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教训:和婆家人相处

时间:2009-12-23 15:22:17  

  最近我和丈夫离婚了。原因是性格不和,实际是因为家庭琐事。我的故事有点老土,甚至会让人觉得似曾相识,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给即将进入或者正在围城中的人们提个醒儿。别像我这样,在有意无意中伤害了家人,也伤害了自己,甚至失掉自己的幸福生活。

  我和成都是在农村长大的,曾经在一个学校里读书。所不同的是,1996年我们都背着简单的行囊从家乡奔向这个城市的时候,他上了大学,而我是为了找份工作打工。我心里打定主意,边打工挣钱边自考学习大学课程。那时,成是同学里惟一一个对我表示支持的人,他说,你肯定能行。

  成一向少言,上学时学习成绩优秀,除此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但他对我说的这句话,让我不由地把他记在了我的心底。我到锦州后,做过端盘子的服务员,做过推销食品的小工,穿过羊肉串,给人家卖过衣服……什么工作我几乎都尝试过,尽管收入都不多,但我仍攒下钱来念自考,两年的时间我毕了业。 而这当中,也有成的一份功劳,他会帮我买书,我不懂的地方他就帮我找老师请教。然后好像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一样,我很顺利地找到了一份可心的工作,月薪800元,这对我来说,已是大喜。

  我和成的恋爱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他并没有因为我没念过大学而觉得怎样。别看在城市里我有了很多改变,但我始终保留着一份企盼,我希望能得到一份全心全意的爱情,我觉得成能给我。

  2001年,我们结婚了。我们在租来的小屋里开始了属于我们的生活。婚后的生活让我觉得幸福而甜蜜。可是这样的日子没有多长时间,他的一个亲戚弟弟就上门了,他弟弟想在这找份工作干,而在锦州成家立业的我们就成了家乡人眼中的能人,这个忙是不能不帮的。成说:“老婆,你帮忙找找吧,我挺忙的。”我知道成也不在行,爽快地说:“行。”结果我给找的第一份工作,不到两天就不干了,说太累了;找的第二份工作,不到三天又辞了,说老板给脸色看;找第三份工作,弟弟很满意,但背后却对成说:“嫂子咋不早点给我找这份工作?”无意中听到这句话,没把我气死。没过几天,弟弟搬到了集体宿舍去住,临别他说:“谢谢你嫂子。”我一声没吭。

  有段时间我一直有呕吐的感觉,可是因为工作忙,况且也就早上那一会儿,成几次催我上医院,我也没着急。后来,婆婆来了。婆婆一看到我就眉开眼笑的,弄得我莫名其妙。然后婆婆大包大揽地开始收拾家务、做饭、打扫卫生,我说:“妈,你别干了,看累着。”婆婆忙说:“不累不累。”婆婆来的第四天,我来例假了。也许是成告诉了婆婆吧,我刚下班回来,婆婆就过来问:“你没怀孕啊?”我说:“谁说我怀孕了?”婆婆也没搭理我,径直说一句:“那我来干什么呀?”说完扭头走了。当时我一股火就上来了,进屋问成:“是你说的吧?我啥时候告诉你我怀孕了?”成说:“谁知道你一天闹得连呕带吐的样儿,还不是怀孕啊?我怕你累着,就把妈给叫来了。”我说:“你也不问我一下,你这样让我很尴尬、很难堪,你知不知道?”第二天我去了,医生说我是咽炎。我回来一说,婆婆有些不悦,说:“那我就回去了。”我心里登时就觉得堵的慌,就为了这个事,我和成磨叽了一晚上。

  后来,我发现我和成几乎少有自己的独处空间。每隔一段时间,他家里就会有人来。去年暑假,他二叔家的孩子假期来这上补习班,我给找了补习班。交补习费时才知道,他二叔才给孩子带二十块钱,补课的钱只好我们给掏,还得管吃管住。农闲的时候,公公婆婆也会来住上些时日,进屋不换鞋这样的生活细节不说,用电器也不问一声,结果烧坏了榨汁机的电机、烤坏了微波炉用具……

  后来,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家人怎样怎样成了我和成聊天的主要话题,哪怕成转移话题,我也要再把它转过来。言语中都是对他家人的不满,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言语变得刻薄、尖锐。

  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有一天,我又开始唠叨他家人如何如何的时候,他大吼一声:“你有完没完?”他说:“翻旧账是吧?……弟弟身子弱,干不了太重的活,他又不好意思说。去了真干不了,就回来了。第二个老板欺人太甚,弟弟忍无可忍。第三份活,弟弟挺可心,心里感激得不行,跟我说‘嫂子咋不早点给我找这份工作,那样我就能早点搬出去了,还给嫂子添不少麻烦。’妈对你没要孩子是有点不满,可是私下里没少说我,说一定是我不用心好好待你,所以才让你下不了决心跟我生孩子。二叔家里困难,掏不出啥钱来,这话跟我说了,我没跟你说是我不对,但上秋的时候二叔帮你家收了粮食,这你也知道。爸妈用榨汁机是想给你榨果汁,说从书上看的喝果汁好,弄坏了机器,他们也挺不好受……”他一口气说了很多很多,也许是我鬼迷心窍了,对他的解释,当时我心里没有愧疚,反而充满了愤怒,什么都是他们家好,那我做的那些呢?

  爱一个人,付出是应该的,不该讲什么条件吧,而且该善待他的家人,这样才叫完整的生活。对他家人的贬低,又何尝不是对他的否定?我的付出得到了他家里人的肯定,我却在背后牢骚满怀,我为什么只看到暗的一面,而看不到人家的闪光点呢?这段日子,我想起很多,其实他也在努力地“补偿”我,以前他不会做菜,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菜做得比我还要好;他以前从来想不起给我端个茶倒个水什么的,现在对我体贴入微,我对他家人的付出让他更加爱我,而我没看到。

  可是现在他已经离开我了,而且是我坚持离婚的。我多傻啊,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会掉下来,我的心里就霎时难过得不得了。他还会回到我的身边吗?我该怎么办呢?

  (上周四,家住古塔区平安里的萍与我在附近的小公园里开始了这番对话。她和我讲起她的事情,言语中有不尽的懊恼,我想她现在想通了为时不晚。即使她不能重续前缘,在以后的婚姻生活中也会把握得更好。)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