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面对“冷脸”准婆婆

时间:2009-12-28 15:25:13  

  作为成家的第一步就是去拜见家长,这可是很多新人在步入婚姻殿堂前的第一次重大考验,也是最关键的一次。有人顺利过关而有的人却发生了一些故事……

  奶咖工作很忙,我们约好晚上8点见面。我特地占了一个极佳的观景位置,她匆匆而至,立刻被窗外的万家灯火所吸引。我和她打趣:“女大不中留,想成家了吧?”个性外向的她连连点头:“在我的字典里,家就意味着回家晚了,有一盏灯为你亮着。我家在外地,上海除了同事,没什么亲友,真的想要一个家。我和男友交往了两年,感情不错,临到谈婚论嫁,我登了‘准婆家’的门,却意外地受了冷落。我们负气分手,男友试图挽回,我家里又气恼他没诚意……”年轻的奶咖满脸无奈。

  他的婚史,我不介意

  2001年,我幸运地被总公司录取,只身来到东海之滨的上海。勤勤勉勉地工作了快一年,部门派我到华东另一个子公司学习,在那里我认识了拿铁。

  从读书到工作,拿铁始终生活在同一座城市,所以也难怪他会对城里城外吃喝玩乐各种场合都精通,当仁不让地成为学习班的大总管,领着大家疯玩。他的模样长得与一位香港电影明星很像,虽然不帅,但很有亲和力,衣着打扮也很时尚。起初我以为和他是同龄人,熟悉之后才发现他足足大我6岁。不知怎的,他好像特别愿意“罩”着我这个外地小姑娘,不仅业务上毫不保留、倾囊传授,平时聚餐、泡吧也不忘叫上我。渐渐地,我感觉到他的目光里多了一种含义:爱慕。

  我原本对拿铁的印象就很不错,他是个标准的江南男人,细致、体贴,很有情调。因此看出他的苗头后,坦白讲,很开心。有一天,拿铁约我单独出来喝茶,一反常态地沉默起来。我很不习惯他这个样子,连声追问,他才提起我不知道的一段往事:原来他结过婚,成家不久妻子就外派武汉;两年婚龄,真正朝夕相处却只有几个月,最后不得不离婚;我认识他之时,他刚刚恢复自由身。听完他的讲述,我有点意外,但却不感到震惊。拿铁奇怪我的这种“举重若轻”的反应,我解释给他听:“毕竟你大我好几岁,是早该成家了。我并不抗拒找一个有婚史的男友,因为那不过是他的一小段过去而已,与我无关。”大概没哪个女孩子和拿铁讲过这种话,他整个人一下子变轻松了。

  学习结束,我回上海上班,虽然不能朝夕相伴,我和拿铁的感情却持续升温。我们似乎在很多方面都有共同语言,譬如我俩都看中了伊兰特这个车型,还傻乎乎地筹划着明后年把它开回家呢。他出差时手机都时刻开机,以便我在第一时间找到他。天天打长途电话、发短信,与所有热恋的情侣一样,我们的爱情颇有点“只争朝夕”的味道。好容易在假期见面,拿铁和我都开心得不得了,他很注意细节,把我照顾得很好,像吃西瓜,他会把中间最甜的瓜瓤舀给我……

  奶咖不自觉地抿抿嘴唇,似乎还在回味热恋的甜蜜。她又想到了什么,做了一个鬼脸:“当然外企对办公室恋情还是有不成文的规定的,我和拿铁严格约束自己的行为,‘地下爱情’一谈就是两年。”

  她钻进书房玩游戏

  为了让家里人放心,我把自己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但为了顾及拿铁的自尊心,家里亲友都不知道他离异的事实。也许是我从小就在外地读书的缘故吧,爸妈很信任我的眼光,没提什么反对意见,但一向疼爱我的爸爸提醒我,两人怎么也要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分居肯定是不现实的。我想想也对,就和拿铁商量,他能不能来上海。谁知他热爱自己那座美丽的城市,很不喜欢上海的喧嚣,觉得物价高,生活成本太高。他很坚定地表示,其他都可让步,惟有定居问题,他要对上海说“NO”!留在小城,他还有一个理由,即百分百的便利,城里有太多的朋友、故交,生活中遇到点难处,像电灯坏了、水管堵了,一个电话打出去,通通都能搞定。

  我把拿铁的态度告诉家里,爸爸吃惊之余,颇为不满,在他看来,上海各方面条件都很好,怎么能轻易放弃呢?一时间我成了个“夹心人”,但爱情大过天,我的内心其实并不坚持留在上海。某部电视剧不是有句台词么:爱在哪里,家就该在哪里。“双城”之争,没有在我内心留下阴影,我甚至悄悄地设想将来如何向总公司申请,办理调动手续,一旦公司不批准,我又该如何安排在另一座城市的一切。

  顺理成章地,两家长辈在上海见了面。吃罢亲家饭,爸爸私下里提醒我,感觉我未来的婆婆似乎是个厉害角色,不是很好相处,他还隐隐约约感觉到,他们对我不是很热情。我不以为然,不久就和拿铁一起登了他家的门,由头是给他过生日。按我家乡的规矩,儿子的女友第一次上门,意义可是不小,做长辈的都会热情接待的。谁知我开心地叫着他妈妈“伯母”,知识分子出身的她竟然面无表情,露了两分钟的面,就一头钻进书斋,痴迷地坐在电脑前打电子游戏。我很尴尬,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还好拿铁弟弟的女友和我很谈得来,她安慰我说,他母亲一直喜欢打游戏,并不是针对我。她这样说,我有点释然,但真的感觉拿铁家的气氛很冰冷,与我的想象差距很大。

  就这样,初次登门,我乘兴而去,多少有点失望而回。拿铁并不觉得家人做错了什么,我耐心跟他沟通,问他是不是因为前妻离婚时争房子、争财产,让长辈特别寒心,以至于迁怒于“继任者”呢?他没吭声,拒绝谈这个问题。

  其实我在女孩子里算是粗心大意的,不喜欢计较,因此我一心想和未来的公婆搞好关系。去年拿铁的妈妈过生日,不巧他在外地出差,赶不回来,我就提前想好庆祝的方案,生日前一天冒雨跑了两个邮局,选中199元的鲜花速递项目,在邮寄人一栏写上拿铁的名字,替他补上这份寿礼。 尽管我没署名,但他家人知道拿铁人不在上海,他们应该猜得出是我的心意啊。还有一次,拿铁弟弟的女友过生日,我特地买了一个大蛋糕,坐了两个多小时的火车和拿铁赶去庆贺。所有这一切,当然都是“爱屋及乌”,为的是我和拿铁的珍贵情缘。

  今年春节,拿铁去了我家,事先讲好到他家过元宵节。元宵节那天我要出门,拿铁的妈妈也是出于好意,让我加件厚外套。我笑着解释,自己的外套看上去单薄,其实有个保暖的夹层,冻不着的。我真的当她是自己的母亲,撒娇地没拿那件厚外套,就往外走,谁知“准婆婆”觉得我驳了她的好意,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一整天没理我。我也很委屈,硬撑着陪拿铁的弟弟和女友去买东西,眼泪就噙在眼眶里。拿铁一向细心,可那天却很“木头”。我情绪变得很坏,想想自己条件又不差,论身份是他家长子的亲密女友,他爸妈凭什么这么冷淡我?本来我请了年假,打算多呆几天的,受了委屈我就借口公司催我提前上班,第二天就要回上海。拿铁的妈妈也没挽留,一上午泡在电脑前,中午是他爸爸做饭,他不擅厨艺,只好把昨天过节时的剩菜剩饭热了热。临出门,拿铁背着包和他妈妈打招呼,我蹲在门口穿鞋,见他妈妈出了书斋,忙笑着道别,谁知系鞋带的功夫,她竟钻回了书斋。唉,我真是不明白,她这个年纪咋也对电脑游戏这么痴迷,却一点也不把我这个“准儿媳”放在心上呢?

  讲到此,奶咖变得很气恼。我跟她说,她要嫁的人是拿铁,即使未来与公婆相处可能会有点“疙瘩”,大家如果不住在一套房子里,问题也不是很大。她摇摇头,表示自己的家人关系都很亲近和睦,她很不希望将来与公婆关系紧张,那样的话不但她很别扭,拿铁也会难受。

  老爸说他“没诚意”

  为了这前前后后的不愉快,我和拿铁的感情也出现了危机。他站在自己爸妈的一边,说他们没针对我,说他们其实很喜欢我。可他拿不出证据让我相信,于是我们吵了一架,分开了。毕竟他人品很好,又谈了两年朋友,我很难过,哭得撕心裂肺,忍不住给家里挂了电话。爸爸不放心,第二天就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赶到上海,妈妈在电话里一再跟我说:“孩子,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也不想活了。”爸爸在上海足足陪了我一周的时间,才很不放心地走了。

  这一周,拿铁没有半点声音,之后又开始给我发发短信,态度淡淡的。通过一条“内线”,我得知我们刚分手,他妈妈就急火火地给他介绍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他也闷声不响地去相亲。虽然事后他很干脆地回绝了,我还是很不舒服。这时拿铁正式找我,提出要和好,我很生气地问起这件相亲的事,他辩白说自己早先不知情。我依然不能完全原谅他,于是两人就僵在了那里。见我上班路程很远,拿铁不吭声地买了一辆电瓶车送给我,还说要再送给我一个MP3。前两天我骑车不小心摔倒,手上擦破了一大块皮,拿铁闻讯后迅速请假赶到上海,带我去医院,还给我熬鱼汤。我知道拿铁真心想挽回这份感情,我的心也软了下来。

  爸爸得知拿铁又回来找我,一再提醒我要让他拿出些诚意来。我知道爸爸还是让我不要放弃上海的发展空间,可我清楚拿铁在这一点上是不肯让步的,想想真是烦恼,毕竟这不是个小问题。拿铁猜中我的心事,一直在向我要爸爸的电话,说想和他老人家开诚布公地谈谈,但我很担心他们会在电话里争执起来。

  五一长假过完,奶咖又给我发来邮件,说假期她父母来上海玩,拿铁赶了过来,大家相处得很客气,看来自己家这边没多大的阻力,可不知拿铁的父母是否能改变那种冷淡的态度。反正如果他家人不发出正式邀请,她这个“准儿媳”是不会再登门的。但这种局面何时被打破,她和拿铁一点把握都没有。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