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妈咪心情

肉体出轨是饿精神出轨是馋

时间:2010-01-14 14:32:58  

来源:瑞丽女性网

  记得看了李安《色·戒》之后,我说了一句特别惊人的话:看来,张爱玲说得对啊,通向女人的道路是阴道。

  众人皆失色,我倒觉得这话得到了印证,王佳芝为了破处女之身,忍受了疼痛,跟了易先生之后,才知道女人的欢愉原来是这样的,她后来甚至贪恋他的性。

  最后两个字“快走”分明是因为性而生了爱情,因为爱情而不舍了。

  所以,肉体的出轨是更可怕的东西。

  特别于女人而言,从古至今,人们把身体看得极其严重,小说中总有这一句,被男人睡了之后,又委屈又悲哀地说:我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

  我觉得这女人的无奈,是因为把肉体看得这样重。

  不是吗?我一个女友,酒醉后和从前的初恋情人有了一夜情,结果总是觉得对不起丈夫,于是,说了实话。

  她其实不过是酒醉,不过是忽然想起了青春,那也不行!丈夫二话没说,一个字:离。

  她说,我爱的还是你啊,哭了又哭,求了又求,丈夫也哭,可究竟不能容忍,只说了一句大实话:我一想到你的身体让别的男人沾过,便立刻不行了。

  亦有一女同学,与男人搞精神之恋,柏拉图,而自己家庭也维护得十分圆满。

  她有自己的道理:我把精神给了另一个人,把身体给自己丈夫,于女人而言,还有比身体更重要的吗?

  古代有女子失身,立刻就会被沉塘,家族都不容。如果寡妇和人私通,则被打上一辈子的烙印。

  陈丹青在《多余的素材》里说当年的知青,如果被逮到和人私通,就要请全村人喝鸡汤,看到哪个女子正在给鸡褪毛,或者听到谷场里有婆娘在说谁谁请喝鸡汤了,那是要羞死了。因为听说鸡汤可以去邪气,而撞到男女之事是撞到了鬼气的,不吉利。

  可见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性事总是充满了恐怖与诱惑,陈丹青说,“我多么盼望捉奸捉双,不为道德,也不为性与好奇,只因饿与馋。”

  那么,肉体出轨是饿,是饭,不吃不行;精神出轨是馋,馋了,可以看一看,说说话,聊聊天,有一个与之相通的人总是好的,但不一定要吃,不吃饿不死。

  饿与馋这个问题,非常哲学,用在男女情事上,用于肉体与精神上,非常让人觉得痛快与妥当,想直接肉体出轨的,多半已经饿到难忍,所以会有嫖和强奸犯。

  但肉体的出轨又是这样不能忍,想想吧,在肉体片刻交融的刹那能不爱?

  什么都可以做假,肉体骗不了自己,就像王佳芝,她是在一场场性事中爱上了易先生,那销魂的表情,怕是让人不能忘记。

  所以,我能原谅精神出轨的情人,男男女女,在江湖上混,谁没有赏心悦目的人?

  暧昧的好处在于只是眉目传情,身体是最后的防线。而肉体上有了纠缠,一般很难分得开了,上了床,就忘不了,这是传统的规律。

  女的要男的负责,男人更是如猫儿吃鱼,有了这次,必定想那次。

  《花样年华》里,一对肉体之恋,享受鱼水之欢,一对精神之恋,梁朝伟和张曼玉演绎得深情唯美,惹得男男女女都想尝一尝这精神出轨的美,因为如此甜蜜又如此惆怅。

  但到了最后,剩的也不过只是一场破碎的风月,精神出轨遇上现实世界,终究绝大多数都是要化成那了悟后的一声叹息。

  还记得接过一个读者电话,她哭诉这男人如何占她便宜,说占有了她3年,到最后说走就走了。

  我问她,你是留恋他的情还是他的身体?她一愣,给了我一个让我有些吃惊的回答:他的身体。

  她说,他的身体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我好像被侵略了,好像一座城,城里只住着他一个人。

  看,这就是身体的魔力,她甚至想念他身体的味道,进而再爱上他。

  女人总是这样感性,如果选择出轨,她多半会选择精神,因为更接近于爱情和女人的特质。

  男人呢?可能会选择肉体,因为更接近于原始和性本能。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