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时尚主妇 > 职场妈咪

我的上班进行时

时间:2005-07-22 14:46:17  

来源:瑞丽女性网

  就像坐车一样,走在人生的各个站口也总会看见不同的风景,有不一样的喜忧。比如,当全职妈妈踏上职业生涯的站台,展现眼前的除了新鲜与忙碌,还有:谁能像我一样照顾好我的孩子?谁更害怕每天早晨的分离?谁来摆平纷乱的家中琐事?

  谁来照看我的孩子?而且可以照顾得和我一样好。 这个问题有的妈妈早在怀孕的时候就开始考虑和筹划了。

  大部分的妈妈在生完孩子一两年后都会重返职场,可能是喜欢职场生活、热爱某一项事业,也可能只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琳也是其中之一。早在怀孕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会再次回到职场,但是当有了儿子晨晨,问题才真实的摆在面前。找一个保姆,琳不太放心,而祖父母们住得太远,身体又都不好。最后,她选择了一间合适的托儿所。这个选择做得并不是很容易——琳在怀孕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并开始搜集相关资料,最后终于在晨晨 14个月的时候,琳决定把他送到这间托儿所,自己则重返职场。

  在上班之前,琳留了6周的时间,让自己和晨晨来适应分离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琳几乎要放弃了,因为在第4周的时候,她们还是没有办法独自呆着。好在,在琳工作即将开始的前几天,分离“成功”了。

  但是,照顾孩子的问题还是没有完全解决,因为晨晨那间托儿所开放的时间不是全天的,下午3点父母就要把宝宝接回家,而琳的公司又没有半天的工作职位。为此,琳又请了一个人专门帮她接晨晨,并照顾他直到琳下班回来。

  而且琳的丈夫在另外一个城市工作,因此所有的计划里都不能把他算在内,惟有在公司很忙,需要周末加班的时候,才可以把晨晨交给周末回来的爸爸照看。还好,琳终于努力找到了一个半天的工作,这样,下午3点的时候,她就可以到托儿所接晨晨了。

  这么颇费周折地安顿一切,琳的感受也许是很多上班妈妈的感受: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完美的解决方案,有时只能权衡之后做一些取舍,工作和家庭之间犹为如此。

  有时候,妈妈比孩子更需要训练分离的能力。尽管妈妈是没有人能替代的,但是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再是孩子最重要的人的时候,也要从容面对。

  有的时候,妈妈比孩子更不能接受分离。对于雯来说,每个早晨和儿子告别都很困难。半年前在儿子南南3岁的时候,32岁的雯回到了医院工作。

  虽然,3岁的孩子可以上幼儿园了,但是因为大多数幼儿园只在秋天才接受新的小朋友,而南南在一月份就过3岁的生日了。因此,在这段过渡时间里,雯要寻找其他解决方案。好在,这个时候南南的姥姥、姥爷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们每天早晨来到雯的住处,照顾南南直到雯晚上下班回家。

  这是一个理想的解决方案,不仅对南南如此,对雯也一样。尽管如此,雯的心里还是很矛盾:“一方面我为南南有人照顾而高兴,但是另一方面,每天早上我都要离开他,让我感到很难受。”而且当她每天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到南南和姥姥、姥爷玩得很开心,而自己不再是对南南最重要的人的时候,都会有些嫉妒的感觉。“不过,我安慰自己,工作也给我带来很多乐趣,我可以与同事在一起,接受很多新事物。”

  而南南呢?感觉似乎还不错,他倒从来没有缠着妈妈不让她去上班,只是在每天早晨问妈妈,晚上是不是会回来。为此,雯说:“我特别以儿子为骄傲,他能很快适应新环境。反倒是我自己不能很快适应分离。”

  有的时候分离更加困难,比如当南南生病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第一次分离一样。当姥姥、姥爷带着南南从医院回来,给女儿讲述看医生的情景的时候,雯对于自己没有亲身在场,而都是通过别人转述而感到不安,这一点还需要雯慢慢去适应。

  面对自己的嫉妒和不安,琳的感受也许又契合了大多数妈妈的感受:“我希望自己是对儿子来说最重要的人。尽管我知道妈妈是没有人能替代的,但是我也会宽容地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不是儿子最重要的人的时候,也没关系,因为这说明儿子已经独立了。”

  家人、保姆、丈夫都可以帮忙做家务,妈妈们只需要偶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以了。

  5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足可以让一个家庭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妈妈在家照管家里的一切,她做饭、洗衣服、夜里起来照顾啼哭的孩子。但是,当妈妈在5年后又要重新上班的时候呢?这需要全家去调整。

  安的丈夫对安重新工作这个想法并不看好,因为他担心安会太紧张,从而心情不好。但是,34岁的安还是选择了重返职场,回去继续做一个建筑师。

  开始,家里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所有的人都比以前提前一个小时起床,然后由爸爸送女儿去幼儿园。安还可以像没上班的时候那样,承担所有的家务、带孩子出去玩、拜访朋友。但是,几个星期后,她觉得特别得累,因为她感受到了职场妈妈的压力——她要让上司、丈夫和孩子都满意。安觉得筋疲力尽。

  于是,安继续改变一天的作息安排,并且全家都要严格地遵守:每周至多带孩子出去两次;晚上七点准时开饭;两个小时后,女儿要上床睡觉;照顾女儿睡觉的工作由爸爸来完成;每天中午,做公务员的爸爸利用午休时间去采购家里的所需。

  尽管如此,安对家务的分配还不是很满意,因为她几乎没有时间用于自己的兴趣。难道,是她的丈夫不愿意多承担一些家务吗?“不是,但是我必须告诉他,需要他做什么。” 安说。

  那么,问题在哪儿呢?安希望,丈夫能够看到哪些活儿是需要做的,然后主动地完成,而不要她指挥。当然,安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有自己的优先标准,我认为立刻要做的家务事,他看来可能并不重要,所以我还是要跟他说明白。而且对于他的劳动成果我不能太挑剔,比如不要想象地板能像我以前每天清理得那样干净、光洁。但是,这个时候就是需要我有点阿Q精神吧。”是的,对家务事这种小事,同样为忙碌的上班妈妈的你能像安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更多妇产科名医堂

更多儿科名医堂