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老丈人看女婿 哪点都满意

时间:2009-12-24 14:44:10  

来源:瑞丽女性网

  父亲在我们的印象里永远是那么的高大,永远用他们宽大的臂膀呵护这我们的成长。当有一天我们成为人妻或人夫,我们的父亲同样用他宽大的臂膀接纳了我们身边的他或她。下面是为父亲对自己女儿的他的故事……

  意料之外的婚礼

  林刚的家不在南京,所以婚后我们计划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而且对于婚事我们都不想大办,与其把钱花在酒席上不如出去旅游一圈。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犯嘀咕,想着父母会不会同意我们的设想。他们一直都想让我风光体面地嫁出家门,肯定不会同意我们的婚礼办得如此的寒酸!“他们都退了一步,实在不行我们也退一步吧。”我对林刚说。林刚想了想说:“也好。不过还是问问吧,二老真的不愿意也就算了。”

  爸爸亲自下厨,烧了一大锅的酸汤鱼。见到我们进家门,他同往常一样连忙接过了我的包还看看林刚,满意地笑笑,似乎前几天那个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爸爸问林刚:“喜欢吃鱼吗?来,我们喝两杯。”

  林刚被突如其来的关怀闹得一愣一愣的,只有坐下和爸爸聊天。起初他还有些拘谨,后来聊开了,他便把我们的想法说出了口。妈妈在一边插话说:“那怎么行,我们就这一个闺女,结婚当然要排场。亲朋好友一个也不能少!”林刚的脸微微有些发红。爸爸却摆摆手说:“我说,还是不要管他们的事情,他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我心里咯噔一声,几乎不相信这话是从爸爸嘴里说出来的,内心冒出一个想法:爸爸肯定还在生气,这是故意说的气话。看他的脸,却又看不出任何不悦的表情。

  我和林刚领了证,按计划准备出去旅游。林刚建议带上我父母一起去,被我拒绝了。我说:“哪有蜜月带着父母一起去的。想补偿他们,下次找个机会一起出去。”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我看到爸爸正忙不迭从我们卧室门前走到沙发那里,坐下打开电视。

  生活里的急转弯

  度完蜜月回来,我担心我拒绝带上父母旅游事件会让他们不高兴。妈妈对我的态度果然不怎么好,阴着脸。爸爸还是乐呵呵的,可是我知道,他在不在乎不在脸上。我心里虚虚的,不知道爸爸会怎么想。

  吃饭的时候,爸爸瞟了我一眼,夹了菜放在林刚的碗里,说:“多吃点,多吃点。人家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我看现在一个女婿要比一个儿还亲啊。起码不跟自己闺女似的,不跟自己爸妈一个心。”说完,还冲我撅撅嘴。我知道是旅游的计划露馅,心里郁闷,想着一会怎么跟爸爸解释。

  可是爸爸根本没给我这个机会。吃完晚饭后林刚习惯性地要上网浏览新闻,没想到爸爸也跟到了书房里。我忐忑了半天,还是跟进去想解释清楚。可爸爸正坐在电脑前,林刚紧挨在他的身边,姿态比我和他在一起还亲密。原来爸爸是在要林刚教他下象棋,教他怎么开机关机,使用电脑。爸爸像个小学生,十分认真。对于我,视而不见。

  从那天之后,我就发现,我成了爸爸面前的陌生人。他总喜欢和林刚粘在一起,有些时候,会像个孩子一样告诉林刚:“听说现在变形金刚不错,你有时间给我买回来一个瞧瞧。”这让林刚感到高兴的同时也觉得奇怪。

  周末,爸爸大清早就进了书房。我跟进去,发现他正在看一本叫做《诛仙》的玄幻小说。我问他:“爸,你怎么也看起来这些你以前不让我看的垃圾书来了?”爸爸矜持了半天,才端着架子嗯了一声:“不错不错,林刚说这个书写得好,每天早上更新,我跟着看,别拉下了速度。 ”

  我轻轻地拉着他的手说:“别看了爸,早晨应该出去走走,锻炼锻炼。”他恋恋不舍地从电脑前站起来,说:“等我关了机器,关了机器。”我嫌他的手慢,抢先按下了ALT+F4。爸爸马上点了取消,然后按照开始、关机、关闭的程序来了一遍。我哭笑不得。爸爸说:“林刚是这么关的!”

  每天都是林刚,林刚怎么说,林刚说做什么……这种态势让我怀疑,爸爸是不是受了刺激?怎么越来越像媒体上说的老年痴呆的先兆啊。我决定,去医院给他做个检查。

  不是“病人”却得了病

  我跟妈妈商量了无数个方案,却发现要带爸爸去医院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林刚说:“别慌,不就是上医院吗,我有办法!”还以为他有什么绝招,谁知道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林刚直截了当地说:“爸,这个周六没事,我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身体,有好处。”老爸点了点头,答应得特爽快。

  检查的结果显示,我和妈妈是杞人忧天。可爸爸依旧还是把林刚的话当成第一准则。妈妈为此郁闷地说:“算了,别去管他了,越老越没出息,过去总是管人家,现在也该被人家管管了。”我严厉地警告林刚:“你不准欺负我爸!”林刚装出一副冤枉的样子大喊:“娘子,我哪里敢啊!”

  很快到了夏天。林刚开始成箱成箱地往家里买啤酒。爸爸原本是滴酒不沾的,在林刚的带领下,也很快好上了这口。从起初的每天两人一瓶,到一人一瓶。林刚别说一瓶,再来个四五瓶都没事。反观爸爸就不成了,半瓶下肚脸就红。妈妈夺过爸爸的酒瓶,爸爸又把酒瓶抓了过去。他说:“多少喝点酒,有好处,你不懂。是不是,林刚?“林刚点点头。

  终究还是出了事情。林刚出差回来,带了不少虾蟹和蛤蜊,他兴致勃勃亲自下厨做了海鲜。我在上班,妈妈去了同事家打麻将。于是他和爸爸两个人连吃带喝起来。

  妈妈回家的时候,爸爸身上已经起了满是粉红色的小斑点,林刚正给他起劲地挠着。妈妈问林刚是不是不知道爸爸对海鲜过敏,林刚低了头说:“我加了料酒和啤酒,又想着这么多年了,爸爸也许没过敏反应了。”妈妈气极了,一个电话把我叫回了家。

  看着爸爸招呼着妈妈前后给他挠痒,我慌忙出门叫了车把他送去了医院。路上,我问爸爸:“您跟着他疯什么,您自己身体自己还不知道!”爸爸嘿嘿笑着说:“嘴馋了,林刚说没事,我就以为没事,心想少吃一点尝尝。”

  我黑着脸,狠狠地推了林刚一把:“要是我爸有什么事,我跟你没完!”林刚低声嘀咕:“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一脚踹了过去,在他裤子上留下一个大大的鞋印,疼得他龇牙咧嘴。

  爸爸,我们永远在您的羽翼下

  爸爸的过敏很严重,送去医院之后,身体开始浮肿。我和林刚陷入了冷战,下班之后,宁愿到医院去和妈妈一起陪夜。 爸爸问我:“你是不是跟林刚吵架了?”我眼圈一红,鼻子发酸。爸爸皱着眉头说:“丫头,凡事你得占理。这事不怨他,要怨爸爸。我要不吃,他能往我嘴巴里塞吗?”妈妈眉头拧在了一起,说:“得了,就别为你那个好女婿说话了。谁不知道你现在就听他的!”

  林刚来医院看爸爸。我把他堵在门口,问他:“你想干什么?”林刚讪讪地笑:“我想看看爸爸。”我讥讽他:“然后要他吃不能吃的东西吗?”林刚有些激动:“我也不想啊!说实话,我对我爸都没这么好过。为了让他高兴,我教他上网,带他运动,推掉应酬回家陪他,为的就是让他高兴。你说说,现在年轻人有几个能这样陪着老人的?”他一番话说得我沉默下来。我无力地反抗:“那也不能要他事事都听你的啊!”林刚一脸郁闷:“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治疗了半个月后,爸爸总算能回家了。一进门,他就大声吆喝着:“林刚,我回来了。”林刚系着围裙正在厨房里做饭,一身油烟味跑到了爸爸的面前。

  妈妈拉下脸埋怨爸爸:“你怎么还这样,谁让你住的院你都不记得!”爸爸脸色一正:“孩子也是孝顺,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倒埋怨起我来了!”妈妈声音大了起来:“自从孩子结婚后,你简直是不管不顾了。敢情你是得了个儿子是吧。人家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我看你倒是老丈人看女婿,哪点都满意!”

  林刚尴尬地站在那里,双手在围裙上搓来搓去,低声说:“妈,是我错了,您别生气了。”妈妈白了他一眼:“你哪有错的时候啊,你在家里除了我之外这么多人支持,要错也是我错啊!”爸爸吼了起来:“你们这是干吗?”多少年没吵过嘴的两个人互相指责起来。妈妈红着眼圈回了卧室,爸爸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荡了几圈后终于忍不住也进了卧室。我示意林刚先出去转悠一下,我留在家里缓和气氛。

  卧室里,妈妈问爸爸:“你老糊涂了,我不明白你怎么事事顺着你女婿,还总护着他?”爸爸叹了口气说:“孩子长大了,成家了,不能让他们什么都听我们的。我们老了,不再是她全部的天。”说这话的时候,那语气让我心酸。

  爸爸拉住妈妈的手,说:“我其实心里很矛盾,小时候看着她一天一天长大,心里高兴得很;可是到了后来,我心里开始害怕,害怕有一天会失去她。所以,我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样能让丫头继续和我们贴心在一起。她是真爱林刚,他们都有自己的主见了。所以咱们不如变变,俗话说老还小,我看不是老了性格要变回小时候,而是为了能让儿女继续在身边照顾自己……”

  妈妈落泪了,站在门外的我也掉眼泪了。我走过去拉住爸妈的手,粗糙得有点扎人,可从手心传来的温度让我心里暖暖的,我终于开始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