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心存偏见婆媳僵局难以打破

时间:2009-12-09 16:58:29  

来源:解放网-新闻晨报  

  ●“一个淡淡的惆怅的女孩想同远方的你说说话。”他和她的千里姻缘就由交笔友开始了。

  ●婚后,惯受传统教育的她得知他父母离异后对婆婆心存偏见,婆婆也对她的恋爱史“话里有话”。(想知道来自健康专家的建议吗?)

  ●婆婆终于明说,担心她这个外来媳妇翅膀硬了会“飞”。 她冲动地搬进旅馆,冷静下来又觉得不妥……

  千里姻缘一“笔”牵

  我生在北方,8岁时爸爸因瓦斯爆炸,全身瘫痪,妈妈衣不解带地在医院时照料他整整3年。出院后可能是脑子受压迫,爸爸的脾气变得很暴躁,有时妈妈给他洗脚,他不高兴就把水盆踢掉,还把妈妈的脖子掐红……换作别人,可能受不了早跑了,但妈妈含辛茹苦,没遗弃我爸爸、我和弟弟。我一直很感激她,而她那种传统和贤惠的形象也定格到我心底,我认为天下的妈妈都该是这样的,自己也暗下决心一定做一个像妈妈那样的贤妻良母。为了给家里省钱,初中毕业后我就工作了。换了几次工作,我认识了一个阿姨,到她家当保姆。阿姨和老公很恩爱,两人都很体贴对方,这让我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以后能像阿姨那样有个幸福的家。

  就在做保姆期间,我感觉年龄一天天大了,开始考虑自己的终生大事。通过朋友的介绍,我谈过两个男朋友,其中第二个男友是我弟弟的同事,人长得高大英俊,很讨女孩子喜欢。我们先后交往了近两年,感觉都不错,他盛情邀请我到他所在的某城做客,我答应了。他把我接到公司的宿舍,就去开会了。我呆着无聊,帮他收拾房间,无意中发现一封他还没寄出的信,看信上的称呼,对方也是个年轻女孩。我的男友在信中说,自己已经有了意中人,还写上了我的全名,希望和这个女孩做普通朋友。搁到现在,我觉得这封信没什么,可那时的我太年轻,把这封信翻来覆去读了好几遍,越看越觉得男友的口气有点暧昧。一想到他在与我柔情蜜意的同时还跟别的女孩子鸿雁传书,语气还挺亲切,我的心就像针刺一样很难受。等男友回来,我板着脸跟他“算账”,他百般解释,我依然难消疑虑,最终伤心离去,与他感情日渐疏远。没过几个月,这段本应该水到渠成的恋情划上了句号。从此我对爱情和婚姻的看法变得很“灰色”。

  22岁那年,喜欢看报看杂志的我在一本刊物的交友角留言:“一个淡淡的惆怅的女孩想同远方的你说说话。”初衷是想认识一些笔友。没想到收到许多回信,有人是关心我,有人想和我交朋友。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和金钱,所以只回了前10封。大约是缘分吧,卡卡就在这10个人当中。他很细心,每次来信都附一个信封和邮票,让我不好意思不给他回信。我们前后写了五六封信,我坦白那两段没结果的爱情,而卡卡也告诉我,他原来与女友谈了几年,女友因现实原因跟他刚刚分手,这令他感到受到了伤害,曾一度发誓此生不谈恋爱。听他这样讲,我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与他成了没见面的好朋友。

  2000年秋,卡卡从上海来北方看望我。我那时在阿姨的帮助下搞了个小摊位,每月有五六百的收入。卡卡看过后,建议我来上海。我没来过上海,有点心动,想了几天,就把货物处理掉,与卡卡到了上海。没两天,卡卡又提出要跟我结婚。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妈妈认为卡卡年纪太轻,希望我嫁一个年龄大我几岁、会体贴人的男人,不同意这门亲事。我一向很听话,这次却为了难。一来以前的恋爱经历让我伤透心,我不再幻想遇到什么“白马王子”;二来卡卡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我觉得他是个好人,跟他一起生活很踏实,所以最终没听妈妈的话,答应嫁给卡卡。

  与婆婆彼此存偏见

  2001年我跟卡卡结婚,回了一趟北方。在饭桌上,卡卡告诉我,他爸妈早已离婚,还说离婚是他妈妈首先提出来的。说实话可能我虽然年纪轻轻,但和妈妈一样都比较传统,听卡卡这么讲,我没弄清事实原委,对于未见面的婆婆,却从一开始就有了一点偏见。

  当时我没跟卡卡讲这些,只是跟他建议,能不能在结婚时把他爸爸也请来。卡卡听后把筷子一摔,说:“我家的事情不用你管!”我很难过,哭着跑到屋外面。我妈妈和卡卡追出来,我说如果卡卡不拿我当自家人,我们就分手算了,但他不同意。

  虽有点小小的不愉快,成家后我还是一心一意跟卡卡过日子。卡卡家住的是老房子,我怀孕7个月就回了娘家,剖腹产下一个女儿,然后我妈妈陪我回上海坐月子。孩子6个月大,我出来工作,每月工资不到1000元。虽然卡卡的收入也不高,但我很想有一天让家人都住进新房子,就省吃俭用与卡卡攒下近两万元。妈妈答应借给我们两万元,加上阿姨允诺可以借给我一些钱,我觉得有盼头了,就张罗着想买个小房子。我家的存款是以卡卡的名义存的,存折也由他保管,轮到我找卡卡拿钱,卡卡却说那笔钱让他打麻将输掉了。我心里很有意见,不知道这笔钱究竟是输掉了,还是还了其他外债,还是卡卡交给婆婆存着。因言语不和,那天卡卡打了我,我很伤心,到他公司里跟领导讲了。卡卡在领导面前痛哭流涕,让我回家。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家里的矛盾,也没什么亲友可以商量,所以就又回到卡卡身边。

  近两万元钱‘不翼而飞’后,我从此不再把工资交家,想留给女儿日后读书用。这个举动让婆婆和卡卡很不开心,认为我有私心。

  2005年过年,我和卡卡、婆婆回了东北。为了让面子上好看,我私下里塞给妈妈1000元,让她送给婆婆。可不知为何,婆婆知道了实情,她很不开心,认为我故意做人情,把我想象得很有心计。到了阿姨家,也许是多年前当小保姆的习惯吧,我一进她家门就拿起抹布擦起了地板,连着擦了两遍,搞得气喘吁吁的。婆婆和卡卡很看不惯我的举动。婆婆事后跟我说,是不是因为阿姨答应借钱给我,我就这样勤快啊。

  我当面说不出软话……

  结婚后,卡卡把我以前谈过两个男友的情况告诉了婆婆。今年以来,婆婆总是跟我提这个旧账,似乎话里有话。我觉得有点冤,毕竟他们都已经像我一样结婚,有了孩子,事隔多年,距离又这样远,婆婆何必无故担心我会与别人“旧情复燃”呢?我也做了番自我检讨,觉得可能我目前的工作环境免不了跟男同事打交道,所以婆婆会有这个担心,用话“敲打”我。毕竟她是卡卡的妈妈,心里向着儿子,想对儿媳妇严加管教,对此我能理解,可有时婆婆说话很直白,我有点受不了。

  前两天,一个男同事搬家,请我帮个忙,在他楼下看着搬家公司的车子。我满口答应,带女儿一起去学雷锋、做好事。可是那天一回家,婆婆质问我,公司还有其他同事,他为什么单单请我帮忙。我顺口回答,可能是觉得我个性开朗、乐于助人吧。婆婆不满意我的回答,就说男人女人在一起,时间长了肯定会出事情,断定我跟那个男同事有牵连。自认为行为没有什么不妥的我跟婆婆吵了几句嘴。婆婆在争吵中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她认为我之所以嫁给卡卡,就是冲着上海户口来的,一旦翅膀硬了,就会离开这个家的。我很痛苦,自己一心想维护婚姻,为什么却总是不断地被怀疑,不断地出问题?在一股冲动情绪作用下,我离开了家,在家附近的旅馆住了两个晚上。

  我想说的是,在上海生活多年,我知道婆婆是个很好的人,她很能干,自打进了门儿,她没让我烧过一顿饭,还帮我和卡卡洗衣服。女儿也一直跟她睡,让她养得白白胖胖的。说句良心话,我娘家的妈妈也没像她这样宠我。可她那些怀疑我清白和结婚动机的话,让我很难过。我希望她的那些话都是言不由衷的,目的不过是提醒我,要跟卡卡好好过下去。我是个大大咧咧的女人,不太会当面说软话,今天就在版面上向婆婆老人家说声“对不起”吧,请她相信,我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等她老了,我一定好好照顾她,尽一个做晚辈的责任。此外,我也想对卡卡说,你很善良,可是我很希望你也能改改,少玩几圈麻将,多学点新知识,否则人会跟不上形势、跟不上时代的。我知道自己学历低,上了个高复班,想将来修个大学学历,也希望你能支持我,一起进步……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