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准婆婆不肯接受我这病媳妇

时间:2009-12-08 15:00:40  

来源:医元网母婴社区

  倾诉人 洁丽,女,21岁,美容师

  17岁时,洁丽开始了她的初恋。爱上他后,才发觉他有一个同居多年的女友。年少的单纯,让她不顾一切地投入到爱情的战斗。最后,这场战争以另一个女人的怀孕而结束。受伤的洁丽,赌气和安结婚了,当她再次开始爱时,婆婆却以死相逼不愿接受她……(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印象

  洁丽很年轻,说话的语气中有着孩子般的尾音。 看上去,她就是一个青春的少女,却不承想被爱情伤得这么痛。她不停地问记者,该怎么办,叹息中,她丧气地说自己相信命运的安排,对生活已经绝望,没有了憧憬。

  1.爱上他,尽管他有女友

  前天,安又回老家看他妈妈去了,回来时,依然垂头丧气。看到他的表情,我就明白了一切,我能想象得出,千里之外的婆婆咆哮的模样。有时,我会想,如果潇没有离开,那我就不会和安结婚,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痛苦了。

  潇是我的初恋男友,那年,我只有17岁,刚到武汉学美容,潇是店里最有回头率的理发师。他很帅气,在一堆花花绿绿的头发中,他却永远是黑短发,白衬衣,清清爽爽的,他也从来不和女孩子打情骂俏。也许正是这种与众不同,店里的女孩子都特别喜欢他。

  有时,我也挤进他身边的女孩子堆,开一些不咸不淡的玩笑。一个月后,他突然告诉大家他要离开武汉另寻发展。女生寝室像炸开了锅一样,都舍不得他走,“老大”突然对我说:“平时就感觉潇对你特好,常会偷偷瞄你,一定是对你有意思。”于是,女孩们纷纷起哄,咬定他对我情有独钟。我心里暗笑她们无聊。也许是女孩子的虚荣心作祟,在她们的怂恿和羡慕中,我佯装默认。

  那天晚上,也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决定以我的名义,写一封表白信给潇。我没有拒绝,心想只当一场游戏吧。过了几天后,我突然接到潇的电话,我刚想解释那封信,他却直接说他也喜欢我。我结结巴巴地问,你为什么不能留在武汉?他说男人要以事业为重。22岁的他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感到钦佩。

  两个月后,潇决定重新回武汉发展。他在汉阳开发廊,我在武昌上班,平时只能抽空见面。潇不是浪漫的男人,我们手牵着手看电影,逛街,虽然平淡,我却觉得无比快乐。

  潇的店里,有一个我很要好的姐妹。一天,她突然告诉我:潇好像有一个同居女友。刹那,我头晕目眩,只觉眼前漆黑一片。我冲到他面前,瞪着发红的眼睛质问他,他显得很惊讶,慌乱之中的反驳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我坚决提出分手,这不是我要的爱情。

  三天之后,告诉我实情的那个小姐妹被他开除了,拖着行李到我这里借宿。我觉得愤怒,他为什么公私不分?为了朋友,我去找他理论。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软了,他看上去憔悴不已。

  他低声对我说:“洁丽,能不能听我讲一个故事。”那个女孩叫静,和他是老乡。16岁时,他们一起结伴来到武汉闯荡。一起吃苦,一起失业……他不爱她。可她为他洗衣做饭,端茶倒水。他说在我出现之前,自己真的被她感动了,她甚至连洗脚水都会端到他脚边。他看了我一眼说他是爱我的。我疑惑,那为什么不和她分手?他叹气说,不忍心伤害这样一个女孩子,没有了爱,却还有责任啊。

  我无语了,心里甚至有些怜悯。

  2.四年来,三个人的纠缠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许就是吃定了我的心软。一次我打电话给他,一个女孩子喂了一声,我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回答还是挂断。她问道:“你是洁丽吗?”她的声音也在颤抖。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存在,都有着同样的委屈。约好了时间,我们决定见面谈一谈。

  她是个内向的女孩,说话细声细气的,和我的性格完全相反。她说她为潇打掉几个孩子,可他却从没送过一件礼物,从不陪她逛街……我有些暗喜,我喜欢的东西他会买给我,我想逛街他也陪着,这不是说明他更爱我吗?从此,我和静开始隔三岔五地聊天。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成为朋友,我们只是爱着同一个男人,借机打听他的动静罢了。

  我们见面后,听说潇气愤地大骂了静一顿,并和她分手了。那半年,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我们天天在一起,像小两口一样下班,买菜,做饭,散步。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又和静在联系。

  我们三个人坐到了一起,我让他当面做出选择,我说无论他选择谁,另一方要无条件的退出,静也表示同意,我们都迫切地想结束三个人的游戏。可是,他一直沉默,任凭我们的质问、抱怨,最后甚至是哀求,他永远回答“我无法选择”。这样的答案,让我们谁都不甘心,却无可奈何。

  四年里,我们三个人反反复复,分分合合。在这场争夺中,我和静暗地较劲,都拼命地对他好,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让他比,想让他明白谁更爱他一些。

  去年5月,潇知道了我想自己开店,他回农村老家,拿来了家里一万多元的积蓄,并把他自己两万余元,全部都交到我手上。我感到自己四年来的容忍终于有了回报。

  我们决定接手一家美容店,而这家店正是静工作的地方。那天,静看着潇拿着厚厚的几沓钱为我付款。她居然还请求留下,要为我打工。我叹息,为了我们三个人,这不可能。她又看着潇,潇扭头看向窗外……静离开了,那段时间,她像人间蒸发一样,谁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3.受伤了,我赌气结婚

  日子终于太平了,我的店却一直亏损,我每天心急如焚,焦躁不安,可潇却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三个月后,店子被迫关门了。因为心情不好,我和潇大吵了一架。

  为了给双方冷静的时间,我决定去上海工作几个月。我想静走了,我的爱情是安全的。对潇,我赌气地爱理不理的,直到有天,潇在电话里说道:“静怀孕了……”

  三个人再次重新坐到一起,这样的场面在四年重演了无数次。这次,他终于做出了选择,他说对静是有责任的……后面的话,我什么也没听进去。很久后我才知道,原来静从来不曾真正离开过,她在黑暗的角落里洞悉着我和潇的一切。

  我的初恋就这样戛然而止。

  无论怎么痛苦,可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

  我工作的地方,楼下是一家发廊,老板就是安。这是一个非常内向,甚至有些木讷的男人。失恋后,为了打发空虚,我经常到他那里聊天。一来二去的,我们觉得挺聊得来,安闪烁的眼睛里也分明写满了对我的喜欢。

  我不再相信爱情,只想找个安静老实的男人,让我累的时候靠一靠。在我眼里,安是个合适的选择。他来自农村,母亲是残疾,安十几岁就来到武汉做学徒,养活一大家人,还要给母亲看病。我觉得他吃过那么多的苦,应该很可靠的。

  我和安不咸不淡地交往着。安带我去见他的父母,他母亲拖着不方便的腿,为我张罗着饭菜,拉着我说安小时候的调皮,他姐姐也以弟媳称呼我,他们拉着我的手,说把安交给我他们都放心。这样的热情,我有些感动,但当时我真的未曾考虑过和安会有婚姻。

  今年元旦时,我突然听说:潇和静结婚了。之前,如果说我对潇还有一丝幻想,那也在这刻全部瓦解了。我觉得自己身陷冰窖,他们幸福着,而我,像被他们丢弃的垃圾一样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当安的母亲再次催我们结婚时,我终于答应了。是的,我不爱安,我在赌气,是和潇吗,抑或是我自己?我不知道。我要和安结婚,要让潇感到心痛。而那时,我和安刚刚认识了三个月。

  4.再次爱了,婆婆却来阻挠

  我们在安的老家,办了很盛大的婚宴,当时,我们也没急着拿结婚证,我想,不就是一张纸吗。

  婚后,安渐渐地学会了关心我。恋爱时,我问他冷吗,他只答不冷,我气愤,埋怨他不关心我,他才补一句,你冷吗?可现在,安会主动地问我冷暖,看到我不高兴,也会询问一番,尽管他还远远谈不上细心,但是我真的满足了。相处一年了,我迷恋上了家的感觉,我甚至庆幸遇到了安,可命运在这时却刮来一场大风暴。

  今年四月,我怀孕了。我欣喜若狂地告诉所有人,然而,喜悦和悲伤同时到来,几次检查之后,医生说我染上了乙肝,并且很严重。

  安告诉了他家里人,他的妈妈当即嚎啕大哭,一口咬定说我会害死她儿子,骂我故意隐瞒病情和安结婚。我不敢相信,一向疼爱我的婆婆,居然会在顷刻之间态度180度的大转弯。

  我试图告诉他们,这病并不是他们想象的可怕,可是婆婆抡起鞋子砸过来,她用最恶毒的语言侮辱我,说我会让他们家断子绝孙。我哭了,婆婆心里只有她的儿子,可谁能知道我的难受?我无助地望着安,他看看我,刚张开嘴巴,他妈妈厉声吼道,给我闭嘴!他立即耷拉下脑袋,一声都不敢吭。

  他们全家要求我们必须分开,说绝对不允许我们办结婚证!婆婆警告安,要么选择她,要么选择我,两者不可共存,甚至以死相逼。我不停地去看医生,拿回各种相关资料,我想用医学知识让他们明白,他们是有误解的,可婆婆大字不识一个,在她眼里,这简直就像瘟疫。

  每天晚上,我只得以泪洗面。时间长了,安好像也麻木了。每次他都说要耐心等待,然后独自翻身而睡。安是个孝顺的人,可我也恨他的软弱,恨他们全家的无知。

  我妈妈让我放弃孩子,我的未来都是飘摇的,更何况是小宝宝的幸福。我只好躺上了手术台,医生一再让我谨慎考虑,他们说是个男孩子,都长成形了……我不敢听了。手术后,安晚上来医院守夜,我妈妈顶着烈日送饭熬汤,我的心比伤口还痛,他们家人连一句问候都没有,更不要奢望来看望我了。

  这些天,我反复地问安,想和我在一起吗?他总是嗯一声,我追问,那你妈妈怎么办,他叹口气说,我会劝她的,我再紧逼着问,安就烦了,说不要心急。

  前天,我跟安说想出去散心,可安不同意,他怕我想不开。我说,那好,我们去办结婚证。安开始皱眉头了,他说你知道的,户口和身份证都被妈管着……我知道安是爱我的,可他的懦弱,真让我有苦说不出。

  安的家人放话说,如果我的病治不好,就永远别想做他们家的媳妇……重重压力中,安的沉默,让我想到当年的潇。当初,那个男人也是这样逃避着选择,最后给我致命一击。

  如此相似的轮回,可为什么被选择的总是我,就像一只纸船,漂来漂去由不得自己掌控?

  测测爱情含金量

  有时候,爱情就像下棋,步步相连,环环相扣,倘若走错一步,满盘皆输。

  17岁,还是一个不懂得爱的年龄。糊里糊涂爱上一个并不了解的男人,原以为,爱就是要奋不顾身,飞蛾扑火,爱情越难,就越是激发了斗志,一定要拼个输赢,不知回头。

  致命的是,受伤之后还在继续糊涂。明知自己不爱,明知自己赌气,偏偏还要往死胡同里钻。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婆婆的愚昧,爱人的懦弱……如果在婚前就了解,也许就不会有当初的选择。

  这场病,它就像一块矿石,试验着爱情的含金量,如果不是真金,那么,早点发现,也许还是幸事。一个男人,连生病的你都无法保护,那么以后的风风雨雨,他又如何有能力为你承担?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