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我嫁入豪门根本不幸福

时间:2010-01-11 14:12:50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豪华婚宴上,婆婆给我脸色看

  见过他的妈妈,我跟木木说,我们不太合适。他急了,一次次来找我,表明他就是他而已,他的家庭并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打动我的,是他带我去看我们未来的婚房。那是一套在中档小区里、不到九十平方米的两室一厅,装修得整洁大方,一看就有种家的温馨。他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你要是喜欢,我们就搬进来住一辈子,如果这里有让你害怕的东西,我会把它拿走。他真的是个细心体贴的男人,我无法拒绝。

  筹备婚礼的时候,两家大人见面,他妈妈把见面地点定在一家高级会所。我爸妈是头一次走进这样的地方,我在他们身上看见了我一次上门时的局促不安。他妈妈还是那种温和的样子,说尊重我父母的意见,又说木木是他们家族的长房长孙,海外的亲戚也会来,婚宴的钱全部由他们来出,一定会很per-fect。

  她一说英语,气氛就僵硬起来,我爸妈枯坐了一会儿后说:“都随你们吧。”

  那场婚宴,真的很混乱。我们家的亲戚穿什么的都有,西式自助餐、葡萄酒、小乐队,都不是他们熟悉的场面。他们家的亲戚,都穿正式礼服,见面的时候拥抱、说英语,我们家的亲戚则兴致勃勃地看热闹。

  婚宴上,婆婆满面春风,都跟他们家的亲戚寒暄;我的亲戚们也兴奋地聊着天,他们都是习惯性的大嗓门,五六个孩子跑来跑去,总会闯一点祸的。婆婆走到我面前,小声但严厉地说:“怎么回事,你知道我这样多丢脸吗?”这是我一次看见她摆脸,寒气袭人。一转眼,她又笑眯眯地很有涵养地招呼客人去了。我看看木木,他显然也听见了他妈妈的话,轻声地哄我说:“她爱面子,你别理她。”是啊,我自己的婚礼,我当然不能破坏自己的心情,虽然有的亲戚大声喧哗是显得有点不礼貌,可是这又不是我的错,我的出身、我的家庭,本来就是这样子的,我没有隐瞒过。

  我怀孕5个月,婆婆扔下3万元走了

  我的大姑子是个能干的女人,跟她弟弟的腼腆相比,她更像一个男人。她是出国读了博士回来的,在一家跨国公司身居要职,我跟她的弟弟结婚,似乎是件跟她毫无关系的事情。她看见我,不喊我的名字,只用一个“哎”来称呼。她快40岁了还没有结婚,跟父母住在一起。

  有一次,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她看看我,很不客气地问:“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我说不上来,她又说:“你从事这种工作,要注意进修,法国、意大利这样的地方必须去跑一跑,不然的话,很容易被淘汰。”然后一转身,接她的电话去了。我不知道一样的父母怎么会生出两个完全不同的孩子来。

  我结婚的时候,木木的爸爸回来过一次,他几乎没有跟我说过话。木木看见他,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木木告诉我,从小他的成绩就很一般,样样不如姐姐,对家里的生意他也不感兴趣。父母对他很照顾,期望值很高,但他却一次次让他们失望。他说:“我就想过简单的温暖的家庭生活。一定意义上说,你是我的救星。”不过,大多数时候,他对父母是言听计从的。

  结婚后,我本来不打算急着生孩子,婆婆把我单独喊到家里去。她说:“你们现在是最好的生育年龄,你不用担心生孩子之后的经济问题,我会全力支持的。怀孕之后,你要是没了工作,我会让爸爸按照正常文员的标准给你发工资,我们这样的家庭,会对每个人负责任的。”虽然她是一番好意,但是这种说话的方式好像我是她雇的保姆,职责就是生孩子一样。

  我想木木也一定被婆婆叫回去训过话了,他开始跟我谈论孩子的话题,我也并不抗拒生孩子。没多久,我就怀孕了。怀孕之后,我没有辞掉工作,为此婆婆很生气,她觉得我对孩子不负责任。可是孕妇上班的多的是,何况我干的工作一点也不危险。

  我开始借口身体反应大,不去他们家了。怀孕5个月的时候,婆婆破天荒一次到我们家来吃饭,我好好地烧了一桌子菜,她几乎没怎么吃,走的时候,留下3万块钱,说是给我的生活费。

  我让木木还给她,木木却把钱存进了我的信用卡。别人家的奶奶一定也会给孙子准备一些衣服、鞋子等礼物,但是这样冷冰冰地来,扔下钱就走的感觉,实在让我很不舒服。我不讨厌钱,但是我总是有点自尊心的。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婆婆搞生日派对,我孤独地在医院挣扎

  给过了钱,他们一家人就好像心安理得了,他的姐姐从没有打过一个电话来问候,他的父母则去了香港。在我进入预产期的时候,他们家的电话多起来了,不是来找我的,是找木木的。 他妈妈要过生日了,忙着搞一个派对,木木不断地被他们差来差去。而我,住进了昂贵的贵宾产房。

  我在报纸上看到过这种几万块钱生一个孩子的贵宾房,我自己倒是情愿住一般的产房,跟别的产妇交流。但是,早在我体检发现怀孕的时候,婆婆已经一手安排好了,我只能服从。

  住在贵宾产房,环境的确很好,就是无聊。有的时候木木一天都不来,我打电话去问他,他总是在他爸爸妈妈那边,筹备他妈妈生日的事情。

  我们的儿子也很有趣,等了好几天都不来,偏偏在婆婆生日那天他出生了。一次生孩子,谁能不害怕?我妈妈本来是要来的,但是忽然感冒发烧,婆婆觉得会传染,婉转地不让她来了。

  躺在豪华冷清的病房里面对阵痛,我忽然很恨木木,也许老婆没有妈妈重要,但是孩子的降生难道还比不过一场普通的生日聚会吗?我打电话给妈妈,妈妈听说我一个人在生孩子,急坏了,一声声地安慰我,听着她那些朴实的话,我忍不住大哭起来。

  虽然木木还是匆匆地从生日宴会上赶了来,可是他到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一辈子节俭的父母包了车从郊区赶过来,他们看见了外孙的出生,而婆婆到二天才出现在医院。她插了一盆很漂亮的花,保姆殷勤地跟在她后面,她像看望一个一般朋友一样在我床边站了站,然后就去看保暖箱里的孙子去了。

  手忙脚乱的月子,我毫无幸福可言

  我没有用她安排的月子保姆,而是留我妈住下来照顾我。新生儿带来的一连串的问题,让我的火气越来越大。木木是个好男人,但是他对家务事完全不懂,夜里孩子大哭起来,他还自顾自地打呼噜;我让他起来给孩子喂奶,他拿起冰箱里的奶瓶就伸进孩子的嘴里去;给孩子洗澡,他逃得远远的,让他拿浴巾、痱子粉,没有一次是拿对的。我抱怨他,他就说:“我们还是请个保姆吧。”

  添了孩子,添了好多家务事,木木什么都不会做。他上班其实蛮清闲的,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呆在家里的时候,我忙得一头乱的时候,看见他坐在那里看电视,能不心头火起吗?喊他来帮忙,他不是撞到东西,就是越帮越忙,让我崩溃。坐完月子,妈妈回去了。我没有去上班,在家里全心全意带孩子,除此之外还要买菜、做饭、整理家务。木木什么家务也不做,唯一的长处就是脾气好,怎么骂他也不生气。

  现在,孩子已经8个月大了,我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容易生气,动不动就想哭。婆婆没有来看过我们,倒是常打电话给木木,让他把孩子带过去。

  前两天,木木告诉我,婆婆打算送我们一辆车,方便我们两边走动。我又生了一场气,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是他们聘的员工,负责生孩子、带孩子,还要照顾木木这个永远长不大的老孩子。优越的物质生活,没脾气的好男人丈夫,出钱比出力踊跃的婆婆,听起来不错,可我却觉得离幸福越来越远。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