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怀孕了,婆婆让我喝7天汤水

时间:2009-12-15 14:24:23  

来源:解放网-新闻晨报

  倾诉女主角:小绮(化名),30岁,职员

  故事男主角:凤起(化名),32岁,白领

  小绮打来电话,自称是倾诉版面的忠实读者。心直口快的她讲了不少对新版面的建议,我照单收下,心里很感谢她的一片热忱。 她接着告诉我,她和先生凤起婚后感情很稳定,但在与公婆相处的问题上存在着一些问题。

  出嫁,原想得到“简单爱”

  论祖籍,我也是上海人,但因为父母是知青,我从小在外地生活了十几年,因此养成了直率的北方人性格。17岁,我回到上海,借住在母亲的亲戚那里。那种寄人篱下的滋味儿,真的很难过,记忆中我从没得到过多少亲情的温暖。那位亲戚家夫妻感情不和睦,差不多天天吵架,家庭气氛异常冰冷,总之那段日子实在很难熬。

  工作后,我很努力,很快做了主管,事业前景一度看好。但换了一位新领导后,由于新领导不懂业务,还喜欢事必躬亲,在他手下我做得很不开心。以前人家帮我介绍朋友,我都没兴趣,可自从工作受挫后,我意识到对女人来说,家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不再做职场的“拼命三郎”,认真考虑终身大事。很快,好几个男子的资料送到我手里,条件各有所长,但我内心有个标准,只想找一个背景单一、人口不要太多的家庭,迫切希望这个家庭和和睦睦,充满爱与关怀。

  按照这个标准,我最终选定了凤起。他人长得帅帅的,工作上小有成就,更难得的是个性不张扬,对我很体贴。记得开始谈朋友时,我问过他,家里情况复不复杂,他很肯定地告诉我,他是家里的独子,与父母住在一起,与亲友的关系也处得不错。我们谈了两年恋爱,最终决定结婚。因我俩工作都挺忙,两年里我竟然没登过他家的门,直到结婚前,我才买了许多礼品,在凤起的陪同下来到他家所在的小区。刚走进小区,迎面走来一位老人,凤起含糊地跟他打了声招呼,并没有给我作介绍,我以为是老邻居,礼节性地冲他笑了笑。谁知等进了家,没多久那个老人也回来了。凤起这才向我介绍,他就是我未来的公公。我觉得刚才自己很失礼,一再地向他问好。心里不禁有个疑团:一向彬彬有礼的凤起,好像与他父亲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啊。疑问存在心里,我始终没讲出来,毕竟这属于凤起的家务事,我觉得自己不该太多话。

  越盼温暖,我越心凉

  结婚头两年,我们跟公婆住在一起。前面说过,我真的很希望自己嫁的人家既温暖又和睦,再加上自己个性天真,想不通为什么天底下有那么多婆媳矛盾。我想既然婆婆是凤起的妈妈,那也是我的妈妈,于是我很喜欢和婆婆谈心,聊得很深,话说得很直。

  然而结婚以后发生的好多事,让我越来越心凉。譬如我和凤领证那天,走之前高高兴兴地告诉了公婆,原打算全家晚上到饭店吃大餐,谁知我们捧着大红结婚证回到家,公婆烧的还是泡饭、剩菜,根本没想过要替我们庆祝一下。新婚不到三个月,我就怀孕了,但很遗憾,没能保住。我妈妈不在上海,没办法照料我,只能在电话里千叮万嘱,让我一定要做好小月子。我乖乖地请假在家休息,婆婆走过来问我想吃点什么,我出于客气,说烧点汤就行了,但婆婆真的让我连着七天只喝汤汤水水。第八天我去上班,感觉身体很虚弱,一不小心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领证以后,我们一直没办喜酒。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次跟公婆参加一位亲戚的婚礼,我发现公婆根本没为人家准备红包,正纳闷,就听到另一个长辈问公婆:“你家凤起啥时办酒啊?记得早点通知我们。反正你家喝喜酒从不出喜金,到时候我们来喝你家喜酒,也就不准备钱了喔。”我心里一沉,回到家跟凤起算了一笔账,我们如果办酒,肯定还是要讲究一下排场的,每桌酒水平均得三四千元吧,如果凤起家的亲戚都不付喜金,那我们起码要贴三四万元。因为想攒钱买房子,我们只好将办酒的时间先延期了。

  其实,公婆退休金加在一起并不少,之所以在类似常规的亲友往来方面表现得不够大方,关键在于他们不擅长理财。每月一领到退休金,公婆就喜欢跑大卖场,买回一大堆零食;婆婆很喜欢逛街,见到电视广告上宣传过的新产品就买回来。因此还没到月底,公婆手头的钱就花光了,他们就找凤起贴补。我并不是反对凤起给父母钱,像家里的全套电器、公婆的商业保险,都是我们出的钱。但我觉得“月光”精神不可取,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人,都得讲究勤俭持家,于是很诚恳地跟公婆沟通,建议他们定期储蓄,每月存点备用钱。公公反驳说:存钱有啥用,我们就是想吃光用光,否则将来走了,就花不到了。我虽然听得不顺耳,还是很诚恳地说,如果他们做长辈的能多少存点钱,那也是给他们的独子——凤起减轻负担啊。毕竟房贷和新房装修费加在一起,是笔不小的开销,为此我和凤起都很省吃俭用,出去办事再累再渴,不过是买瓶矿泉水润润喉咙。

  半年前,我怀孕了,凤起在医院里就高兴地给公婆打电话。当晚我们回家吃饭,饭后婆婆拿出1000元塞到我手里,说这是她和公公的一点心意。要知道这是我们婚后第一次收到公婆的红包,我很激动地对凤起说,要把这1000元作为孩子的第一笔基金存起来。刚说到这里,公公却闹了起来,嫌我们拿了他们的钱,为息事宁人,我把钱还给了婆婆,后来婆婆又把钱悄悄塞到我的枕头底下。我看到后感到很为难,不知该不该拿这笔钱。

  听说小绮有几个月的身孕,我很担心她会累,建议她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我再打电话给她。她一再说没关系的,说还有一桩心事要向我倾诉。

  老公的短信,透着深深无奈

  自从结婚后,我就没听凤起叫过爸爸,起初我很不解,自己对公婆非常尊敬,“爸爸妈妈”叫个不停。但我很快发现,公公脾气很暴躁,一天到晚都爱骂人。有次他和婆婆发生口角,居然动手打人,我非常吃惊,急忙上前制止,没想到他连我也打了。之后,我又亲眼见过公公动过几次手,看到婆婆眼泪流不停,我又惊讶又气愤,就很义愤地劝婆婆离婚,离开不讲道理的公公,并表示房子可以归公公,婆婆可以与我和凤起住一辈子。但婆婆生性软弱,哭了好久,才冒出一句话:“他(指公公)也有过对我很好的时候。”

  因为我总劝公婆不要乱花钱,还劝阻公公动手打人,公公对我很不满。今年元旦我和凤起回家探望他们,因为一点小事,公公就骂起人来。我听他把“断子绝孙”挂在嘴边,我实在忍不下去,就说:“子孙不也是你家的子孙么?您干嘛说话这么难听?”公公还是骂个不停,我被气哭了。当晚回到自己的家,我对凤起说了很多抱怨的话。凤起板着脸,沉默不语。这让我心里颇有点怪他。第二天,凤起去上班,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他也没办法,还说他的童年过得很屈辱。屈辱?!看到这个词,我才明白凤起的内心非常不快乐。等他回家后,我和他谈了很长时间,他告诉我,公公一直很“强势”,记得他刚参加工作时,有件事上与公公意见相左,公公竟然闹到他的单位,找到他的领导和同事们,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

  小绮苦恼地告诉我,大大小小的矛盾加在一起,现在回家探望公婆,她也不开口叫爸爸妈妈了,但这样一来,家就真的不像一个家了。放下电话前,她依然心事重重:“我和凤起真的很渴望家庭的温暖,不想背上‘不顾家’的恶名。希望公公婆婆能够明白我们的好意,能够给我们一个温暖的笑脸。”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