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妈咪心情

暴雪肆虐呼吁心理干预

时间:2010-01-11 14:32:52  

来源:京报网

   期待、焦急、无奈、麻木、茫然,等待回乡的人脸上的表情,如同天气一样,变幻无常。

  大面积的雪灾已持续多日,列车一次又一次晚点,平时只走十多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却要走上三四天时间。无论是等待还是行走,都将面临不可预知的变数。 无数人由此陷入了焦虑之中。

  焦虑 抑郁 不安

  雪灾面前的心理煎熬


  据报道,1月30日,杭州火车站的地下临时候车室里,一名年轻的小伙子表情狂躁,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吓得周围候车的人们纷纷避之惟恐不及。工作人员上前了解情况后得知,这位小伙子要赶回老家结婚,2月1日就是大喜的日子,没想到天气突变,在候车室里滞留了好几天。眼看着没有希望赶上婚期,小伙子急火攻心,终于出现了问题。

  1月29日,一名滞留火车站多日的女旅客试图强行闯关入站被拦截,竟挥手打了一名执勤武警一巴掌。

  1月28日,从厦门开往重庆的K336次列车,在江西、湖南段共滞留了14多个小时,列车出现严重断水的情况。由于空调车的窗户是密封的,车厢内人又非常多,里面的空气异常憋闷。10号车厢的一名男性乘客突然精神失常,在车厢内抛撒人民币。

  旅途中的人心情焦虑,守候亲人回家的人们也备受煎熬。

  在北京西站候车室里,一名面容憔悴的男子正在接电话,他不停地摇头并说着:“还不知道啊。”挂掉电话后,他苦笑着告诉记者,这是家里打来的电话,今天已经打了十多个了。

  在北京市朝阳区一个理发店里,老板告诉记者,店里的小工王艳25日坐火车回老家衡阳,现在还没到家,手机又打不通,她妈妈都急疯了,电话里哭着喊着跟他要人。

  在一些受灾城市,极端雨雪天气在影响着人们生活的同时,也考验着人们的心理。在北京上学、老家在湖南的赵伟对记者说,他的家人告诉他,“早上一起来,呼出一口气,发现被子上结了一层薄冰”,“水管子全冻住了,洗澡成了一种奢望”,“还要随时做好停电的心理准备”。看着天气不见好转,赵伟的父亲今天又到米店里扛了一袋大米。

  关怀 问候 鼓舞

  政府应唤起民众的精神力量

  “在心理学中经常会讲到一个概念,就是抗逆力或者心理弹性,它指的是个人面对生活逆境、创伤、悲剧、威胁及其他生活重大压力时,要具有一种良好的适应能力。显然,暴雪是一个突发的复杂事件,人们因此出现紧张、恐惧、沮丧等情绪都是正常的。”中国社会心理学会副会长时勘说。

  根据最新的天气预报,未来几天的天气并不能很快好转。“在这个困难时期,提高广大民众对于政府的信任和战胜灾害的信心至关重要。”时勘说,由于恶性情境的反复刺激,人们的抑郁状态可能导致心理麻木、自救意识薄弱,一旦灾情加剧,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那么,该如何安抚民心,消除公众的焦虑心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认为,政府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有所作为:

  “首先,政府要向民众传递有关灾害的正确信息,对于救灾信息尤其要及时披露,比如说,对于被困在铁路上的群众,应该随时告诉他们解救工作的进展情况;

  “其次,政府要充分利用现代化媒介消除民众中的恐慌情绪,比如利用手机短信向灾区民众表达问候;

  “另外,政府有关领导人应该多出面,多表态,同时深入灾区鼓舞民众的信心。”

  实际上,从中央到部委再到各省,各级政府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当温家宝总理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受灾最严重的长沙、广州等地的火车站时,许多人为之感动。一位亲历现场的旅客说,当总理向大家致歉时,他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之前那些一肚子牢骚的人,都不再乱七八糟地叫嚷了。

  1月26日上午,在深圳银湖客运站,广东省委和深圳市委的一些领导亲自为外来劳务工送行。

  在浙江,省委领导来到车站候车室、滞留旅客临时安置点,慰问滞留旅客,详细了解农民工返乡目的地、在何处打工、是否愿意留在浙江过年等信息,并安慰旅客耐心等待,会妥善安置好大家的基本生活。

  依靠 寄托 希望

  基层人员行为直接影响民众信心

  政府的种种关怀之举,赢得了人们的认可,但也有市民表示,“希望更多的基层政府人员能采取更为具体的措施安抚群众”。

  中国人民大学行政法教授杨建顺认为,相对来说,政府基层工作人员的所作所为,可能是民众精神动力更重要的来源。“基层工作人员直接与民众相接触,他们的表现民众全都看在眼里。对于灾区民众来说,他们就是党和政府的化身,他们的表现如何将直接影响民众抗击灾害的信心,他们要代表政府给予灾民们一种依靠、一种寄托、一种希望。”

  杨建顺说,1月27日发生在湖南省株洲市的“政府各部门齐心合力救助孕妇”事件,就是个很好的例证。

  1月27日中午,株洲市下岗职工王先生拨通了“119”,向消防指挥中心求助。他身怀双胞胎的妻子可能早产,如果不转到省级医院,母子生命都会出现危险。然而连日来的严寒天气,让通往长沙的道路全部冰冻,医院的车辆无法送人。株洲市消防支队迅速出动了一台抢险救援车,交警调来警车协助开道,当地医护人员陪同前往……这艘“生命之舟”在历经75公里行驶3个小时之后,终于“挪”到了长沙。

  “这一事件,毫无疑问将令当地因为灾害而惶恐的民心大大安定。在灾害来临时,需要唤起人们一种同舟共济、大无畏的精神,这样才能充分调动各种资源,灵活运用各种机制去对抗灾害。”杨建顺说。

  1月24日,在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法院,也发生了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情。

  立案庭副庭长徐奕一早来到办公室时发现停电了,之前他已通知一起交通事故案的双方当事人前来开庭,但一般来说法庭光线太暗是无法开庭的。看着站在法庭门口冷得发抖的当事人,想到躺在病床上因车祸成为植物人的受害者还等钱治病,徐奕决定点蜡烛开庭。

  一幅神圣而庄严的画面出现了:徐奕和两名陪审员、书记员点燃了7支蜡烛,摇曳的烛光映射着挂在墙壁上的国徽和审判人员们肃穆的面容———庭审就此开始。

  这次开庭一共进行了两个小时。停电导致电脑不能使用,书记员用笔记下了整整5页庭审笔录,双手被冻得通红。

  “这些事情虽然很小,但能让民众切实体会到温暖。这样的事情多了,就能对民众情绪的安抚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姜明安说。

  条文是死的 宗旨是活的

  虽无规定心理干预也应融入应急

  应对民众的心理危机,除了政府部门及时采取安抚群众的措施之外,我们的法律制度在这方面是否也有相关规定?

  记者从参与制定突发事件应对法的专家那里获悉,在讨论该法时就有人提出,法律中的保障措施主要集中在物质方面,应该专门设立“心理干预”或“心理整治”的章节。

  “如果要在一部法律中设立具体的当灾害来临时如何消除人们的焦虑和恐慌情绪的条文,有一定难度。从法律制定的角度来说,一般是站在原则性的高度进行规定。”姜明安表示。

  “突发事件应对法的条文是死的,但宗旨是活的,法律没有涉及的地方就需要人性来填补,将法律的宗旨最大化地融入到人性之中。”杨建顺说。

  截至记者发稿时,湖南、湖北、贵州、广西、江西、安徽、广东的灾情和滞留问题依然严峻。在电视台记者航拍的京珠高速公路衡阳段的画面中可以看到,公路、桥梁上排满了货车和客车,一些交警手提暖水瓶穿梭在车龙之间。对此,姜明安表示,身陷灾害中的民众不仅期待政府的物质帮助,更期待“心理干预”,期待政府给予他们更多法律之外的人性关怀。

  一些地方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1月30日,杭州市卫生局、杭州市心理危机研究干预中心启动了春运滞留农民工心理援助行动。首批22名心理学专家与咨询师组成的志愿者团队进驻农民工临时候车场所,开展心理危机干预与援助。

  杭州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的主任医师傅素芬参加了这次行动。她说,她碰到了一对在义乌打工的夫妇,手中的车票是1月28日的,回昆明的车次取消后,他们就一直在火车站等。跟他们一聊,这对夫妇就哭了。傅素芬一边给他们递纸巾,一边听他们倾诉。等他们诉说完后,傅素芬就和他们商量处理办法:赶快退票,如果在浙江有亲朋好友的话,请他们帮忙,同时也让夫妇相互照顾,并建议他们到外面走一走。

  傅素芬说:“我到他们中间去了解情况的时候,很多人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对他们有什么实质意义上的帮助,但他们还是非常愿意说,他们需要这么一个宣泄的途径。”

  “除了安抚旅客,一线救灾人员也需要一定的心理关怀。”时勘指出,很多处在抗击暴风雪一线的工作人员,已经连续多日缺乏休息,严重的生理疲劳、高强度高压力的体力劳动、未知的风险以及大量的情感付出(安抚旅客),将可能导致这些人出现心理枯竭(工作倦怠)的症状。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