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危机时刻:婆婆“突袭”我家…

时间:2009-12-08 15:13:40  

来源:《好管家》

 

  提到婆婆的突然拜访,不知道你是不是会和我一样,立马在脑子里浮现出这样的一段场景—

  晚上7点,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回到家,上楼的时候差点撞在一个人身上,那个人坐在行李袋上,等了太久太久,几乎盹着了。等她一开口,你就惊出一身冷汗来:那悄无声息地远道而来的人,原来是你丈夫的妈、你原本远在千里之外的婆婆。事先没有通一点音讯,她老人家就来了……

整个一个“生活指导员”的角色。廖勤夫妇早七点就开车出去上班,到晚上七点回来,廖勤差点认不出自己的“窝”。首先,廖勤的卧室被整理一新,床单枕头套都换了,床头的摆设纷纷移到陈列柜上,玻璃窗被擦得锃明瓦亮,打开床头柜里的抽屉,廖勤的脸都红了,里面的A片光碟和避孕套盒子都经过了重新的“排列组合”;婆婆还对廖勤说:“水晶球放到东北角的窗台上,才能使你们夫妻吉星高照。” 廖勤没想到婆婆还信这个。到厨房一看,更不得了,整个一个“旧貌换新颜”,铝锅都擦得能当镜子照,灶台干净得像待嫁的新娘。灶上,婆婆正在为儿子煲白果甲鱼汤,说儿子声称很久没喝滋补汤了,要喝,都得上饭店喝。婆婆跟廖勤算账:“出去喝一个甲鱼汤58元,甲鱼还没有茶杯口大。我这个甲鱼一斤半重,买来才28元,好做两顿喝。”延伸下去,就是“钱不是挣出的,而是省出来的”一套理论。婆婆也没注意到廖勤的笑容已经越来越僵了。次日,廖勤跟女友Lily诉苦说:再开明的婆婆都认为,媳妇总归是外人。她说来说去,无非是心疼她儿子,什么外面吃开销大,晓阳又有脂肪肝,哪有自家吃得干净清素;还有,别忘了房车贷着款呢,做清洁还等着周末钟点工上门?手脚勤快点,省了这份钱,晓阳也不至于要那么玩命地工作。廖勤又委屈又好笑:“我为了还房贷也在到处找第二份工作,她怎么都没看见?北京的交通状况你知道,晚八点之前能进家门都算正点,我怎么可能煲一个费三小时的甲鱼汤来慰劳她儿子?还有,婆婆毕竟是客,她不知道平时不能乱翻儿子媳妇的抽屉?”廖勤迷茫道:这等以勤俭持家自炫的婆婆,我如何遂得了她的愿,又不至于太委屈自己?

  画外音

  首先要明确婆婆的干预本无恶意,能一放下行李就帮小辈大扫除的婆婆,基本上属于心直口快、无城府的那种。她绝对认为儿子的家就是她的家,所以她在这个家中的活动,是没有什么禁忌的。只要协调得好,她也很容易与儿媳建立心理上的亲近感。外企职员黄安慧的经验是,婆婆小住一两个月,不必经常带她外出吃饭,不必给她“洗脑”,说她事事躬亲不懂享受就是落伍。“你把她胸中那股气抚顺了,就是孝顺。”婆婆来住40天,黄安慧只带她去过茶楼吃两回小吃,其余的时间,宁可抽空陪婆婆去菜市场讨价还价。“你看她一个豆角一个豆角地拣,鱼要挑小的鸡蛋要挑薄壳长‘麻点’的。每一个手势里都是对家人的亲和爱。能欣赏她,婆媳间的一份亲切就出来了。”回来与她一同“洗手做羹汤”,这是婆婆最快意的时刻。

  过度干预的问题,就这样瓦解了。

  婆婆有几个儿女的话,她会有一种奇怪的“一碗水端平“的心态。倒不是她给予每个成年孩子的爱要相似,而是潜意识中,她希望所有儿女的生活水平处在大体相仿的水平线上。她最不爱看到有人住着高档公寓开着私家车,有人却住在地下室骑一辆破自行车,如果是这样,她肯定会扮演一个“劫富济贫”的角色,成为一个时时造访的“女罗宾逊”。这是儿女心重的东方母亲的典型心态,虽不合理,却似合情。直接指责婆婆“溺爱、糊涂”,很容易把丈夫推到对立面上去。因为在这个“原则”问题上,单是一个夫妻之情,很难敌过母子之情加手足之情的合力。

  既然婆婆要小住一阵,不妨迂回向她说明你们的开支压力。比如,委托婆婆每月替你们去交房贷和汽车贷款;物管费用也从她手上过一过;经常在晚饭桌上议论物价涨幅、煤气涨价、水电涨价等等;经常对婆婆感叹裁员危机,说每个行业都有起有落,所以我们打算去买一套小面积的二手房,万一这大房子的房贷还不起了,我们就搬到单室套里去住……保你太平。自然,如果有能力为弟妹谋一份薪水高些的事做,让婆婆安心,则是从根本上安慰了她,也稀释了自身的压力。 >>>没工作,受尽婆婆气

  她是来“劫富济贫”的吗?

  离下班还有半小时,凌晖接到老公兴奋的电话:“我妈来了,你下班后去买一只油烫鸭回来啊,还有,客房的亚麻席你搁在哪儿了?快点回来找一找。”凌晖的脑袋“嗡”地一声就大了,她这个婆婆,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每次来小住一阵,都要讨几千块钱走。倒也不是自己用,婆婆公公都有退休金,又节俭,本来应付晚年生活绰绰有余。凌晖也不是小气的人,要是婆婆大人手头紧,瞒着老公她都会寄钱给她。可问题是,婆婆从凌晖两口子这里要去的钱,都不是花在她自己身上。凌晖老公有一弟一妹,从小读不进去书,二十几岁的人了都在外面有一搭没一搭打零工。尤其是弟弟,耳朵根子又软,前些年在“财政”上翻身心切,又是学特种养殖,又是搞传销,反正是做一行败一行,婆婆从凌晖这里要去的钱,都拿去被他丢进了水里。时间长了,凌晖就有点牢骚。婆婆居然又想出新法门来“劫富济贫”:包括声称自己要出门旅游,申请赞助。当然不是去新马泰,而是为了疏通关系为小儿子找一个粮管所的闲差做。那份工,比弟弟出来闯荡打工的薪水还要差。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