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两次离开,我不后悔

时间:2009-12-25 15:10:15  

来源:解放网-解放日报

  他和她的婚后生活有滋有味,可她与婆婆渐生嫌隙。公公患病期间也没有得到她的照料。

  他觉得无法容忍,和她离了婚。对于照顾过他父亲的另一个她,他心怀感激,提出试着和她在一起。

  多年后他仍觉得不合适,帮助过她后选择了离开。他想,如果她与前妻的优点能结合起来就完美了……

  坐下来后,梓群一直是乐呵呵的,这和许多来倾诉的人不同。问及他倾诉的目的,梓群笑了。他看了我们的许多倾诉故事,看到了许多别人的烦恼,原本相爱的两个人也能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他觉得很不理解。他认为,如果相互都能怀着感恩的心,好聚好散做个朋友也未尝不可,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过,这种关系是任何朋友所替代不了的。

  为了父母,离开前妻

  我和凌嘉是75届高中毕业生,上山下乡的时候认识的。我们一起做过知青队的负责人,她在工作上很要强,性格也比较单纯。交往了一年半,我就参军去了,我们一直保持通信联系。我一走就是四年,没有回过家,逢年过节时,凌嘉代我回去看我的父母。没多久,我就和父母摊了牌,凌嘉是我正在交往的女朋友。我母亲却不太喜欢她,她认为凌嘉的脾气太犟,而且是事业型女性,可能不太适合生活。我没把母亲的话往心里去,回城后不久就和凌嘉结婚了。

  毕竟违背了父母的意思,他们没参加我们的订婚仪式。原本我们可以和父母一起住,他们却让我们出去租房子住。我们两个人住在水房改造的旧房子里,和耗子们共处一室,但过得有滋有味。深感文化水平太低,我在部队里就一直自学数理化,我们想继续读书考大学。婚后不久,凌嘉有了身孕,但她没有放弃,先我一年考上了大学。那一年,我们的孩子也出生了。

  父母都是大型国企的劳动模范,比我们还忙,带孩子也就指望不上他们了。我母亲每月给我们六十元钱让我们请人带孩子。那时母亲每月工资才六十元出头,而我和凌嘉都四十元不到,请人看孩子一般二十元就够了。

  我妹妹结婚后,父母让他们小两口住到了家里。外甥出世时,我母亲已经退休,可以带孩子了。这些事让凌嘉感到不快,老是在我面前说我母亲偏心女儿,儿子的事却不热心,摆明了是对她这个儿媳妇有成见。母亲和凌嘉都是犟脾气,我只好两头劝劝,但收效甚微,她们两人甚至相互不说话了。后来我因工作原因出国了,父母为了照顾凌嘉工作,让她经常到家里吃饭,她每次吃完连碗也不洗。我想,我对她父母以及哥哥姐姐是全心全意,为什么她就不能好好对待我的父母呢?

  父母年纪都大了,趁着我在国外出差的机会,我给他们两个办了出国旅游。谁知才到第十天,父亲就吐血住院了,医生检查说是肝癌晚期,基本失去了救治的意义。在我父亲最需要人照顾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遇到了静如。

  静如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同在异乡,对我们一家格外照顾。父亲需要24小时陪护,她和我母亲负责白天,我负责晚上。她虽然只是邻居,但帮我父亲端屎倒尿毫不含糊,父亲十分钟一次大便,连裤子都穿不了,静如帮他擦洗,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这样整整过了27天,我们送走了含笑的父亲,而静如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想,要是凌嘉这样对待我的父母该多好啊。

[ 来源:解放网-解放日报   父亲去世后,我没有把母亲接回国,静如和我妈待在一起。我母亲好像特别喜欢她,但是静如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母亲也不能多说什么。从那时候起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让我母亲后半辈子过得开心,否则我就对不起我的父亲。 后来我听父亲的朋友说,父亲生前没有得到过凌嘉一点帮助,哪怕是一双袜子也没有买过,我听后非常寒心。

  1996年7月,我一回国就向凌嘉提出离婚,她很意外,但我坚持要离。我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凌嘉,两手空空地出了门。孩子的抚养权归我,但是我拜托凌嘉代为照看五年,我相信五年后自己应该又有能力抚养孩子了。

  梓群说,把一切留给凌嘉,是因为他可以凭手中的技术再去挣钱,这个不能让曾经是自己妻子的一个女子去承担,爱情不在了,也可以做朋友。这番说法,的确与很多人不同。

  对她的感情止步于“感谢”

  半年后,我听说了静如的消息。她丈夫出车祸去世了,留下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14岁,而他们家本来就生活困难。当时我没实力帮助她,但她在国外照顾我父亲27天的恩情我终生难忘。我来到静如家向她允诺,我要努力赚钱帮她把孩子培养成人,改善静如的生活。我说我是为了报答她对我父母的恩情。其实我也想过,要是相处下来真的有了感情,而两个人又是适合一起过日子的话,那我和她结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静如也很愿意和我在一起,她默许了我的提议。1997年开始,我便和静如在一起了,她让孩子叫我爸爸,我只让叫叔叔。没过多久,静如就流露出想结婚的意思。我和静如的孩子相处得非常好,他们正处于叛逆的年龄,和母亲相比,可能我这个叔叔的话还更管用一些。静如和我母亲关系也非常好,她每天打电话给我母亲,经常利用出国的机会去看她。母亲也劝我和静如领证结婚,我没有同意,因为我觉得我们之间好像总有一些疙瘩。

  静如的优点很多,但她就是喜欢和凌嘉计较。和凌嘉离婚时,我答应一个季度给孩子一次生活费,委托我原来的办公室主任转交,可静如总觉得我不该给这么多,还怕我借生活费的事和凌嘉有联系。我和凌嘉通电话讲孩子的事,静如总怀疑我是不是在商量复婚。我都说了,复婚是不可能的,但毕竟凌嘉是我的前妻是我孩子的母亲,怎么可能连个电话也没有呢?可静如总不放心。我想,可能我和凌嘉共同经历过一些东西,交流起来比较顺畅,而这些东西又是静如所缺乏的。

  到了2003年,静如的两个儿子出了国,我事业上也有了很大起色,静如的生活水准也提高了很多。已经兑现了承诺,我开始考虑离开静如了。我去外地办了个企业,逐步地和她分开,要是一下子提出来,她也会和凌嘉一样想不通的。终于,我们还是到了把事情说开的一天,静如如我所想不愿我离开。但我表示这是当初说好的,就把正在经营的公司法人变成了她,两套房子也留给了她,又是两手空空来到了上海和朋友组建了新公司。离开的时候,静如的两个孩子也知道了,我让他们有困难就找我,我会像以前一样对他们的。

  对他拒绝静如,我有些弄不懂了。应该说梓群算得是个性情中人,但又出奇地理智,对婚姻似乎一直保持着完美追求,以至于那么多年过去,终究没有决定和静如过一辈子。

[ 来源:解放网-解放日报   完美感情,可遇不可求

  现在,我生命中的这两位女性都渐渐想开了,我和她们经常通电话,互相问候。凌嘉的哥哥姐姐、静如的儿子都会经常打电话给我,好像我还是他们的亲人一样。 凌嘉和静如各自有各自的优点,虽然分开了,但是我时常念着她们曾给予我的关心和照顾。她们两个人的性格脾气如果能结合起来那就太完美了。但是,相知相爱的感情,又有多少人能遇到呢?直到现在,我始终认为她们在女人中都是优秀的,却也不后悔两次离开。

  到了50岁,要想再遇见一位合适的女子共度人生后半程,我觉得越发不可能。因为我比较重“品德”二字,而现在的人越来越流于物质。

  现在,我仍然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来对待一切,我觉得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最重要的都是选对人;要赢得对方的尊重,首先必须善待别人。我连上菜场买菜都会买老太太的菜,因为我觉得她们挣钱更不容易。我公司有两个员工,是我通过报纸找来的。一个是大学毕业在当道路清扫工,为了探明真假,我凌晨三四点去那个路段蹲点,跟了他一个月,果然发现这是一个老实肯干的小伙子。我通过街道管理处把他调到了我的公司,工资待遇先不说,让他凭能力争取。还有一个小姑娘是靠父亲的战友支持读完了书,我也把她招进公司,只要能像报纸上写得那么勤奋、有素质,我完全可以给她提供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现在,他们已为我工作了四年,表现都很不错,对我也非常尊重。想到这些,我就非常舒服。

  做人做事我还是坚持用随和和宽容的心去对待,任何事情都是有得有失,任何事情都可以和和气气解决。至于感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坚持随遇而安。等我年老了,我想开一个网站,帮助大家解决心理问题,我会用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悟去告诉大家,要怀着感恩的心看待人生,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从感情扩展到事业,梓群都站在一个精神的高度和我交谈。在他眼里,所有的事情都是相通的,原则也都是一致的。善待每一个人,这不能不让我心生感动。但我同时也觉得,梓群还是有些“吝啬”的,对于凌嘉或静如来说,最好的善待,莫过于给她们一段完整的婚姻,而这个,梓群考虑到了吗?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