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借住我家的女孩意外怀孕了

时间:2009-12-28 15:26:57  

来源:瑞丽女性网

  就像《新结婚时代》里的某些片断,恋爱初期面对Chris时,我常常很不懂事地表现出一种所谓优越感。

  口述者:邵诚男 32岁 大学教师

  我曾是怀抱着梦想来到上海的千千万万“新上海人”中的一个,大学毕业、考研、留校,经过多年努力后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大学教师,当然也就顺理成章地留在了这座城市。 不过,我并不能算是“白手起家”———远在北京的父母当初给了我丰厚的“留沪资本”,在我大学还未毕业时便在上海置下了一套房子。只是作为独生子,我仍然背负着沉重的全家人的企望。

  (情人节前一天晚上,邵诚一连发了好几封E-mail给冬尔,急切地要求面谈。“满街的鲜花都快要把我逼疯了……”这是邵诚每一封E-mail的开场白,他说自己眼下可谓进退两难,留在上海只怕躲不过无处不在的恋爱回忆,若是回家却又不敢面对父母的关切。)

  把家让给了初恋女友

  在认识Chris以前,我曾经有过一段很富有浪漫色彩的初恋。昀儿是我初中时代的同桌,青涩懵懂的感情贯穿了我俩相识之后的整个学生时代。大学毕业后昀儿在我的鼓励下也来到上海,并且住到了我家。但也许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与昀儿的“同居生活”始终是百分百纯洁的———昀儿总说,她想把她的第一次留在婚后,我尊重她,所以我们从未突破“界线”。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段感情因此而完美,毕竟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渐渐地,彼此的所有优缺点统统暴露在了对方的眼皮底下。昀儿不再像以往那样温柔,她成了个“强势”的女孩,大到工资奖金小至电视机遥控器统统都要由她掌控。无数次争吵冷战之后,2005年春节过后,我终于向她提出了分手。

  昀儿对此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冷静,她爽快地答应分手,却也同时提出条件———当初她是为了我才来到上海,而且在此地除了我便没有其他朋友,所以她仍然要求暂时住在家里,直到她找到合适的地方。我答应了,并且很快另租了套房子搬出去,把家让给了昀儿。

  我成了“上门女婿”

  失恋带来的伤痛远不如想象中那样汹涌,这当然要归功于Chris的及时出现。现在回想起来,我几乎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爱上Chris的,毕竟她与我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Chris虽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女孩,可她在一家小医院当护士,学历不高收入微薄,家中还有下岗多年的父母。

  但是随着交往的深入,我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我们看电影、逛街、聊天,从牵手到接吻,每一次约会都是美丽的回忆。可就像《新结婚时代》里的某些片断,恋爱初期,面对Chris时我常常很不懂事地表现出一种所谓优越感。那时Chris很迁就我,可我实在太骄傲了,始终没能体会到她的一片苦心。

  那年国庆长假,我把Chris带回了北京。那一路上我都有些忐忑,担心会遭到爸妈的强烈反对———两地文化差异再加上家境差异,都可能成为他们反对的理由。

  完全出乎意料的是,爸妈对Chris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爸爸成天开着车带Chris四处转悠,而妈妈送给她的礼物塞满了两只拉杆箱。全家乐融融的情形让我感动万分,那时候,我恨不能马上在父母的祝福中把Chris娶到手。

  回到上海以后,Chris又带我见了她的父母。我这才发觉自己原先对她的家庭持有了太大的偏见———她的父母虽然不成功,却是那种朴实、诚恳的上海人,努力经营着自己的生活。

  两个月后,我住进了Chris家,成了一个“上门女婿”。(《新结婚时代》不只一次地在邵诚的叙述中出现。邵诚说自己认认真真地将这部连续剧看了好几遍,发觉其中好些片断都曾经机器相似地发生在自己与Chris身上,只不过男女主角换了个位而已。“那时候昀儿早就从我家搬了出去,但北京有个表妹来上海找工作,我便把家又借给了她。”邵诚突然又冒出了那么一句话,让人一时摸不着头脑。)

  她不再像以前那样迁就

  同居的最初几个月是甜蜜温馨的,但是渐渐地,矛盾还是暴露了出来。也许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关系,我总是乱放东西更不爱做家务;而Chris很看不惯这些,常常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冲我唠叨。当然,每次的结果总是我认错,然后我们和好。

  直到有一天,任我怎样认错,Chris都铁了心地要与我分手———那天在我的移动硬盘上,Chris发现了我和昀儿在分手后的一次聊天记录,大意是昀儿要把家里钥匙还给我,而我则顺便邀请她吃饭。按照时间推算,那时我已经与Chris恋爱了。

  这下可惹恼了Chris,那天晚上出奇地冷,可Chris硬是把我赶出家门,后来又坚决提出分手。我觉得冤枉,只好搬出妈妈当救兵。妈妈在长途电话里好说歹说,Chris这才看在她的面子上原谅了我。

  我们重新住到了一起,但是感觉却已经完全不同了———Chris不再像以前那样迁就我,而是常常为了些莫名其妙的小事使性子。以前每逢轮休,Chris总要去家附近的车站接我,风雨无阻;现在我若是不能准时出现在她的医院门口,她必然会大发脾气。以前我深夜打游戏上网,Chris始终陪伴左右;现在她不但每晚同时“霸占”电脑和电视机,还时不时差遣我“端茶送水”……

  我感觉自己已经在这场恋爱中丧失了主动权,即便如此,Chris仍然整天责怪我对她不够上心、对她的家人不够礼貌。但是在我看来,我俩感情的症结并不在此,而是“门不当、户不对”导致了我俩在很多看问题的角度方式上都有不同。

  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为她好才提出那些要求的,无奈她总要把我的好心往坏的方面想。例如我总是希望她好好读书,可她却认为那是我看不起她的借口;我觉得两个人吵架最重要的是沟通,可是她每次生气,都会好几天不理我……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我这人比较内向,有时候嘴不够甜,但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不知道感恩的人!”说到这里,邵诚显然是觉得委屈了,语气略有些激动,不过很快也就平静了下来。“也许,是她的自卑心理在作怪吧,但是,我的一片好心到底要怎样表达,才能换来她的理解呢?”平静下来的邵诚苦着张脸,表情有些难看。)

  要道歉为时已晚

  然而最终导致我与Chris分手,完全是因为几件意想不到的小事情———

  今年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与Chris约好了下班后一起看电影。但是那天,一直借住在我家的表妹突然打来电话,哭着告诉我她意外怀孕了。我气懵了,赶紧跑去家里接了她就上医院,竟然忘记了要给Chris打个电话。事后Chris发了好大的脾气,我小心翼翼地哄了两天,这才见到了她的笑脸。

  可没过几天Chris突然又想出了花样,心血来潮地要到我的家里住上几天。我被她缠得没辙,只好让刚做完手术的表妹收拾行李住到别处,然后将Chris接到了家。无奈Chris仍旧不满意,嫌床铺被表妹睡过不干净,嫌家里太脏没人打扫,唠叨了一通竟然转身一个人离开了!

  这下可把我给气坏了,当Chris再次提出分手时,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冷静下来后我有些后悔,连忙打电话去道歉。可惜为时已晚,第二天中午,Chris就把我在她家的所有衣物和我以前送她的所有礼物全部打包退还给了我。

  她还在里面留了张纸条给我,说和我在一起就像提前步入婚姻一样没有了激情,再没有谈恋爱的感觉!(“我当然也知道男人要大度、要宽容,可是……我真的很怕无休止的吵架,就像以前与昀儿,最后不还是落得分手?”突然又提起昀儿,邵诚显得有些伤心,眼圈迅速地泛红了。)

  与Chris分手以后我也想过回北京,但爸妈总唠叨着要我带Chris回家过年,然后邀些亲友办个订婚酒———这叫我如何敢回家?可上海的每个角落又处处留存着恋爱的回忆,想躲都躲不掉。如何面对失恋的大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到了自己身上,我就一点也做不到呢?

  新“购物”时代

  最近几个月尝试了几宗网上购物,有惊喜,也有失望。略有体会,那就是有些东西是需要试了以后才知道究竟合不合适,这些东西对个体而言的好坏,与其本身的质量、看上去的优劣以及卖家的信用度,是没有太大关系的。

  婚姻和购物的发展史进程恰恰相反。过去结婚是“网上购物”,看的是父母及门第(卖家的信用度),凭的是媒妁之言(图片及描述),而且一般要先送聘礼(款到发货)。由此常常引发和网上购物一样的消费纠纷或者争议,即上当受骗以及退货困难。现在结婚则是“门店购物”或者“庙会(比如中山公园超级相亲派对之类)”,像买鞋子似的不但要翻来覆去地观察,通常还要穿上试试。

  胡适先生有言,自古成功在尝试。恋爱以及那些“纯洁”或者“不纯洁”的共同生活,都是对彼此的尝试。在这个过程中,为了长远的心脑健康,一个眼神就会导致心跳及呼吸加速的陋习会逐渐改掉;为了方便交流,原先隔在彼此之间的毛玻璃也会日益融化;为了分担风雨,原先漂浮在太空的大脑也要返回各自的颅腔。

  此时此刻倘若你们还有一起走下去的决心耐心以及信心,那才是值得恭喜你们的时候。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