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婆媳关系

婆婆毫无顾忌闯进我们卧室

时间:2009-12-10 15:24:18  

来源:解放网-新闻晨报

  远嫁,安慰了临终的母亲

  我本来生活在一个离上海相当遥远的城市。2005年,我母亲得了癌症。一天我在医院照顾母亲的时候,无意中翻看杂志,发现一条小小的征婚启事:阿风,男,29岁,上海人,家境富裕,曾患抑郁症,愈后情况较好,希望寻适龄善良温柔的女性为伴侣……

  因为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我并不想再结婚,但当时重病的母亲却一直为我操心。

  为安慰母亲,我给远在上海的阿风写去了一封信。

  两个多月后我收到了的回信,写信人是阿风的母亲。我了解到阿风的家境非常不错,他因为曾长期患有抑郁症,与外界接触较少,人很单纯,他的父母也很善良。通信几个月后,我们彼此印象都不错。于是阿风的父母要求我来上海,跟阿风交流一下。

  我有些为难,因为当时我母亲已经进入癌症晚期,我很不放心。阿风的父母却表示,如果我真能把终身大事给定下来,那对我的母亲来说也是一种安慰。于是我强忍着不舍,只身来到上海。

  在阿风家里住下,我发现他们一家待人非常热情,而开朗的我也为他们带来了不少欢笑。相处两三个月,阿风的父母就把我们的事给定下来了。

  今年3月的一天,我跟阿风正在拍婚纱照,我的手机响了。家人告诉我,母亲快不行了。我连夜赶回了老家,哭着在床前陪了母亲一夜。母亲醒来,惦记着的居然还是我的终身大事,她虚弱地对我说:“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你不要记挂我,赶快结婚吧,不然如果我走了,办喜事就不够喜庆了。”

  在母亲的催促下,我回到上海和阿风举行了婚礼。

  婚后,一脚踏进抑郁氛围

  在之前的接触中,我知道阿风父母曾资助过艾滋病孤儿,做过不少善事,我觉得这样有爱心的长辈所营造的家庭氛围一定非常温馨,可事实却大相径庭。阿风父母的感情很好,但他们却十分容易为小事争吵,而且那不是普通的打情骂俏,是大动干戈的吵闹。

  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婚后因为阿风身体不好,不能远游,阿风的父母就安排我们去周庄度蜜月,他们也一并随行散心。这次旅行,公公有些安排不是很到位,为此,婆婆一回家就大发雷霆,又是哭又是闹,砸碗摔锅,跟公公闹了有半个月之久。

  我一看到公公婆婆争吵,就觉得头顶上压着一大片乌云。更糟糕的是,其实阿风的抑郁症根本没有得到根治,他只是通过长期服用药物来控制病情,家里平静时他基本能保持正常,可一旦他父母争吵让他受到刺激,他就会立即发病,情绪变得狂躁异常———发脾气摔东西或者莫名哭泣。

  而此时,异乡偏偏又传来母亲病逝的消息。如果我回家去,阿风没人照顾;可如果我把他带回家奔丧,家里的悲伤气氛也会影响他的情绪。两难的当口,我不得不选择留在上海,默默承受双重折磨。

  虽然最终公公请亲戚出面劝服了婆婆,但我的情绪因此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我变得不喜欢跟人说话,不愿出门,终日心情郁闷。心理医生说,我也开始出现了抑郁症的早期征兆了。

  在医生的关照下,我得到了疏导,但一旦公公婆婆之间爆发战争,我的情绪就会又陷入低谷。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阿风在十七八岁的时候会得抑郁症,他的病又为什么始终不能根治。其实,医生也跟我公公婆婆说过,让他们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可他们总是认为“我们吵架,关你们什么事情,怎么可能影响到你们”,依然我行我素。

  说到这里,晓曼告诉我,嫁到上海短短的半年之间,她整个人显得憔悴了好多。

  当然,在公公婆婆不吵时,婆婆对我和阿风倒是挺关心的。可她过度关心———她会向阿风询问我们的夫妻生活,毫无顾忌地闯进我们的卧室。我羞得面红耳赤,要求婆婆尊重我们的隐私,她却说:“儿子是我生的,有什么不能看啦,我的儿子有什么隐私我这做妈的不能知道?”

  留下伤自己,离开怕伤他

  除了家庭内部的压力,来自家庭外部的阻力也让我苦恼。阿风还没有认识我之前,公婆也给他找过女朋友,都没有成功。当时,他家一位世交的女儿梅子(化名)正跟阿风的亲戚啸(化名)谈恋爱,因为三方的关系非常好,阿风父亲就对梅子说:“如果阿风真的找不到老婆,我和你伯母也老了,你和啸就做阿风的监护人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阿风父亲资产不少,如果能够当上他的监护人,也就意味着继承了他家可观的资产。可偏偏阿风结婚了,我很自然地成了他们的眼中钉。

  我在婚后曾经回老家一次,返回上海几天后,突然头晕、肚子绞痛,婆婆带我去医院看了才知道是先兆流产的症状。因为阿风长期服用抗抑郁药物,我们害怕对孩子有影响,婚后一直避孕,这个意外大概是由于哪次防护措施有疏漏吧。从怀孕到流产,我自己都稀里糊涂的,可梅子却跑到我婆婆跟前说:“嫂子怎么早不怀孕,晚不怀孕,偏偏回家一趟就怀孕了呢?……这个孩子肯定不是阿风哥哥的。”因为婆婆平时对我和阿风的事比较了解,所以没有相信梅子的话。

  阿风知道后,一气之下只身跑到啸家理论,结果回到家整个肩膀都紫了,背上也有好几块淤青。婆婆非常气愤,要报警,但啸一家人矢口否认打过阿风,公公也认为毕竟大家是亲戚,不要撕破脸皮为好。而阿风经过此事,情绪波动很大,一提到梅子和啸,就吓得抱着我直哭。

  现在我很苦恼。这个家里,公公婆婆最关心的是阿风,他们对我的关心是建立在我对阿风的态度之上的;而真心关心我的人阿风却像孩子一样,不能保护我照顾我。在我痛苦和脆弱时,我连个真正能说话的人都找不到。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也会跟阿风一样患上抑郁症了。不得已,我想到了离婚。

  我在心情最压抑的时候,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可我一提离开两个字,公公婆婆就哭了。公公老泪纵横地拉着我的手说:“孩子,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我们这个家就完了。阿风就没指望了……你不能走。即便你走了,我也一定要把你追回来。”而阿风则反应得更加强烈,他差点又发病。这让我又犹豫了。

  阿风一直对我很好,我真害怕我的离开会给他造成极其严重的心理伤害,然而,在这样的家庭里,我又找不到让自己不受伤害的生存方式。真不知道,在我面前的路应该如何去走?

  目前,摆在晓曼面前的好像只有两条路,不伤害别人就会被别人伤害。我只能说,自我牺牲固然伟大,但如果这并不能换来任何人的解脱,那么这样的牺牲还有意义吗?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