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夫妻之间

我与N个未知女人争夺丈夫

时间:2009-12-02 10:12:44  

来源:瑞丽女性网

  倾诉人: 羽美(化名)女32岁

  采访时间:2007年4月13日

  采访人: 本报记者 岳钦 实习生 皮 琼

  羽美说,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女人。 身体健康的双亲,聪明可爱的儿子,事业有成又温柔体贴的丈夫。然而,这却不是她的世界真实的样子。羽美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忧伤。

  我曾是幸福的全职太太

  我的丈夫叶明(化名),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的爱情虽算不上轰轰烈烈,但也充满了平淡中的幸福。我爱叶明,不仅因为他长相出众,更因为他是一个很有才华、很有上进心的男人。叶明的种种言行也在向我证明,他同样爱我。

  25岁那年,拿着不多的存款付了一套两室两厅房子的首期后,我们结婚了。因为手头太紧,我们的婚礼一点也不隆重,但是我很幸福。因为叶明在婚礼上当着所有人对我承诺,他会一辈子对我好。那时我以为,我得到了一生的幸福。

  叶明的聪明和勤奋,令他很快在众多业务员中脱颖而出,老板开始重用叶明,我们结婚不到3年,叶明就成了业务部的经理。看着叶明的成就,我幸福地认为是自己有眼光,选对了潜力股。

  叶明升职以后,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叶明常常说:“你那么辛苦也没赚多少钱,还不如回家当全职太太好了。”听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点甜蜜,但却没有一点动心。我习惯现在的生活,工作虽然累一点,但很充实。我的工资虽然不高,但却能证明我的社会价值。我不想太依赖叶明,我希望保持自己的生活圈子。

  我怀孕了,反应很强烈,叶明又提出了让我当全职太太的要求。为了能更好的照顾我,他还把我的父母从老家接到了海口。这一回,我没有坚持,而是带着幸福的心情,当起了全职太太。

  幸福在一点点溜走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以为自己最幸福的时候,幸福却在悄悄溜走。

  为了不影响我和孩子,叶明主动提出,从我怀孕到孩子半岁,我们分房睡。当时,我还为叶明的体贴而感动。孩子半岁以后,我和叶明再次同房的时候,我们之间竟然少了些当初的情愫。我发现他经常会发信息发到半夜。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说,是公司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

  这样的话说多了,又有谁会去相信呢?可是不管我怎么问,他的答案都是一样。

  有一天,他从外面回来,就急着要洗澡,顺手把手机和衣服一起扔到了沙发上。事情往往真的就是那么凑巧,他刚进去,手机短信就响了。我顺手拿起手机看了看。一个女人的名字和一条暧昧短信映入我的眼帘。我心头一紧,调出他以前的短信查看。这个女人发来的短信几乎每天都有,而且不止一条。拿着手机,我瘫坐在沙发上,脑海里一片混乱。

  叶明洗完澡出来,我拿着手机让他给我一个解释。叶明愣了一下便笑了,他说那只是同事之间的玩笑。傻子才会相信,一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女同事会每天跟他开这样的“玩笑”。“既然你不肯说实话,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爸妈,让他们看看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听了我的话,叶明慌了,他求我原谅他,保证会跟那个女人马上断掉。

  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那样我和他都没有面子。看他态度诚恳,我原谅了他。

[ 来源:瑞丽女性网   孩子周岁以后,叶明总说公司有事,不回来吃饭。渐渐地,叶明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在外人面前,叶明还是像以前那样对我体贴有加。但在家里,我们相处、聊天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我开始觉得,我越来越不了解这个我认识十几年的男人。我已经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算不算幸福。

  “幸福”的背后是满身伤痛

  有一次,我的手机没电,顺手拿起他的手机给我父母回电话。刚挂掉电话,一条短信进来,我正要打开看,他一把抢回了手机,还很凶的对我说:“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要看我的手机!”上一次的阴影又回来了,我气得追问他,是不是哪个女人给他发的短信,为什么我不能看?其实,我不是那种喜欢查老公短信的女人,但我不能忍受他因为一条短信对我发那么大脾气。那一天,我们大吵了一架。

  闹到最后,我提出了离婚。见我真的生气了,叶明又开始乞求我的原谅。他承认短信是他们公司新来的一个女孩发给他的。叶明提到了孩子,叶明说如果我真的跟他离婚了,孩子还这么小,该怎么办?一想到孩子,我的心就软了,我再一次原谅了他。

  叶明并没有改,为了一个我不知名的女孩,我们吵了一次又一吵。到后来,争吵渐渐变成习惯。只不过,我们都是爱面子的人,我们的争吵只在家里,在外人面前,我依然是他温柔贤惠的好妻子,他依然是疼爱我的好丈夫。我们都在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幸福。没有人知道,我在“幸福”的背后,与N个未知的女人争夺着一个男人。

  离婚真的好难

  真正让我对他忍无可忍是在去年过年之后的一天。他一夜未归!我坐在客厅流泪到天明。

  第二天,他回来了。我问他做什么去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家?他无视我哭肿的眼睛,只淡然的说了一句:“和一个女人开房去了。别那么在意,我只是逢场作戏。”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觉得天都要塌了。这就是我爱的叶明吗?这就是我苦苦维持的“幸福”吗?

  这一回,我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默默地走回房间,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叶明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但不到一分钟,他又突然反悔了。叶明含着泪求我再原谅他最后一次,他说爱的只是我一个人,对其他女人只是逢场作戏。叶明又拉出孩子作挡箭牌,他说儿子太小,在一个单亲家庭中长大会对孩子的将来有影响……他分明知道儿子就是我的软肋,为了儿子我又一次妥协了。

  原以为经过这一次以后,叶明真的会改。可事实告诉我,习惯了“逢场作戏”的男人,已经不会再珍惜妻子的真情。现在的叶明,已经不是我爱过的叶明了。对于这个喜欢并习惯于“逢场作戏”的男人,我再也爱不起来。

  我好茫然,我实在不稀罕甚至很痛恨这种虚有其表的“幸福”,它让我伤痕累累,可是我却没有办法真的放手。如果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在儿子眼中,尽管爸爸很忙,但我们是幸福的一家。我已经受伤了,我又怎么忍心打碎儿子心中的幻影,让我心爱的儿子也受伤?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