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婆婆宠大的老公不会帮我腔

时间:2010-01-07 15:07:45  

来源:太平洋女性网

  倾诉人:巧云

  从骄傲清高到“折价处理”,过了三十岁的巧云急于把自己嫁出去,于是和德光相识数月,就仓促结婚,为后来的不幸埋下伏笔。生活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如意,婆家人对她百般欺负,让她一度自杀,懦弱的丈夫也帮不了她。 她对婚姻失望透顶,却碍于面子,不敢离。

  “剩女”的选择

  半年前,我是一个绝望的“剩女”——过了三十岁了,还没嫁出去。

  在绝望之前,我一直都很清高。大概和我的身高有关,和我的模样和眼光有关。我有1米7的高挑身材,又有一头美丽的长发,吸引了很多追求者,但我全看不上眼。

  首先是他们的身高很难及格,身高及格的人相貌又不够好,即使这些条件都过关,谈吐又不够幽默。

  我总是觉得自己是美好的,有条件挑选,于是错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追求者。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不过是在孤芳自赏,因为那些我看不上的追求者都有了幸福的家庭……我慌了。

  去年,我快三十了,还没有过一场正式的恋爱,说出去都是很丢脸的事情。其实我想把一切纯洁的,美好的,都留给配得上我的人,可惜那个人迟迟不出现。

  父母急了,替我安排一场又一场的相亲,我也试图降低要求去迁就别人,可惜总是不理想,和他们谈都谈不下去。姐姐说,干脆你自己去网上征婚吧,好的坏的,你挑。

  在交友网里,我真的发了个帖,说明自己的情况,也将要求调整了一下:个子1米8以上,有正规的学历和工作就行。

  出乎我的意料,报名的人很多,我也见了几个,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实在没信心了,我把电话转交给姐姐,让她先帮我筛选一轮。

  第二天,我就接到她兴奋的电话,“快去见见他,他满好!”问了半天,才知道姐姐帮我看中了个男人,他33岁,某公司的职员,人也老实。拗不过姐的央求,我只好去见见。

  这个男人,就是德光。他长相一般,也确实老实,老实得连话都不晓得多讲几句。说来也奇怪,也许是我也觉得自己不能挑了,也许是他的木讷和腼腆打动了我,我觉得他还不错。

  既然都看得上眼,那么就谈恋爱吧。

  别扭的婚礼

  两个月后,我们就开始谈结婚的事情。也就是在这个环节,我发现了一件我无法原谅的事情。

  我无意发现了一个细节:户口本上德光的出生年份是1970年,那么说来,他已经37岁?我再一细查,竟发现他曾经有过一次婚姻!

  这不是欺骗吗?我们都已经通知所有亲戚朋友,要结婚了,连喜宴都订好,居然被我发现他结过婚!我气得和他大闹,德光解释,“我怕你不高兴,所以才隐瞒……”“废话,我当然不高兴!你这是恶意欺骗!”我扭头就走。

  几天后,德光来求我回去,他哭了,在我面前软弱地恳求。

  后来,德光的母亲和妹妹也来求我,“喜帖都发出去了,现在不结了好丢人啊。而且你想想,好不容易走在一起的人,现在因为误会要分开,晓得以后找不找得到喜欢的人哦……”这正是我担心的,说实在的,我是喜欢德光的,这些年来,我没有喜欢过一个男人……错过了,是不是真的可惜?

  每天,他们家的人都来游说,带着眼泪和叹息。眼看结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也急了。

  我妈也说,给你个台阶就下吧。于是,我还是跟着德光回去了。

  拿证的当天,又出现了分歧。德光支支吾吾地说,要和我做财产公证。我一听,脑袋就大了。什么意思?我一个清白的女孩子,还带着三四万的嫁妆,这还没结婚呢,就要公证?难道以后是想和我离婚?

  我们又大闹起来,他说房子财产都是他妈妈的,这是他妈妈的意思。我死活不同意。非要公证,那就别结婚了。“你看你看,我不过是说说而已,那么认真干吗?不公证就不公证呗。”

  2007年10月,我们总算是结婚了。热闹的婚礼办下来,身体累,我的心也累。经历了这些事情,唉,这婚姻一开始,就充满了别扭。

  为面子而自杀

  结婚后,我和德光,还有他的父母以及妹妹住在了一起。一家人在一个屋子里,难免发生矛盾。

  我承认主要错误在我,一开始,我心里总是不满的。 一想起德光骗过我,一想起他提出财产公证,我就一肚子火。

  他是没说什么,可是婆婆和小姑对我指桑骂槐起来,“就是想占我家的房子!”“这么老了不结婚,肯定是有什么问题。”这些我都能忍,可她们骂到最后,什么不堪入耳的话都骂出来了。她们一口咬定,我嫁给德光是抱着什么目的的!

  我终于明白,德光的前妻是为什么离开他了。明白这一点,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脱身。

  结婚后,我没有上班。我觉得这些年辛苦够了,想休息一阵。可婆婆张口就骂:躺在床上像个……后面的话我说不出口,我气得吃不下饭,也睡不了觉。

  我说不出的气啊,心里一直发堵。晓得自己嫁错了人,可总不能刚结婚就离吧?这样的日子,还不如死了好。

  那晚,我真的做了傻事。我偷了德光的刀片,朝手腕划下去……血流了一床,婆婆进来了,她一见我躺在血里,尖叫起来:“完了完了,她要死在我家了!”这是我听到的最揪心的一句话,我索性闭了眼睛,希望生命快点从这个身躯里消散。

  后来,德光赶回来将我送进了医院。我的命捡回来了,可是我的心死了。

  再痛也不敢离

  伤口还在愈合,她们又在骂我只知道吃,不知道赚钱。我也想找工作,可是我的身体还在恢复,而且我心里烦,根本静不下心来找事情。

  我怕,怕每天德光去上班,只剩下家里三个女人。我仿佛就是她们俩的眼中钉肉中刺,她们要把我往死里整。

  我和德光谈过,他很不屑这一切,“她们只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让着点,忍着点。谁家没矛盾?”

  那天幸好是德光在家,否则,我有理都说不清。我在房里好好躺着,婆婆冲进来掀开被子骂我,我顶了几句,她拿起床头的台灯就往我额头上砸,我忍了好久的脾气终于爆发了,一直把她顶到墙角。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叫,小姑立马冲进来,她们联合起来把我按在床上,给我八个大耳光。

  我哭了,我说德光,你就不能说句话?他呆了半天,才对他妈说了句,“这次是你打她啊。”就这一句,没了。我要搬家,要不没法活了。我们在外面租了间房子,我想和他单独过。

  可我的想法太简单了,和德光在一起,我才发现,他根本没有生活的能力。

  也许是婆婆太宠他了,这些年来,他不曾动手做饭洗衣服,习惯了别人伺候他。凭他一个月千把块的工资,两个人过生活有些吃紧。

  我们为此发生摩擦,发展到后来,德光对我动手,打起我来。我哭着说你没良心啊,当初我不计前嫌跟了你,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他眼睛一翻:哪个要你对我不计前嫌?你和我离啊,我不怕!

  一提离婚,他不怕,我怕。我刚结婚才几个月啊,怎能离婚?

  我是不能离的,30岁才结了婚,而且我已经把第一次给了德光……

  可是现在,德光把离婚常挂嘴边,动不动就说出来。他晓得那是我的死穴,一说离婚,我就安静了,听话了,不敢闹了。每天,我都生活在烦恼和眼泪里。离开,我没有勇气;不离,我的生活已经满是创伤。怎样的结果才是我想要的?连我自己都恍惚了。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