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好婆婆 危难之时显身手

时间:2009-12-09 16:37:06  

  一般情况下,婆婆如果有几个成年儿女的话,她会有一种奇怪的“一碗水端平“的心态,这倒不是她希望给予每个子女的爱相一致,而是在她的潜意识中,希望自己所有儿女的生活水平处在大体相仿的水平线上。她最看不得有的儿子住着高档公寓,开着奥迪A6,家里雇着保姆,养着两只富贵犬;而有的儿子却住在地下室,骑一辆破自行车,傍晚到菜摊拣菜叶,连个小猫也舍不得养。 如果儿女们真是到了这种地步,她肯定会当仁不让地扮演一个“劫富济贫”的角色,成为一个时时造访的“女罗宾逊”,让富裕的儿子去“支援”困难的儿子。

    这是儿女心重的东方母亲的典型心态,虽不尽合理,却也合情。

  婆婆的这种“合情”的所作所为会让所有的媳妇满意吗?肯定不会。生活困难,住在地下室的媳妇当然会感激婆婆的“义举”,而生活富足,住着高档公寓的媳妇则会认为,我们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凭什么你老太太一句话,我们就要掏出几万元去救济你二儿子?他干吗不去自己挣?没本事就只能过那样的日子,怨不得别人。婆婆也太偏心了,你怎么不用自己的钱去接济他呀?由此,引出婆媳的不和。

  而那些自己有些经济实力,愿意接济子女的婆婆就和媳妇没冲突了吗?也不可能。她还会因为支配财产的不公,造成婆媳之间的隔阂。婆婆有权任意支配自己的财产,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前提是,其出发点一定要公正,一定要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比如,婆婆要想给大儿子多一些钱,有什么理由呢?就是自己和大儿子一起生活,自己平时的衣食住行,包括看病,都是大儿子支付的费用,那么,在分配财产的时候,适当地倾向大儿子,其他子女和媳妇们也能理解。比如,婆婆要想给二儿子多一些钱,有什么理由呢?就是二儿子已离婚,自己带着孩子,工资挣得也不多,生活比起其他兄弟要困难很多,那么,多给二儿子一些钱,其他子女或媳妇就不会有太多的异议。比如,婆婆要想给三儿子多一些钱,有什么理由呢?就是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已过上了有住房、有汽车、有存款的富裕日子,而三儿子住的是出租房,坐的是公交车,下岗了做个小买卖还经常被城管罚没,那么,婆婆接济三儿子,老大、老二自然不会计较,他们的媳妇也不会对婆婆的那点钱看得上眼。当然,我所说的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只是一个举例,以此说明婆婆的财产分配要注意公正性。

  但如果婆婆在分财产之时,仅凭个人的感觉为出发点,过于偏袒某个子女,而又没有给出让其他子女能够接受的合理理由,那么,觉得不公的其他子女,尤其是媳妇们就会有怨言,就会有行动,就会有抵触,使原本恩爱和睦的家庭出现裂痕,使原本危机四起的家庭迅速崩溃,甚至酿成悲剧。所以,婆婆在钱财的支配上,一定要慎之又慎!

  好婆婆 危难之时显身手

  人们常说:找一个好丈夫相对容易,找一个好婆婆绝对难!

  结婚前,邢丽娜也一直心存这样的观点,当她跌跌撞撞地迈进了婚姻的大门,小心翼翼地和婆婆相处了三年之后才发觉,自己的婆婆真是千里难寻的好婆婆。

  起初,邢丽娜对婆婆吝啬金钱的态度是嗤之以鼻的。

  邢丽娜的老公在他们结婚半年后当上了公司的中层领导。单位给他配了车,汽油钱公司全部报销。他经常出差上外地,因大多是对方接待,节省了不少差旅费,加上他的职务津贴和奖金,每月能挣一万多元,再算上邢丽娜每月的两千多元的工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小两口自然是乐不可支,不是常常和朋友们到大饭店摆桌狂饮,就是节假日双双去国外旅游。婆婆看在眼里,并没有显出高兴的样子,而是动不动就找个理由向儿子要钱。要么就是自己看上了一个某某治疗仪,要么就是自己想换一个高科技床垫,要么就是自己想和邻居二婶一起参加社区组织的港澳游,反正是花样翻新,绝不重复。他儿子说:“您需要什么,我去给您买不就得了?”婆婆不同意,只是要钱。当儿子的拿老妈也没辙,只得乖乖地交钱。而婆婆拿到钱后,并没有去买她所要买的东西,看得邢丽娜这个做媳妇的生气得很,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儿子都同意了,这时候她要是说点什么,岂不是两头不落好?婆婆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可他们生活得都还不错啊,难道她要这么多钱是贴补他们去了?因没有真凭实据,邢丽娜也不能乱说,只是心里觉得怪怪的。

  婆婆一度身体不是太好,老公陪她到医院去检查,也没查出什么大病,就是她自己感觉身体弱,没精神,还爱忘事儿。老公就给她买了许多有营养的食品和保健品。老公说:“您本身有退休金,妹妹每月还给您二百元,您肯定不缺钱。自己身体不好,就要用这些钱来调养身体,多买些吃的。”可婆婆却总是不听,就是吃药也总是买最便宜的。搞得老公总是抱怨:“您这么大人了,怎么就不知道心疼自己,给儿女们减轻负担啊!”

  有一次,小姑子带孩子来邢丽娜家看望母亲。她们走后,婆婆硬说外孙子偷了她一百元钱。老公说:“您不要乱说,我都不知道您的钱放在哪儿,小外甥怎么会找得到?肯定是您记错了。”不管儿子怎么说,婆婆就是不相信,非要给小姑子打电话,让她把那一百元给送过来。正在老公为此极力阻拦的时候,邢丽娜的儿子帮奶奶找到了。原来,婆婆不知什么时候把这一百元放到了枕头底下。

  邢丽娜对婆婆对待金钱看法的改变是后来发生的几件事。

  邢丽娜大手大脚惯了,对此,婆婆并没有看不惯或是指责她,而是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感染她。即使婆婆有很多的钱,买东西的时候还是精打细算、货比三家,为省几角的菜钱宁愿多走几里路,有一次,邢丽娜不耐烦地说:“就买这家近的吧,别来回跑了,我来付钱。”可婆婆总是拉着不让。婆婆指着寒风中卖报纸的老人说:“现在的钱多难挣啊!几角钱可以买张报纸呢。”在邢丽娜的头脑里,很少有将这些不屑的角币与实物等换的概念。她回去说给老公听,老公笑了笑,说:“这一点我同意老妈的做法,要不是她老人家这样做,当初就凭我家的经济状况,我们兄妹三人上大学,怎么供得起呢?这可是我妈从不外传的持家之宝啊!”

  邢丽娜深受感动的是一个大雪天。那天,儿子突然病了,正赶上老公出差在外,她和婆婆带孩子去医院。因为路途不远,她们没有叫出租车,而是叫了一辆拉“黑活”的三轮车。三轮车是按人头收钱的,一人一元。邢丽娜叫婆婆和儿子先上车,婆婆却突然说:“家里的煤气灶上还做着水呢,我得回去关掉。”让他们先走,自己随后赶到。因担心儿子的病情,邢丽娜也没多想,就和儿子上了车,奔医院而去。她们到医院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婆婆就赶到了。给孩子看完病要回去的时候,邢丽娜还想坐三轮车,婆婆又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去超市买点小米,给孙子熬点粥。”邢丽娜到家十几分钟,婆婆也到家了。看到婆婆两手空空并没有买回小米,邢丽娜就问婆婆,婆婆说:“嗨,岁数大了,脑筋不好使,家里还有小米呢!”想起去医院的时候,婆婆也是找个理由单独走的,邢丽娜立时反应过来:婆婆真正的用意,就是为了节省来回的两元车钱啊!可平时两元钱在我的眼里算得了什么呢?邢丽娜有些感动,轻声责怪道:“妈,您真是的,您倒是和我直说呀,您带孩子坐车回来,我自己在后面走也行啊!”婆婆笑着说:“没事,我习惯了……”那一刻,邢丽娜真的从心里喜欢上了婆婆。

  在钱的问题上,婆婆也从不与邢丽娜计较。有一次,邢丽娜持续几天发高烧,需要每天去医院打点滴。老公太忙,经常是婆婆送她去医院,并给她交治疗费。每次看病回家后,邢丽娜要还婆婆钱,婆婆都坚决不要。这让邢丽娜感到,婆婆并不是一个视财如命的老人,她向老公要钱,一定有她的道理。

  这件事发生以后,邢丽娜和婆婆的关系更好了,有时间也陪婆婆去逛逛菜市场,享受一下婆婆和小贩讨价还价的乐趣。邢丽娜看着婆婆弯着腰,一个西红柿一个西红柿的挑选;看着婆婆睁大双眼,仔细寻找薄壳长“麻点”的鸡蛋,她的心开始不平静了:婆婆的每一个手势里,不都是充满了对家人的亲和爱吗?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这种感觉、这种认识?能欣赏她、认可她,婆媳间的一份亲情就出来了。

  邢丽娜对婆婆聪明的节俭方式也极为佩服。

  婆婆的确有很多既省钱又实用的“高招”。一年四季,家里冲坐便器从来不用贮水箱里的水,她把卫生间洗脸池下方的下水堵头拧开,用两个大桶接洗脸、洗手、洗毛巾用过的水,用来冲坐便器;把厨房水池用来淘米、洗菜的水收集起来,浇花或刷第一遍吃过饭的碗。冬天的时候,婆婆会在暖气片上摆满一溜盛满了水的大可乐瓶子。晚上临睡前,洗手洗脚,取一瓶热乎乎的水正好洗一次。到了夏天,婆婆又在阳台外接的铁栅栏上摆上几个装满水的大塑料桶。每晚下班回到家,已晒得热腾腾的水正好冲澡用。

  尽管家里不缺钱,完全没有必要这样节省,但婆婆乐于这样做,邢丽娜和老公都没有阻拦,只要老人高兴,只要老人认为自己还能为这个家做点什么,就由着老人吧!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多,家里发生了重大变故。老公的公司被另一家大公司兼并,他不再担任领导职务,车没了,岗位津贴没了,差旅费也没了,奖金更是降了不少。真是“祸不单行”啊!邢丽娜的单位由于常年亏损,欠下了一大笔债务,被宣布破产,她得了一笔钱回了家,档案放到了街道。家里的经济状况立时显出了不同。邢丽娜是最痛苦的,老公虽说不如以前了,好歹老公还有工资呀;自己已接近三十岁,又是个大专学历,再找个好工作太难了,而发的那些钱只够交几年“三险”,下一步该怎么办?总不能“坐吃山空”吧?总得为孩子的未来准备些钱吧?

  她和老公商量来,商量去,认为在现在这个社会转型期,在哪儿工作都不会是铁饭碗,随时有下岗的可能,与其担着再下岗的风险,倒不如自己找点事干更为稳妥。决心一下,他们开始筹划到底让邢丽娜干点什么。琢磨来,琢磨去,他们选定了让邢丽娜在住家不远的一个大的高档社区里开家洗染店,他们认为洗染业是个有前途、有发展的行业。决定之后,邢丽娜开始忙了起来,了解社区潜在客源的消费能力,了解加盟名牌洗染店的具体步骤,了解办理营业执照的相关手续,并开始寻找适宜的门面房,策划招聘员工的事。一切都明白了,也都落实得差不多的时候,一个难题摆在了邢丽娜面前:加盟费和购买洗涤设备的费用要十五万元左右,加上店面的租赁费和其他一些必须花的费用,肯定超过了二十万元。而家里的现状又是怎样的呢?小两口几次出国游花出去十万多元,大吃大喝花去的也有个十万八万的,老公没公车后买的私家车用去了二十多万元,借给弟弟买房的十二万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上(最近弟弟炒股票赔了一大笔,伤了元气);现在家里几个存折上的存款加起来也就剩下不到十五万元了。立刻着手开业恐怕有些困难。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婆婆不慌不忙地说:“有困难了为什么不吱声?来,拿去用吧!”说着,递给媳妇一个存折。邢丽娜激动地用有些颤抖的双手翻开存折——十万元!

  “妈,您哪来的这么多钱?”邢丽娜吃惊地问道。

  婆婆掰着手指算了起来:“有你公公的抚恤金、丧葬费,有我这些年的退休金,有我和你公公一辈子剩下的几万元存款,但大多数是我平时向你老公要的钱,我都没有动。得,全拿去吧!干正事我全力支持你。”

  听完婆婆的话,邢丽娜感动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婆婆的举动深深地触动了她,使她深感愧疚:自己是个花钱如流水的人,对于婆婆的吝啬以前一直是嗤之以鼻的,还胡乱猜疑过婆婆向老公屡次要钱的用处。唉!我对婆婆的误解实在是太深了,也太不应该了。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一心为儿女着想的。我那一向被看做小气的婆婆竟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甚至舍不得看病吃药,却攒下了这么一笔巨款,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慷慨而出,这不是伟大的母爱又是什么?生平第一次,邢丽娜被感动得脸红了:“妈,我谢谢您,这笔钱我们一定会慢慢还给您的。”婆婆虽然节俭,但对他们的生活却从不过多干涉,这次,她也只是平和地对邢丽娜说:“都是一家人,还谈什么还不还的?其实,你们平时花钱的时候手紧一些,哪儿至于用时着急呢?过日子还是要往长远里打算啊。对了,我看最近报纸上有一句话说的好:你可以过你想要过的生活,前提是你必须自己去创造要过这种生活的条件。说得多好啊!”

  这就是我的婆婆,一个让人觉得吝啬的婆婆,一个令我敬重的婆婆。我知道,在婆婆的眼里,钱绝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张张纸票,它承载着太多的内涵。我很感谢上苍,能让我在平凡的一生中遇到这样一个好婆婆!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