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我被婆媳双面胶困在婚姻里

时间:2010-01-04 14:40:48  

来源:瑞丽女性网

  秋天的夜,有着诗一般的韵味。莹说,她的爱情,曾经也像一首诗,可婚后却因为婆婆的介入而摇摇欲坠。莹流着泪说:“我一直把婆婆当成亲生母亲,可她为什么就偏偏跟我和老公争宠,与我为难呢?”

  倾诉人:莹

  涛给我一个温暖的家

  我和涛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他高大的身躯往我身边一坐,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了一种安全感,就好像小时候在父亲的怀里一样。 这让我放松了自己,自如地和涛交谈。

  在涛之前,我的情感犹如一张白纸。我从小失去母亲,父亲又不常在家,我渐渐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做完该做的事,就捧起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长大了也还是这样,独来独往,没多少朋友。

  别人说我清高,有谁知道,我冰冷的外表裹着一颗火热的心。我常常在别人的故事里泪流满面,常常在暗夜里渴望有一双温暖的手给我安慰。但我又对身边的人有着本能的防御,直到遇见了涛才彻底放开自己。

  涛是难得一见的温柔男子,曾经一度把我呵护得无微不至,在涛的怀里,卑微的我陡然成了骄傲的公主,幸福溢满我的心房,我珍惜着,对涛自是痴情满怀。恩爱的日子里,我觉得涛就是我寻找多年的温暖的家。

  老公对我好婆婆就吃醋

  我从来没想到,这一切的美好会因为婆婆而渐渐消失直至不见。涛的家庭很简单,只有他和母亲。婆婆很能干,家里家外一把手。而我从小没有母亲,又一直过着住宿生活,对家务活一直不太熟悉。尽管我暗暗地跟着婆婆学,但婆婆依然很不满意,甚至会很不客气地给我脸色看。我认为,只要我努力,我和她一定能和平共处,但没多久,我觉得自己想得太天真了。

  有一次,煮蛋的时候,我不懂为什么锅里会传来“咚咚咚”的声响,便随口问了涛,涛大笑起来,拍着我的肩正要取笑我。婆婆却抢了先,她一本正经地训我:“没吃过猪肉,也看见猪走路,都这么大了连这种常识都不懂?”我一下子楞在那里,听着婆婆突如其来的教训,说不出一句话来。

  涛见我受委屈,拥着我去散步。回来的时候,见婆婆电视也没看,灯也没开,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涛赶紧上前安慰,婆婆却一下哭开了:“说她一句你就心疼啦,你到底是谁生养大的?”我很纳闷,不过是一件小事嘛,值得她这么大动干戈?

  后来我才知道,真正惹婆婆生气的不是我的笨,而是我和涛的恩爱。有一次,涛喝醉了酒,吐得满地都是。我赶紧拿来毛巾,想为涛擦脸。婆婆却一把夺了去,一手把涛揽在怀里,一手为涛擦脸,嘴里还不停地叫着心肝宝贝,仿佛涛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看得我目瞪口呆。那一刻,我终于知道,我遭遇的是一个恋子情深的婆婆。

  懦弱老公让我心灰意冷

  我和涛的婚姻,因为婆婆的介入,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为了家,我一再地隐忍,有时忍不住,也只是躲到房间里偷偷哭一会,我从来没有和婆婆正面冲突。但婆婆却从来没想过停止,我对涛好她嫉妒不已,闲话一大堆。我对涛装作不在乎,她又怪我不懂得体贴丈夫。婆婆时刻都像个训诫师,动不动就要教训人,就连我偶尔要涛帮我拿一下面巾纸,她也要教训我,说我对涛指手画脚,久而久之会让涛失去男人的尊严。而涛的行为我渐渐明白,一个控制欲太强的母亲,养出的儿子注定懦弱无能。

  在婆媳隐隐的烟火中,涛一般都是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这让婆婆更加肆无忌惮,甚至当着客人的面对我出言教训。涛事后的安慰也无法平息我的委屈,最主要的是,他后来也懒得再违心安慰母亲,也懒得哄我开心,于是频繁地外出,和朋友聚会,和同事打牌,找尽理由晚回家。婆婆把一切罪过都推给我,怪我不懂得体贴丈夫,才让他在外面逗留。

  我和涛理智地沟通过,他终于答应我们再买套房子,搬出去住。本来说得好好的,我甚至连房子都找好了,但涛却因为母亲的反对,打了退堂鼓。涛的工资卡,一直是他母亲保管的,涛要用钱,才向母亲要,即使结了婚也是这样。我曾经对此提出异议,但涛不以为然,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婆婆甚至还想要我也把卡交给她保管,但我不同意,我从小独立惯了,我习惯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为这事,婆婆曾经很生气。

来源:瑞丽女性网   我不是心疼钱,只是觉得人长大了要有自己的生活。但涛太习惯于服从母亲,依赖母亲。当涛用很无所谓的口气告诉我不买房时,我对他实在失望到了极点。一个乖张的婆婆也许还可以让人忍受,但再加上一个懦弱的丈夫,这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破碎婚姻让我进退两难

  不能改变环境,我只好调整自己。下了班不再急匆匆回家,而是先和同事打打球再回去,双休日也不再一直呆在家里,而是去逛街或者做美容。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婆婆却看不惯,背着我在涛面前嘀嘀咕咕,有时甚至对孩子也口不择言,竟然对孩子说妈妈在外面风流快活,不要她了,不要家了。涛开始和我不停地吵。

  有一次,我们公司聚餐,餐后,小区的一个男同事顺便送我回家。我们边走边谈,然后在我家楼下分手。涛在阳台正好看见男同事送我回来,很不高兴,我一进家门他就对我大吼大叫,我刚想争辩,婆婆就在一旁添油加醋,说:“要是涛在夜里,还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难分难舍,你就不生气?”婆婆话音刚落,涛的拳头就挥了过来,我一下子倒在地上,涛用力揪住我的衣领,把我从地上拎起来,又狠狠地给了我两巴掌,这两巴掌彻底把我打清醒了。我连夜收拾了衣物,跑出了家门。

  那一夜,我在表姐家住,表姐听了我的诉说很愤慨,但她还是劝我理智点,长久的婚姻需要用心经营。她说,我的问题最主要在于婆婆,如果能和婆婆分开住,也许情况就能有转机。我听了表姐的劝说,到外面租房子住,想趁机给涛和我自己一段时间来冷静思考。

  涛来找过我,劝我回家住,但我坚决拒绝,我知道一旦妥协了,就得再继续从前的生活。涛终于答应我在外边租房,而他也时不时地过来找我,我以为从前的甜蜜又会回到身边,但我错了,他的来访带了太多侦查的意味。有一天,涛一进我的住处就对我扬起了拳头,嘴里大声骂着粗话。他责问我到哪里搞来了性病,害得他瘙痒不止。我告诉他,那不过是霉菌,很普通的一种妇科病。虽然最后他相信了,但我的心却再也温暖不起来了。涛竟然对我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我们还怎么做夫妻?

  我真想结束这一切,开始新的生活,但我又舍不得女儿,她才三岁啊,我不能让她像我一样从小就没有了妈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