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为报复婆婆她嫁给了公公

时间:2009-12-25 15:07:58  

来源:医元网母婴社区

  她叫莲,六十年代生人,她这一生中曾经有过两个男人。 第一个男人,她曾经叫他老公,现在他管她叫继母; 第二个男人,她曾经叫他公公,现在他管她叫老婆。 这两个男人是父亲与儿子的关系。

  八十年代初,莲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与她从小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的风也分配到了同一座城市的另一家公司。很自然地,他们走到了一起,谈起了对象。

  莲和风都住在各自单位的单身宿舍里。这一年风的公司分配来了一个小姑娘玲,玲喜欢上了风,疯狂地追求他,风心动了,和莲分了手,与玲谈起了恋爱。交往了半年后,风发现玲任性刁蛮,远不如莲善解人意,于是与玲吹了,又来找莲重续前缘,莲还爱着风,轻易地原谅了他,两个人又开始了过去花前月下的生活。


 

  正当两个人开始谈婚论嫁时,又一个叫敏的女孩子出现了,敏美丽而高贵,热情又大方,一下子俘获了风那颗年轻蠢动的心。敏早就知道风和莲的关系,但是她也很爱风,于是两个人暗渡陈仓,热恋了起来。

  恋爱中的人是最敏感的,很快地,莲对风和敏的关系有所察觉,就来质问风。望着善良的莲,风在心里经过一番痛苦的斗争后,认准了将敏作为自己的终生伴侣,只好向莲坦白了他与敏的恋情,请求莲的原谅。莲流着泪离开了风。

  离开了莲,风去找敏,把他已经跟莲分手的事告诉了敏,他觉得敏听了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可谁知敏听了后,淡淡的,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高兴,风感到很纳闷。

  原来敏的大学时代有一个男友,两个人感情非常好,毕业时因为两人分配到了不同的城市而不得不劳燕分飞了,前男友对自己的工作并不满意,他找到了敏的城市,跟敏说想放弃现在的工作,在敏的城市里找一份工作,和敏共度一生。敏激动地投入到了前男友的怀抱。

  风失恋了,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对敏,他还是有太多的不舍,他不甘心呀!可他也明白自己并无回天之力,忘了哪一位圣贤说过:世界上最难做的事是扶起一堵倒下的墙和去吻一个倒向别人的女人。男人都是非常实际的动物,这时,他又一次想到了莲。

  当风厚着脸皮出现在莲的寝室时,莲瞪大了眼睛,听说风又要和自己恢复关系时,莲无情地将他推出门外......

  “胆大心细脸皮厚”是男人追女孩子的法宝,相信我们这里的女人都遇到过类似的男人。这一法宝被风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终于,风持之以恒的耐心和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精神又一次感动了莲,莲又一次原谅了他,与他继续上演风花雪月的故事。

  风和莲领结婚证了。握着心上人的手,莲甜蜜地笑了。

  风和莲回村里举行了订婚仪式,他们都改口叫对方的父母为爸爸妈妈。婚期定在了腊月。

  风爸和莲爸是同村本族弟兄,关系十分要好,现在看到两个小儿女又喜结良缘,高兴得不得了,真是亲上加亲啊。

  这时候,敏却和前男友的恋情走到了尽头。原因是前男友在这个城市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大家想想就可以明白,八十年代中期,在一个内地城市,就业机会本来就不多,况且前男友是一个毫无工作经验毫无背景的大学生,想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更是如同海底捞针了。

  敏的父母强烈反对他们的恋情,苦口婆心地劝导敏:生活是现实的,不是虚幻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不是水中月镜中花。一个男人如果不能养家糊口,两个人感情再好也只会是暂时的。

  在经历了内心无数次的矛盾后,敏痛苦地与前男友分手了。

  敏又来找风了。

  敏流着泪向风倾诉了自己苦涩的初恋,风听了,呆了半晌后,告诉她,自己已经跟莲领了结婚证,而且已经在老家举行了订婚仪式。

  敏怔住了,不相信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风已经是一个在法律上的已婚男士了。

  敏泪流满面地冲风大喊:“我已经失去了他,不能再失去你。只要你还爱我,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就不会让你离开我!”

  敏的到来打乱了风原有的平静,使风已经步入正轨的生活又一次陷入了泥潭。

  平心而论,风心里更爱的是敏,敏漂亮的外表足可以满足男人们那颗虚荣的心,搂着敏的腰走在大街上,风即使穿着得再破烂,也会招来艳羡的目光。

  但是这次风没有轻举妄动,毕竟他领了结婚证了,已经不是自由身了,而且他的同事、亲友对他和莲的婚事都已经路人皆知了......男人也得顾面子呀!

  就这样,风和敏、莲三人的关系微妙起来。风继续和莲准备婚事,又和敏旧情难舍,藕断丝连。

  婚期渐近,风感情的天平已经明显地向敏倾斜。

  莲奇怪地发现,风对婚事好象越来越不上心了,常常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她哪里知道,风正在那里痛苦地抉择呢。

  风后悔太早与莲领了证,又觉得离开莲有点太对不起莲。但是他发觉有了敏后,自己真的已经一点也不爱莲了,难道他就要这样与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共度一生,而让自己和自己相爱的人痛苦一生吗?

  在敏的一次次鼓励下,风决定向莲摊牌了。

  风来到了莲的单身宿舍,战战兢兢地敲开莲的房门,莲把他让进来后,他艰难地坐了下来。看到纯洁无辜的莲,他不知道怎样张口,他甚至想到了自杀,离开这个让他心乱如麻的世界,这个显得他自己是多么厚颜无耻的世界,这一刻,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的确确太不是东西了!

  风费力地开口了:“咱们把结婚证退了吧?”

  莲怔怔地望着他,那一瞬间,她的头脑一片混沌,但是她还是问了:“为什么?”

  风给她讲了他和敏的事情,莲一直沉默地听着。

  最后,莲冰冷地对风说了句让他寒彻骨髓的话:“你听好了,我不会跟你离婚,也不会跟你结婚,我就是拖也要把你拖死!”

  风讪讪地告辞了。

  回到敏那里跟敏一说,敏坚定地说:“没关系,我可以等。我就不信她真的会拖一辈子,我会等到她拖不了的那一天。”

  很快的,风、莲、敏三个人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来劝莲,莲拒绝听任何人的劝告。

  这一天,单位领导也来找莲谈话,让莲想开点,不要再钻牛角尖了,为了报复别人,把自己的一生幸福搭进去岂不是更冤?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