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妈咪心情

一个中年女人的“自我”

时间:2009-12-02 10:37:48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我为什么强调“自我”,是因为过去九年,我的女儿果儿长了九年的时光中,我的身心都奉献给她小人家了。我没有我了,变成了我们,时时刻刻为她分泌着她需要的物质和精神的营养。

  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感受到我自己了呢。 应该是从我上月生病开始。

  上月中旬,我患了重感冒。本来就没指望老少两人会多关心我,但心理上还是有点期盼,就像中年妇女期盼恋爱,虽说不切实际,但思维里还是有点蠢蠢欲动——但现实就是现实,果儿一看我病了,没有带她耍的指望了,马上缠上她爸,要爸带她吃大餐。

  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我,爷俩礼节性表示了关心——比如倒一杯水,把放在远处的药搁到床头来。然后问我去不去。他们形式走过后,就兴高采烈把门一碰,手牵手走了。门的震动声不大,但我似乎感觉到我的脸也被震得抖了。其实是心被震到了。我被抛弃了,虽然时间也就两三个小时,但性质同漫长的人生一样。

  在病榻上的人很敏感,但思维却接近本质。我开始思索自己。

  可能就从今年开始吧,果儿的独立性更明显了,嘴里不再像小时候,妈妈长妈妈短;现在呢,两句话不对,嘴里吐的就是刺你生痛的冰渣子。而再等几年,到她青春期的时候,她保管吐的就是小李飞刀。这时,你发现,她的喜怒哀乐,她的人生是她自己的,跟你没什么关系了。我感到了震撼。既欣慰又失落,五味杂陈,自我也许就从这时慢慢潜了回来。

  在周末我决心做做自我。我给果儿的好伙伴打电话,让孩子走了。家空了,心却活了。我睡了个长长的懒觉。起床后拿出冰箱里冻好的洋葱水饺,来到一家我熟悉的小餐馆里加工。要了碗刚起锅,滚烫的荷叶稀饭,就着拌了风味作料的自家的放心水饺,滚到肚子里去的是热和烫,像鸽子扑通扑通从身体里窜出来的是好心情。

  餐后,我悠悠晃晃来到一家小美容店里,舒舒服服的躺下了。美美睡了一觉。醒来竟是黄昏了。我伸了个大懒腰,打了个大哈欠。这也是自我的一部分。当然是中年的自我。少女的自我断然不会把动作的幅度拉这么夸张。这是小姑娘的好,也是小姑娘的约束。所以中年的自我自有中年的豪迈在里面。看过荷花没有,羞羞答答,含苞待放,在风中的颤栗都是矜持的。而长满了莲子,做了母亲的莲蓬就不同了。细细的秆子上顶着硕大的头,远看蓬头垢面,近看臃肿呆笨。我现在有点像风中的莲蓬。但这又何妨,一个人的前二十年和后二十年,如同荷花和莲蓬,一个用来插在花瓶中审美,一个用来熬粥去热、清火。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用处。

  拖着满足的身体回到家,听了音乐,吃了昂贵的以前舍不得吃的蛋糕,散了步,还看了会儿小资的书。夜已深,我最后坐到了电脑旁,码起字来。多好的称呼:码字。网络化、时尚化。就这三个字打出来,也预示着——有着时代感,没有被时代抛弃。“自我”中年模式就这样如大理石般的质地呈现在眼前!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