区的24%,她们家庭暴力的主要原因是感情问题或者是家庭琐事。

  据全国妇联统计,我国去年遭受家庭暴力的农村妇女达15%。在吉林,山东,山西等省女子监狱里,10%的女性犯罪与家庭暴力有关。她们往往都是从受害者而变成施暴者,那么她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避免类似悲剧的再次发生呢?

  同期声:专家答案,可以离婚,并且还要注意收集证据。

  此外专家也建议:还可以拨打110电话,公安部门的出警记录也是可以作为证据的。

  目前,全国有3.9亿户家庭,每年约有40万个家庭解体。其中由于家庭暴力而导致离婚的已经占到四分之一。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么夫妻相处有没有什么秘诀?有没有原来曾经有过家庭暴力的家庭后来又和好呢?我们再来认识这样一位农村妇女。

  她叫乔淑芝,今年45岁,她刚结婚那会,丈夫也是天天折磨她。

  同期声:他要骂我,我就急眼,我们俩就干仗。前几年总打架。后来乔淑芝一方面找村里干部到家里说合,另一方面也尽量少唠叨丈夫,处处宽容理解他。果真情况还就有变化呢。
   同期声:后来也就理解对方了。一讲就和气多了。

  现在乔淑芝和丈夫已经在一起生活了25年,夫妻俩也很少闹矛盾,丈夫在外打工,乔淑芝在家里开了个小卖铺,年收入近3万元。那夫妻相处得有什么样的秘诀啊?

  同期声:两人人就得相互理解。他在气头上的时候,你不吭声,你生气的时候,他不吭声不就行了。

  同期声:夫妻相处就得互相理解。相互忍让。

  这人不都说嘛,这夫妻相处还真得是一问学问,两个要想把这家庭维持下去,想生活得好点,这就得相互理解,相互宽容,尽量占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不过话也说过来,一旦种种办法都不奏效,如果丈夫还是打骂自已,一方面要注意收集好证据,另一方面那就坚决离婚,重新再寻找自已新的幸福。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