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宝妈日记:后婆媳关系

时间:2009-12-18 14:56:32  

来源:东方网

  结婚第二年,我带着当时还是我公公婆婆也就是你们的爷爷奶奶,以及你们两姐妹一同回到台湾,因为你爷爷、奶奶想到台湾定居,而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这差事非我莫属。我替你们找好房子,安顿好一切,就一个人又飞回香港,继续过着有名无实的“曾太太”生活。 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想过,就在不久之后,我会有勇气真正一个人生活,更没想到,我会在绕了一大圈之后,跟你们仍然亲得像一家人。我承认,在我还是曾家媳妇的时候,我其实很怕面对公公、婆婆,那种心里压力,有大半来自于对大家庭的敬畏。而离开曾家后,我并没有和昔日的公公、婆婆变成陌路,反而因为每隔几个月就要回来看看你们两姐妹,看我的家人,和他们的关系就这么延续了下来。

  说也奇怪,以前我见到他们会忍不住脚底打颤地紧张,离开以后心情却变得很不一样。我因为不再有寄人篱下的自卑,光靠唱歌表演赚的钱,不但够自己生活,也能够供养在台湾的家人。我知道自己有能力,不再需要依靠别人后,不但什么都敢讲,心情也变得开阔,所以我现在会常劝人,就算要嫁的老公很有钱,也要自己有能力了以后再结婚,否则等于是废土。这不是老生常谈,而是我用青春换来的深刻体会。

  从香港搬回台湾后,我也从昔日的小媳妇摇身一变成为独立的时代新女性,而你爸爸因为忙着事业,兄妹又都不在台湾,每年为你爷爷奶奶筹备生日的重责大任就都由我包办,从该订什么酒席,要请哪些客人,都是我一手张罗,久而久之,几乎所有人有事,第一个就想到要找我。

  由于曾家是个大家族,亲戚大多走得近,上从爷爷、奶奶、下至你的堂弟、姑丈,从香港来开刀,都是我在陪着,这些年来,我进出医院的次数多到数不清,连开刀病房的护士看到我都要嚷:耶,宝妈,怎么又是你?有时候回过头在想,真不知道怎么会在你们的家族里,我竟成了“全陪”的角色。

  这几年,你常因为工作太累、压力太大,有时回到家里一句话也不说,跟爷爷、奶奶完全没有交流。老人家偶尔会埋怨,但更多是心疼你怎么又瘦了一圈,不知道你是不是又在外面受了什么气?我在开始接触这个圈子以后,也慢慢了解,身为艺人的确要承受很多平常人无法想象的对待,也能理解为什么你有时候宁可沉默,于是我也会主动当起你和爷爷奶奶之间的润滑剂,告诉他们,你这个孙女只是因为太在乎自己的工作表现,你还是爱他们的,这才让他们放心。

  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对肩上扛着太多人的依赖有什么抱怨,相反的,我了解这好像是我必须扛一辈子的。比较欣慰的是,我这么辛苦地一路走过,总算换来我应该被对待的尊重,这是我在你大妹的婚礼办完后最大的感触。你大妹的婚礼,从头到尾都是我一手张罗。她从小就跟你不一样,你在个性上有某部分非常独立,很多事总是先做了决定,家人才知道,而你妹妹因为远在加拿大,当她面临人生重要抉择时,就特别需要家人在一旁,像是她的婚礼。

  你妹妹很早就选择家庭,因为根本没有经济基础,小两口决定要结婚,他们的婚礼自然是两家的家长出面来替他们办。而我们家因为情况特殊,除了你爸爸跟我以外,你们又有了新妈妈跟叔叔,到底该是谁的名字印在你们喜帖上的双方家长栏里?结婚宴客那天,又该是谁以主婚人的身份站在台上主持婚礼?而另一场在加拿大办的婚礼,新妈妈又该不该去呢?这几个在别人的家庭完全不用考虑的问题,却让我们伤了好久的脑筋。而我心里也很清楚,那天还会有你们一大家族从香港专程飞来参加婚礼,香港亲戚们一定也等着看曾家怎么办这场婚礼吧。

  我一方面忙着定酒店,张罗你妹妹的陪嫁,一方面也很为难,我的女儿终于要成为人家的媳妇了,当妈妈的我如果不能够亲自祝福她,那肯定会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可是我已经不再是曾家的一分子,如果我再以曾家人的身份出现在你的婚礼上,那么你们新的妈妈看在眼里,一定也很为难。

  幸好,你们的爸爸也看出我的为难,为了这场婚礼,他也特地从香港抽空飞来台北,跟我商量该怎么让这场婚礼圆满。当我提出我心里摆了很久的疑问时,他完全不考虑地说:“当然是由你上台,喜帖上印的也是你的名字。至于加拿大,当然更是你去,她去做什么呢?”那一刻,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因为我感受到你们那个向来说不出“谢”字的爸爸对我的尊重。

  后来在婚礼那天,我一看到你们的新妈妈,就感谢她的包容,感谢她让我有机会可以回到曾家,主持自己女儿的婚礼。虽然她嘴上说着没事没事,我当然也看出她心里的尴尬,但是人生本来就是这么为难,而我站在台上的时候,也感慨地想着,离开曾家这么多年以后,我在你们曾家终于熬过来了,有了自己的位置。

  而在跟你们一大家子人的关系改变之后,最奇怪的是,我跟你爸爸的互动竟然也好了很多。家里发生什么事,什么人因为要作什么重要决定,需要跟长辈沟通,这些事统统要透过我来传达,而我跟你爸之间,可以讲的话也变多了。还记得就在你大妹订婚前一晚,我跟你爸爸商量好该怎么张罗她的婚礼后,他因为想等正忙着唱片宣传的你回家,于是问我可不可以陪他喝杯咖啡。就这样,我们俩面对面地在咖啡厅里坐了一整夜,好几个小时里,以前结婚时不可能讲的话,统统都在聊,一个晚上讲的话,肯定比结婚那三年讲的还要多,直到现在,你爸都还不时打个电话来问我:你觉得她现在的男朋友人怎么样?

  有句话这么说,人的悲剧不是命运造成的,所有的悲剧都是个性造成的。我想我现在生命里所有的喜剧,都是因为我努力而且感恩,我知道只有慈悲和柔软的心,才会让我彻底坚强。

  我想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是,我竟然有本领把我年轻时候的血泪史,过成像现在这样其乐融融的温馨。

  二○○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妹妹订婚和我生日刚好是同一天。二○○二年。在妹夫温哥华家中举办了一场温馨的婚礼,那天晚上我们全家都哭得像猪头一样。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