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一场硝烟弥漫的婆媳大战

时间:2009-12-16 15:22:43  

来源:医元网母婴社区

  我的婚姻生活始于一场硝烟滚滚的婆媳大战。

  5年后,有熟悉这场战争全过程的女友对我说,真羡慕你有这么一场战争,你的生活得到了解放,你的个性得到了解脱。而我,为了这场战争,结婚的4年多时间里,一直背着不孝的骂名。 重新回忆过去,不是忏悔,——这场战争中谁也没有错,有的只是观念与知识的冲突,有的只是对于一个人的占有——这个人就是我孩子他爸爸。

  先介绍一下我和孩子他爸爸的家庭吧!

  我的家庭是苏南地区一个非常典型的农户家庭,父母从小教的两句话是“人穷志不短”和“靠天靠地只有靠自己”。上初中后,家境相对殷实,父母开明,任由子女的个性发展。

  孩子他爸爸来自苏北,姨妈没有生养,在他两岁时领养了他。家境在当地算是小康之家,母亲常教的一句话是“一块饼自己吃只甜自己,给别人吃,甜的是别人的嘴”。

  我和孩子他爸爸是大学同学,他高我一届。对他最穷的时候,我向家里伸了手,要点钱支持他的学业。父亲怕女儿吃苦,不同意,但我说“我跟他讨饭也愿意”。父亲含泪答应了这个从小养在温室里的宝贝女儿的要求。这个狠心的女儿从此踏上了她苦难而又不肯言悔的开始。

  卖掉了在常州的房子,我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苏州。一切都重新开始,手里捏着父亲给的9万元现金,以及父亲以我的名义向叔叔借的5万元,我买来当时全苏州最便宜的尾房。我固执得认为,我从小出生在一个几十个人的大家庭,从小就是弟弟妹妹们的榜样,从小就是以大姐的面目出现,我肯定能够处理好婆媳关系,肯定能向对待自己父母一样对待对方的父母。然而接下来,所有发生的一切,彻底毁掉了我所有的自信。

  起源还是房子。我在这个新村里门对门买了两套,当时就是给公婆准备了一套。我清晰得记得是02年的5月份,我的房子买好了,我在苏州的工作刚开始,听不懂苏州话,没有经验的我怀孕了,每个月1275元的贷款要还,我每月的稿费不足两百,准备结婚的我们还要装修房子。公婆说要来看看,我满心欢喜地接了过来,以为只是住几天就走。当时我们住在孩子他爸爸不足12平方米的集体宿舍里,我买了自己平时不舍得买的白沙枇杷,迎接未来的公婆。

  一切如当初想象中的那样顺利,公婆住进了招待所。我整天忙着筹钱装修,另一套房子简单弄了之后准备出租缓解经济压力。这时候,我又到一院去做了流产手术,除了孩子他爸爸,谁也没有告诉,照常上班。但是直到我买的白沙枇杷烂掉了,公婆没有走。

  他们在一天晚上突然搬进了我准备出租的那套房子。我也无可奈何。但是心里极不舒服:凭什么我买的房子我的父母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没有住,他们倒自说自话地住了。我一趟趟地跑装修,他们看在眼里,从来不问你一句需不需要钱。期间,我父母专门送装修材料来过两趟,当着他们的面,塞私房钱给我,他们也无动于衷。孩子他爸爸说他们没有钱,我相信了。只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他们有钱也不愿拿出来。

  终于有一天,我爆发了。我的流产手术没有成功,孩子在肚里已经5个月,钱是一分都没有,工作是一点都开展不了。一天晚上,我问孩子他爸爸你爸妈什么时候走?一句话引发了当天的战争,他在我们相识7年后动手打了我。我收拾铺盖到了新房子,告诉他父母让他们离开,同时告诉他父母他们给我带来了多少的麻烦!战争就这样开场了。

  可以想象,当天夜里有着怎样的一场“论战”。我们相互开骂,我称他们是“老东西”,我得到的是“没有教养”,这场战争以110的到来而告一段落。孩子他爸爸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凌晨打电话向我父母求援,父母在早上6点赶到了苏州。我坚决要离婚,坚决不要这两个“老东西”留在我的房子里。

  结局以我跟着父母回家,他们继续住下去而僵持。

  在随后的几个星期中,他父母因为要面子,不肯这样就回去,继续住着,直到走。我在他们走后的第二天,就进了医院做引产手术。深夜的病房里,医生和护士都不来,我做了手术,一个5个月已经成型的女儿。谁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疼六六,我失去了一个,才懂得珍惜。所有当我知道第二次我在怀孕的时候,即使这个时候我的工作还是依然没有起色,领导对我怀孕意见很大,我还是顶着压力坚持把她生了下来。生六六带给我的是报社5年的冷冻,但是因为有女儿,我没有一点后悔。

  公婆听说我做了引产手术,轻描淡写地说:“你们怎么不把她生下来!”我母亲看着我在病床上痛得乱叫,也说了这样一句话,但是后面还有一句:“生下来,一切有姆妈呢!”

  半年之后,我的婚礼如期举行,公婆也出席了。我早早把房客请走,将房子给了他们住。如果不是他外公去世,公婆还将继续住下去。我尽自己所能,买了东西送他们走。之后,由于经济实在局促,我将对面的房子卖了还债,“你们怎么能卖房子呢?”公婆打电话来说。

  六六出生了,母亲来照看我。母亲也是个心肠硬的人,在六六还没有满月的时候,就回了常州。孩子他爸爸不会做法,我们一家三口天天上饭店。几天后,公婆来了。中午的时候,他们自己吃了,对我说“要不我帮你抱了孩子,你上街买点菜?”

  好在孩子一天天大起来。每回一趟常州,父亲偶要和我说要改善这种关系,毕竟我也有父母母亲是不愿的,说“合得来就合,合不来就这样!” 我对孩子他爸爸说“等六六大一点,就好了,不会一直这样的。”

  在六六30个月的时候,我们开车回了徐州,当时胆囊炎正是发作,就回了去。那时,我们已经给公婆在市里买了房,首付是他们的,我们还贷款。到屋第一件事,就是忍着疼痛做法给一大一小吃。后来中秋节又回去,一家人倒也和谐。我“爸、妈”叫得同样亲热。但是,至今一句话我依然没有开口,就是邀请他们来我的新房子里住一阵。——我怕了呀!

  “老吾老及人之老”,人之常情。一场战争之后,谁都没有胜利,如果再坚持下去,只有两败俱伤。女友和婆婆住在一起将近10年了,忍无可忍之下,最近给婆婆买了新房,分了开来,她和一样落下一个“不孝”之名。但我理解她。只有经过的人,才能理解其中的压抑苦痛。

  有时侯,战争真是很必要的。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